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請LIKE FACEBOOK“新專頁”THANKS!
鍾意我? D 熱爆文章嗎?
即刻“讚”接收更多熱爆?!
唔要再顯示

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金融猛人$3.5億 「拯救」華懋 [壹週刊 - 1384] __,M1,

華懋紅磡商業大廈(紅色)位於即將啟用的何文田站對面,華懋五年前惹上了麻煩租客,大搞劏房,風波沒完沒了,最終由金融猛人洪漢文出手「收科」。壹搜調查金融猛人$3.5億 「拯救」華懋只有一頁的遺囑,令華懋墮入了千億爭產的爭鬥之中。爭鬥的魔咒並未隨小甜甜離世而去,這次源於一份只有四頁紙的簡單租約。在下月通車的何文田站對面,華懋旗下有一幢十四層高的華懋紅磡商業中心。五年前華懋把大廈租予一間叫潤福的公司,對方 ...


華懋紅磡商業大廈(紅色)位於即將啟用的何文田站對面,華懋五年前惹上了麻煩租客,大搞劏房,風波沒完沒了,最終由金融猛人洪漢文出手「收科」。

壹搜調查

金融猛人$3.5億 「拯救」華懋

只有一頁的遺囑,令華懋墮入了千億爭產的爭鬥之中。爭鬥的魔咒並未隨小甜甜離世而去,這次源於一份只有四頁紙的簡單租約。

在下月通車的何文田站對面,華懋旗下有一幢十四層高的華懋紅磡商業中心。五年前華懋把大廈租予一間叫潤福的公司,對方非法改建為劏房。事件曾被踢爆,華懋曾入稟收樓不果。

由於租約未到期,租客堅拒離場,潤福代表接受本刊訪問,更憤怒指非法改建是誤信華懋,因當初雙方的四頁租約寫明:「華懋會盡力協助我哋拿賓館牌,今日拿唔到,亦係佢哋一手造成。」

他指被華懋累到「蝕到仆街」,堅拒遷出。

無晒計,華懋務求斷尾,上月以$3.5億元把大廈售予結好控股( 64)。這間結好,老闆是與大劉世交、澳門賭廳廳主洪漢文( George),江湖人稱他為「佐治」。當年龔仁心與陳振聰爭產,有傳洪漢文曾協助龔仁心,向大劉借錢打官司。

義字當頭,今次再出手「拯救」華懋。洪漢文接受本刊訪問指:「唔好咁講,只係在商言商。」

潤福與華懋一一年簽的一份四頁租約,其中一段指華懋會盡力協助潤福向政府申請改變用途,令潤福開展大搞賓館大計。

上月三十一日正式買入這幢華懋紅磡商業大廈的結好,於當日一早派一隊壯男殺入大廈,先趕走原來的保安,然後派人在大廈門外牆掛上收樓的嚴正聲明大橫額。代表新業主收樓的管理公司,在大堂設有臨時「諮詢處」,派出三、四個職員駐守,要求每個入場的住戶登記姓名,出入這幢大廈的劏房住客,如臨大敵。他們在各層電梯口、防煙門、甚至每個單位門外貼上律師信,內容是要求他們於一個月內搬走,職員見有律師信被撕走,會立即補貼。新管理公司負責人黃先生向記者說:「呢一個月,係我老闆好心俾出來的,沒再收大家任何錢,我哋係良心企業。」

黃先生主動地帶記者參觀樓上單位,踢爆潤福非法改建,記者見每層改建成十二個單位,每間房面積約百多呎,有獨立廁所。黃先生說:「你睇吓呢度,完全改動晒。」又指着消防喉,「佢哋整咗好多消防設施,但無消防證書出過㗎。」他指租客潤福明知華懋賣樓,仍叫劏房戶交租,「有人交一個月,有人交三個月,有些話平租一點,一交交半年。」

