2014年2月20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0] 以為商台不跪低 李慧玲:我太天真




回首商台的九年半,最後落難被解僱,李慧玲仍然安慰:「我覺得自己打過一場美好的仗,我好享受呢個過程,亦都覺得係好有意思嘅一份工作,成果亦好欣慰。我意想不到,有咁多朋友當日去商台支援我。」

(黃雲慶攝)

壹號頭條

以為商台不跪低 李慧玲:我太天真

上週三晚上,氣溫驟降至只有攝氏七點三度,逾百人在商台門外點起燭光,抗議商台即日解僱資深傳媒人李慧玲。人為製造的心寒卻比冰冷的天氣更恐怖,商台粗暴地派人即時清理李的辦公室,總經理陳靜嫻還假惺惺地希望公眾體諒,這一幕叫港人難以接受,這是一間利用港人大氣電波的公共機構。

李慧玲翌日開記者會疾呼特首梁振英的政治打壓。

其實,她跟梁振英曾經關係良好,梁振英擔任行政會議成員召集人時,還讚賞她對曾蔭權政府批評得好,「甚至覺得批評唔夠添。」後來李慧玲用同樣的耳目監察競逐特首的候選人,備受西九醜聞困擾的梁振英,對李慧玲的態度出現一百八十度轉變:

「對於尋晚節目度咁樣問我,我嘅競選辦好唔高興。」

梁振英的變臉不只對李慧玲,由他○三年前提出將商台續牌由十二年

縮短至三年,上任後就《信報》練乙錚一篇批評他的文章罕有地發出律師信。

偏聽的梁,只接受附和、順耳的聲音,逆他者就要被滅聲了。

李慧玲曾以為商台不會因續牌問題向梁振英「跪低」,今天她承認是她太天真了。

李慧玲上週六接受本刊訪問的地點,由中環的咖啡室轉到她的將軍澳寓所,她稱:「樓下有記者守候,我唔想被佢哋跟住。」在傳媒打滾多年的人,自身變成新聞人物後,同樣不知所措。主持節目時如何硬朗的女人,面對龐大的政治機器,也感到疲累了。

她在記者會指「百分百覺得這次事件是梁振英政府對新聞自由、對言論自由的打壓」,又稱「商台在續牌魔咒下跪低」,外間紛紛要求她拿出證據。要了解李慧玲跟梁振英的關係,就由他們八十年代相識說起,她八六年入行加入《明報》當記者,當時梁振英在仲量行任合夥人,八八年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

○一年一篇《蘋果日報》專欄文章中,李慧玲談及今天打壓新聞自由的人,「梁振英獲委做行政會議召集人之後,我曾經單人匹馬跑上他的辦公室做訪問……跟梁振英做訪問實在要有無比耐心,跟他聊天可暢快一百倍……如果你可以放下做新聞的包袱,聽他用那把沉厚的嗓子鑑今辨古,他講故事實在動聽。」

十三年後被迫離開商台,李慧玲重整跟梁振英的關係,「其實特首跑馬仔選舉前,我認為我同佢嘅關係相對 OK,點解呢?因為作為一個傳媒嘅時事評論人,我係監察政府,對於過去幾年,我對曾蔭權、唐英年嘅監察,佢哋係我嘅焦點……梁振英會好認同我喺電台嘅批評,好正面啦對於我嘅批評,甚至覺得批評唔夠,好多時交流時佢仲加多兩錢肉緊添,真係唔掂呀,真係要咁批評。」

梁振英八八年出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跟傳媒接觸機會不少。

(《南華早報》圖片)

梁振英參選特首期間,被指西九設計比賽漏報利益,要向立法會「西九事件專責委員會」解畫。李慧玲批評西九事件,梁振英指競選辦不高興,兩人關係變差。(江永健攝)

記者本週二到商台追問商台主席何驥,是否親自下令解僱李慧玲,以及對她的指控有否回應,惟何驥面對記者提問時,沒有表情,一言不發,未幾即轉身步入商台大樓。(鄒潔珊攝)

CY不高興被批評

「當佢(梁振英)成為一個參選人,我個矛頭就一定批評埋佢,以前只係集中唐唐,咁我對佢一樣咁嚴厲。佢係有不滿的,其中一個深刻的例子,就係講佢西九利益衝突,我同佢有電話 phone in,後來,我搵佢,佢覆我電話,佢話:『李慧玲,對於尋晚你喺節目度咁樣問我,我嘅競選辦好唔高興。』佢唔係話自己喎,佢話我嘅競選辦,表示佢都有不滿。我話我批評唐唐仲嚴厲。」

這次事件後,她跟梁振英的關係轉淡,「佢應承過我,宣布參選後,第一個會上《左右大局》接受訪問,不過選舉完咗佢當選,佢都未上過嚟。」梁振英一二年七月一日正式成為第四屆特首,李慧玲同日坐正《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主持人。梁振英選擇接受黃永及陳志雲、新聞及公共事務部總監陳淑薇的訪問。

