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4年12月26日 星期五

[壹週刊 - 1294] 搬神弄鬼掠水千萬 M1,




司徒法正面對阿芳姊弟的指控,他竟以一句,「唔信我,就幫唔到你……」來推得一乾二淨,更說自己一向不會詳列收據給客人。

壹號頭條

搬神弄鬼掠水千萬

陳振聰一案,司徒法正成為風水專家證人,加上在電視上的神怪節目,這幾年風頭甚勁,一對姊弟因沉迷他的「法術」,結果幾年間乖乖奉上過千萬。

命理風水之說,信則有不信則無,一旦信上了,災難就沒完沒了,當然,要師傅出馬去斬殺鬼神,支出也是無窮無盡,或者家財耗盡,方是劫難的終結。

正所謂你錢都沒了,鬼都唔得閒理你。

由○九年起至今,一對姊弟聘請司徒法正種生基及改運,加上驅魔除妖,花樣層出不窮,最後更出動泰國高僧加入神魔決戰,神符毒咒滿天飛,激烈程度誇張過電影,結果所謂神僧因此戰死,司徒法正眼睛受重創,還出動鬼仔做無間道,刺探對方軍情。

你不信?反正兩姊弟信了,奉上一筆筆金錢,運程卻呈反方向走,最後更在司徒法正安排下賣屋填氹。

真金白銀付諸流水,買回來的卻是一場空。

看看這兩姊弟因迷信而幾乎耗盡家財的故事,也可見識各種搬神弄鬼的掠水奇招。

年過五十,缺乏社會經驗,加上體弱多病的阿芳和阿明,成了司徒法正掠水的獵物。

年過五十多的阿芳和阿明兩姊弟,上週五傍晚拿着一大疊銀行入數紙,到旺角警署報案,指玄學師司徒法正涉嫌欺詐及騙財,但他們在警署內逗留了三小時多後,警方聽來聽去都摸不着頭腦,最後以證據不足而不受理。

步出警署時,阿芳及阿明眉頭緊鎖,他們對記者說:「都無信心可以追番千幾萬,當自己蠢俾人呃咗,我哋報警,係唔想再有人被騙,想討回個公道,要司徒法正好好解釋千幾萬點樣使咗去……。」

他們希望把自己的經歷說出來,對沉迷鬼神的其他人而言,或許有多少警惕。

第一次過百萬

養鬼仔都可以無間道,事成更會報夢給司徒法正,要阿芳拿七、八十萬報酬。

含着金鑰匙出世,家族從事文具紙品生意的阿芳和阿明兩姊弟,因懷疑大家姐和二哥擅自拿取家族基金,由○四年開始,便多次和他們對簿公堂,但連番失利。

自○九年起,阿明有感身體常有無名痛症,阿芳聽信三姑六婆之言,懷疑是大家姐暗請玄學高手,向他們施法攻擊,令他們頭頭碰着黑,於是想以法制法,「當時睇有線《怪談》,見到司徒法正好似好犀利,就想搵佢幫手。」阿芳立即寫信向他求助。

於○九年八月尾,兩人終和司徒法正會面,並向他說出所有問題。

司徒煞有介事向二人說,由於他們身體欠佳,如阿芳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加上同住的年邁父母,他們一家都是老弱殘兵,氣勢自然比對方弱好多,遂建議種生基來扭轉乾坤,加強運勢。

司徒隨即手寫了一張「服務清單」給他們,除了父母和兩人的種生基收費外,即每人十八萬八千,另外再加家宅、寫字樓和東莞廠房的睇風水收費,加上做法事費用等,盛惠一百一十多萬。

阿芳說:「我見到都嚇一跳,冇諗過咁貴。但諗到可以改運,對官司有幫助,就決定做。」

花費百多萬,阿芳說從來未去過司徒替他們種生基的地方,只從司徒口中,知道位處內地,回想當初自己愚昧,只看了神怪電視節目便找上司徒法正,花錢恍如在買空氣,她後悔不已。

搬遷生基

司徒法正給阿芳一張海島相,就代表了完成搬阿芳一家四口生基至何鴻燊生基墓旁,真係咁都得?

種了生基後,阿芳及阿明坦言運勢沒有改善過,至一二年八月,阿芳母親要入院做手術,阿芳又再迷迷惘惘,糊裡糊塗地走去請教司徒,司徒提議將她父母的生基地點,搬到風水更好的地方,並答應替她們尋找。

其後,司徒聲稱可將兩老的生基,種在賭王何鴻燊所種生基位置附近,但搬遷費要八十萬,「雖然好貴,但佢話賭王都種喺度,風水一定好好,我哋咪應承囉。」一三年一月,阿芳父母的生基動土搬遷,與賭王做鄰居。這次,司徒只給了阿芳數張海島的遠景照片,就說是種生基的地點,「其實我哋都係唔知喺邊,佢冇帶過我哋去睇。張相又無影到生基墳墓,真係求其搵個離島影都得……」

