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4日 星期四

[壹週刊 1272] 水警放數王 M1,




今年六月區域法院審理一宗串謀勒索案,本刊揭發案件主腦是身家過億的水警放數王陳濱松。

其財務公司專做紀律部隊人員的生意,以出數快、息口揦脷見稱,借錢的警員多達幾百個。

新聞追擊

水警放數王

一輛貨 van駛入商場停車場,醒目保安發現貨 van車窗破爛,暗中報警。警方到場調查,以為是一宗普通失車案,卻有驚人發現。

車上有一名女子的相片、住宅外貌、地圖等,警方順藤摸瓜,揭發一宗勒索案。該女子與商人合作走水貨,但幾十萬貨無故失蹤。商人懷疑女子暗中落格,指使人勒索還債。

勒索案的幕後主腦,表面是正當生意人,實質是身家過億的水警大耳窿。他做水警時放數、搞假結婚賺錢,失手入獄,出冊後大搞財務公司,專借錢予紀律部隊,做到風生水起。卻因貪到盡而神憎鬼厭,眾叛親離。

陳濱松九十年代

駐守北區水警,當時

在艇上已是出名的

放數王,同袍間更流傳

「借錢搵濱仔」的口頭禪,貸款額由幾千到

幾十萬都有。

被指為案件主腦的陳濱松,個子不高,身材略胖。今次惹上官非,他重金聘請著名資深大律師郭棟明。身穿西裝皮鞋的他,打扮樸實斯文,身上最貴的,就只有一隻勞力士手錶。

記者觀察發現,陳濱松與太太、一對子女雖然居住在一千五百多呎的大角咀一號銀海豪宅,但生活慳家。他每天到大家樂食早餐,然後搭地鐵到灣仔區域法院應訊,午飯時間也是吃飯盒醫肚。

根據公司註冊處記錄,陳濱松名下有多間公司,○四年先後開設鴻茂香港投資有限公司、康信亞洲投資有限公司,其妻亦曾開設新誠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投資珠寶生意。而陳亦以公司名義先後買入豪宅譽港灣、都會駅及一號銀海,現時名下物業總值五千八百萬元。

表面上他是平凡商人,但據了解,四十歲的他已經坐擁億萬身家,並有一段鮮為人知的過去。他年輕時做水警,放數予同袍賺錢,之後離開警隊開財務公司,名正言順做紀律部隊生意,過億身家被指是壓搾債仔而來。

水警吸血鬼

陳濱松夫婦即使身家過億,仍打扮樸素,食得隨便,出庭期間早午兩餐都只在快餐店解決。

「佢喺北水(北區水警)放數人人都知!以為大家朋友,江湖救急,先問佢借錢,邊個知佢係咁樣玩法啫!」退休水警阿輝提起陳濱松,依然咬牙切齒。

陳濱松十多歲加入警隊,駐守北區水警基地,「我哋喺水警基地無嘢做,成日賭㗎啦,啲船叫皇家賭船吖嘛!一開工就賭,一係打麻雀,一係就牌九、十三張。」視財如命的陳濱松不好賭,卻想出一條生財之路。他用信用卡套現,借錢予同事,自己每月償還最低還款額,待同事還清欠款才清數,但他收取同事的利息比銀行還要高。

由於警員互相借貸是違反內部規則,為免被追查,陳濱松收數時十分醒目,着同袍申請新的銀行戶口,陳會私下重設提款卡密碼。債仔每月自動入數,陳濱松則到櫃員機撳錢,過程完全不着痕跡。

陳濱松在警隊的大耳窿生意愈做愈大,貸款額由三千至五十多萬不等,利息亦相當揦脷,如借一萬元,每月還二千元利息,一直到還清本金為止。由於不少警員因為賭博、揮霍、投資失利等問題,導致債台高築,但若被上頭知悉隨時飯碗不保,因此就算知道他是「吸血鬼」,仍自動送上門的大有人在。

「當時水警總區有個助理警務處長嘅契仔做沙展,人哋個位就好穩陣,但上頭知佢問陳濱松借好多錢,個沙展俾佢逼到走投無路去求佢,佢話:『你係咪差人呀?你告我呀?你報警呀?』」

陳濱松追數絕不手軟,不但天天致電同事辦公室電話,還致電其家人朋友,又貼紙仔在同事儲物櫃上,靠「周圍唱」的方式逼得同事走投無路。

後來有同事不值其所為,寫信向廉署告密,廉署卻查出他更多賺錢門路。陳濱松申請內地妻子來港,為幫妻子搵工,偽造虛假的中學畢業證書。廉署查出事件,同時揭發二人是假結婚集團的主腦,賄賂律師行文員偽造誓章,安排內地人與港人結婚。陳濱松兩夫婦因而被起訴,審訊期間,陳濱松威迫證人作假證供,再被加控妨礙司法公正。他最後罪成被判囚兩年三個月,更被革職。