他更展示幾份現時住戶與潤福的租約,踢爆對方「亂龍」,他說:「佢份租約,我睇唔到有 stamp(釐印),都幾難追究啦。呢類一蚊公司,執咗笠去邊度搵呀?」這幢大廈現時約有一百四十戶,月租約五至七千元,記者見住客有一家大小、有獨居老人,甚至公務員,他說:「我等緊上樓。」他們經過大堂時聽到管理公司所言甚為緊張,有的已被新業主的「氣勢」嚇怕,表明會盡快離開。

華懋曾入稟收樓不果

新業主收樓當日,每當有住客進出大廈,都要向保安員登記。

被指為始作俑者的潤福,一一年向華懋旗下輝翔以月租四十多萬租入這幢大廈,並先後改裝做賓館及劏房,記者找到潤福顧問徐先生,他承認大廈多處改建,他指弄至今日如斯田地,華懋亦有份導致,他說:「起初租俾我哋,華懋話會協助我哋改成賓館,結果搞到半路,你就用盡方法令我哋拿唔到賓館牌,搞到我哋一鑊粥,表面上我哋犯晒所有法例,其實係華懋造成。」翻查當年華懋與潤福簽訂的租約,是由一間位於何文田的「地茂」地產鋪通利地產做代理,合約只有四頁紙,非常簡單。當中有一條條文,列明華懋會盡力協助潤福申請改用途所需的牌照。

徐先生指簽訂合約後幾個月,華懋再傳來一份九十頁的英文合約,裡面的條款嚇死人,「佢哋話我哋要裝修、出圖則,全部由佢哋搵人去做,我哋出錢。如果佢哋搵個裝修一億,我哋又俾呀?合約仲話如果違反協議,佢告我哋,律師費由我哋俾。」潤福不肯簽新合約,繼續一方面裝修大廈做賓館,另一方面要求華懋幫他們入紙向政府申請改建,「我哋已經俾咗幾百萬按金上期,騎虎難下。」惟見租客不簽新租約,只沿用舊租約,華懋態度大變,由協助變為阻撓。徐先生指一方面被人告發,令屋宇署介入調查。另一方面,華懋入稟法院,要求頒令收回上址。然而,法官最後駁回華懋的申請,指要按合約處理,華懋收樓不成。

徐先生表示,當日為賓館花費千萬元裝修改建防煙門等,以符合建築條例,「前前後後使咗成千幾萬,如果華懋有幫我哋申請牌照,我哋收入同依家相差億幾呀。」根據租約,潤福一直有向華懋繳付加租後每月五十五萬元,徐先生透露再分租每月收入只有幾十萬,他憤怒地說:「有排未回本,蝕到仆街。」徐先生指由於與華懋的租約至一八年才完結,「佢賣咗,想唔關佢事。佢依家嚟嘅人,有紋身,但我唔理呀。如果我哋就咁搬走,就連租金都收不到。」經常處理物業買賣的律師鍾卓成指租約期未完,「即使有新買家,都要履行舊租約,就算賠錢,如果租客唔願意,新業主都無權趕佢走。」

龔仁心○一年打贏爭產官司後,發表天地有正氣言論,曾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會搞好華懋。

潤福代表徐先生(左四)表示租約未完,不滿新業主趕走他和其公司的保安員,故報警處理。

潤福老闆 紅磡地膽

據知潤福的股東同時在黃埔經營新鑽錶城,做自由行生意。記者曾入內找潤福老闆,職員指老闆不會回應。

這幢大廈前身是當代書院校舍,後來空置多年。一○年,龔如心千億遺產案揭盅,華懋慈善基金勝訴,龔仁心發表「天地有正氣」言論後,他與家人亦正式入主華懋,他意氣風發地曾接受傳媒訪問指要再次打造華懋,一洗過去作風。原來其中一個工作,正是把這幢大廈再次租出,華懋的租務由擔任物業管理高級經理的龔仁心次子龔皓負責。

