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黑幫新老坐江湖宴 [壹週刊 - 1387] __,M1,

經歷江湖封殺和警方逮捕,久未露面的上海仔,在新坐館阿祖、前坐館肥堅和二十多名門生保護下,高調出席晚宴,造型和排場都顯得過分浮誇。人在江湖黑幫新老坐江湖宴有人講當今黑社會文化沒落,淪為共產黨在港的維穩部隊,坐館氣勢更是大不如前,甚至各人皆自封坐館,江湖人馬都慨嘆摸不着頭腦。號稱有二十萬幫眾、被稱為本港最大黑幫的和勝和,自踏入二○一六年後,這個社團一直話題多多,亦備受警方和江湖各路人馬注視。原來和勝和 ...


經歷江湖封殺和警方逮捕,久未露面的上海仔,在新坐館阿祖、前坐館肥堅和二十多名門生保護下,高調出席晚宴,造型和排場都顯得過分浮誇。

人在江湖

黑幫新老坐江湖宴

有人講當今黑社會文化沒落,淪為共產黨在港的維穩部隊,坐館氣勢更是大不如前,甚至各人皆自封坐館,江湖人馬都慨嘆摸不着頭腦。

號稱有二十萬幫眾、被稱為本港最大黑幫的和勝和,自踏入二○一六年後,這個社團一直話題多多,亦備受警方和江湖各路人馬注視。原來和勝和今年正值換屆選辦事人,要選出新任坐館統領幫眾。黑幫選老頂,總會惹來風風雨雨。

雖然在○九年時,和勝和因為內部各山頭相爭,將沿用多年的雙坐館制度,改變成為三坐館。至一二年那一屆更誇張,鬧出四坐館亂局,老頂人數愈來愈多。因此江湖皆稱,勝和坐館寶座已不再有分量,當選者亦不像以前般,必定是名氣響噹噹的大佬輩人物。

不過,坐館始終是黑道身份和權力象徵,也代表一個字頭的話事人,並可在幫會中發號施令,可謂地下秩序的統領者。除了權力,黑幫坐館職位亦代表了金錢利益,只要能夠做到辦事人,自然會有富豪老細甚至政治勢力主動來拉攏,由合作做生意到「幫阿爺做嘢」,財源滾滾來。所以各區勝和元老猛人早已磨拳擦掌,務求力捧旗下門生當選。

而今次勝和選老頂,劇情發展十分迂迴曲折。本來計劃變回原本的雙坐館制度,亦由幫中元老選出了兩名新辦事人,包括是荃灣猛人傻澤的門生 ETB,和上水陀地白頭福門生寸仔。不過,一向出位的前坐館上海仔極力反對,他為保自己在幫中的影響力和江湖地位,硬要推行三坐館制,力捧門生阿祖成為其中一名辦事人。

一直離港避風頭的上海仔,七月時突然冒着被警方拘捕的風險也要回港,正是要力捧阿祖上位,爭取幫中元老支持。而上週一場勝和晚宴,久未露面的上海仔,帶着大批門生高調出現。有人推算,上海仔是借着這場宴會,向幫眾和其他社團人馬,公告阿祖是坐館之一。

勝和三坐館局面,看來已塵埃落定,但江湖其他幫派是否認受這結果,還是未知之數。而警方亦密切留意事態發展,嚴防有人為爭位,出現黑社會仇殺事件。

「唔好講政治,我哋嚟飲宴,愛國愛港!」梁營江湖飯局主角上海仔,跟油尖區叔父大飛搭着膊頭離開酒樓,其間高聲回應到場採訪的本刊記者。

上週四晚,大批反黑組探員駐紮尖東帝國中心一酒樓,原來當晚是和勝和前坐館保明的壽宴。而警方高度戒備,因為事前不斷有古惑仔「吹風」,說早前返港後一直沒有露面的上海仔,會高調出席這個宴會「騷實力」。

自去年底疑因爆出澳門賭廳爛賬問題,被指欠下城中多名富豪十六億巨款後,上海仔的麻煩事接踵而來。先在半島酒店飲下午茶遇襲,被人用刀擊傷臉部,手下又先後被伏擊。其後他高調開記招,聲言要爆「梁營江湖飯局」內幕,但他卻臨場「放飛機」,之後更離港避風頭。往後的日子,又發生連串衝着他而來的江湖仇殺事件。