警隊敗類一拍即合

陳濱松雖然在警隊只有短短五年,但認識了志同道合的生意拍檔。現時幫陳濱松打理財務公司的鄧恩亮,曾任職水警,同樣貪錢,「嗰時我哋駐守北區,近大陸,咁咪鍾意上去玩囉!阿亮話自己可以以低過市價兌人民幣俾我哋,出面就一百對一百二十,但阿鄧俾我哋一百廿五。」阿輝形容鄧恩亮好嫖好賭,為當時北上玩樂的小隊長,吸納了一批穩定客源。

最初鄧恩亮只是憑兌換「賺少少」,後來收了同事錢「走佬」,以腰傷為由長期放有薪病假,令同事追討不果。於九七年,鄧恩亮被指向父親友人訛稱父親急需金錢,騙取對方十三萬元而被控,案件最後因證據不足而撤控。鄧恩亮後來離職,與陳濱松拍住上開「財仔」搵大錢。

陳濱松○四年開始「攞正牌」放數,開設惠利財務公司,由於他有案底在身,由鄧恩亮擔任持牌人。公司專做紀律部隊的生意,不用提供詳盡證明文件,統統可以於幾小時內借出幾十萬元現金。

但是,快捷方便的代價是揦脷的息口。阿輝稱,表面上,借貸合約訂明的息口是依足法例,不超過六十釐,但陳會以追收行政費,過期利息等為由,要債仔付現金找數,無單無據,令人無法追查。「曾經有個伙記問過佢借六十萬,但扣行政費後,實質借得五十四萬,每月還成四萬蚊,還咗半年,阿濱竟然話計埋過期利息、罰款等,仲爭九十幾萬!」此個案實際利息是貸款額的一倍多。

陳濱松客源以紀律部隊為主,就連幫他打工的,都是被革職或退休的紀律部隊成員,「貪佢哋識規矩走灰色地帶做嘢,唔似古惑仔亂嚟。」阿輝指陳濱松靠「周圍唱」追數是不變的定律,只是近年變本加厲,試過寄冥鈔予債仔,又在其家門大撒溪錢,「有次仲毒到用 AA膠喺青衣警署出面貼大字報,撕唔到落嚟!」

警員借錢時不易找擔保人,但陳濱松提供一條龍服務,着客人先到保時商務找擔保人,收取俗稱「飲茶錢」的介紹費,額外多收數千元。

由於陳濱松有刑事案底,故借用拍檔鄧恩亮任惠利財務公司持牌人,「攞正牌」放數,齊齊拍住上賺錢。

水貨蛇頭和財仔教友

陳濱松對住債仔「無人性」,但對一對仔女疼愛有加。他為子女鋪路入名校,住豪宅、返教會,在教會認識了上水的水貨蛇頭×女士,兩個志在搵錢的人一拍即合,卻引發今次勒索案。

×是內地人,靠走水貨起家,提供一條龍走水貨服務,自僱買手入貨,又購入貨車運貨,並在上水租用貨倉存貨,由貴價海鮮凍肉、電子零件到近年流行的 Apple系列產品,據鄧恩亮所講,每走一轉水貨,×至少可賺過百萬。

陳濱松與×合作走過幾次水貨賺錢,一二年五月,兩人又再合作,但一天×卻通知陳濱松,一百五十部、總值七十多萬的 iPhone被內地公安扣起,後來又改口說,貨物被內地部門搶走、運貨途中被人劫去。

陳濱松覺得事有蹺蹊,暗中調查。鄧恩亮稱×賭癮甚大,過去亦曾訛稱貨物被扣查,用拍檔的投資款項還賭債。二人一口咬定×落格,揚言:「你唔還錢,我就做場好戲俾你全家睇!」

陳濱松和鄧恩亮遂派人騷擾×,除了狂打滋擾電話,又在×住所外貼街招、跟蹤其女兒放學等,更曾禁錮×在財務公司,逼她簽署文件還錢。後來警方在旺角朗豪坊發現一輛車窗破爛的貨 van,車上有大量×的相片、地圖等資料,遂將司機拘捕。對方和盤托出,是受人指使跟蹤×,掌摑×逼她還錢,事後會有二萬元報酬。

