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LV企街拉客 購物天堂變地獄 [壹週刊 - 1360 - 財經] M1,

LV地鋪裝修期間,派出售貨員(前左)化身「人肉指示牌」,站在店外帶客人上二樓照常營業的鋪面購物。財經專題LV企街拉客 購物天堂變地獄走在這條街上,香港人竟可以慢步而行;行入這裡的店鋪,香港人會有貴賓的感覺。你無睇錯,這裡是尖沙咀廣東道。人民幣貶值,來港消費唔夠抵,加上反蝗行動,今日的廣東道,人龍不見了,但一間間名店因附着長約,被迫「屹立不倒」。名店為了搵錢交租,已使出「落地」自救措施。好像超級名牌 ...


LV地鋪裝修期間,派出售貨員(前左)化身「人肉指示牌」,站在店外帶客人上二樓照常營業的鋪面購物。

財經專題

LV企街拉客 購物天堂變地獄

走在這條街上,香港人竟可以慢步而行;行入這裡的店鋪,香港人會有貴賓的感覺。你無睇錯,這裡是尖沙咀廣東道。

人民幣貶值,來港消費唔夠抵,加上反蝗行動,今日的廣東道,人龍不見了,但一間間名店因附着長約,被迫「屹立不倒」。名店為了搵錢交租,已使出「落地」自救措施。好像超級名牌 LV,裝修期間,為免客人行錯入 Gucci,竟派售貨員企街拉客,儼如地產經紀。 Gucci則向「本土客」伸出友誼之手,請睇近日 hit爆的 Art Basel,香港人再變貴賓。而曾經因為阻客人拍照而引發「公關災難」的 D&G,現在於鋪內任影唔嬲。

超級品牌 LV 企街拉客

經過廣東道,昔日人頭湧湧的 LV正在裝修,地鋪被白色板全包圍,但二樓繼續營業。不過記者發現,街上竟有三個穿上 LV制服的職員,有的掛上 LV頸巾,有的揹住 LV手袋,在街上拉客。這個高檔品牌 sales猶如地產代理,簡直難以想像。走到 LV的另一個正在裝修的側門門外,又有另外三個職員站崗。每當有疑似自由行行過,他們就會上前細細聲問是否要到 LV,「我哋二樓有開喎,你想睇男裝定女裝?」然後親自帶領他們搭電梯到二樓、仍正常營業的鋪面購物。每當有其中一個職員帶客離去,留低的職員就會用對講機,向上頭要求增援。記者上週多次前往海港城,發現無論晴天、陰天、雨天,拉客情況如常。職員也不滿說:「出面超大風,我而家好凍!」雖然裝修圍板已「雞乸」咁大隻字寫明「照常營業」,不過沒有殘體字,當然擔心自由行米飯班主會睇唔明,有站崗的 LV職員亦承認:「上頭怕客人去咗 Gucci喎!」

據知,廣東道 LV有三十多名員工,上司要求負責「企街」的職員要多主動出擊,但 LV售貨員一向較高傲,未肯完全放下身段。見記者不是自由行,職員並沒有主動上前幫助,但當記者要求帶上二樓,職員都算禮貌周到。時光倒流一年前,你想入廣東道間 LV買嘢,唔該先排隊登記。即使俾你入到去,如非說普通話,被白鴿眼是常識吧。眾所周知,過去 LV如何巴閉,拿 passport登記買袋,一年全球最多買三個,所以水貨客唔易做。但不論 LV及 Gucci等品牌,現時對這些「限購令」,已經「隻眼開隻眼閉」。

廣東道 LV昔日是自由行來港購物必到之地,亦是名店當中的人龍店之首,但如今這個場面已不復再。

側門及正門都企有 LV售貨員,他們三個人一組,每當有客人眼望望,就會主動上前幫忙。

以往香港人到名店購物,少不免會遇上白鴿眼。但今時唔同往日,記者向 Chanel職員表明齋睇無幫襯,她亦表示「唔緊要」,並會在我們附近,有需要就會幫手。

Gucci sell本土 請睇 Art Basel

有 Gucci sales透露,這個月廣東道龍頭店的平日生意大跌九成,估計今年情況更差,高層已開始變陣救亡。

Gucci所屬的 Kering Group在巴黎上市,集團還持有 BV、 YSL等品牌。今年二月公布去年業績,香港區成績比中東及南韓等地更差,按港紙結算,收入較上一年大跌兩成五。報告多次指香港表現差勁,因為大陸人不再喜歡到香港購物;相反中國遊客去了澳洲、新加坡、日本及南韓等地,但這些亞太地區的增長,都未能彌補香港區帶來的損失。有剛離職的 Gucci高級 sales透露,以往廣東道龍頭店,平日每日閒閒哋過百萬營業額,週末及假期更達過千萬,但近月,平日已跌到每日只有十多萬營業額,即是說成間鋪平均賣得三個手袋!

