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重新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4年3月27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55] 借四叔搭棚炒股 金融黑幫爆追殺令 M1,




永義國際前主席官永義獲判無罪後,在庭外連珠炮發,更稱曾被黑幫用槍挾持到青海企圖謀殺,身旁律師聽畢急忙阻止。

封面故事

借四叔搭棚炒股 金融黑幫爆追殺令

上市公司中聯石化(現稱延長石油國際)前主席許智明,指控外號「抽水大王」的永義國際前主席官永義,因投資中聯石化損手,聯同黑社會大佬亮槍勒索五億股,案件本週二在高院審結,官永義一幫人全部罪名不成立。

以受害人姿態出現的許智明,坐擁至少幾十億身家,其發跡史早已是財經界談論話題。他在北京搞地產致富,憑藉內地政商界人脈搞石油生意,擅長放風炒高股價,最經典之作,是○九年在半年內,將中聯石化的股價由兩毫炒到兩元,令許智明身家十級跳。

不過,許多人不屑許智明的致富手法。據知他早年為求發達,城中不少知名人士曾「被跣一鑊」,包括四叔李兆基、前全國政協劉夢熊、殯儀大王馮成等。

今次許對官永義重施故技,開出優惠條件氹官永義入股,後來疑有人賴賬。許智明先發制人,由警務處前「一哥」李君夏陪同報警,令警隊管理層高度重視。

本刊得悉,雙方欲私了事件,召集黑白二道猛人擺設鴻門宴,曾介入的包括新義安「開山元老」林景、向家第三代龍頭向展偉、勝和前坐館上海仔等,就連前高院法官阮雲道,都向本刊承認有份調停。

結果江湖事鬧上法庭,官永義一幫人等險些身陷囹圄,據知已有人下格殺令,誓要令許智明餘生在刀光劍影下度過。

江湖再次腥風血雨。

中聯石化前主席許智明稱,勒索事件發生後曾被跟蹤、貼街招,大宅鐵閘被撞及淋紅漆,他聘請保安多達二十人,費用達一千萬,他形容︰「我同家人嘅生活徹底改變。」(《蘋果日報》圖片)

耐人尋味的勒索案拖延五年,經過三十多天的審訊,本週二在高等法院審結。官永義事前跟記者笑說,案件匪夷所思,他打算將內容寫成小說,信心十足必定無罪釋放。

結果一如官永義所願,他與其餘四位被告,包括被指幫手追數的湖南幫大佬黃展億,全部罪名不成立。官永義聞判後表現得相當激動,跟記者大吐寃屈︰「我錯就錯在出身草根階層,我唔識高官!呢單嘢警方明知係報假案,一個人點會勒索股票,報假案都無事,肯定係有人幫手!」暗示事件不會就此了結。

名人入股

如今官永義與許智明勢成水火,官明言︰「我今世都唔想見佢!」又說要爆大鑊,「佢話有八十億、九十億,你見佢有咩資產?」

事實上,風生水起的許智明,其背景和發跡之路相當神秘。他早年在北京搞地產致富,對石油業務情有獨鍾的他,○四年收購明倫集團後,易名中聯石油化工,於非洲馬達加斯加擁有六塊油田,公司現時已被國企延長石油收購,許仍持有近一成股份,市值四億多元。一二年他搭上美國前總統喬治布殊胞弟尼爾布殊( Neil Bush),入主凱富能源集團( 007),兩人分別擔任正、副主席,共同持有六成一股權,市值十八億元。

許智明入主中聯石化之初,股價一直徘徊在兩毫附近;○六年中聯石化收購馬達加斯加油田,聲稱到○七年便能出產第一桶石油,於是○七年股價爆升,最高升至近兩元半,升幅接近十倍,許智明因此身家暴升。

為催谷中聯石化股價,許智明利用名人效應,吸引名人入股。全國人大代表霍震寰和程萬琦,分別獲委任為非執行董事和執行董事,購入一億多股和六千多萬股。

○七年,許氹「股市明燈」、恒基地產主席四叔李兆基入股。他透過名中醫師袁麗萍約見四叔,有份出席飯局的恒基副主席林高演憶述,當時中聯石化股價大約一元七毫,席間許提出以一元二毫半向四叔兜售二億五千萬股,更承諾就算股價下跌,都會以原價回購股票。