案件上月底在灣仔區域法院審結,陳濱松和鄧恩亮被裁定罪成,不過法官直斥×欠債不還行為卑劣,輕判兩人監禁六個月和兩個月。

陳濱松瘋狂追數,水貨蛇頭×被迫經常搬屋,管理員也指:「(追數街招)由街頭貼到街尾」

鄧恩亮是陳濱松的生意拍檔,同樣水警出身。

他被指喜歡北上尋歡,當年幫同袍兌換人民幣賺錢,收錢後卻失蹤走數。

由細到大鍾意錢

陳濱松位於大角咀的一號銀海單位市值過千萬。

「判咁輕!呢啲人困佢入去就啱㗎喇!」一名中年男子聞判後感到相當失望,在法庭公眾席大喊判刑不公。以為他是陳濱松的債仔,原來他是陳的親弟。

由開審以來,他不時抽空旁聽,每次都不住數落哥哥。福建出生的陳濱松,在四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小學時獲批單程證來港與父團聚,一家六口住黃大仙公屋。來港不久後,母親因病逝世,由父親一手帶大四名子女。

弟弟形容哥哥小時候已經「發錢寒」,當時潮流興的 Polo Tee、 Levis牛仔褲和 Puma波鞋,陳濱松著完不掉,以半價賣給胞弟,「細個屋企俾零用錢買衫,我見到佢有新衫我又想有,於是佢一日賣一件衫俾我,淨係想賺錢,成日搵我笨!」事實上弟弟比他高大,根本衣不稱身。

陳濱松讀書不成,十五歲時做過「洗頭仔」,當時已懂得借錢予朋友要「九出十三歸」,後來當上警察,陳濱松私下在黃大仙租了兩個唐樓單位,搞外圍波和外圍馬,自己不出面,叫弟弟負責睇檔和接電話,有事由胞弟做「替死鬼」,「呢個人真係無血性,人格有問題,你千祈唔好話佢係我大佬!」

胞弟指陳濱松如今風生水起,有樓有車有公司,非常富貴:「你查冊查到佢面嗰浸咋!佢搵咗伙記開咗幾間財仔,最鍾意叫人按咗層樓,人哋還唔到錢咪收咗佢層樓囉!」弟弟和阿輝均稱,陳濱松身家肯定有幾億。

爹親娘親不及錢最親

陳濱松一朝富貴,但弟弟形容他財大氣粗,對家人呼呼喝喝,又經常炫富,「佢成日話自己又買咗咩名錶、寶馬咁,又問我哋︰『乜你仲去周生生周大福啊?我哋依家去珠寶展睇㗎喇!』」

不過陳濱松非常孤寒,阿輝憶述,他曾幫同事買外賣,卻買來麥當勞「超值選」的九蚊包,事後還追收同事午餐錢。除此之外,阿輝亦見過陳濱松狂爆粗把鄧恩亮罵得狗血淋頭,只不過是鄧未有把文件縮印和雙面影印。

但弟弟最想不到,陳濱松孤寒到一個地步,連父親身患重病都不顧。父親前年患上心臟病,家人欲把父親轉到私家醫院醫治,陳濱松表明不會夾錢:「點解要用我啲錢去幫佢醫病?」父親半年後逝世,陳濱松卻發現父親在內地有地有屋,忽然積極,弟弟稱有人暗地裡辦理文件獨吞父親遺產。

胞弟說到這些「家醜」,不禁搖頭嘆氣:「你聽過未,爹親娘親不及錢最親!就係佢呢種人!」

退休警員阿輝指陳濱松息口

貴絕全行,但仍吸引許多紀律

部隊人員「自動送上門」。

本刊收到匿名信,控訴陳濱松和鄧恩亮的

刑期過輕。據知,有關信件亦傳送到律政司。

兩個視財如命的人不甘被騙,殺紅了眼瘋狂追數,最終難逃法網。

警員欠債影響仕途

根據《警察通例》,警務人員可以向銀行或財務公司合法借貸,但與其職責不可有衝突,亦指明警員之間不得互相借貸。

退休警察阿輝指,警員向銀行或財務公司借錢,要提供證明文件,令上司得悉事件。現時警隊擁有俗稱「遮仔會」(警察儲蓄互助社)可以低息借錢予警員,最高免擔保貸款額為五萬元,以個別理由如買樓、子女教育等,最高貸款額為十二萬元,「用嚟還賭債又點會夠呢?一方面係唔想影響警隊形象啦,一方面又會怕有利益衝突,好似濫用公職咁。但同袍之間互相借貸,你唔講我唔講點知?」阿輝透露。

阿輝指出,警員欠債纍纍,將會影響升遷、甚至被革職。根據警方數字,由○六年至今年,警員因欠債而遭紀律處分的共有五十六人。阿輝指,很多警員會將欠債一事「收收埋埋」,部分警員甚至因資不抵債而自殺。

大律師陸偉雄指出,財務公司的年息不可以超過六十釐,否則會觸犯《放債人條例》。根據法例,除必要印花稅和律師費,任何借貸所獲收入都當作利息。但「大耳窿」可以利用灰色地帶,例如在借貸合約以外,利用裙帶公司巧立名目收取額外費用,例如手續費、行政費、介紹費、顧問費等,年息可高達三百釐。

警員欠債原因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