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重新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賭城風雲 [壹週刊 - 1355] __,M1,

德州撲克講求心理戰術,喜怒不形於色,為免被對手發現表情變成漏洞,玩家們埋枱時,有人會架墨鏡或戴帽,又或索性邊賭邊玩手機。壹號專題賭城風雲賭一向是香港人最愛,雖然王晶《賭城風雲III》被評為史上最爛電影中的最爛,被網民封殺,仍阻不了觀眾入場觀賞的興趣。德州撲克更是近年大熱,玩法與傳統話事啤(ShowHand)類似,有「同花順」、「俘虜」、「4條」、「花」、「蛇」及「3條」不同的組合,德州撲克每位玩家 ...


德州撲克講求心理戰術,喜怒不形於色,為免被對手發現表情變成漏洞,玩家們埋枱時,有人會架墨鏡或戴帽,又或索性邊賭邊玩手機。

壹號專題

賭城風雲

賭一向是香港人最愛,雖然王晶《賭城風雲 III》被評為史上最爛電影中的最爛,被網民封殺,仍阻不了觀眾入場觀賞的興趣。

德州撲克更是近年大熱,玩法與傳統話事啤( Show Hand)類似,有「同花順」、「俘虜」、「 4條」、「花」、「蛇」及「 3條」不同的組合,德州撲克每位玩家,獲發冚面底牌,再配合枱面五隻百搭牌(分三輪發出)其中三隻,變化組成不同牌面彼此鬥大。

當然,玩家可在中途判斷自己勝算有多大,再決定會否加大注碼,或扮嘢來嚇退對方,運氣當然佔一部分,但八成是技術加心理戰,換言之,玩家可操控的機率高過傳統賭博,他們視其他賭客為水魚。

因此,一大班人為此着迷更變成職業賭徒,而跟過去爛賭鬼不同的是,當中大部分是高學歷專業人士,或者是天生「數感」較強的資優人士。

這批高學歷的專業人士,去年成立了首間香港撲克會( HKPPA)鑽研牌技,他們當中分別有經濟系和數學系博士,亦有會計師和讀哲學的高才生。他們天生就對數字敏感,愛思考和分析,所以視德州撲克是世間最好玩的數字遊戲。

他們不介意透露自己的賭術秘訣,因為我們普通人聽了也不懂用,但我們可以了解,原來世界上有班數學精英,可以透過數據分析,把賭場變成創業致富之地。

Jason上月代表「香港撲克會」出戰在澳門舉行的德州撲克大賽,獲得第七名,贏得十三萬獎金。

時代轉變,職業賭徒的身份也變得跟以往不一樣。他們不再局限於不務正業的古惑仔,又或是無所事事的師奶主婦,反而是一班高學歷的專業人士,賭博只是計數,當贏面提高到七成以上時,長賭變成必贏,比任何生意都穩陣。市場一直流傳,有種神秘的「賭博基金」,投資者出錢讓一班數學精英去賭場長期博弈,每年保證分紅有兩成回報。

去年在香港成立的香港撲克會( Hong Kong Porker Players Association),會員全是大學高才生。他們除了互相切磋牌技外,還會入賭場搏殺,是真正的職業賭徒,不過他們卻對記者否認有搞賭博基金。

這個撲克會五名創會成員接受本刊訪問,分別是在澳洲讀經濟系的羅煒棟( Jason)、經濟系博士阿 Ray、數學系博士劉璟麟( Alan)、會計師張栢如( Sparrow)和讀哲學的 Stephen。這班人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喜愛分析數據,對數字有天賦的記憶。

當然會中有更多高學歷精英,美女也大有人在,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數感」特強,從一堆數字中可看到關聯性並作出歸納(他們的原話)。

賭客互相對賭

高手中也有不少美女,她們同樣喜歡計數,本事不比男 Poker差。

賭啤牌,最熱門一定是廿一點和百家樂,但他們卻不喜歡這兩種玩意,因為覺得這種單一的賭法,全由荷官控制節奏,贏面不高。而早期職業賭徒攻陷賭場的廿一點,是靠數牌和強記出牌次序,屬早期的技術。

之後被賭場發現有這班人存在,於是不少人被列入黑名單。其後,有賭徒發現新興的德州撲克,原來可憑計算數據和心理訓練來搵食,而且德州撲克的玩法是賭客之間對賭,不必和賭場對賭,賭場每鋪都可向贏家抽水 5%,所以不會理賭客用什麼方法去賭,也不會有黑名單,於是這班數字賭徒便如魚得水,也吸引更多人加入。

這個撲克會的會員,多是數學天才。由於他們喜歡統計,愛思考分析,並不甘心做死一份沉悶工作,所以轉做職業賭徒。這班人的強項是記數字,所以就主攻十分考記牌能力的德州撲克。

