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虐潮 [壹週刊 - 1354] M1,

緊縛聚會中,被綁少女平靜地躺在榻榻米上。她覺得這一刻,就像抑壓過後得到解脫,緊縛也有被擁抱的感覺。城市打游擊虐潮小眾的愛好如何解釋得清楚,很難,只能說,有些事大眾厭惡的,他們卻喜愛,大眾感覺痛苦的,他們卻快樂。要徹底了解這些捆綁愛好者所喜愛的是什麼,只有走進他們的群體,記者參加他們的緊縛聚會。當繩子緊縛,四周圍的盡是八十後的愛好者,大都是斯斯文文,當中不少是藝術家和舞蹈表演者,跟色情完全沾不上邊, ...


緊縛聚會中,被綁少女平靜地躺在榻榻米上。她覺得這一刻,就像抑壓過後得到解脫,緊縛也有被擁抱的感覺。

城市打游擊

虐潮

小眾的愛好如何解釋得清楚,很難,只能說,有些事大眾厭惡的,他們卻喜愛,大眾感覺痛苦的,他們卻快樂。

要徹底了解這些捆綁愛好者所喜愛的是什麼,只有走進他們的群體,記者參加他們的緊縛聚會。

當繩子緊縛,四周圍的盡是八十後的愛好者,大都是斯斯文文,當中不少是藝術家和舞蹈表演者,跟色情完全沾不上邊,更像一種宗教儀式。

繩子繼續收緊,有那麼幾秒,記者感覺到不是痛苦,是某種被擁抱的記憶,或者,這種追求所得的安全感和保護感,便是捆綁者的核心快樂。

緊縛泛指 BDSM(捆綁式虐待),用粗糙的麻繩將伴侶緊緊捆綁吊起,再施以種種暴力虐待。透過產生痛苦,而獲取興奮。在傳統觀念的枷鎖下,進行緊縛的人,會被視為變態的行為。

由於一般人分不清緊縛文化與性虐待,認定是充滿變態和色情。即使號稱擁有國際視野及思想開放的香港人,仍然對此避而不談。一講到此香港人往往難以啟齒,或以厭惡來表現不認同。但近來,香港竟然出現首屆緊縛節,一連三日公然推廣 BDSM文化。沒有怎樣宣傳下,竟然吸引到三百人報名,當中有男有女有夫妻。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籌辦這次緊縛活動的,竟然是一名九十後港女 Subay。她們追求的,是繩師和被綁者之間的愛和信任,憑着一條粗糙麻繩,將兩人緊緊連成一體,達致心靈連結。她覺得,這是一場浪漫的虐戀遊戲,是玩心的,不是肉體。

當然他們的對立面,是更多衞道之士的神經。她的社交網站因被舉報而封鎖,她的電郵被黑客入侵,甚至被人跟蹤和騷擾。

自由世界,我們可以不同意,但我們卻應該包容其他人的自由,起碼也得了解。

Subay(右)看着被綁者被倒吊起來,痛苦得面容扭曲,綁人者和被綁者卻同時得到快樂。

一個名叫 Subay Kinbaku的香港女子,上月在其 facebook公布,在葵涌的工廈單位內,舉行了一個名為「香港緊縛節」的活動。緊縛,顧名思義就是 BDSM(捆綁式性虐),不期然令人想到與另類性癖有關,令這個聚會添上神秘感。

聚會最多三百人

BDSM的愛好者喜歡觀看緊縛後留在身體上的麻繩印,認為是一種快樂的痕跡。

活動雖然十分低調,但竟也吸引了約三百人報名,當中包括藝術家、劇場人、舞蹈員和同性戀者,有男有女。但由於場地所限,最終只有一百八十人能夠參加。本刊記者也有報名,但未被選中。而 Subay的 facebook賬戶,其後被指發放裸露照片為由,被官方刪除上載的緊縛照,之後又被指使用虛假名字,被封鎖版面。但事件已成為網上熱話,一些媒體也跟他們訪問了解,到底捆綁是什麼文化。

記者得知 Subay在火炭工廠區,開設了一間緊縛會,每星期都有活動,都是在晚上舉行。於是,記者便去到該工廈外等候,發現在夜深時分,該廠廈仍有不少人出入,相信都是參加緊縛聚會。其後, Subay開了一個新的 fb賬戶,並公布將舉行緊縛聚會。記者以學員身份聯絡她後,獲准出席參加。活動前一天, Subay才 WhatsApp告知確實地址。

週五晚上,記者不帶任何拍攝工具,純以參加者身份抵達火炭的工廈,一名男子已在樓下守候,替到來的參加者登記資料和收取二百五十元費用,作為租場及其他雜費。當晚大約有三十人參加,三分之二是男性。當中有外國人、的士司機、同性戀者、已婚師奶、夫婦和單身男女等。其後,眾人便上去一間名叫「心繩屋」的單位。

