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賣零食蝕三千萬  759林偉駿 收縮就會玩完 [壹週刊 - 1381 - 財經] __,759,M1,

林偉駿強調,阿信屋一定要守穩二百至三百間分店︰「如果唔守穩,兵敗如山倒!」財經人物賣零食蝕三千萬 759林偉駿 收縮就會玩完阿信屋今年公布了成績表,首度見紅,母公司CEC國際(759)全年蝕2972萬元。一包薯片賣十蚊,完全不計成本,要賣多297萬包,才可填回此數。由當初被指反超市霸權、贏盡掌聲,到現時被批評入強國貨、亂打折扣。評價「天與地」,百般滋味在心頭,林偉駿講到明再變陣︰「係有壓力,一定要 ...


林偉駿強調,阿信屋一定要守穩二百至三百間分店︰「如果唔守穩,兵敗如山倒!」

財經人物

賣零食蝕三千萬  759林偉駿 收縮就會玩完

阿信屋今年公布了成績表,首度見紅,母公司 CEC國際( 759)全年蝕 2972萬元。一包薯片賣十蚊,完全不計成本,要賣多 297萬包,才可填回此數。由當初被指反超市霸權、贏盡掌聲,到現時被批評入強國貨、亂打折扣。評價「天與地」,百般滋味在心頭,林偉駿講到明再變陣︰「係有壓力,一定要控制住,唔可以再跌!」

他十多年前中過兩次風,講到詳情,林偉駿顧左右而言他:「其實就係唔使諗咁多嘢……做人唔好有呢啲包袱。」說完又合上眼。人家的老闆,站高一級指手畫腳,林偉駿連訂貨期都要親自𥄫實。這樣的上市公司老闆,你見過嗎?

林偉駿不是第一次經歷風雨。做電線圈工廠起家的他,○八年金融風暴期間,生意跌到谷底,須遣散四、五千名員工。對他來說,打擊很大。林偉駿說過,不能接受再遇危機時遣散身邊伙記,故他只求日後穩打穩紮。相比這盤鋼線上的生意,他更需要擔心的是自己的健康。他首次透露,十多年前曾經中風兩次,「日日好似食糖咁食薄血丸。」他指着手臂說:「我成手容易有呢啲一點點。」皆因薄血丸會降低血液黏度,可能會引起出血,亦即較容易瘀傷。對於中風他不願再多談;要擔心自己的健康,他也擔心父親,「我老豆就快九十歲,依家插緊喉。」或者對比之下,生意的包袱顯得不重,「如果一個人帶動到公司或對工作十分有熱誠,脫險機會始終最高!」

林偉駿明顯想做這個帶動者;六年以來,阿信屋首度見紅,他口說壓力不大,因為原本就不預期阿信屋賺大錢︰「除非輸到癲,呢個數仲係受控嘅!」一年蝕二千九百幾萬,薯片賣一包蝕一包,如果這叫受控,何不直接開善堂?六年前,阿信屋用平價打霸權,救贖小市民;由一間屋邨小鋪,開到全港十八區有二百七十一間分店,旗下有過千個職員,非他想退就退,「難得有呢份工作。呢份工作維持我好多嘢,唔好話工作滿足感,實際生活上都維持到,亦有咁多伙記。」林偉駿樂觀地相信阿信屋「有得救」。「善堂」繼續開,大家不如就幫他把把脈。

2013年底,第一間 759 Kawaiiland開張,由林偉駿的女兒打骰;發展至今有 27間,但林偉駿說會縮減規模。

林偉駿細仔 Billy今年二十來歲,曾於外國讀市場學,據知不會接掌生意。

最關鍵命脈:不能跌的租金

林偉駿(中) 21歲時成立高雅線圈製品公司, 1999年上市,股票編號為 759,當時四十多歲的他相當精神。

近年高速擴充的阿信屋,梗有一間喺左近,並不是林偉駿特別有野心,他指太少分店,根本無供應商吼,「當我開店開到一百六十至一百八十間時,突然有很多供應商主動接觸,問啲嘢(貨)可唔可以俾你?唔得都打你阿信屋的名。」無可否認,平均貨價會平。他認為:「阿信屋一定要守穩二百至三百間分店,如果守唔穩,有機會兵敗如山倒。」毫無懸念,在香港租鋪賣貨,等於幫業主打工。打開 759年報,三年間租金佔收益比重由 9.8%上升至 10.6%,再上升到最近 11.8%,「脈搏」急速上升,即使近日零售市道下滑,租金亦無回落跡象。