副會長 Alan表示,德州撲克的輸贏,很大程度掌握在自己手中,是一門講數據和技巧的賭術,「其實去牌與否及下注多少,類似一個專門為機率統計而設的原始碼電腦軟件『 R』,分析牌面與輸贏的比率,只不過這個程序在他們腦中。」他說只要是讀數學或經濟系的人,必定認識這電腦程式。

除了玩分析,他們還有一套贏錢秘技。每次埋枱時,都會將對手即場歸納分成三個類別,分別是「水魚」新手、技術平庸的行家和「 Poker Pro」同行高手,前兩者都是待劏之羊。「通常每張枱,有一半係新手,三成係技術麻麻嘅行家,只有兩成高手。」 Jason表示,跟打麻雀一樣,對高手就「守牌」,其餘的就盡殺。

他們會盡量避免跟高手對決,多數會睇住新手來打,因為這班人欠缺經驗,面部表情很易令人猜到底牌是什麼,是很好劏的「水魚」。選擇較弱對手,便可掌握勝算和穩定每日的收入。

喜怒不形於色

Jason因看穿了部分亞洲賭場的廿一點漏洞,被部分賭場列入黑名單,他惟有放棄廿一點,改為全力鑽研德州撲克。

記者幼嫩,問既然打 Poker要睇表情、捉心理,那麼是否要學電影《賭神》的高進,刻意做一些好像轉動玉戒指的小動作來混淆對手?阿 Ray說千萬不可,這些橋只有王晶才用,因為打 Poker首要控制自己的情緒智商( EQ),喜怒完全不形於色,這才難捉。「假動作做多過三次被發現後,就會變成有規律可尋,所以木無表情才為上策,零軌跡,穩定嘅心理質素非常重要。」記者在賭場所見,他們當中不少都是戴着黑超作業,真是眼神都不蝕給你。

而修讀哲學的 Stephen,就以經濟學名詞「期待值」( Expected Value)來作為打 Poker的贏錢理論,他笑言:「有啲方法可以計算到每個人的期待值有多少,係一種統計學,例如賭場內嘅大輪盤期待值好低,長賭一定輸。」簡單來說,將同桌對手分類後,每一鋪有不同計算,因應牌面,不同人也有不同估計勝算,例如自己是一對牌,別人無,則自己勝算有六成,然後再因應注碼去計算出期待值是正數還是負數,再決定博與不博,期待值是「正 EV」時,則長賭必贏,「只要計到正期待值,而不太追擊式地賭,慢慢長線投資就會贏錢。」

記者聽了老半天才明白,簡單來說,他們明白世界上沒有賭神,不會要求鋪鋪都贏,計過數只要贏面高過對手,長玩一定贏。

講就易,換了是記者坐在賭枱,就算明白這個道理也用不到,單是耐性這關已過不了,更何況要每鋪即時計算什麼期待值,去玩老虎機搏一鋪發達好過。

守紀律不「磨爛蓆」

修讀哲學的 Stephen以期待值來分析賭博的道德枷鎖,無論輸贏也要以平常心對待。

他們承認自己是職業賭徒,但不是爛賭,認為打 Poker是一門可賺錢的職業,不邪惡也不神秘,只是沉悶了一點,因要不停分析對手的邏輯思維和記下出過的牌,就像一台人肉電腦,「我哋要跟住某啲方法做先會成功,唔係嗰啲贏咗五千蚊就覺得自己好威嘅人。」他們強調每次去牌都是經過深思熟慮,並不是麻木去賭,「你唔了解間公司嘅運作或業務發展,純粹聽人一個股票號碼就去買,同亂咁賭錢有咩分別?」

對數字敏感的人,通常較為理性。他們有別於病態賭徒,每次落場都很守紀律,如定下只賭八小時,夠鐘就會離開,絕不會「磨爛蓆」。他們都是有學識的人,對於賭博,都有自己的睇法。

在澳洲讀經濟系的 Jason,小時候看過電影《賭神》後愛上玩啤,深知世界上沒有懂得變牌的賭神,但七年前畢業後也做了職業賭徒,因覺得打工賺錢不多。初時,他穿梭東南亞的賭場,發現廿一點存在漏洞,「係咩漏洞我唔講得,會得罪賭場。」

他初期憑着數據分析贏面較高,所以主攻廿一點,「舉個例,廿一點假設每五副牌為一輪,每三輪就換新啤牌。即是每一輪有二十隻煙屎同六十隻公仔。我哋會牢牢記低出過嘅牌,再根據洗牌模式,決定要唔要牌,又或者獲得煙同公仔嘅機會有幾大。」他說只要捉緊某些細節穩定下注,很大機會贏錢。