為救亡,去年底的 Gucci及 Prada等分店都曾劈價,低至六折促銷。但作為高級品牌,又不能夠經常減價自降身價。長遠來說, Gucci高層知道自由行去意已決,故惟有走回頭路,專心一意攻本土市場。 Gucci香港區職員透露,「個個星期都要搞小型 show,請香港班 VIP參加,今個星期又請佢哋去睇 Art Basel,仲請佢哋去後台同班藝術家傾偈,同埋睇 Gucci preview show。」他透露:「高層話香港都仲有好多有錢嘅本地人,過去幾年重心去咗自由行度,而家要搵番一班 sleeping customers喎。香港人某程度都難 serve,但要盡量配合佢哋,佢哋要換貨就俾佢哋換貨,對佢哋要特別有禮貌。」

D&G歡迎拍照 服務殷勤

殷勤的服務,本來就是服務業的基本精神,但如今卻成為各大品牌重新檢視的工作態度,可悲也!記者到 D&G放蛇,竟然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在太古廣場的分店,人影都無隻,記者甫入店已有兩位店員歡迎。記者一副「混吉」相,先睇鞋、再睇銀包及袋,店員都笑笑口主動詢問:「個色啱唔啱?」、「係唔係太鬆?」、「呢款著落去會比較舒服啲。」而記者表示不合心水時,店員亦不厭其煩地展示其他款式。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 D&G一二年曾阻止客人在門外拍照,指擔心櫥窗版權及拍下商品被製假貨,但現在記者在職員面前擺明為穿上的皮鞋影相,售貨員亦表示無問題。

好景時,一般進取的名店 sales底薪連佣金可達四、五萬元,但自從自由行不再來,很多名店售貨員只能獲得每個月約一萬元的底薪,但卻要企足十多小時,故近月流失率十分高。有行內人透露,大部分品牌一方面容許自然流失,但同時開始改變佣金制,以往要跑到一定金額才有佣金,但現時可能不論金額,只要跑到三件貨,都按比例有佣金。所以即使你入去只是買一個鎖匙釦,一樣享有殷勤服務!

記者在 D&G試鞋,並擺到明用手機影相,職員並不阻止,並示意隨便。

一二年,曾有香港人在 D&G門外拍照,被職員及保安阻止,引發不少香港人到廣東道

分店示威表示不滿,甚至飛腳踢門,引發一場公關災難。

TOD'S進駐新界 開 pop-up store

TOD'S本來只在港島及尖沙咀區有分店,今個月開始在沙田新城市開設短期的 pop-up store。

名店退租轉位潮,二線品牌 Coach於蘭桂坊街頭的龍頭店,去年底正式結業。事實上其租約,要到一七年十月才完結,足足提早兩年退租,業主是李國寶家族。地產界傳聞, Hermès亦打算開價十五億元,出售旗下於中環的自置物業,賣得成認真好過賣手袋!不過並非個個品牌能夠話走就走,據知九倉旗下的海港城及時代廣場,與大品牌簽訂五至七年租約,有經紀指即使名牌要蝕錢都要捱,「排海港城條 waiting list好長,你走咗大把人租。到個經濟好番,你想返嚟未必返得到。好似 Hugo Boss喺對面街租咗個巨鋪,但生意始終都係唔夠海港城嗰邊好。」

現時市況,名店走唔到,又唔敢隨便擴張,便索性玩 pop-up store(快閃店)。上個月 Burberry曾在沙田新城市廣場一期的商場中心位置開檔,但今個月就被另一品牌 TOD'S取代,記者向新城市的客戶服務員查詢,她表示:「都係開咗個幾兩個月,賣頸巾同幾件大褸,都係好少物品。」記者亦走到 TOD'S的快閃店查詢,店員坦承今次是品牌第一次到新界區開店:「我哋都係開三個月,同法拉利合作為主,啲款同出面嘅唔同。」不過記者見客人不多,生意麻麻。九龍站 Fendi主鋪正在裝修,亦走到商場中心開短期 pop-up store,雖然人流甚少,但賣得一個得一個。在中環皇后大道中核心地帶、持有鋪位的科達集團主席湯君明,指現時名店縮皮,要搵名牌進駐大鋪,難度甚高,「我個鋪依家要搵化妝品店承租,唔係好大間、唔係做遊客生意嗰啲,不過仲未搞掂,個價未傾成。」

廣東道 名店重災區

撰文:梁佩均、梁延宇

攝影:廖健昌

資料:黃家慧

插圖:朱桂葉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