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一蚊雞賤租 古蹟淪富豪私竇 [壹週刊 - 1387] __,M1,

封面故事一蚊雞賤租 古蹟淪富豪私竇元朗橫洲的官地遭鄉紳土豪霸佔,地政總署容許他們交租續用,揭發政府執法不力,欺善怕惡,縱容「鄉黑」。然而,「合理佔用」官地的又何止土豪。早前政府就沙田馬場地皮「破格」與賽馬會簽下長達五十年的「特殊用途」土地契約,讓「尊貴」的馬會會員享受馬照跑、舞照跳。社會上尚有一批斯文權貴,他們本身已財力雄厚,但備受政府「眷顧」,巧妙地運用行政手段掛羊頭,以賤價租用位置優越的地皮。 ...


封面故事

一蚊雞賤租 古蹟淪富豪私竇

元朗橫洲的官地遭鄉紳土豪霸佔,地政總署容許他們交租續用,揭發政府執法不力,欺善怕惡,縱容「鄉黑」。然而,「合理佔用」官地的又何止土豪。早前政府就沙田馬場地皮「破格」與賽馬會簽下長達五十年的「特殊用途」土地契約,讓「尊貴」的馬會會員享受馬照跑、舞照跳。

社會上尚有一批斯文權貴,他們本身已財力雄厚,但備受政府「眷顧」,巧妙地運用行政手段掛羊頭,以賤價租用位置優越的地皮。當中包括剛開聲撐梁振英連任「梁粉」、恒隆集團( 10)董事長陳啟宗。本刊發現○二年陳啟宗以亞洲協會名義向行會申請用一千蚊補地價、位於金鐘半山的一級歷史建築域多利軍營軍火庫,曾聲稱會打造成文化旅遊景點,不過有錢就有文化,走進亞洲協會最搶眼的「歷史建築」,是以大劉劉鑾雄及只有八歲的甘比女兒劉秀樺命名的空中花園,還有一條以其子命名的「劉鳴煒火藥軌」。

前特首董建華胞弟董建成亦懂得利用香港船東會名義,用一蚊雞租用中環八號碼頭做「海事博物館」,成本更低,記者發現這項目儼如董氏家族的私人博物館。這些本來屬於公眾的歷史建築、公共空間,變成富貴宴會場、家族展覽館。政府更以億計的公帑,津貼富豪揚名立萬。

GG樓

原本用途不詳,有部分證據顯示可能曾為英國皇家憲兵的特別調查組使用。七十年代為「抵壘政策」下其中一個特定地點,即是非法入境者到達該處,可在港居留。

軍火工場

L形建築,包括主樓、更衣室、警衞室。當時的工作人員在更衣室脫去軍服,換上不起毛的工作服,便進入主樓混合、包裝子彈及彈藥筒。

軍火庫 A

儲存在軍火工場製作、經過抽濕及重新包裝的子彈或彈藥筒,儲存量約 1500桶火藥。

軍火庫 B

儲存送往軍火工場加工的彈藥,由護堤分隔開軍火庫 A,一旦軍火爆炸,可作防爆牆。

藍色虛線

陳啟宗聲稱原來位置不夠用,獲多批近一倍面積作亞洲協會會址

域多利軍營軍火庫( Explosives Magazine of the Victoria Barracks)這個歷史建築,是昔日英軍把炸藥製成炮彈之地,屬亞洲唯一現存英國殖民時代的完整軍火庫遺址,部分建築物更已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這個軍火庫位處尊貴的金鐘半山,旁邊是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英國文化協會,還有港麗及香格里拉等五星級酒店。

這個旺中帶靜、風涼水冷的好地方,被「梁粉」陳啟宗睇中,他主理的亞洲協會○二年獲行政會議批准申請用這幅地皮做會址,除管理及修葺這個歷史建築外,當年他聲稱會把這裡:「打造成文化旅遊景點,致力宣揚藝術文化,以及加深巿民對時事的了解。」認真「任重道遠」!年月過去,本刊發現,原來歷史古蹟已淪為私竇。

八歲𡃁妹擁空中花園

記者先後五次於不同時段到過亞洲協會,每次都唔多過三個遊客;記者問過多名附近經過的市民,八成都不知可以入內參觀,反問:「可以入去咩?」亞洲協會曾公布一二年開幕後,首兩年僅三萬五千人次入場,即平均每日只有數十人。走進場內,未見普通市民腳印,有的卻是富豪的足跡。穿過接待館大樓,來到空中花園,上面印着的是「劉鑾雄•劉秀樺空中花園」。原來大劉幾年前向協會捐款四千多萬元,獲花園命名權作答謝,當年未夠五歲的小秀樺,繼愛瑪士手袋及七千四百萬天價寶石以她英文名 Josephine命名後,再收有如此具歷史意義地方做大禮。而在舊軍火庫對出的地面,有條火藥軌,以往是用作運輸火藥,現在卻命名為「劉鳴煒火藥軌」。劉氏子女,地位比歷史價值更「超然」。