回港撐門生上位

但七月下旬,離港多月的上海仔突然由外地返港,隨即在機場被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 O記)探員拘捕,帶返警察總部扣查。「江湖消息話,上海仔已經同多名城中富豪傾掂數,佢承諾會想辦法償還欠款,所以佢就夠膽返香港。」活躍油尖旺的勝和頭目 Raymond說。

Raymond又稱,上海仔這次匆匆趕回來,還有另一重要原因。和勝和近日正值選出新坐館人選,幫中元老都各自推舉旗下門生,爭奪話事人寶座,「上海仔當然唔會執輸,佢趕返嚟,就係想力捧旗下門生阿祖,爭奪其中一名坐館位置。」對上海仔來說,控制新上任坐館等於控制了勝和這個字頭,而他則可以繼續利用這個身份去「搵着數」。

一向出位的上海仔,參加宴會也有一大班門生跟隨其後,十分誇張。

宴會期間,上海仔顯得十分風騷,帶着新坐館阿祖(箭嘴)滿場飛與人碰杯。

由於上海仔帶着大批門生到來,反黑探員大為緊張,即時捉着他訓話。

為保江湖地位

壽宴當晚,保明筵開三十多席,宴請各路江湖人馬。

向來在富豪圈子活躍,沒有特定勢力地盤的上海仔明白到,若能捧阿祖做到坐館,就能保持自己在社團、甚至整個江湖的地位,「門生能夠做辦事人,自己個名都響啲。而且上海仔離開咗一排,人走茶涼,喺社團嘅影響力明顯減低咗,所以佢想捧個門生做坐館,振一振聲威。」而最實際一點,就是阿祖做到坐館,上海仔就能更容易找老細合作做「生意」,「有個辦事人牌頭,同老細傾嘢都容易啲。」為利益為名聲,所以即使會被警方拘捕,上海仔也冒險回來。

而壽宴當晚,保明筵開三十多席,宴請各路江湖人馬,場面墟冚。除了大飛、國華、四眼柱和大華等勝和元老級人物,以及因「十二點後我話事」而響朵、綽號佐敦之虎的「英傑」外,其他社團猛人亦有俾面到賀,好像涉嘉湖山丘倒泥頭的新義安惡人「忽得超」也有到場,加上水房前坐館子鳳等,江湖味十足。

另外,由於保明在娛樂圈打滾多年,所以當晚有不少藝人到賀,如歌星張立基、金剛前女友陳蕊蕊、張栢芝母親和李逸朗等,場面甚是熱鬧。

坐館人數二變三

有消息指,和勝和本來計劃將新一屆坐館人數變回兩人。去年底時有傳阿祖是其中一人,但後來又變成是荃灣猛人傻澤門生 ETB,以及上水陀地白頭福的手下寸仔(前坐館薯仔親弟),「上海仔極力反對,佢點都要安排阿祖做辦事人,所以最後變成三坐館局面。」但 Raymond稱,現時江湖眾說紛紜,未搞清是雙坐館還是三坐館,「 ETB同寸仔應該已定局,因為前辦事人沙田 Me同子騰,已交棒俾佢兩個。但阿祖嘅坐館身份,應該唔係太多人知,亦唔係咁多人承認。」

亦因為這關係,有人推算上海仔希望借着這場宴會,宣布阿祖成為新一任和勝和坐館之一,並將阿祖介紹給自己社團和其他幫會人馬認識,以便鞏固阿祖的江湖地位。

當晚大約八時許,久未露面的上海仔果然出現,並在阿祖、前坐館肥堅和二十多名門生保護下,浩浩蕩蕩步入商場,其他人見狀也嚇得彈開。由於場面恍如黑社會晒馬,反黑探員大為緊張,即時捉着上海仔密斟幾句,氣氛才見緩和。

上海仔轉戰娛樂圈

宴會期間,上海仔顯得十分風騷,猶如主人家般帶着阿祖滿場飛與人碰杯。本刊記者混入場內,並把握機會訪問上海仔。

記者問上海仔如何評論近日常說的「官商鄉黑合作」,他說不想評論別人事件。再問他的工作大計,他說:「遲吓可能會染指娛樂事業,亦會跟女星簽約合作。」問他是否經常在酒店跟女生搭訕及替她們結賬,他聞後呼寃說:「點搞㗎!有冇呢啲事呀?你真係當我係色狼呀?(狗仔隊經常影到你喎)冇啲咁嘅事。」隨後他上台跟大飛合唱許冠傑金曲《浪子心聲》,擺晒甫士獻唱,非常風騷。