鬼神之說一旦相信,再多錢也被黑洞吸乾,縱然當時法庭正審理陳振聰爭奪小甜甜遺產案,他們仍沒有醒覺。去年七月,司徒主動提出將阿芳和阿明兩姊弟的生基,亦搬到賭王何鴻燊的種生基位置附近,好讓兩人的生基能和父母一起,這次搬遷費和雜費,合共又是一百一十七萬,「三次種生基連雜費,再加一次花廿萬嘅儀式,幾年間用咗三百六十萬。」當然,具體生基種在何處,只有司徒和鬼神才知曉。

霉降大鬥法

司徒法正自稱一生傳奇,誤打誤撞下成了玄學家,在油麻地設有道堂。

除了種生基掠水,一場歷時三年多的靈異大鬥法,令阿芳兩姊弟幾乎耗盡家財。事緣一一年五月,司徒發現阿芳父母在灣仔的舊居突然多處地方出現類似發霉的情況,本來裝修工人可執妥的工作,司徒卻硬說他們中了「霉降」,並說感覺到是阿芳的姐姐,請來泰國「高手」用法力攻擊他們的先兆,「佢話如果我哋唔理,除咗對生意同官司有影響,更可能會搞出人命,我哋當然驚喇。」這個「霉降」,為這場靈異大鬥法揭開序幕。

往後的日子,司徒為他們多次作法消災,阿芳當然亦要不斷找數,「最貴的一次係一一年五月,佢起壇同對家鬥法,收七十八萬。」鬥了一年仍勝負未分,一一年六月時,司徒說對方法力太強,已無能力保護二人,要他們進行過教儀式,即是俗語的道術速成班,「當時我同細佬已經係佢弟子,屬於中教級別(分為中教、大教、三山和五雷四個級別,中教最低。),佢話每人俾三萬二,就可以立即升級上五雷,由祖師爺直接保我哋安全。」

記者以為在聽《封神榜》的故事,姊弟當時卻堅信不疑。

外援高人陣亡

司徒法正自稱因鬥法而傷了眼,要阿芳負責他三十萬醫藥費。

同年十一月,才是這場世紀大鬥法的高潮開始。司徒吹噓孤軍作戰難以取勝,所以便對二人說,要到泰國和越南等地找四名高人助戰。這四名「星級外援」,收費一點也不便宜,合共九十四萬。更離譜的是,這筆只是聘請費,他們落場鬥法,「實戰費」又要另計。前年的一月至三月,司徒聲稱一共帶領這班外援和對方鬥法九次,阿芳共付了七十五萬。可是,一直未打過勝仗。

原來打贏即意味停止投資,不斷敗軍才可繼續注資,這便是玄學精要之處。

更匪夷所思的是,前年五月,這場大鬥法竟然有人「陣亡」。司徒告訴二人,說兩名越南師傅在鬥法過程中死亡,要賠償撫恤金,又對阿芳說自己第一時間飛到越南處理善後工作。

阿芳表示,當司徒抵達越南後,聲稱左眼突然失明,原來他說自己也被敵人施法攻擊,要由其他師傅作法保護,真是做戲做全套。「佢仲 send咗張相俾我哋睇,用紗布包住隻左眼。」他回港後,聲稱花了三十萬醫眼,「司徒喺 WhatsApp明明話撫恤金總共賠六萬美金,即大約五十萬港幣,但就收咗我哋八十萬,佢嗰三十萬醫藥費,入埋我哋數。」而司徒這次出差,機票、酒店和膳食合共六萬,「佢冇向我哋出示過任何機票同酒店單據,我事後先懷疑佢有冇離開過香港。」至於師傅有何死亡證明,當然也是信則有。

鬼仔無間道

兩姊弟幾年迷信,被掠去千萬,夢醒前往報案,警察卻以太過神怪為由,拒絕受理。

而這場鬥法最高潮之處,是去年六月時,司徒為了打敗對方,向阿芳獻上一條絕橋,叫做「鬼仔無間道」。當時司徒聲稱收到風,敵方的法師會來香港,購買一種叫古曼童(內藏鬼仔)的法科用品,用來對付阿芳姊弟,「司徒話同個同行賣家好熟,可以先買咗個古曼童返嚟,先放走裡面隻精靈,再放佢養開嗰隻名叫阿叻嘅鬼仔入去,之後再賣俾敵方法師,咁阿叻就可以幫我哋做臥底。」而這個計劃,單是買那個古曼童,已經七十八萬,加上前後兩次燒四方儀式,又花了一百一十多萬,合共一百九十萬。阿芳說,當時財政上已經元氣大傷。

其後,鬼仔阿叻傳來喜訊,反而令阿芳煩惱不已,「司徒話阿叻報夢俾佢,話已經講好數,取得敵方精靈答應,唔會再幫我大家姐,但需要出手買通敵方精靈,即要喺十四日內燒五間紙紮別墅、七副壽板、十五個妹仔同一大堆金銀衣紙,約要八十多萬,由司徒代辦。」美儀坦言,當時內地的工廠已倒閉,要賣掉父母的單位來維持一家人的生活和醫療費用,便直接告訴司徒不想再胡亂花錢,並在 WhatsApp首次提出質疑:「既然我們有祖師爺庇佑及幫助,為何處境如斯不堪?」