亞洲協會內每樣擺設都有口「價」,門口一棵樹齡逾七十年的老榕樹,差點晚節不保。陳啟宗曾向前中信泰富主席榮智健募捐,並有意將榕樹命名為「 Larry Yung榕」,但錢已捐,命名則未有下文。

亞洲協會香港中心天台花園,最初只是以劉鑾雄命名,後來大劉再度大手筆捐錢,令當時只得五歲,與甘比生的愛女劉秀樺都「榜上有名」。其實這裡屬公眾地方,但卻甚少人識去。(李育明攝)

$1,000享用 21年

古蹟開私人派對

亞洲協會亦是陳啟宗招呼老友的勝地,除了是他自家出品的「恒隆數學獎」頒獎禮場地外,有次葉劉淑儀的匯賢智庫搞講座,原定場地是灣仔小童群益會,陳啟宗誠邀她移師到他主場。邱德根孫女邱詠筠的帝盛酒店( 2266)三年前亦在此場簽約做生意,前特首董建華、中策組全職顧問高靜芝、旅發局主席林建岳等名人撐場,十足「梁粉」派對。

有個空中花園的劉家更要俾面搞旺個場,去年十月,大劉為七歲的女兒劉秀樺在亞洲協會裡面的「香港賽馬會廳」舉辦一場豪華生日會。當日會場入口擺了一道氣球拱門,上面掛住「 Josephine(劉秀樺洋名)」字母氣球,場內有巨型吹氣滑梯、攤位遊戲等,自助餐宴筵開十幾席,陳奕迅太太徐濠縈及女兒康堤、賭王四房孻女何超欣等皆有到場。普通人可以租場開 P嗎?答案是可以,未計餐飲,盛惠四萬元三小時。

大劉(左二)與甘比(左一)在亞洲協會為寶貝女劉秀樺搞生日會,將宴會廳變成兒童樂園。(《蘋果日報》圖片)

甘比(右一)滿場飛招呼賓客,與陳奕迅太太徐濠縈(左一)同女兒康堤(左二)談笑風生,其間劉秀樺(右二)跳跳扎無時停。(《蘋果日報》圖片)

亞洲協會向政府申請軍火庫地皮時,同時申請加建一幢大樓,包括位於底層的地中海菜餐廳,食客可以一邊欣賞翠綠山景,一邊歎精緻午餐。(李育明攝)

AMMO多款意大利麵都是自家製,特別選用意大利的麵粉和雞蛋,原來老闆鄭相賢曾專程到意大利學師,有志將正宗的 pasta帶回港。

擸完古蹟再擸地

亞洲協會是美國一個由老鬼政客成立的非牟利組織,旨在推動亞洲和美國的交流合作,香港分會在九○年成立,畢業於美國南加州大學工商管理學碩士的陳啟宗是創會成員,九四年起擔任主席。回歸後,協會睇中這塊丟空多時的軍事地皮,當時陳啟宗積極尋求董建華的支持,董亦相當俾面,指示當時兩大司長陳方安生、曾蔭權跟進。○二年底,協會成功獲行會批地,而條件更是超筍,只是象徵式地價一千大元!而一簽更簽二十一年。

更大的着數在後頭。亞洲協會○五年正式接管軍火庫後,「擸」去原有四幢歷史建築,共一萬九千平方呎外,原來陳啟宗向政府聲稱地方不夠用,同時申請加建一幢兩層高、樓面面積近一萬四千平方呎的新大樓,足足再「擸」多一倍地。而多「擸」的地皮用來做什麼呢?除了大劉父女的空中花園、開生日 P的場地外,更開了一間裝修金碧輝煌的高級餐廳 AMMO。

這間 AMMO屬飲食集團 Drawing Room Concepts旗下,老闆是城中富二、三代,包括新地主席郭炳聯二子郭基泓、捷和第三代鄭相賢、前養和醫院整形外科名醫金永強之子金承威等。鄭相賢曾對傳媒表示:「希望為這歷史重地貢獻一分微力。」然而,餐廳收費不菲,一個午餐每位要近三百元,兩位 high tea要五百元,拍得住對面的五星級香格里拉酒店,如此尊貴,又豈是閒人吃得起,遑論吃出歷史的味道。

一般人行過亞洲協會香港中心,都以為是「遊客止步」的私人場地,其實普羅市民可以入內參觀古蹟。(葉漢華攝)