即係開得多又死,唔開得多亦死。林偉駿都知道這是死症,他說:「美孚新邨分店,被業主要求加租,仲有兩個月才結束租約,但鋪位已經有快餐店以更高租金承租。」他近日積極在各區找鋪位,樂觀的他無奈表示:「呢幾日傾(減租)都無得傾。」而經常搬鋪,亦需要大量現金去做裝修。

肥,就減啦。但二百六十磅的他,對減肥有一套心得。「如果阿信屋得番一百三十間就玩完,就好似我突然體重暴跌至一百八十磅,身體好差先劇跌咁多!」他補充︰「成個營運機制、倉存、物流,整個布局即時全部削肉,先可以襯番啱佢。」肥佬林偉駿這樣說,就肯肯定他未見過營養師,做運動加控制飲食,減肥其實可以按步就班。但他選擇「食藥」爭取即時效果,「成本上升,我哋唯一辦法係加價。」

副作用:隨時加價

林偉駿十多年前曾兩度中風,他說手臂留下食藥的印記。但他並不視此為包袱︰「其實就係唔使諗咁多嘢。」

又再講番六年前,阿信屋之所以彈起,全因為一個「平」字。到今日,如果阿信屋沒有 689折的時候,記者其實不會踏入半步(當然我不代表全部讀者)。但為了應付外匯問題,林偉駿指不得不加價。他指阿信屋由以前每一季度調整價格,轉為每來一櫃貨都調整價格一次,減少因日圓急劇波動而影響利潤︰「櫃櫃返來都同你對價!」做到咁貼價,客人有詐型嗎?林偉駿表示,這幾個月阿信屋已因外匯變化而加價,但生意並無因而損失,代表顧客接受到阿信屋因為成本上升而上調的價格。

睇番轉頭,單計零售業務,經營溢利由去年的 6,864萬,急跌至 1,584萬。除開 271間店,即每間每月僅賺 4,871元。林偉駿身為老闆,每日凌晨一時才收工,訪問期間經常閉目養神。人家的老闆,站高一級指手畫腳,他連訂貨期都要親自𥄫實,「啲客話我哋賣賣吓無咗,唔得啦,日期一定要接啱。」他舉例,每個月訂貨一櫃,二十八日已經賣完,第二十九日就要來第二櫃貨︰「嗰幾日空框都唔好嘥咗佢,計得盡啲。我哋無,客就去咗人哋度買。」的確,記者過去曾在沙田連城廣場分店買冰鮮比目魚,買過一次,近幾個月已經無新貨,而且店內的冰櫃亦空置已久。作為曾經的忠實 fans,記者也希望它可以改善。

由賣日貨 轉賣陸貨港貨

阿信屋主打日本零食,今年要蝕入肉,致命傷當然是來自日圓升值。 CEC國際錄得以日圓計值的採購匯兌損失,淨額達二千一百多萬元。林偉駿起初以為日圓上升會打擊日本供應商出口,減少利潤。不過由於日本供應商大部分原材料來自越南及內地,加上人民幣貶值,採購成本因此下降︰「所以日本仔不知幾開心!」故他要求日本供應商減價︰「我同善字腸啱啱傾完,鍊住佢 5%。你賺多咗,梗係要減價俾我,我咁辛苦!」但為求安全,已減少日本貨,「我上年(日本貨)已經減咗額,如果唔係仲大件事!」阿信屋來自日本的商品佔比,已由二○一五年度的百分之四十三,降至上年度的百分之三十九。

林偉駿的策略是,除了改部分由韓國及內地入貨外,亦賣更多「本土」出品,如家樂牌雞粉,不過他取貨量少,部分產品暫時只能向拆家入貨,毛利當然較直接向供應商入貨低。不過對於顧客來說,買的東西特色大減,走上「超市」之路,與大集團有何分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這亦使林偉駿由一個被捧到上天的老細,狠狠地跌了一跤。但對林偉駿來說,只要不蝕本,已經心滿意足。

阿信屋近期重推 6、 8、 9折,主要希望吸引顧客消費及清貨。

林偉駿表示,現時有大約三成貨品來自東南亞,這也是網友詬病所在。

撰文:黃嘉慧

攝影:鄭樹清

攝錄:鄭樹清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