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

專案網組:搜查線:法藝術作品現西環 惡搞路牌逐個捉 __,

Clet的「惡搞」路牌「隱身」於香港及世界各地多個地方,只需細心觀察便可發現。鬼馬路牌,你找到多少個﹖香港在路旁的交通指示路牌成千上萬,但細心留意便會發現當中有些路牌其實與別不同。著名法國街頭藝術家CletAbraham為「玩轉」路牌背後是為建造溝通橋樑,過去曾以不同創意手法「惡搞」香港及世界各地不同路牌,他坦言希望透過「惡搞」,在代表權威的路牌上建立對話,並為城市單調的路牌帶來一點不一樣。在「不 ...


Clet的「惡搞」路牌「隱身」於香港及世界各地多個地方,只需細心觀察便可發現。

鬼馬路牌,你找到多少個﹖香港在路旁的交通指示路牌成千上萬,但細心留意便會發現當中有些路牌其實與別不同。著名法國街頭藝術家Clet Abraham為「玩轉」路牌背後是為建造溝通橋樑,過去曾以不同創意手法「惡搞」香港及世界各地不同路牌,他坦言希望透過「惡搞」,在代表權威的路牌上建立對話,並為城市單調的路牌帶來一點不一樣。

在「不准駛入」指令標誌路牌上,一隻神秘的手拿着鑰匙準備打開門鎖;另一邊廂,在左轉標誌上,箭咀穿透了一個心心,這些既特別又「盞鬼」的路牌或許沒多少人為意,但其實全為法國街頭藝術家Clet的傑作。原來這些並非塗鴉之作,只是將貼紙貼上路牌。

「我好鍾意影呢啲(街頭藝術作品),一路都有留意開佢(Clet)嘅作品,呢個(西營盤作品)已經唔係第一次(在港創作)㗎啦。」熱愛拍攝街頭藝術作品的戚先生日前亦特意帶上相機尋找Clet的新作,他坦言十分欣賞Clet的作品,每次發現他或其他藝術家在港的街頭作品,均會前往拍攝。

「可能好快就被人清走,其實真係好可惜。」戚先生直言Clet過往在上環太平山街一帶留下不少作品,但大多惡搞貼紙已被移除,因此近日得知西營盤出現新作,即循線索四出搜尋確實地點,務求在作品被當局移除前一睹作品真身。他更表示不少外國知名街頭藝術家亦有來港創作,期望政府可以保留街頭創作。

「係喎﹗你唔講其實都唔知道。」東網記者向途經的周小姐指出「惡搞」路牌後,她亦表現得驚喜。由於她並非駕駛人士,平日甚少留意路牌,但認為「惡搞」路牌別具特色,希望可以獲得保留,「(路牌)全部咁公式化無咩特色,有時行過可以見到(「惡搞」路牌)都幾surprised(驚喜),幾開心。」而與周小姐同行的林小姐亦希望可以多保留街頭藝術,「難得香港有一個平台同位置畀其他藝術家創作,都是一個特點。」

由於Clet現時身處外地,他以電郵回覆東網表示,選擇「惡搞」路牌,全因路牌代表當權者單向的訊息及指令,因此他希望透過創作,在路牌上回覆當權者的訊息,形成溝通的橋樑,他更希望他的創作能在不容許討論的空間引起討論的聲音。而香港是個中西文化交融的城市,本身便已擁有中西的「對話」,這是他選擇來港創作的原因。

惟Clet強調他絕不是為玩而「惡搞」路牌,每個創作均經過他認真考量後製成,務求不會對市民造成不便,作品均以路牌圖案加以創作,不會遮蔽路牌原有的指示。而為不破壞公物,他的作品均使用可輕易移除的貼紙製成,他認為他的創作令路牌變得不再單調,因此他亦笑言「why not keep them?(為何不保留它們﹖)」不過奉勸各位勿有樣學樣,甚至塗鴉公眾地方,分分鐘被視為刑事毀壞,不要隨便亂試。


來源 source: http://hk.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