亞洲協會香港中心○五年接管舊軍火庫並展開復修工程,原定○八年對外開放,但其間發現地底有四枚炮彈,要停工修改設計,結果一二年二月才正式啟用。曾經形容過程「艱巨」的陳啟宗(右三),在開幕禮上表現雀躍。(《蘋果日報》圖片)

環團批保育為次

陳啟宗對亞洲協會向來非常上心,恒隆的業績記招有兩次與協會活動撞期,身為恒隆董事長的他為如期出席協會的活動,不惜遲到早退恒隆的業績會。一二年特首選舉尾聲,陳啟宗本可以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顧問身份,上京會見時任國家總理溫家寶,但他卻選擇留港接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朱民來港出席協會活動。為了亞洲協會這個「 baby」,陳啟宗出錢又出力。他曾透露整個項目耗資四億元,主要靠募捐,當中馬會可謂最大金主,前後捐助一億零二百五十萬元。陳啟宗一○年以年薪二千多萬從太古「撬」走同為馬會董事的陳南祿過檔恒隆後,無獨有偶,馬會繼續慷慨解囊,以贊助畫展名義分別捐出四百八十二萬及四百二十一萬元予亞洲協會。

在陳啟宗悉心安排下,亞洲協會打造成「有文化」、「有品味」的「私竇」,一般公眾也難以攀附,本來是重點的歷史建築已淪為了伴菜一碟。當日協會曾承諾遵照「最高的文物保護標準」保存遺址,並且「尊重該處的獨特歷史、文化意義及天然環境」,但復修後卻被發現有多個問題。其中於「劉鳴煒火藥軌」,協會聲稱是「原貌保存在原來位置( preserved in situ)」,但長春社高級公共事務經理李少文踢爆軌道曾被挖出再重鋪,僅屬「原址恢復」,「 preserved in situ係一個好高嘅規格,原址恢復層次低好多,點可以咁呃人?」會址內原有七塊用來標示軍事設施位置的界石,其中四塊竟被挖起展示,他認為做法不當,不尊重其歷史意義。

亞洲協會喧賓奪主,李少文批評:「係咪要好 grand?小規模嘅唔係文化活動咩?公家地方變咗個私人會所,全部地方有冠名,佢哋對古蹟有咩貢獻呢?」這個昔日滿布火藥炮彈的軍事重地,如今淪為了富豪眼中歌舞昇平的盛宴會場。

為了亞洲協會順利落戶香港,陳啟宗落力搵大孖沙捐錢,地下的一條火藥軌道,現已命名為「劉鳴煒火藥軌」,他更不時親自擔任導賞員,以主人家身份帶賓客、記者遊覽會址。(《蘋果日報》圖片)

免稅店( Duty Free Shoppers, DFS)創辦人,美國富商麥禮賢夫婦( Robert& Chantal Miller)在○四年及一四年,先後向亞洲協會捐出三百萬美元(約相當於二千三百萬港元)及一億港元,獲兩個軍火庫冠名答謝。(李育明攝)

域多利軍營軍火庫建於十九世紀,被英國陸軍及皇家海軍用作儲存子彈及彈藥筒,地下鋪設軌道,方便運送軍火物資。

協會營運五成靠「金主」

一億公帑為「船王」貼金

昔日船王有包玉剛、董浩雲、曹文錦和趙從衍,只有包玉剛及時「上岸」大搞地產,其「海港城」地標依然屹立在尖沙咀。

要了解其他船王的「威水史」,可到中環八號碼頭的海事博物館。

船齡近九十年的挪威高桅帆船 Sørlandet,今年六月首次來港,停泊在海事博物館旁邊。(《蘋果日報》圖片)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香港曾是全球著名的國際航運中心。時至今日,新一代對航運的歷史,又知多少?香港「四大船王」有包玉剛、董浩雲、曹文錦和趙從衍;除了包玉剛家族旗下九倉,依然在尖沙咀屹立「海港城」地標之外,其他船王都有欠一個私人地標。為了不讓這些家族威水史隨年月而消逝,得靠他們的後人包括前特首董建華胞弟董建成、表弟顧建舟,以及趙從衍孫女趙式明等為祖先搞的私人博物館,所謂揚名聲、顯父母,選址正正在與海港城遙遙相對的中環八號碼頭,奧妙之處是這班早已上岸、腰纏萬貫的船運家族,以香港船東會牽頭的「香港海事博物館」名義只用一蚊雞租金,租用了政府中環八號碼頭這塊超級靚地。

這個樓高三層、總面積近五萬平方呎的場館叫「香港海事博物館」,由香港船東會支持,並非康文署轄下,但獲得政府送地兼貼錢大力支持。博物館本設於赤柱美利樓,但館方竟嫌位置偏遠兼空間不足,○七年向政府申請,將八號碼頭部分空間劃作博物館。當時工程總開支約一億多元,不過當中九成八卻由政府出資。政府「出雞」、業界「出豉油」,但博物館內的展覽內容,政府根本不聞不問,由博物館成員全權負責,亦即顧、董兩家的後人,包括東方海外主席董建成及萬利集團董事總經理顧建舟等。記者發現,由顧、董兩家主理的博物館展品資料,何其詳盡,猶如一項家族的形象工程。

