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高佬和向朱凱廸發死亡恐嚇 [壹週刊 - 1384] __,朱凱廸,M1,

朱凱廸形容今次的恐嚇是「又有時間,又有邊啲人負責、點做,嗰樣嘢係好具體、好細節」。封面故事高佬和向朱凱廸發死亡恐嚇朱凱廸以票王姿態當選立法會議員後,隨即自爆反對「官商鄉黑勾結」的行動,觸動既得利益者的神經,繼而收到「進一步」恐嚇。外界以他過往策劃的保育抗爭行動,推斷死亡威嚇與元朗橫洲發展計劃有關,矛頭直指有「黑色梁粉」之稱的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但「高佬和」否認涉及事件,朱也一直沒有公開恐嚇者 ...


朱凱廸形容今次的恐嚇是「又有時間,又有邊啲人負責、點做,嗰樣嘢係好具體、好細節」。

封面故事

高佬和向朱凱廸發死亡恐嚇

朱凱廸以票王姿態當選立法會議員後,隨即自爆反對「官商鄉黑勾結」的行動,觸動既得利益者的神經,繼而收到「進一步」恐嚇。外界以他過往策劃的保育抗爭行動,推斷死亡威嚇與元朗橫洲發展計劃有關,矛頭直指有「黑色梁粉」之稱的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但「高佬和」否認涉及事件,朱也一直沒有公開恐嚇者的身份。

不過,朱凱廸上週四到灣仔警察總部報案,警方隨即展開調查,並鎖定目標人物。本刊獲得可靠消息,確認向朱凱廸發出死亡恐嚇的正是曾樹和,數名元朗村長及有勢力人士亦參與其中,源頭涉及一個盤踞元朗多年的大型黑幫。

朱凱廸接受本刊訪問時,未有證實恐嚇者是否曾樹和,但表示他當選後恐嚇者的行動升級,更向他道明行兇計劃:「又有時間,又有邊啲人負責、點做。」雖然他堅決反對政治暴力,但形容面對這般嚴重的威脅,證明他的工作已擊中對方要害:「如果我哋冇進入到問題,人哋鬼理你咩?」

這個高佬和口中的「排骨仔」,曾說過不怕死,卻不想死,因為他要留下性命,誓要推倒盤根錯節的「官商鄉黑」利益集團。

本刊獲得可靠消息,警方已鎖定曾樹和及數名元朗具勢力人士,恐嚇朱凱廸並企圖行兇。

自上週四與支持者到警察總部進行「反對政治暴力」示威,並向警方報案後,朱凱廸當晚即獲安排警員廿四小時貼身保護,一家三口每天轉到不同「安全屋」居住,安全威脅暫時降低。他亦高調地到新界西各區謝票,不斷發表向「官商鄉黑」惡勢力挑戰的宣言。

本週日早上,他答允接受本刊訪問,相約到荃灣區見面。當日兩名便衣警員貼身保護朱凱廸,警員拒絕記者到室外進行訪問的要求,惟有轉到一處室內地方,氣氛有點凝重。

接具體行兇計劃

面對鄉事派人士先後開腔反駁,連「頭號嫌疑犯」曾樹和也聲稱「嗰條排骨仔喺元朗搞咗十幾年,要搞佢一早搞咗佢啦」,直指朱凱廸「小題大做」、「過分敏感」,原本一臉倦容的朱凱廸立即睜大眼睛解釋,他收到的是一個非常具體的死亡恐嚇,危及他和妻女的生命安全,令他急忙報警求助:「又有時間,又有邊啲人負責、點做,嗰樣嘢係好具體、好細節。」

恐嚇事件發生後引起多方猜測,不少人認為跟朱凱廸插手元朗橫洲公營房屋發展計劃有關,矛頭直指在原發展範圍擁有土地開設停車場的曾樹和。朱凱廸創立的土地正義聯盟上週在 facebook專頁上載有關橫洲項目的剪報,似暗示恐嚇事件與曾樹和有關,但朱未有一口咬定招致生命威脅的原因:「我唔肯定係咩嘢事情,帶嚟呢種咁嚴重嘅威脅嘅……邊一個人係主使,因為啲咩嘢事呢,喺呢個階段,其實我係冇得到更加多嘅資訊。」