上海仔當晚直至十一點半才離開。記者再問他是否支持特首梁振英連任,他即說:「唔好講呢啲,我唔認識佢。」在旁的大飛亦搶着說:「唔好講政治,我哋嚟飲宴,愛國愛港!」而上海仔亦在一眾門生護送下,登上私家車離開。

勝和三大勢力

勝和人物關係圖

而這一屆新任和勝和坐館, ETB、寸仔和阿祖,亦分別代表了勝和內部的三大勢力。

ETB是荃灣猛人傻澤的門生,而勝和的荃灣線人馬,一向在社團中都是實力雄厚,「傻澤係超級大哥傻福嘅門生,傻福喺澳門賭廳撈到風生水起,身家豐厚,係社團出名嘅有錢人。所以好多荃灣嘅勝和仔,都可以有機會過澳門搵食,搵唔少錢。古惑仔就係咁,有錢聲都大啲。」

除了有錢,傻澤這條「水」亦出名人多疊馬,而且個個打仔格好勇鬥狠,其他社團也不敢招惹他們,「佔中時期,阿爺搵古惑仔做嘢,荃灣線就派咗唔少人做爛頭卒,到旺角佔領區打人生事。當時旺角晚晚打到七彩,好多都係荃灣線傻字頭嘅勝和仔。」

囝囝出錢力撐

至於寸仔,他雖然是上水陀地白頭福的門生,但力撐他上位的,反而是因「江湖飯局」為人熟悉、被稱為勝和太上皇的囝囝。「囝囝喺元朗收地撈得好掂,好多大地產商,都會搵佢幫手收地。而且囝囝同鄉紳關係好,知道邊個地方會發展,就預先收地等收購,真係搵到盆滿鉢滿,身家最少幾億。」此外,囝囝亦和中聯辦關係密切,曾成立「城鄉共和協會」,不時替阿爺「做事」。

而囝囝亦明白,若能把親信捧上去做坐館,對自己「生意」上有很大幫助,所以一二年時,他亦豪使數百萬,支持子騰做坐館,「囝囝呢次為咗捧寸仔上位,都使咗唔少錢,勸服咗好多元老,投寸仔一票。」由於囝囝財雄勢大,加上寸仔與幫中元老雞腳黑關係良好,所以即使早前寸仔中了「針」(警方臥底),他最後仍能當上辦事人。

佔旺期間,勝和收錢幫阿爺「做嘢」,荃灣一系就派了不少人做爛頭卒,到旺角佔領區生事打人,當時旺角晚晚打到七彩。

寸仔是上水陀地白頭福門生,其胞兄是勝和前坐館薯仔。

力捧寸仔做坐館的,是有勝和太上皇稱號的囝囝。

拉攏元老支持

一大班人跟着上海仔等人出入,在街上甚是惹人注目,也有途人避之則吉。

而力撐阿祖的上海仔,代表社團中另一股勢力。上海仔雖然沒有特定的地盤,但因為他在江湖名氣夠大,活躍於金融界和娛樂圈,很多有錢人遇上麻煩,都會找上海仔幫忙,他亦因而結識不少名人富豪。亦因為上海仔瓣數多,所以不少勝和古惑仔,也改投到他門下跟他搵食,「好似阿祖,佢本來係跟前坐館陳安出身,後來都轉咗去跟上海仔搵食。」

上海仔今次能夠成功捧阿祖上位,關鍵在於他籠絡到一班仍在油尖旺打滾的元老,如國華、大飛、大華和四眼柱等,「油尖旺以前就係油水地,依家已經唔同晒,間間夜總會都冇生意,酒吧又賺得唔多,馬檻執完一間又一間,真係搵唔到錢。」因此,善於交際的上海仔,順利「說服」一班活躍這裡的元老,令他們支持阿祖,也答應幫他們搭路「有錢齊齊搵」。

這次勝和選老頂,雖然未造成江湖廝殺事件,但警方亦十分關注,而早前已先後「邀請」三名新辦事人到警察總部「傾偈」,「警方都擔心會好似水房咁,爭坐館搞到互相廝殺。所以同佢哋三個講,點樣選都好,一定唔可以打交,否則警察會做嘢。」一名反黑探員說,囝囝力捧坐館上位,將來會引入更多勝和兵馬進入新界,參與各種官商鄉黑合作大計。

撰文:艾 馬、程志康

攝影:王 晴、金 文、雄 大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