林高演說,四叔直言對中聯石化認識不深,部分股民會跟他買股票,「李生都好清楚講,佢唔想賺呢啲錢,有錢賺都做慈善。」但李不想許「無面」,於是安排妹夫的妹妹以其他空殼公司名義買入二億二千萬股,但要求許不可將當晚對話公開。

但許智明事後向記者爆料指四叔將入股,令股價一度急升至兩元。兩週後許才澄清四叔無入股,股價立即打回原形。

官永義好友、被指是「湖南幫」大佬的黃展億(右一),曾是電影公司老闆,現時經營餐館酒吧,與娛樂圈中人稔熟,包括元華、黃夏蕙。

程萬琦(灰色背心)曾任中聯石化董事,為協助許智明擺平事件,出動勝和前坐館上海仔(左)等多位江湖大佬。一○年上海仔喪母,程特地到靈堂致祭,顯示兩人關係匪淺。

恒基地產副主席林高演(右)擔任辯方證人,指出當日是許智明主動向四叔李兆基(左)「派貨」。官永義無罪釋放後,表示彼此雖不認識,但感激林高演出庭作供。(《蘋果日報》圖片)

逢人俾一半

有知情者說,許智明另一招數,是永遠不會「俾足」承諾的金額。「佢出咗名『逢人俾一半』㗎啦,如果對方唔應承,就同佢『傾』到應承為止。」所謂「傾」,是指以江湖人士出面向對方講價,「許智明雖然唔係黑社會,但佢身邊啲人就個個都係有勢力。」

曾因馬達加斯加油田糾紛而與許智明鬧翻的前全國政協劉夢熊,曾替許智明兜售股份,「○八年四月我安排過佢見許榮茂,入股條件係折讓兩成買股,許榮茂覺得有著數,即時轉手都賺兩成。」中聯石化於○八年四月,向世茂房地產主席許榮茂聯繫人士授予一億七千多萬認購期權,消息一出,股價即日彈升一成。

許智明卻不守信用,「佢應承俾我百分之五傭金,但最尾只俾咗百分之二。後來有一年過年,佢俾咗我身邊啲人一百萬利是,之後又響孔教學院用我個名捐錢,雖然都係無俾足,不過好過無」

江湖傳聞,集美集團主席林積的家人亦曾「中伏」。對方○六年曾向許智明買入中聯石化一億股,「許智明氹人時好大方,應承之後會送多一億五千萬股,事後又賴皮唔肯俾。許智明身邊人竟然請上海仔出嚟講數,最後許只肯俾二千萬現金解決件事。」資料顯示,林積曾於○六年獲與許智明關係密切的智富能源發行四億元新股,未知是否與此事有關。

除林積外,有「寶福山殯儀大王」之稱的馮成亦是江湖上人所共知的受害者。馮成身邊人士向本刊透露,「馮成識咗許智明好多年,人人都知佢連身邊朋友都搵笨。」

「早年有次飯局,許智明吹水話要響深圳起『大中華廣場』,向身邊朋友磅水,得馮成一個理佢,借咗二千萬俾佢。點知後來發現根本無呢件事,事後許智明有俾番錢馮成,但嗰筆錢係許智明拎嚟周轉用。」記者到馮成位於寶福山的辦公室,職員表示馮成不在港,拒絕回應問題。

多年來,許靠買賣股票賺到盆滿鉢滿,劉夢熊透露,許智明喜歡買入豪宅獎勵自己。現時許名下物業已值約十億,許智明九九年底以四千萬元買入鷓鴣菜老闆張紫珊位於清水灣道的獨立屋,用作招待客人。他曾於○一年一次過以一億九千萬掃入何文田雅利德華臺廿七個單位,又於○七年斥資一億八千多萬購入凱旋門朝日閣天際獨立屋。他亦一擲二千萬元,為父親在家鄉高州建了一個佔地三萬五千呎的「亞洲第一墳」,成為當地旅遊景點。

許智明的大宅存放多幅字畫,其中一幅「知人者智,知己者明」是他名字的解釋。字畫下擺放了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照片。

許智明辦公室掛滿他與國家領導人合照,如前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前總理溫家寶、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和胡錦濤,以顯示自己來頭不小。

因為寶福山殯儀業務而知名的馮成,曾對身邊人說多年前已被許智明「搵笨」,「一聽見佢個名就勞氣!」

許智明起初以四叔沒有入股為由,拒絕依約贈送二億五千萬股,後來幾經追討,許派出好友周愛國,與官永義好友陳桂南簽訂股份轉讓協議。許智明後來卻以此為證據,自稱被官永義勒索才轉讓股份。