數天後,司徒對阿芳說,阿叻又報夢給他,問他準備好紙紮品未,還說阿叻已控制整個情況,只欠「燒嘢」。而司徒更說自己費盡精力同阿叻講價,合共四十九萬多,比上次便宜很多,已屬友情價格,並說見到阿叻舉起勝利手勢,敵方精靈跪在地上等。但阿芳坦言無能為力,只說希望祖師爺能伸出正義之手幫她。

祖師爺當然沒有伸出援手,但一個月後,司徒稱這場大鬥法到了終極決勝階段,他感覺到生命有危險,為了令自己和家人有保障,要求阿芳出錢給他買一份一年的保險,他又說有朋友在東亞銀行任職,可代為辦妥。

講到生死,阿芳只好答應,「但佢之後同我講,話因為年紀問題,驚下一年唔可以續保,所以買咗三年,保費共二十三萬幾,我唯有照俾。」

多年來用在種生基和鬥法的花費,合共過千萬元,阿芳坦言一點幫助也沒有,反而所有事情都愈來愈差,阿芳才開始反思是否被人欺騙。「首先,由始至終我哋唔知個生基種喺邊,而幾年來咁多次收費,一張收據都冇。另外佢話有師傅戰死,冇死亡證,買保險,唔知真假。」

幾年來,司徒法正搬神弄鬼,兩姊弟先後入賬過千萬。

司徒法正是非多多,出席玄學節目時往往表情誇張,一次他為了表演出有鬼上身時,爆出一句「出事㗎嘛」,被網民譏為最佳影帝。

唔信我 點幫你

對於被指利用鬼神掠水,司徒法正表現激動,他說過去多年向阿芳的每一樣收費,他都有「做嘢」,「我有叫過佢哋去(種生基地點),係佢哋唔去,因為太遠,喺中國大陸,佢哋話我搞掂就得。」至於會否帶他們去一次,以示清白,司徒說現在情況弄至這樣,已沒這個必要,「我只可以講,佢哋嘅生基,種喺(賭王)附近一個地方。」

至於單據問題,司徒胸有成竹面對指控,說種生基根本沒有單據,「呢樣嘢唔係一個買賣,唔係一個生意交易,只會講明收費多少就得。」他又說很多行家替人睇風水和做法事,都不會有收據。

司徒表示,不明白為何過了幾年後,他們才提出種種懷疑,對他並不公道,「我唔怕佢哋去報警,我問心無愧。」

對於司徒一番辯護,阿芳及阿明一聽到就火起,並說司徒根本未說過帶他們去參觀所謂種生基的地方。

林元群聲稱曾幫何鴻燊種生基,司徒法正又聲稱可在其旁幫人種生基。

行家陳譽之一聽阿芳的經歷,也不禁反問記者是不是電影情節,又指很多地方不合行規,如師傅可開出收據及未聽聞過客人要為師傅買人壽保險等。

傳奇地變成玄學師傅

年過六十多的司徒法正,曾向傳媒自稱出身小康之家,培正中學畢業,曾做過的士司機,七十年代炒賣的士牌賺了第一桶金,之後卻炒燶的士牌而債台高築至走佬菲律賓,於八四年回港,任職夜總會經理,後轉往澳門的中國城夜總會任職,更在澳門遇上玄學名師而學法。

不過有澳門江湖人士阿龍指,司徒法正未過澳門打滾前,已是香港的江湖人士,至於他是否真的有跟玄學師傅學法及功力深厚,阿龍笑說好多江湖人都愛扮自己識玄學神打之類,「華波上過電視表現自己有特異功能添,是真是假,我哋古惑仔只會一笑置之,因為佢哋唔會响我哋面前表演囉,至於點解,你自己諗啦。」阿龍哈哈大笑說。

司徒法正掠水招

種生基

時間: 09年 9月至 12年 1月

內容:司徒法正替阿芳兩姊弟和他們父母種生基,其後又先後將他們四人的生基遷到賭王何鴻燊種生基位置附近,但阿芳從未去過及不知種生基的地方在哪裡。

收費:約共三百六十多萬

聘請外援鬥法

時間: 11年 11月至 12年 3月

內容:司徒法正聘請四名來自泰國和越南的師傅幫拖,又先後八次率領四名師傅與對方大鬥法

收費:聘請外援九十四萬,多次落場鬥法共七十五萬,約共花費一百六十九萬

鬥法身亡要賠償

時間: 12年 5月

內容:司徒法正向阿芳聲稱,兩名越南師傅,不幸在鬥法中死亡

收費:阿芳付了八十萬撫恤金

買人壽保險

時間: 13年 7月

內容:司徒法正覺得自己生命有危險,要求阿芳為他買保險,而司徒法正則辯稱阿芳主動提出送給他。

收費:二十三萬多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