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追夢 王灝兒 [壹週刊 - 1360] __,M1,

豪語錄追夢 王灝兒從小到大可以一帆風順,無需經歷挫敗,多少靠運氣推助成為人生勝利組,可能是不少人的願望。不過無風無浪係咪真係咁理想?想當年JW在學界歌唱比賽贏過唔少獎,後來更盲打誤撞簽約黎明,星級靚招牌仲唔係半個身踩入人生勝利組?花上五年大好青春,換來迷一樣的神秘形象,局外人覺得出師不利:無聲勝有聲的策略,對今日呃like世代來說,可以話帶來負面作用,大眾的好奇心着重於表演者每日發放的生活逸事,「 ...


豪語錄

追夢 王灝兒

從小到大可以一帆風順,無需經歷挫敗,多少靠運氣推助成為人生勝利組,可能是不少人的願望。不過無風無浪係咪真係咁理想?

想當年 JW在學界歌唱比賽贏過唔少獎,後來更盲打誤撞簽約黎明,星級靚招牌仲唔係半個身踩入人生勝利組?

花上五年大好青春,換來迷一樣的神秘形象,局外人覺得出師不利:無聲勝有聲的策略,對今日呃 like世代來說,可以話帶來負面作用,大眾的好奇心着重於表演者每日發放的生活逸事,「我幾接受呢樣嘢,咁樣同大眾會親切啲,仲可以日日同佢哋(觀眾)溝通。」一句到尾要夠貼地。

到 25歲覺得要變,跟住膽粗粗提前解約,轉會並帶埋真名王灝兒再戰江湖,印證八、九十後新青年奉信的理想主義,要將興趣化成個人事業。雖則現實社會的確殘酷,打擊好似無休無止,要成功除了靠運氣,有實力有毅力都包含在 package裡面。

返 preschool

有段時間我覺得係靜咗落嚟,所以我覺得要 make a change。

先入為主覺得菲籍血統點都有啲音樂細胞,混血 JW歌喉應該是天生,誰不知其實本是狂舞派,原本鍾意跳舞,唱歌都因為家姐。

「其實本身我冇諗住做歌手,只不過家姐鍾意唱歌、鍾意參加歌唱比賽,咁我細個又鍾意乜都跟家姐,中六時候就去參加咗第一個 singing contest,之後贏咗先發現原來我都得喎,就係咁參加比賽。好有緣咁,有個朋友介紹話 Leon想簽新人,想唔想見吓佢?咁我就 OK, why not?咁見咗,就簽咗啦。」

純粹唱歌當興趣,貪有時可以上台玩吓,唔怕醜仲好享受成為舞台上的焦點。其實 JW骨子裡已藏有做歌手的基因,咁簽咗 Leon五年來,除咗得到一份神秘感,仲有觀眾睇唔到嘅經驗。而這一刻 JW經已轉投新唱片公司,仲有兩首反應極佳的新歌撐住,諗番轉頭,未必係因為做得太少,或者 Leon嘅策略唔啱。「佢其實 very nice,因為佢自己都係藝人,經歷咗好多嘢,佢都唔想我哋去經歷啲唔需要、好辛苦嘅嘢,又會教我哋好多嘢,介紹好多人俾我哋識。

「頭三年讀緊大學,變相好似 partime咁,又要讀書又要工作,好難不停工作,所以返嚟之後要 catch up番。我諗當時我哋個方式同 style係比較低調比較神秘,個 strategy係比較唔同。」

好似捉錯用神咁,幾唱得都好,彷彿都搞唔掂,但換個角度睇,好似返 preschool,正式埋位前先備課囉!

「大家其實係 experiment,我哋同陳善之都有傾過,大家去試吓磨合,睇吓係唔係適合大家,又可以俾我經歷吓,學多啲嘢。過咗五年我想去 explore唔同嘅嘢,想去試吓其他 different ways。我都有同 Joe講,佢哋都覺得好吖,都希望我去唔同地方發展,去嘗試。」

跳出去

時機到想改變,趁青春去闖一闖是無可厚非。「自己啱啱轉二十五歲 quarter life,需要為自己將來小心諗清楚,問自己想要啲乜,咁啱 A Music嗰時我有同新公司 Sunny Idea合作拍 YouTube片,我覺得有時喺腦 click一 click,需要 make a change,見過老闆又覺得可以合作,再問公司可以離開。

「合約仲有一段時間,都有同公司傾我有啲想法,想再 explore吓新嘢,完咗先 confirm新公司。」

初試啼聲未如理想,再簽新公司之前都有想過要實際。

「我會俾時限自己,如果我去到幾多年都好似唔 work喎,咁就要去做啲 practical嘅嘢,我唔可以浪費自己時間,做人要 practical啲嘅。轉咗新公司之後出咗《矛盾一生》同《多少年》,個反應好好,原來我可以繼續做落去,可以繼續追呢個夢。

