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日 星期四

駱家江湖白事 [壹週刊 - 1356] M1,駱應銓

駱應銓是著名電視演員駱應鈞(中)和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右一)的堂弟。設靈當日,兩人都在靈堂招呼來賓。人在江湖駱家江湖白事香港著名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的堂弟駱應銓,早前因病逝世,上週在世界殯儀館設靈。駱家在香港一門數傑為人熟悉,包括駱應淦是法律界名人外,其姊駱友梅,是財經報章《信報》的創辦人,他的哥哥駱應鈞又是資深電視演員。不過這個喪禮卻另有睇頭,出奇地江湖味甚濃。除了多名和勝和現任與前任坐館出席外,不少 ...


駱應銓是著名電視演員駱應鈞(中)和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右一)的堂弟。

設靈當日,兩人都在靈堂招呼來賓。

人在江湖

駱家江湖白事

香港著名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的堂弟駱應銓,早前因病逝世,上週在世界殯儀館設靈。駱家在香港一門數傑為人熟悉,包括駱應淦是法律界名人外,其姊駱友梅,是財經報章《信報》的創辦人,他的哥哥駱應鈞又是資深電視演員。

不過這個喪禮卻另有睇頭,出奇地江湖味甚濃。除了多名和勝和現任與前任坐館出席外,不少社團猛人也送來花牌弔唁,如水房前坐館子鳳等,就連台灣竹聯幫重量級元老白狼,也親自到場鞠躬,人稱 Toby的駱應銓,在江湖上非等閒之輩。

原來 Toby任職警界多年,黑白兩道都有良好關係,更是勝和超級元老尤伯的契仔。江湖一直有傳,當年不少古惑仔「著草」離開香港, Toby都會出手相助,因而獲得各大幫會尊重。

本來向來低調的 Toby,直至一場喪禮,才被爆出是一名江湖奇人。

人稱 Toby的駱應銓,在黑白二道人緣甚廣。他早前因病逝世,享年六十九歲。

世界殯儀館地下一個靈堂,上週三氣氛異常熱鬧。一批批穿上黑西裝的大漢,先後到來鞠躬弔唁。而靈堂內外,都擺滿了送來的花牌,場面墟冚。看來設靈的人身份一點也不簡單。

當日設靈的人來自本地顯赫家族。他名叫駱應銓,人稱 Toby駱,早前因病逝世,享年六十九歲。

雖然他名不見經傳,但他的家族成員全是響噹噹人物。 Toby的堂兄,是法律界名人駱應淦。

堂兄擅打刑事案

駱應銓是勝和超級元老尤伯的契仔,當日勝和前坐館薯仔(右),亦有到場打點一切。

擅長打刑事案的駱應淦,被譽為香港刑事大律師「四大天王」之一,與清洪、包樂文及王正宇齊名。公民黨黨員曾健超涉嫌襲警案,以及七名警員涉嫌毆打曾健超案件,已分別排期今年四月及六月開審,駱應淦將代表「七警案」首被告,即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辯護。

此外,駱應淦曾代表不少名人打官司,如電視藝員羅莽和湯盈盈、「白花油王子」顏福偉等。而轟動一時的龔如心遺產案中,駱應淦更為華懋慈善基金一方的代表律師。而早前的世紀貪污案,他又是新地一方的代表律師。

駱應淦在靈堂外,望天追憶再點燃一口煙,本刊記者趁機上前訪問,他並不抗拒,向記者微笑稱,堂弟 Toby是因為器官衰竭入院,農曆年後情況惡化,最終不治。他又說, Toby是他三叔的兒子,「佢以前係幫辦,係一名退休警員,之後返內地做房地產生意。」

他又指堂弟育有兩名女兒,一生人對整個家族的成員都好好,「佢好關心親人,而且佢對金錢睇得唔重,所以好多朋友。」

黑白二道人面廣

影星陳惠敏向本刊稱,他以前做警察時,駱應銓是他的上司,曾一同駐守元朗和荃灣等地。

江湖消息,數十年前 Toby任職警隊時,曾駐守元朗及荃灣一帶,黑白二道都有人脈,其中跟和勝和的關係更為密切,「佢係勝和超級元老尤伯嘅契仔,勝和好多大佬輩都同佢關係好好。」江湖人阿發說,那個年代黑白界線模糊,警黑都以江湖人身份自居。

尤伯是勝和的靈魂人物,以往歷屆坐館人選都由他一錘定音,雖然早年已經過身,但勝和很多大佬輩人物,依然俾面 Toby。所以當晚設靈,勝和前坐館薯仔帶領大批門生,在場打點一切,可見整個社團都對他十分敬重。

由於 Toby與江湖關係千絲萬縷,所以當日除了有親友、政商界名人和演藝界人士致送花牌外,還有不少江湖猛人送來花牌,好像陳惠敏、水房前坐館子鳳、勝和猛人四眼柱,以及賭船大王都汶龍等。

有消息稱, Toby曾因惹上麻煩事避走台灣十多年,因而認識不少竹聯幫人物。設靈當日,竹聯幫的重量級元老,綽號白狼的張安樂,也親自到場致祭。

陳惠敏前上司

駱應銓與不少江湖人分屬好友,設靈當日,勝和猛人四眼柱,以及經營賭船的都汶龍,都有贈送花牌弔唁。

記者問駱應淦, Toby以前是否經常幫助江湖人士,「佢係識好多人,又唔係話幫嘅,(為何 Toby人緣那麼好?)哈哈,說出來會得罪死者,佢喜歡飲酒。」

而影星陳惠敏接受電話訪問則不介意爆料,指他以前做警察時, Toby正是他的上司,「我哋曾經一齊駐守元朗、荃灣及好多地方。」他又說 Toby任職警隊時,無論黑白二道人緣都很好,很多人會俾面他,「因為佢夠義氣,幫咗好多人解決麻煩,但佢份人好低調。」陳惠敏又指江湖流傳,當年不少古惑仔惹上麻煩,想「著草」離開香港, Toby都會出手協助,所以不少社團都很尊重他。

而陳亦稱 Toby當年曾「著草」到台灣達十年,後來才返回香港,記者追問當時具體發生什麼事,陳則顯得甚是忌諱,只含糊一句:「是警察部及 ICAC嘅事,你明啦。」

撰文:艾馬

攝影:金文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