華懋惹上了這個租客潤福,大可食正當年自由行的水,大搞消費、賓館一條龍。董事黎偉明及李健洛,據知曾在紅磡做燈飾工程,而黎氏有份經營黃埔花園地鋪的鑽錶城,代理多個不同手錶品牌,專做自由行生意,每逢假日都會有一車車遊客往上址消費。○七年曾被旅遊業議會扣分,後來公司改名做新鑽錶城。不過近日自由行數目大減,現時只有零星遊客出入。記者曾在鑽錶城找黎氏,但其秘書指黎氏不會再回應。上月中,上址曾被一輛七人車撞毀店鋪捲閘。

金融猛人 大劉世交

華懋最終把大廈售予結好控股,由新業主處理這壇「蘇州屎」。結好的老闆洪漢文,曾在葡京經營貴賓廳「寶島廳」,他與大劉可謂世交,其父親洪傑波是潮州軍閥,與不少潮州富商有來往,包括大劉母親葉淑婉。○五年,洪漢文的結好控股曾引入了大劉及金利豐證券老闆朱李月華作為其公司股東。他與華懋可謂大有淵源。市場傳聞,他曾游說大劉出手協助龔仁心打官司,不過被他否認。○一年,他曾與大劉及龔如心合作以四億元競投澳門賭牌,未能成功。洪漢文的阿哥洪漢義( Teddy),與十四 K大佬「鬍鬚勇」稔熟,曾於二千年在旺角彌敦道開設當時全港最大的士高 348,開幕當日過千江湖人物到賀,包括成龍、大細劉,小甜甜都有送上花牌。

賭廳生意不如前,洪漢文去年涉獵香港地產,收購一度倒閉的地產公司置業十八,改名結好置業,今次收購這大廈,是他在香港地產的第一擊。事實上,三點五億收購價可謂「筍」,呎價七千多元,同樣是會德豐發展的商廈 One Harbour Gate,去年以近五十億元售予中資,呎價超過萬五!欓 x漢文向本刊記者指,未有重建打算,暫時會翻新做商廈作長線收租,「近港鐵站,我哋在商言商,唔係咩幫忙。」他多年前接受訪問時說過,結好的「結」字代表結交朋友,「好」是好運,他說:「有朋友就有生意。」今次除了賺錢,正好體現了他與朋友之間的義氣。

○一年,龔如心與劉鑾雄合組公司競投賭牌,洪漢文都有參與,財雄勢大,但最後仍被踢出局。(《蘋果日報》圖片)

洪漢文八十年代開始在澳門賭場打滾,後來在葡京開賭廳,更曾與大劉、小甜甜合作投賭牌,他開設的結好控股,大劉及金利豐朱太都曾入股。

唔撤退亦難回本

住客陳女士平時教跳舞,有兒有女,不過她想自己一個人住,才以七千四百元租住高層單位。現在,她表示會盡快搬走。

洪漢文委託的管理公司入場後,已逐個向居民告知有關這大廈的問題,「提醒」大家不要再交租予潤福。今年七十多歲的陳婆婆,已住在這裡四年,她指過去單位問題多多,她指着坐廁、洗手盆說:「這也壞那也壞,最重要的都壞,都要我們自己出錢修理,已經整了好多錢。」住高層的她指月租七千四百元,並不便宜,「我份人貪新鮮,當初覺得這是新房子。」陳婆婆自稱教武術糅合舞蹈,在她的單位內,她邊耍劍邊說:「你在什麼環境你都站住動作的話,這就是你的本事,需要從小練,多累我都不怕。」不過最近這裡品流複雜,警察天天來,不怕累的她決定搬走。

就算潤福不撤出劏房商廈,賺錢回本的如意算盤已經打唔響。現場一百四十多戶劏房亦將無「房」可歸。

撰文:梁佩均

攝影:胡智堅、關永浩

攝錄:關永浩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