神秘發跡史

現時五十一歲的許智明,廣東省高州人,他的發跡史相當神秘。他十年前接受本刊訪問時稱,父親許東堯是農民,解放前曾救了兩名共產黨遊擊隊隊長,文革期間受牽連被迫害。

許在廣州讀高中,靠買賣電子錶、收音機等成為萬元戶,畢業後在深圳和北京經營房地產,八九年創立嘉浩集團,發展嘉浩國際商住別墅城、柏聯別墅、榮寧園等。

許智明廿多歲便撈得風生水起,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強大的政商界人脈。有指他早年得到一班統戰部官員支持,還有與中方關係良好的全國政協前任常委徐四民做後台。徐四民創辦的《鏡報》,由許智明擔任董事長,而許智明九七年發起成立的香港國際投資總商會,徐四民亦有份做特別顧問,經常出席活動撐場,當正許是契仔。

因著徐四民的關係,許智明與曾憲梓和程萬琦稔熟。程萬琦大有來頭,祖父程壁金長期擔任孫中山秘書,父親是早期共產黨員程成虹。他與霍英東一樣,多年來致力推動體育事業,江湖亦有傳他與本港老牌黑幫十四 K關係密切,備受江湖大佬敬重。

許智明○三年獲頒金紫荊星章,連續四屆擔任中國政協委員,又有一顆以他命名的小行星。許智明有近四十項中外公職,如馬達加斯加共和國駐香港名譽領事、中國石油大學兼職教授、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前訪問學者、俄羅斯科學院榮譽博士等。許曾自爆每月向大學等機構捐款數以千萬計,亦有指他十年間捐三億元資助內地扶貧。

搭棚主席引火自焚

有知情人士透露,是次勒索案源於許重施故技,「官永義係佢其中一個『拍檔』,佢只不過係將對富豪做過嘅嘢重複做一次。」

現年五十七歲的官永義,在股壇有「抽水大王」之稱。製衣出身的官,八一年創立永義集團,九五年上市。官永義以慣玩財技見稱,最為人熟知的,是他經常供股抽水,攤薄小股東利益。

根據港交所資料顯示,官永義旗下永義國際和永義實業,○三年開始供股超過十次,其中九七年更供股六次之多,抽水近二十億,令小股民苦不堪言。○六年,官由於內幕交易罪成,被禁出任上市公司董事五年。

許智明○七年底認識官永義,曾主動送上五張北京奧運門票討好官,又硬銷中聯石化,更表示中聯石化只有三千多萬股「街貨」,暗示可控制股票,官於是先在十二月買入三百萬股。

後來許又告訴官永義即將購入油田,更放風四叔要「入股」,提議官永義大量買入。許再次「賣大包」,只要官永義以二億元入股,許會另外送出二億五千萬股,以當時股價一元四毫計算,平均買入價只需約五毫。官永義見條件吸引,於是答應。

黑白兩道調停

許智明九九年買入位於西貢清水灣道的豪宅並改名為「智廬」,面積達四萬呎,是許用作招待客人的「行宮」。○三年許曾以此接待清遠市委統戰部部長範金檣及副部長呂增。

前全國政協劉夢熊,曾因為馬達加斯加油田糾紛而與許智明鬧翻,後來因為徐四民介入,才擺平事件。劉夢熊自爆不止介紹一個富商買入中聯石化股票,但基於保密協議不能透露,「對於呢個人(許智明),我就不願置評」

湖南幫大佬亮槍追數

向家第三代接班人向展偉(中),曾出席「鴻門宴」做和事老。但據知當時很多江湖元老都不願趟渾水,「叫咗好多大支嘢撐場,咁多人介入,點傾?得罪邊一面都死!」

但許智明遲遲未履行承諾,官永義於是著手追討,許只肯付一億股,拒絕付清尾數。許智明透過生意拍檔、世界華人協會主席程萬琦,以三百萬邀請勝和前坐館上海仔出面,要求官永義「收少少就算」,但官永義不甘被騙,轉而向案中第三被告黃展億求助。