除了「橫洲計劃」外,朱凱廸猜測「惹禍」的另一個原因是「民主改革鄉議局」的主張,他相信早前曾樹和稱他因此得罪大量新界鄉紳地主,「可能有啲『鄉頭』就覺得直選(鄉議局)你咪即係搞到我啦,即係想拉我落馬啦。」

理論上,恐嚇者為了令朱凱廸停止某些行動,理應讓朱大概掌握到對方來路,方為有效。朱凱廸卻未有直接指證,更有意無意製造另一個嫌疑犯,說明他確實有所忌諱。

涉元朗老牌黑幫

不過,本刊獲得可靠消息,朱凱廸到警察總部報案,仔細向探員講述被恐嚇的經過後,警方隨即展開調查,已鎖定企圖行兇的人物。據悉,其中一名恐嚇朱凱廸者正是曾樹和,但恐嚇者不只他一人,數名元朗具勢力的鄉事人士亦曾向朱發出死亡威嚇,背後更涉及一個老牌元朗黑幫;部分得知「追殺令」的鄉紳也有提醒朱凱廸小心。本週日,警方到元朗黑幫「睇場」的娛樂場所掃蕩,正是向黑勢力「示警」,要求對方對朱凱廸有所收斂。

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加上特首選舉在即,梁振英不敢無視事件,上週六終於致電朱凱廸。不過 689展現一貫「卸膊」本色,把橫洲計劃推予發展局長陳茂波跟進,取消鄉議局委任制的問題則稱:「你搵(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啦。」提到「官商鄉黑勾結」時更直接收線。

擊中要害遭反撲

朱凱廸橫洲踩地雷

一切均說明,朱凱廸倡議之事已觸及問題核心,梁振英政府正是「官商鄉黑勾結」的一個環節, 689受壓下會否責成警隊揪出真兇,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本週二梁振英出席行政會議例會後,主動提及政府不會跟任何黑勢力合作,亦責成警隊加強反黑。正如朱所言:「如果我哋冇進入到問題,人哋鬼理你咩?你咪講囉。但如果真係進入咗個問題,有反撲、有攻擊,喺而家呢個香港係可以預想到嘅。」

放眼未來四年,朱凱廸寧願舉家搬進立法會大樓,以換取人身安全,也得繼續其保育抗爭及推進改革鄉議局計劃。他認為,推動改革,首要令村民覺醒:「佢哋要企番出嚟做兩樣嘢,一個就係登記做村代表選舉嗰啲選民啦,第二就係要參與呢個村代表選舉。」

第二步是提出取消鄉議局的終身委任制,減低北京的干預,並相信會得到鄉事派支持:「其實好多『鄉頭』都反對(終身委任制)。喂,我哋係「鄉頭」,我哋應該係鄉議局嘅主體,唔應該飛啲人入嚟吖嘛。」他又指曾與梁福元、侯志強等鄉事派人士商討,對方均認同其主張:「你又俾北京隨時夾你,你另一邊,好多鄉民又感覺參與唔到,咁你中間呢班人控制晒,長遠嚟講係冇出路嘅,咁佢哋都明白。」

被恐嚇感到光榮

朱凱廸報警後並無減少公開活動,無論謝票、召開記者會,還是接受訪問,都有兩名警員廿四小時貼身保護。

面對人身安全的威脅,朱凱廸調整步伐,呼籲支持者不要急進,先放眼二○一八年村代表選舉。朱認為,他的團隊要從事件中好好學習:「要學習更加強大嘅心,令到你可以繼續做嘢嘅,驚到你做唔到嘢嘅,要處理屋企事都做唔到嘢嘅,咁你咪俾佢得逞囉。」對於引來死亡威嚇,朱絕不後悔:「同我身邊嘅人一齊做到嘅事情感到好光榮添啦,唔會感覺到後悔。」

其實,橫洲項目令既得利益者神經被觸動,接到恐嚇者不只朱凱廸。二○一二年起,曾樹和強烈反對在橫洲興建一萬七千個公屋單位,最終政府改在朗屏北興建四千個公屋單位,令楊屋新村、鳳池村及永寧村約四百名非原居民被逼遷。這班村民在朱凱廸帶領下群起抗爭,要求不遷不拆,亦引來黑勢力的「招呼」。