船王包氏 展板唔起眼

博物館內的展板,有多個展廳都以船業巨頭冠名,當中以上海航運世家顧宗瑞家族最齊人,有董建華外公「顧宗瑞展廳」、董建華三位舅父的「顧國敏船舶模擬駕駛室」及「顧國華與顧國和展廳」。董建華父親董浩雲,年輕時幫顧宗瑞打工,受老闆賞識提拔,更將女兒顧麗真許配給他。顧家的發跡史,在展板上有極之詳盡的介紹。

華光航業趙從衍孫女趙式明,及萬邦集團曹文錦兒子曹慰德,在博物館基金會,亦成功佔據一整塊展板講述其威水史。其實這批昔日船王早已過氣,不過,講到真正的船王之首,非會德豐的包玉剛莫屬,亦只有他最有眼光棄船上岸大搞地產,包家在船東會並沒有代表,包玉剛僅得一個展廳命名,其展板更被一個巨型展品遮擋,訪客想行近睇展板內容都非常困難。其實香港的百年巨企,會自行掏腰包去保存歷史文物及檔案,如太古集團在其鰂魚涌船塢里設立歷史檔案庫,館內展示大量太古集團的史料,亦聘請專家去蒐集史料及分類,也有一定的開支,相對於海事博物館攞政府錢的營運模式,顯得十分諷刺。

海事博物館是一間獲政府資助的私營博物館,館內竟有多個展板以船業巨頭冠名,部分更有詳列豐功偉業。民政事務局聲稱一直有採取「適當措施」,原來只是開會、睇報告,並無參與展覽籌備、策展及購藏工作。(高仲明攝)

香港船東會○一年搞「香港航運及物流周」,重頭戲是設於金鐘太古廣場的展覽會,時任特首董建華(前左三)罕有地與舅父顧國華(前左二)同場現身支持。

碼頭一蚊租

最「貼地」古蹟

當全港很多古蹟都被富豪權貴佔用,香港人要觀賞到古蹟,可以走入赤柱惠康,這裡前身是赤柱警署,建於一八五九年,是現存最古老的警署建築物。過去曾有人經營餐廳,但早已結業,後來流標多年,牛奶有限公司自○三年起,租用舊赤柱警署做惠康超級市場,目前月租十八萬元。

兩層高的赤柱惠康,基本上保留了舊警署的原貌,木門、木窗框、百葉窗都是原來的式樣。(李育明攝)

舊赤柱警署的二樓,曾經是一名歐籍警官的宿舍,當日他用過的壁爐,如今被玻璃封住,與柔順劑、清潔劑等家居用品為鄰。(李育明攝)

動漫基地淪為捉精靈場

動漫基地前身是十幢唐樓,市建局將其中四幢拆走,預計騰出公共空間作藝術表演,不過現場未見任何表演,只有多名市民低頭打機。(高仲明攝)

灣仔茂蘿街有「綠屋」之稱的十幢戰前唐樓,經市建局花二億元活化,修葺活化成「動漫基地」,三年前重新對外開放,由香港藝術中心營運,以推動本地及國際動漫發展為目標。不過記者週日在現場所見,只有大批坐在地上玩《 Pokemon GO》的低頭族,卻未見有動漫迷的蹤影,就連動漫相關的設施、活動及商店都與動漫關係不大。

著有《快樂政治》、《我的港女老婆》系列的香港漫畫家盧熾剛( Cuson),曾兩次獲邀參與動漫基地舉辦的展覽,他認為場地能為動漫愛好者提供聚腳點,好過無,但宣傳推廣方面仍待加強,「好似來來去去嚟睇嘢嘅人都係嗰班,或者係漫畫家自己嚟番,好難去到一個大眾嘅層面。」 Cuson亦指出,相比日本宮崎駿、手塚治虫紀念館有動畫、影像、商品等,動漫基地內容並不夠豐富,就連動漫商品店都欠奉,「佢都有餐廳,但係好似唔係好關事。係咪可以做番啲動漫人物主題餐廳,會唔會比較吸引啲?」

近年活躍於 facebook的九十後漫畫家 Hello Wong坦言「感覺唔到有香港味道」,他說:「之前就咁睇,以為係外國裝置藝術,同動漫係兩樣嘢嚟。最近有法國攝影交流展,都唔係好關動漫事。」

撰文:吳婉英

攝影:攝影組

攝錄:攝影組

資料:資料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