臉上塗了白粉底

如日本能劇的施虐環境中, Subay(後)不時會擁抱被綁者,除可令對方放鬆之外,亦能夠令被綁者百分百信任自己,令彼此心靈連結在一起。

單位面積大約三百多呎,地上鋪了日式榻榻米。現場光線昏暗,加上有一幅巨型黑布,氣氛更添詭異。這時,身形豐滿的 Subay出場,她臉上塗了白粉底,加上現場燈光昏暗,有點日本能劇味道。

Subay首先講解緊縛的安全守則,然後就教各人綁單柱縛( Single Column),這是緊縛中關鍵環節,一旦打錯繩結,被綁者會有生命危險,「可能成個人跌落嚟,跌斷條頸都有可能,或者跌斷手腳。」

大家輪流嘗試,甚至分小組討論和研究繩結。到記者試玩時,發覺綁人沒有什麼特別,但當被 Subay捆綁時,心臟緊張得狂跳,內心感覺也很複雜。她把記者雙手合十緊貼胸前施綁,懼怕開始消失,有幾秒內更換來有種被緊抱的感覺。

後來她把繩繑落右腳再扯緊,開始感到不安。她之後多次把繩尾拉緊和放鬆,記者坐在地上身體隨之跌跌盪盪,好像被她完全控制。解繩後,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被綁女真空上陣

Subay去年十月成立以緊縛活動為主題的「心繩屋」,學員在綁人或被綁前,都要先練習打繩結的技巧。

這時現場播起奇怪音樂,到了專業表演時間。只見一名叫 Fufu的繩模,穿上薄如紗的連身衫,內裡真空上場。她把麻繩綁緊腰間和右腳,繼而把繩跨過吊環,一拉一扯,全身懸吊半空。麻繩拉緊後,胸部形狀表露無遺。她再把左腳綁到吊環,做出高難度的倒豎葱動作。這時,她點起蠟燭,將熔出來的蠟滴在自己胸部上。在場男男女女,均看得目瞪口呆,呼吸聲此起彼落,音樂也繼續。

輪到 Subay和 Fufu一同表演。 Subay像戀人般先緊抱 Fufu,場面溫馨。然後用布蒙着 Fufu雙眼,再把她的手放到腰後綁緊。這時, Fufu的表情有點迷惘。 Subay再用麻繩掛到她頸後,並綁起她的頭髮。 Subay突然用力一扯, Fufu面露痛苦神情和發出叫聲。

Subay開始加大「虐待」程度,把綁着 Fufu頭髮的麻繩穿過吊環,再用力拉扯, Fufu整個人被拉起,明顯十分痛苦。這時, Subay用剪刀(又名創傷剪)把她的上衣剪爛,再用麻繩在她胸部交叉緊綁。

出現最震撼一幕

中環閣麟街一間 SM店鋪,○一年曾暗中舉行大型 BDSM派對,最後被放蛇混入的探員搗破,而派對現場擺滿了各種各樣的 SM道具。《蘋果日報》圖片

這場虐戀終於出現。 Fufu頭貼地被倒吊着,充血至滿面通紅,面容漸漸扭曲,但 Subay仍繼續拉扯緊纏她頭髮的麻繩,不斷左右搖晃,全場氣氛緊張起來之際, Subay慢慢替 Fufu解開身上麻繩,兩人相擁起來,這場虐戀表演亦結束。

第一次現場觀看 BDSM的行為,那種痛苦的叫聲和攝人神魄的畫面,事後不斷在記者腦海中重複浮現出來。而聚會結束,各人陸續離去後,記者向 Subay表露身份,希望能跟她做個正式訪問。

九十後專業人士的 Subay坦言,自小已發覺自己有施虐傾向,「小學時見到老師打同學手板,不覺得怕,會有一種興奮感覺。」三年前,認識了一對愛好緊縛的情侶,開始跟他們一齊玩,亦正式開始接觸 BDSM,「一開始被綁感覺好特別,麻繩氣味有一種不加修飾嘅原始感,每當繞過身體嘅聲音,令我有種親近大自然嘅溫暖,就此愛上咗。」

繩師和被綁者,憑着一條麻繩,將兩人的感情和心靈連在一起,「緊縛有一定危險,要將身體交俾對方,係一種好大嘅信任。信對方,先可以拋開恐懼同擔心。」 BDSM,一個施虐一個被綁,憑着緊縛所產生的痛楚,令兩個人靈慾一致。 Subay覺得,這是一場遊戲。

她們的理論是建基於「矛盾」二字,即是麻繩綁得愈緊,內心卻愈覺得自由,綁人和被綁者,表面上權力在綁人者,是主人,實際上,享受的卻是被綁者,綁人者是遵從被綁者而提供服務。