曾參與行動的村民張先生(化名)向本刊透露,抗爭之初,永寧村村長陳愛金積極反對在三村建公屋,「如果喺呢邊起公屋,會影響到佢利益,包括佢啲地同原本會搞個臨時駕駛學院,但佢之後縮咗,依家已經唔係好理(事件)。」據他了解,陳愛金取態轉變跟曾樹和有關。

「有人威脅佢(陳),如果再帶頭,佢同佢屋企人都會有危險。」張指一名接近曾樹和的人士向他透露,陳亦遭到與朱凱廸類似的威嚇。

村民同受曾恐嚇

土生土長的港人陳先生八十年代斥八萬元買入該單位居住至今,他批評政府賠償不公,直言「點解你拆我間屋,俾其他市民住,就唔俾我住呢?」

他形容,陳最初動員村民參與請願等活動,「依家已經冇,我哋開會尾聲,佢先嚟問吓我哋傾咗啲咩嘢。」記者多次致電及傳短訊給陳,希望約他做訪問,但未獲回覆。

村民抗爭初期曾尋求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協助,亦是由陳愛金提出。最終梁只曾現身一次,「話會同村民瞓街」,便沒有下文。張表示:「我本身唔係好信梁志祥,所以私底下搵咗鄺俊宇,佢教我哋點做,又建議搵朱凱廸幫手。阿廸之後幫手搞街站同簽名。」今次朱遭威脅生命安全,張指其實報警當日,有村民提出陪同朱一起報案,「但佢(朱)話『你哋已經喺件事入面,如果被人點咗相,會有危險,咁我壓力會更大。』」故此報案當日,村民並沒有出現。

變「梁粉」上位

橫洲發展計劃涉及原先的計劃用地,選址正好是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兼元朗區議員曾樹和的「福喜停車場」,所謂老虎頭上動土,最後搞出一場被指「官商鄉黑勾結」的風暴來。

本是元朗橫洲東頭圍居民的曾樹和,近年火速彈起,成為元朗土皇帝。九九年,他當選東頭圍村長,但仍是寂寂無聞。直至一一年梁振英上位前,他當選為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開始嶄露頭角,之後數年便打着「梁粉」旗號,在元朗橫行無忌。

數年前政府打擊丁屋僭建問題,掀起新界人對政府的怨氣,鄉議局一方決定重組理順小組,由當時的主席劉皇發率眾與發展局斡旋。而在鄉議局會議上,自覺已成一方之霸的曾樹和,公開呼籲劉皇發帶領村民革命,更語帶暴力的吼叫,「文有文鬥、武有武鬥,革命成功,就一定要流血。」強調新界人連反英抗暴都不怕,自然不會怕被政府打壓。這番說話,令曾樹和一舉成名。

性格火爆的曾樹和(左),在今年三月的鄉議局會議上,舉牌反對政府的丁屋政策。

現任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鄧瑞民(箭嘴示),在元朗甚有江湖地位。數年前他的地產公司開張時,不少江湖猛人也有到場祝賀。

與民建聯關係好

政府疑因曾樹和等鄉紳反對,放棄在橫洲北面露天倉及停車場等「棕地」興建公屋,改在南面綠化帶(箭嘴示)建屋,令單位量由原定一萬七千個,大幅減至四千個。

而曾樹和能夠成為元朗新崛起的土皇帝,全因懂得走位。「佢雖然係鄉紳,但同民建聯關係十分密切。」熟知鄉事派的明叔分析,鄉事勢力中,並非所有人支持並願意受民建聯控制,民建聯於是拉攏一些地方惡勢力做樁腳,因為這些惡勢力只看利益,有錢就是兄弟,部分傳統鄉事勢力對此不以為然,認為新界黑勢力太過浮面,對整個新界形象並非好事。

作為元朗區議會主席兼民建聯元朗支部主席的梁志祥並不在意這些,在一二年立法會選舉中,因獲得中聯辦「祝福」,加上新界惡勢力在各村催谷選票,得以進身立法會,自此與高佬和等人拍住上,在區議會內同聲同氣,「佢哋關係好好,可能大家互相都有幫助,互惠互利。」

一三年,梁志祥更將曾樹和引薦給特首梁振英,正式過底成為「梁粉」。同年八月,梁振英到天水圍出席論壇聽取市民意見,主持論壇的正是兼任新界社團聯會會長梁志祥。據悉,曾樹和聽到命令,於是一早號召了在天水圍北五邨的大批手下人馬,兇神惡煞地到論壇撐場。