黃展億外號「 Dee哥」,是「湖南幫教父」盲忠的同門。盲忠在省港澳非常吃得開,他曾與歌星張栢芝父親鬍鬚勇有過節,並曾向一名女星發出「江湖姦殺令」,令他聲名大噪。

而黃展億早年靠販賣私煙和走水貨電器起家,與十四 K、新義安都有交情。黃曾是電影公司「衡毅影業」老闆,與元華、張耀揚、任達華等演員相熟,經常對人說︰「當年我請過星仔(周星馳)拍戲!」據知,九○年電影《一本漫畫闖天涯》就是由黃投資開拍。

黃於二千年轉到內地搞製衣廠,周轉不靈得到官永義協助,兩人成為好友,今次「拍心口」替官永義收數。

○九年四月,黃展億被指帶著十多名惡煞上許智明辦公室,「撻朵」自稱「張子強手下」,「老細你就大把錢,我同我啲𡃁就粉絲都無得食,收唔到數你叫我哋食西北風呀?」許智明擔心安全,馬上答應。

不過,許智明竟再次反口,找來湖南幫元老級人馬楊光講數。五月一日,黃展億、楊光、上海仔、向華炎三子向展偉在尖沙咀金島酒樓會面;十日後,許智明、楊光與黃展億等人再到帝苑酒店,但仍未傾掂數,黃更暗中向許智明展示手槍,「許生身邊嘅人覺得,出動咁多『大佬』都擺平唔到件事,令許生決定報警處理。」

黑白猛人鴻門宴

○九年五月,中聯石化前主席許智明,在曾是全國政協的前警務處長李君夏陪同下,到灣仔軍器廠街警察總部報警,令警方高層大為震驚,「一般報案唔會報咁大埠(總部),仲要係前一哥親自帶去,究竟咩事咁大陣仗呀?」本刊找到李君夏,他拒絕回應事件。

許報案時卻搬出另一個版本,向警方聲稱,官永義不甘投資中聯石化損手,勒索他兩億股,而黑社會大佬黃展億亦有損手,再向許索三億股,其間威脅將許扔落公海餵鯊魚、展示手槍物體,許最終就範交出一億股。警方極速採取行動,六月十六日到官永義的何文田布力架街嘉蘭別墅展開拘捕行動,三日後迅速起訴官永義、黃展億等五人串謀勒索等罪。

許智明報警後轉趨低調,事實上是由程萬琦代為出面,繼續調停。六月二十六日,各路猛人齊集尖沙咀某餐館,包括新義安「開山元老」林景、林景愛徒泰龍、勝和元老傻福、上海仔等。酒過三巡程萬琦便入正題︰「今次件事,有無得傾先?」黃展億卻斬釘截鐵拒絕,「無得傾!而家報×咗警,就點都要搞大佢,萬一打唔甩點算?啲錢,你唔俾雙倍都唔成事!」

各方不歡而散,事後許智明一方再找來泰龍、以及泰龍大佬文彪出面講和,「泰龍好寸咁話,叫許博士俾番你都得,但要叫官生拎架車出嚟燒咗佢,攞番個彩囉!」黃一口拒絕,此後雙方再「無偈傾」。

未能藉黑道朋友擺平事件,許智明再找來相熟的高院前法官阮雲道出面。阮雲道向本刊說他與永義國際現任主席鄺長添是大學同學,亦透過法律界朋友認識許智明。阮曾相約鄺長添商討事件,「當時係有問過鄺生,件事可以點解決,但最後都無結果。」阮強調並非受許智明所託,只是「咁啱傾開」。翻查資料,與李君夏同樣居於碧瑤灣的阮雲道,○九年十一月起擔任中聯石化高級顧問,未知是否與此事有關。

前警務處處長李君夏見記者來訪,查問所為何事,當記者追問他是否曾陪同許智明報案,李即說︰「呢啲嘢唔同你哋講」,然後著傭人送客。

許智明名下物業

腥風血雨

高等法院退休法官阮雲道(前排中)承認曾充當和事老,但特別要求記者不要寫是許智明要求調停。

雖然官永義等人最後被裁定罪名不成立,無罪釋放,但江湖人士都不齒許智明所為,「你哋自己都傾咗咁耐,呢件事梗係『江湖事江湖了』,而家你居然報警,恐嚇勒索隨時坐十碌八碌,係你搞大件事先,唔怨得人哋搞你!」

許智明亦在庭上透露,報案至今每年花費千萬聘請保安,更聲淚俱下說生活在惶恐之中。多名江湖人士向本刊斷言︰「件事唔會就咁算數,一定見血!許智明去到邊都走唔甩,江湖一定腥風血雨!」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