三年前他被亞洲多間賭場列入黑名單,禁止他賭廿一點,「無講明原因,但我估計應該係同我知道漏洞有關,加上我又成日贏錢。」後來他轉玩德州撲克,賭場不再拒絕他,從此就愛上這玩意。

75%回報率

「香港撲克會」的網頁,會定期上載拆解牌局的方法,供撲克愛好者研究切磋。

Jason強調自己不是爛賭,「我哋會做好多分析先去玩德州撲克,對比純粹想賭晒成副身家嗰種爛賭二,完全係兩回事。」他又說,早已把所有牌面組合分析成數據牢記腦中,看到什麼牌面,腦內很快會計出輸贏的比率。他把賭博視為工作,絕不會「磨爛蓆」,「冇理由下午工作唔順利,就加班到凌晨兩點嘛?」他扮謙虛說賺夠生活費便可以,不會貪心「盲搏」。

而有會計師牌的 Sparrow,經營過旅行社和清潔公司。數口極精的他,做什麼事也要講求回報率,亦將德州撲克作為一盤可計算回報率的生意,「玩 Poker就好似開快餐店咁,每賣一個快餐都可以統計回報,因為無其他特別開支,但做生意要面對好多意料之外嘅人和事,隨時增加成本,相對賭博風險更易受控。」

經過一輪計算,他發現開公司做老闆的回報率,大約有 55%,而全職打撲克的回報率,可高達 75%,「所以我點解唔去賭,要走去做生意,你試吓反駁我。」

這 75%如何計出來呢?他說只能講個大概。「你用最簡單方法諗,每玩三場,我多數贏兩場;每玩四場就贏三場,咁贏錢機會率約係 65%至 75%。」至於怎樣做到玩三場贏兩場,這又是其他長篇理論了。

但 Sparrow說最初做全職賭徒時,並不順景,因為經常輸錢。他本以為是運氣差,後來經朋友提點,才知自己不時做錯決定,之後不停看書研究牌的機率就開始贏錢, Sparrow的牌技亦愈玩愈叻,由每月贏十萬,到後來每年甚至贏數百萬,但他不願透露最高峰實際收入多少,「唔想有人睇完覺得彩金太吸引,增加賭博心態。」

能放棄專業資格去賭場日磨夜磨,記者相信收入肯定要是以前的十倍以上,才會樂此不疲。

外人覺得不正經

澳門有賭場早前舉辦德州撲克比賽,吸引不少年輕選手參賽。

雖然他們多番強調不會沉迷賭博,玩得很理性,但始終是職業賭徒,外人總覺得不正經。修讀哲學的 Stephen便從道德哲學入手,去解脫這個心理包袱。

他認為,外界評定賭博一定是壞,只因道德枷鎖未能用合適的詞彙去解釋對與錯,「就好似長輩話賭錢在道德層面唔好,其實佢哋只係想話俾你知,賭錢係『負 EV』(期待值)。」所謂賭博的期待值不足,就正是坊間經常說「十賭九輸」。所以像他們這班數學天才的職業賭徒,視賭博不是買大細那麼簡單,而是每分每秒都在玩數學及心理遊戲,是一門動腦筋的專業。

Stephen還用職業運動員來作比喻,「打網球或哥爾夫球打到受傷,但佢都會繼續去打,因為運動員一定對所玩的運動沉迷,只係打網球係冇道德問題。」所以他們在道德標準上,也有自己的見解,「職業賭徒只要自己有紀律,知道幾時放工,其實冇問題。」

賭博投資基金

有行內人指出,由於這些職業的德州撲克團隊,都是知識分子,他們經過研究分析,有可能在比賽和賭場贏大錢,所以成為投資者的「另類基金」,有些更聲稱每年有幾十釐回報。撲克會亦承認,有人會投資在職業賭徒身上。

例如賭場有時會搞撲克比賽,一個比賽要一萬元報名費,選手如賣出 50%股份給投資者,投資者便要負責當中的五千元。如該選手其後獲得獎金,便要分一半給投資者。

當然有名氣的 Poker Pro議價能力更高,甚至採取長期合作方式。「外國有網站供投資者選擇撲克選手,亦有玩家以「 swap action」的對分方式參加比賽,即係兩人一同參賽,不論雙方勝負排名,邊個贏錢就一齊分。」

愈說愈複雜,似乎擁有「數感」只是職業賭徒的入門,而在賭徒世界,萬變的賭技和合作搵食方式,更是眼花繚亂。

不過對普通人的記者來說,雖然嘗試深入了解,仍是得出當初那個答案,十賭九輸,十賭九騙。

Alan(左)坦言數學與音樂是他的生命,而 Ray是經濟學博士及大學講師,二人也認為數學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德州撲克講求與同桌對手玩心理遊戲,即使牌面不夠對方大,也可以透過加大注碼來嚇退對手。

撰文:羅鈺歡

攝影:王晴、金文

插圖:詹震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