這班惡煞,又多次在警察面前追打社民連成員及反梁示威者。而戴草帽的曾樹和更在鏡頭前囂張地說:「喺差人面前唔好打佢,行出馬路先。」曾樹和明知電視鏡頭對住他仍如此高調,就是要刻意「做騷」給全新界鄉紳看,他已埋了梁振英堆,是可以「直達天庭」的梁振英勢力圈中人。

元朗黑勢力分布

此役後,曾樹和氣焰更盛,不少新界人覺得他已加入梁營,再不夠膽阻擋他橫行新界。「根本嗰次有人專登吹雞打人,製造衝突場面,令人覺得佢已經可以直接同特首對話,咁樣喺元朗更加冇有怕,想點樣霸地都得,所以先夠膽霸咁多官地。」

政府原本要在他的「棕地」上起公屋,只要他一句反對再配合梁志祥在議會內和議,政府也要乖乖聽話,轉而去發展旁邊另一塊地,滅掉有幾百人住的三條村也在所不惜,因為住在上面的非原居民,既無「牙力」也無「黑勢力」,只有成為犧牲品。

惹來鄉紳不滿

不過,有人因為與民建聯關係太密切,亦將黑社會行為做得太明目張膽,引來部分鄉紳不滿,「鄉事一向分兩派人,一派係鄉事立場嘅發叔派系,另一派係有江湖背景,鍾意靠攏建制派政黨。」

今次朱凱廸事件引起國際關注,一向惡慣的曾樹和,連日來也躲起來避見傳媒,本刊發短訊給他也沒有回覆。本週一,多名元朗鄉事委員會主席,到政府總部和發展局局長開會,曾樹和也沒有出現,繼續潛水。

元朗江湖風暴

元朗是一個特別的地方,鄉事勢力根深柢固。一直以來,這裡的鄉紳都不約而同和黑幫打交道,借助江湖猛人來鞏固自己的地位,而黑幫社團亦透過鄉事關係大撈油水,鄉黑關係十分密切。

做了三十多年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的戴權,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權傾元朗,有「元朗教父」的稱號。而當時他起用的 14K德字堆話事人四眼細,在元朗區是超級大佬,活躍範圍遍及西邊圍、流浮山、天水圍、錦田及元朗市中心一帶。

其間戴權競選鄉委會主席的拉票工作,都由四眼細承包,「有村長為免得罪四眼細,都會投票俾戴權。」熟知鄉事派的明叔說。

針對候任立會議員朱凱廸遭死亡恐嚇,警方上週六晚開始,連續三晚出動近百警員,掃蕩元朗區酒吧及娛樂場所,藉以打擊黑幫氣焰。

曾樹和人面甚廣,去年出席盆菜宴時,與多名江湖猛人,包括陳爵士(後左三)、魏仁康(後左二)和中聯辦官員王武(前排右一)合照。

本週一,多名元朗鄉事委員會主席去到政府總部,和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會面,討論丁屋融資安排,但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沒有出現,繼續避見傳媒。

助戴權打江山

而四眼細亦因為戴權的關係,協助各地產商收地而豬籠入水,社團勢力亦更趨鞏固。這段時間, 14K在元朗可謂雄霸一方。不過九九年戴權再競選鄉委會主席時,四眼細因力薦其好友梁福元任副主席被拒,雙方最終拍枱不歡而散。

雖然當屆的十八鄉正副主席,仍由戴系人馬當選,但未幾戴權等人突然遭廉署拘捕問話,而四眼細亦因為連串晒馬和暴力事件而著草深圳。數年後,戴權的影響力漸漸下滑,開始退出政壇。隨着四眼細離開和戴權淡出, 14K在元朗的勢力大不如前,「四眼細一走,其手下田雞東同四眼民就鬥餐死爭上位,個字頭變成一盤散沙。」