梁振英「失蹤」,新任局長就分批接受《晴朗》專訪,環境局局長黃錦星七月受訪時,被李慧玲問到語塞,「我真係以為,利潤管制百分之九點九九,呢啲係 ABC,局長無理由唔知,我冇心裝你……我覺得我哋履行監察嘅責任,但事後全都成為我嘅罪狀啦。」但她並非逢局長必插,「有啲係唔錯,例如(食物及衞生局長)高永文,好勇於出嚟面對,(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都 OK。」

然而,梁振英已視她為眼中釘,「你問嚇開早禱會啲人,佢提過我幾多次呢,佢好不滿話,有個李慧玲,由朝早開始就批佢,所以有高官同我講,全香港佢最憎就係你……亦有好多梁粉有表達,可唔可以唔好 chur到個政府咁盡呢?」

商台滅聲事件簿

上週三商台宣布解僱李慧玲,社會人士到商台表達不滿,包括菲律賓人質事件受害人易小玲(左一)、佔中發起人朱耀明(左三)及一批泛民立法會議員。(鄒潔珊攝)

新聞自由急速萎縮

看似得勢不饒人,但其實李慧玲心水很清,「唐英年嗰單僭建官司,而家連唐太都審完,但梁振英單官司冇曬尾,咁我哋去追有咩唔啱,你叫我哋唔好 chur,但你啲嘢又未解決,即係佢好希望有失憶嘅傳媒。」李慧玲偏偏要為高官失當行為「計時」,例如:梁振英僭建第×日,她知道這是對方的死穴,「當年董建華喺禮賓府請大班食飯,佢(梁振英)好唔滿意,佢認為點解要請一個經常批評你嘅人食飯呢,咁反映到佢唔係一個包容嘅人,而係你一講唔啱聽嘅說話,就要打壓你。」

李慧玲曾見證政府最開放的年代,「可能肥彭(末代港督彭定康)藝高人膽大,好樂於見傳媒,所有官員願意接受記者採訪, On record採訪, Off record私下交流。」到了董建華成為第一任特首,她認為「董生係不善於同新聞界溝通,佢俾人感覺係一個老好人,既然不善於,於是佢就好怯喇,愈來愈唔做,於是更差,冇事變有事,小事變大事。」;「煲呔面色出曬,佢係唔鍾意,但唔會有行動,佢知呢個係傳媒角色」;「梁振英直情係胸襟的問題,佢唔可以接受到批評的意見,於是傳媒的天職係監察的話,咁對佢嚟講已經有原罪。」

梁振英上週四回應李慧玲被解僱事件時,聲稱沒有向任何人提及任何關於李慧玲在商台的職位,又重申特首及特區政府尊重致力維護新聞自由。李慧玲氣沖沖反駁:「佢話佢同政府都係支持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之類,真係對唔住,我覺得以前唔係,而家唔係,所以我好擔心將來。」

本週日渣打馬拉松比賽,記協派發六千六百條藍絲帶給參加者,呼籲他們支持新聞自由。(羅國輝攝)

李慧玲本週日出席《城市論壇》,被反對人士包圍,要由工作人員協助下離開現場。(王偉洪攝)

四十八歲的一課

李慧玲○四年六月一日加入商台開咪,正好接大班火棒。十年人事,商討續牌、名嘴被炒的歷史重演,難道跑了江湖多時的人也看不透?「我承認,我係有啲天真,最初八年,完全百分百自由,公司冇俾任何幹預我,後來有啲唔同。我一路啲疑問係點解係政治打壓,因為李慧玲都係嗰個李慧玲,節目風格都係咁,如果你話呢種節目風格影響廣告、影響收聽率,其實呢啲嘢八年嚟已經影響咗,唔會而家先影響。」

「去年初曾經有人問,商台十年魔咒,你會否擔心步大班後塵被人封咪,我覺得我係唔會,點解?因為我係一個好單純嘅新聞工作者……大班冇我咁單純,情況複雜啲,我係咪冇咁容易被人入到呢?咁依家睇番,我當然比較天真。」

《明報》空降馬來西亞老總鍾天祥,三百人在《明報》門外集會,舉起黑氣球表示不滿。(羅國輝攝)

《信報》新老總郭艷明(右)上場後,成功將報章變為純正財經報紙。諷刺時弊的「獨眼香江」原有班底辭職;錢志健被提示專欄集中寫財經,不寫佔中。

梁倡縮短商台續牌

天真的不只李慧玲,還有一大群相信梁振英的人。○三年商台續牌時,梁振英已經虎視眈眈。不過,此事直至一二年才真相大白。一二年三月特首選舉論壇時,唐英年大爆○三年任工商及科技局局長的經歷,指梁振英曾向行政會議提出將商台續牌年期縮減至三年,「當年政府續商台牌時,你提出過縮短商台嘅牌照時間,用行政手段打擊言論自由,呢啲手法係好可怕,你叫市民點相信你呢?」