性愛並不是重點

參加緊縛聚會的女會員 Carol坦言,與結婚十年的丈夫感情變淡,所以希望尋找獨特的玩意來增進感情。

這種虐戀,記者質疑最後是否也是追求性愛? Subay承認,緊縛可以增加對愛的渴求,因為愛產生了就繼續會引發性慾,那是很自然的人性。就算因為感覺到痛楚,同樣也可產生性興奮,是很矛盾的感覺。

但她強調,玩 BDSM也可以沒有性愛,「有人玩 BDSM都唔係為性,可能有啲人好迷戀異性嘅腳,或者其他,每個人都唔同。呢樣嘢完全唔色情。有啲人可能鍾意被人虐打( impact play),佢哋都只為解放,唔係為性。」她強調,也有部分參加緊縛,是偏向藝術的一面,例如不少舞蹈者和藝術表演者,是想追求表演時的感覺,例如痛苦和緊抱。

Subay解釋,香港人對 SM的誤解,是因為日本的 AV片所致,「香港好少資訊講緊縛,所以認知淺,而 AV內容為賣弄色情,緊縛之後都會做愛。所以好多人都認為,緊縛活動中,都會有性愛元素,其實係錯嘅。」她又說:「情慾可以係流露出你內心入面好 raw的感覺,可能露出一隻腳,點樣用條繩去得到舒服( shyful)。」

害怕社會輿論

過程中,被綁者被滴蠟弄得皮膚發紅,亦有人身體多處留下紅紅的繩痕,但卻流露出興奮表情, Subay說這是開心的痛( beautiful pain),「有時人心靈上好壓抑,無論性愛或情感,都想緊縛過後得到解脫。」她又以身體結構去分析,「我哋所諗嘅心癮( addiction),其實就係釋放安多酚而來的,當你被綁時,就會釋放出安多酚,會令你好開心和解放,我諗就係呢種元素驅使成癮。」

記者嘗試去理解什麼叫開心的痛,例如疲憊時被人大力按摩拳打腰肩甚至刮痧,是否也是以痛來釋放痛。

Subay自認思想開放,無懼外界眼光,亦不介意親密朋友知道她喜歡 BDSM,因她覺得這是她的生活方式,「你可以唔認同我做嘅嘢,但你唔可以歧視我,亦唔可以對我造成任何傷害。」她堅持捍衞自己所喜愛的生活,任何人也無權過問。

不過,既然公開舉辦活動,卻要求記者不能透露她身份,這不就是自我歧視?她坦言:「就算我做到幾公開,都唔想太公眾化,因為 BDSM呢樣嘢本身咁小眾,呢個係個人活動,你將佢擺咗喺公眾的 spot light下面,就會有好多社會輿論,本身都係為開心放鬆,我唔想被公審。」

性愛,本來就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可以很健康很潔淨,而 Subay偏偏害怕被人覺得他們是以性為主,被人標籤為性變態一群。為免被道德審判,她選擇做小眾,繼續在黑暗中,上演一幕幕的虐戀遊戲。

記者同意,他們追求的是心靈上的快感,虐待捆綁只是一種手段,人都是這樣,沉迷股壇屢被捆綁成大閘蟹的萬千股民,可能本質上也是一樣,心癮而已。

Subay的緊縛會開設在火炭一幢工業大廈內,當晚活動結束後,參加者陸續離開。

BDSM中的緊縛起源於上世紀日本捕繩術,初期是用來緝捕犯人,後來發展成為 BDSM。(網上圖片)

男女學員 同為增性趣

Subay明白大部分香港人對緊縛心存芥蒂,所以即使她自言思想開放,也不想將活動太公開化,因怕會惹來社會道德批判。

已婚育有兩子的 Carol,當晚有份參加 Subay的緊縛聚會。她表示,是為了拆解多年來對 BDSM的好奇,在朋友介紹下得知心繩屋有活動,所以膽粗粗參加,她說:「大約六、七歲時,深夜睇到電視播住一套外國電影,正係緊縛情節,覺得好神秘,所以想了解究竟係咩一回事。」她表示人一世、物一世,什麼都要學才不枉此生。她又不諱言,因為與丈失關係變差,希望學習緊縛來增加夫妻間的性愛情趣。

而另一位不肯露面的男學員小夜,當晚與同性密友一同來學習緊縛,同樣為增加伴侶間的情趣。另一學員阿 Ray是的士司機,聲稱出於好奇,所以跟朋友來見識一下,但當他看完表演後,好像愛上了緊縛這玩意,更表示希望找到一個能接受緊縛玩意的女朋友。

撰文:羅鈺歡

攝影:韋平、王晴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