勝和太上皇崛起

14K失勢,和勝和亦趁機乘勢而起,當中代表人物是被稱為勝和太上皇的囝囝。現年五十多歲的囝囝,原名張銓漢,是元朗唐人新村原居民。他早年移民英國,在英國及荷蘭發跡。十多年前帶着大量現金回港,隨即認勝和元老「阿矮」做大佬,挾着黑幫勢力,一直在元朗招兵買馬,「上水皇帝白頭仔好多門生,都過檔跟佢搵食。」元朗區叔父昌叔說。而囝囝主力靠惡賤價收地,與元朗律師樓,一眾師爺透過收地,再以高價賣給發展商齊齊搵錢。過去十年他也撈得風生水起,買入元朗不少地鋪、村屋等物業收租,自己則居於新世界發展的元朗樓盤翹翠峰。

一向十分低調的囝囝,直至一二年二月的「江湖飯局」,他被指是「牽頭人」,拉攏鄉紳撐特首候選人梁振英,因而聲名大噪,名震整個江湖,「囝囝份人好有頭腦,明白到要喺元朗打天下,除咗靠惡靠疊馬,仲要有政治力量撐腰。」而牽線搞這次「江湖飯局」,囝囝明顯是想撈政治本錢,能夠快一步得知政府發展計劃,方便日後圈地收地。

囝囝搭上四眼民

另外,囝囝又在元朗市中心開設不少酒吧,加上數年前勝和前揸數人雙鷹青亦殺入元朗搞地產,令勝和在元朗的勢力一時無兩。一三年,囝囝又搭上 14K,和四眼細門生四眼民合作搞地產,「囝囝揀同四眼民合作,就係睇中佢除咗係江湖大佬,仲有鄉事勢力,喺橫台山同錦田一帶話晒事,幫佢將來容易收地。」

其後,囝囝又與有新義安黑幫背景的光頭康埋堆,「光頭康十年前進駐元朗,佢老婆姓向,同龍頭家族關係密切。佢做建築工程,呢幾年佢收咗好多元朗嘅地皮,上年仲搞埋地產。錦田市中心其中一間地產代理公司,光頭康就係幕後老闆。」

正當囝囝和四眼民及光頭康等人,在錦田一帶密密合作時,另一綽號高佬的 14K大圈猛人,這幾年間亦憑着鄉事身份,在元朗另一邊大展拳腳,亦令到 14K近年再次坐大。

14K大圈話事人

元朗民主黨區議員黃偉賢表示,元朗很多收地行動,都有黑社會參與其中。有曾被恐嚇要搬走的村民,拍下大批古惑仔殺氣騰騰入村收地的情況。

據悉,黑幫「 14K大圈」在七十年代末崛起,由一名叫「 PC和」的被革職警員創立,他本身是一名 14K成員,七十年代末坐監時認識一班大圈仔,大圈是「城」的意思,即非常團結,而 PC和出獄後便夥同大圈仔在元朗立足。當時,跟隨 PC和的門生估計有數百人,高佬亦是跟他搵食。其後,高佬靠着鄉事背景逐漸上位,最後更成為 14K大圈話事人。

高佬有多名得力手下,包括「炮仔」、「孝仔」、「阿來」和「阿郎」,他們均活躍於元朗橫洲、楊屋村、朗屏、天水圍及市中心一些酒吧,「呢班人係典型惡霸,主要收入來源係霸佔官地作停車場、收小販陀地費、販賣丸仔毒品、壟斷裝修工程同賣紅油等。」元朗古惑仔阿朗說。

阿朗又表示,近年 14K大圈企圖將勢力擴張,經常與 14K德字堆及其他外來黑幫發生毆鬥及晒馬,「班 14K大圈恃住後台硬淨,呢兩年係橫洲工業區同屏會街一帶,開咗好多無牌泰妹酒吧,搞到元朗烏煙瘴氣。」

元朗共有六個鄉,多圍村多土地,在鄉紳和黑幫眼中,這都是一塊油水地。元朗民主黨區議員黃偉賢也表示,近年樓市復甦,所以愈來愈多黑社會恐嚇收地事件,「現在丁屋價錢升得很厲害,以往私人物業豪宅如何升也好,丁屋價錢都好穩定,升跌唔會太多,因為多數買丁屋的嘅人都是用家,但這幾年有炒家,一幢三層高嘅丁屋賣過千萬,以前邊有咁誇張。」

元朗區教父和各黑幫勢力此起彼落,圍繞的利益,仍然是「土地」二字。

撰文:時事組

攝影:攝影組

攝錄:攝影組

插圖:祝健中、詹震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