唐揭發梁的陰謀後,當年擔任商台營運總裁的蔡東豪,也披露了○三年商台續牌內幕。他指當年從商台主席何佐芝及副主席俞琤口中,得知梁振英不滿《風波裡的茶杯》主持人鄭經翰的言論,因而阻撓續牌,「如果佢(梁)回應係抹黑,就係錯,呢件事千真萬確發生過。」政府○三年七月宣布商台續牌十二年,轉眼間,牌照一六年屆滿之期快到了,今年八月須申請續牌,李慧玲口中「商台在續牌魔咒下跪低」,似乎重演了。

《 AM 730》社長施永青稱不會將抽廣告事件提升到言論自由受威脅的層次。中大學者則發現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亞洲)及中信銀行國際,去年第四季明顯減少在《 AM 730》落廣告。(王偉洪攝)

傳媒河蟹事件簿

暗促旅遊界抽廣告

商台主席何驥(左二)及副主席俞琤(左三)上週一出席新春團拜,李慧玲沒有出席,有指事件令何驥不滿。

梁振英上場後,對傳媒採取強硬手腕,去年二月他就《信報》練乙錚一篇指他涉黑的文章,向該報發律師信,是首次有特首向報館採取法律行動。接著八月《信報》新老總郭艷明上場後,因抽起一篇關於無綫有偏頗報導的文章,評論時事的「獨眼香江」版的四名編採人員不滿辭職。最近金融界的錢志健被編輯提醒他在專欄只談投資,不談佔領中環。

今年一月陸續發生傳媒受壓事件,《明報》宣布撤換總編輯,劉進圖被調職網絡開發工作,馬來西亞的鍾天祥三月一日出任首席執行總編輯,預計十月總編輯張健波退休後,由鍾天祥接任。《 am730》社長施永青及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公開表示遭中資機構及銀行抽廣告,施更懷疑涉及政治原因。除了銀行界,黑手也伸向旅遊界。據了解,梁振英曾在旅遊界聚會中討論傳媒議題,雖無明言「抽廣告」,但要求業界人士不要支持針對政府的媒體。

在河蟹的一天出發

陳志雲由行政總裁調職至首席智囊,據悉他近日為解僱李慧玲事件撲火,向員工解釋為防止李慧玲搶咪,所以即日解僱及打包。(鄭樹清攝)

陳志雲上場後的《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節目風格變得「和諧」。不諳政治的陳志雲經常不著邊際,容許受訪者長篇大論發表意見。本刊發現,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基本法委員會成員譚惠珠花了五分鐘,講述每次參與起草基本法時的會議,作為反對一七年特首選舉公民提名候選人的理據,後來譚自覺發言冗長,「我跳一跳,唔阻你咁多時候。」陳志雲仍鼓勵她繼續發言:「唔緊要,你慢慢嚟。」

「以前李慧玲喺度,有啲阿婆打嚟講電話費單收多咗錢,我哋未必會喺節目內跟進,但李小姐會叫我哋幫阿婆問嚇電話公司,話我哋個節目係要幫小市民……但接到呢類阿婆投訴漏水嘅電話時,陳志雲聽完就算,佢最關心係約到啲咩人上嚟,最鍾意就係啲嘉賓吸引到傳媒嚟採訪。」

商台憂李佔領搶咪

繼派發藍絲帶後,記協下週日舉行「反滅聲」大遊行,呼籲市民捍衞新聞自由。(梁百豪攝)

李慧玲被粗暴解僱後,商台形象大插水。據悉,陳志雲本週一約見不同組別員工解釋事件,「佢擔心有風險,例如李慧玲佔領商台,衝入直播室搶咪。」多個親建制媒體將事件定性為何驥不滿李慧玲批評陳志雲、不出席新春團拜、批評商台影響廣告等,成為導火線,從而淡化梁振英政府的政治施壓。

The Bees廣告集團行政總裁曾錦強認為大量新媒體湧現,才是電台廣告收入減少的真兇,「以前落電台(廣告)主要係因為價錢平,可以落到好多粒 spot(播放次數)。但係而家我就算買一啲電視媒體,因為有收費電視、戶外電視,所以每粒 spot都好平,以同樣預算,喺電視上都可以買到好多 exposure(曝光),所以落電台嘅客戶數目同金額都有下跌。」

李慧玲離開商台,曾錦強認為不會增加或減少廣告,「真正影響要問番電台先知影響大唔大,我諗電台每個節目主持人都有唔同嘅風格,一個電台成功失敗唔會維繫喺一個電台節目主持人嗰度嘅。」商台「淨化」後,廣告量不會突然飆升,「除非真係如傳聞所言,有啲廣告商真係因為佢(李慧玲)而杯葛啦,如果無嘅話,以我咁多年嘅廣告經驗,有政治立場嘅廣告商唔多, 10%都無嘅。係一啲中資嘅廣告商比較敏感,但係佢哋都唔係喺廣告市場入面好主要嘅廣告商嚟嘅。」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