「再俾我揀都會入 A Music,佢俾我嘅嘢實在太多,有保護式嘅環境下栽培我。從頭嚟過都會行呢條路,我都想完成我嘅學業。之後 A Music要隔住隔住,一段時間又可以靜落嚟,會令我珍惜而家所有嘢,覺得揀得啱。」

話說當年簽 A Music之後入大學選科, JW本身好現實想報 Business,不過諗住都會做歌手,不如揀自己鍾意嘅科目,於是就讀咗地理。「咁讀呢科有好多嘢可以做,可以去教書。」有兩手準備,點都安心嘅。

以前有過唔少批評,俾人話佢似衞蘭,好似人哋嘅影子咁都幾唔開心。

JW話細個鍾意跟家姐,學佢去唱歌去比賽,仲贏埋獎,就一路唱落去。

谷宣傳

我唔鍾意俾自己困在唔開心的狀況太耐,負評咁又點?

舊年改投 Sunny Idea,第一首派台歌《矛盾一生》於網絡進行鋪天蓋地式宣傳攻勢,唔再低調,五個月共有五百多萬點擊,成績驕人。高登仔亦開 post討論 JW,認為中晒年輕群組,不過唔夠入屋。

「而家係不停 social media同 online,成個 industry去 basic on、去 promo都唔同咗,咁啱自己公司都有 online production嘅嘢,變咗成個模式同 A Music係兩樣嘢。我幾接受呢樣嘢,同大眾會親切啲,可以多啲同佢哋溝通,日日話俾佢哋聽今日有做緊啲乜。」

有拍過教化妝片,又同坤哥 jam歌拍片,九十後喜歡 share,亦深明這個是自我宣傳的理想平台。

「如果我唔係做歌手,我唔需要成日對住個電話!做歌手做藝人冇得再神秘,再神秘就冇人知你做咩,所以我覺得而家好靠 social media,要 constantly去 share啲得意嘢俾人睇,我覺得都幾開心。」

唔比較

JW話同 G.E.M.、 Mark都有 common friend,間中會成大班人一齊去玩,爭仔?係假嘅。

有說 G.E.M.同 JW係好朋友,大家一齊參加過歌唱比賽,前者贏咗冠軍被簽咗做歌手,幾年間被稱宇宙級去世界巡迴演出;亞軍 JW二次起步,先叫正式開始。講真,關係有幾 close?

「我哋間中會出嚟見吓面一齊玩,我哋有 group of friends嘅,係 common friends嚟,其實識咗好耐,中學唱歌比賽已經識。」

背景相若,會唔會比較?

「好難 compare,佢同我行嘅路好唔同,佢而家已經周圍去 tour,我而家慢慢 build up我個 foundation喺香港。自己行緊條路都非常之滿意,我係跟住自己嘅腳步。

「大家公司成個 strategy都好唔同,佢係多啲 go outside of Hong Kong。佢係唱作,自己作曲,我就冇作。」佢形象都好唔地道,「我覺得好個人口味嘅,佢自己鍾意點去 style自己,或者著咩衫會自信啲,好難講。」

講到比較,以前都有人話 JW似衞蘭,今日有 G.E.M.搶呢搶路,面對各種評論,自己調節最重要。「 It's come in with a package。連 Justin Bieber咁紅,都起碼有五十萬人唔鍾意佢。呢個世界一定有人唔鍾意,你唔可以滿足晒全部人,所以我愈大就愈覺得,做好自己囉!」

壓力來自點樣愈戰愈強,多過面對負評。

後記

處於一個篤信網絡的時代,大家唔再迷戀平面明星,反而喜歡好似你同我一樣的立體人物,一樣會約朋友行街食飯去玩,好似隔籬屋個坤哥咁,都食 canteen,咁先稱之為貼地。

見過 JW搭枱食米線,自己都話:「入行之後發覺其實冇咩唔同。」自嘲樣唔靚、鼻大、唔高仲幾肥,訪問全程認真對答之餘,經常笑唔停口,唔扮高竇混血兒,走親和路線。

人就係咁,相對於自信滿滿的宇宙級數,你會 buy你隔籬位個 friend多一點。

撰文:蘇韻詩

攝影:黃志明

攝錄:胡春輝

化妝: Sheryl Chan

髮型: Harry Lau@Ihair alpha

服裝提供: Cocktail、 Cynthia& Xiao、 Electric Sekki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