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

英國直擊 王穎妤拍住上 揭純官千億私己 [壹週刊 - 1388] __,純官,王穎妤,鄭家純,M1,

彤叔訃聞刊出鄭家純與王穎妤兩名兒子的名字,據知讓王穎妤感到安慰。王穎妤衣著性感,身材一流,又是大律師,知書識禮,難怪深得純官歡心。封面故事英國直擊 王穎妤拍住上 揭純官千億私己新世界發展(17)創辦人鄭裕彤去世,其長子鄭家純與紅顏王穎妤兩名兒子的名字,出現在訃聞上。「認祖歸宗」,過了第一關。本週三彤叔設靈,是第二關,王穎妤會否攜同兩子「披麻戴孝」,成為城中富豪的熱話。彤叔早於昏迷前,已將家族旗下資 ...


彤叔訃聞刊出鄭家純與王穎妤兩名兒子的名字,據知讓王穎妤感到安慰。

王穎妤衣著性感,身材一流,又是大律師,知書識禮,難怪深得純官歡心。

封面故事

英國直擊 王穎妤拍住上 揭純官千億私己

新世界發展( 17)創辦人鄭裕彤去世,其長子鄭家純與紅顏王穎妤兩名兒子的名字,出現在訃聞上。「認祖歸宗」,過了第一關。本週三彤叔設靈,是第二關,王穎妤會否攜同兩子「披麻戴孝」,成為城中富豪的熱話。

彤叔早於昏迷前,已將家族旗下資產安排妥當,由已成年的兒孫掌管不同業務,外人要插針都插唔入。但本刊發現,今年七十歲的鄭家純,在海外有豐厚的私人錢包,尤其在英國倫敦,將要發展的私人地產項目,落成後價值將上千億港元。這些資產如何分配,可由純官自己話事。與此同時,本刊亦發現王穎妤的名字在巴拿馬文件中出現,兼且曾於英國成立物業投資公司。純官和王穎妤,在英國齊齊拍住上!

○九年,王穎妤(中)被傳媒發現在山頂與當時三歲的兒子(右)踩單車,純官(左)亦有同行。

上週彤叔訃聞一出,即成為城中熱話,焦點在於純官和王穎妤兩子的名字首次曝光。有別於集團第三代繼承人的「志」字輩,兩男孫分別叫澤弘和澤然。不過,對於兩名兒子可「認祖歸宗」,據知王穎妤已相當感動。而對着身邊朋友,純官則指訃聞中兩個名字,是由新世界老臣子加落去,並「聲稱」自己並不知情。

攻英國物業

王穎妤與純官「交集」的足跡,在香港並不多,非常低調謹慎。反而海外公司資料,卻流露出兩人在投資上可謂志趣相投,一樣鍾情於英國倫敦。曾自稱 blue blood(貴族)的王穎妤,九二年畢業於倫敦大學法律系,後期回港執業。本刊發現,她於○七年八月起,擔任一間英國公司 Hacker Properties的董事,其母親方文德同日開始擔任秘書,這與王誕下長子澤弘差不多時間。 Hacker有「黑客」的意思,玩味甚濃。此公司於○九年解散( compulsory strike off),但因為被英國稅務及海關總署發現,該公司有物業印花稅未繳交,故於今年三月將公司「恢復」( restoration)以便追數。

本刊亦透過國際調查記者同盟( ICIJ)公布的巴拿馬文件,發現王穎妤的名字。她於二○一五年十一月成立離岸公司 HOMEART HK LIMITED,申報地址為灣仔會景閣十一樓某單位。翻查土地註冊處記錄,該單位持有人為 PERFECT MODERN LIMITED,於一二年五月以九百三十萬元購入上述及另四個單位。同日,再以 3,790萬買入同層另三個單位,共八個單位,令總面積超過六千呎,據知現由王穎妤與父母同住。

Greenwich Peninsula(箭嘴示)沿着泰晤士河延綿 1.6英里,毗鄰 O2音樂廳,附近有金絲雀碼頭,屬貴重地段。

Greenwich Peninsula由純官全資擁有,投資額估計達 800億港元。

投資過百億

同樣是一二年,當時因彤叔退休、剛接任新世界主席的純官,透過私人持有的公司 Knight Dragon,以 4.8億英鎊(折合約 46億港元),買入倫敦泰晤士河畔的 Greenwich Peninsula項目六成權益。一年後,他更斥資 1.9億英鎊(約 18億港元),向英國地產商 Quintain購入項目餘下四成權益。亦即純官全資擁有此項目,據知,純官對此相當自豪,而在公司網頁中,亦刻意加一句強調,該公司「 is owned by Dr Henry Cheng Kar-Shun」。

純官如此看重此項目,事關 Greenwich Peninsula沿着泰晤士河延綿 1.6英里,附近為金絲雀碼頭,有評論甚至指他將可躋身倫敦地產大亨。現場所見,該項目仍在動工,預計落成後可提供一萬五千多個住宅單位,以及三百五十萬呎商業樓面,總投資額高達 84億英鎊(約 800億港元),落成後價值可上千億港元。

王穎妤與兩子居於會景閣,純官探訪時間中會帶小朋友到樓下兒童遊樂場玩。

王穎妤住 11樓起碼半層

一四年,鄭家聯同遠東發展及新加坡大華銀行黃祖耀家族,購入 Marriott London Grosvenor Square Hotel。

彤叔盲公竹

這並非純官首次涉足倫敦物業,早於○二年,彤叔帶着純官、以周大福名義十二億英鎊購入倫敦 Knightsbridge一九九號一幅地皮,鄰近 Harrods百貨公司,能遠眺海德公園,興建有二百多個單位的豪宅大廈 The Knightsbridge,當時交給國際娛樂( 1009)前董事、律師出身的李耀湘開發。 The Knightsbridge○五年完工,被公認為倫敦最高級住宅物業,八千呎頂樓複式以鑽石 Cullinan命名,意謂皇冠上珠寶,並奪得 Property Awards 2006大獎。英國脫歐令當地樓價下跌,但目前 The Knightsbridge一個七百呎單位,售價仍高達 275萬英鎊(折合 2,644萬港元),平均呎價近四萬港元。

今次搞 Greenwich Peninsula,純官亦找來當年原班人馬,如李耀湘及則師 Fosters team合作,務求做到盡善盡美。鄭家在英國的「腳毛」,還包括一一年聯同「股壇壞孩子」馮耀輝及李耀湘,用三千萬英鎊買入英國管理二萬二千套公屋的 Pinnacle Regeneration Group六成一股份。另外又與遠東發展( 35)主席邱達昌及新加坡大華銀行黃祖耀家族合組公司,於一四年以 1.25億英鎊購入倫敦 Marriott London Grosvenor Square Hotel。純官鍾情英國,投資風格與同樣重鎚英國的大劉接近。王穎妤能先後得這兩位富豪喜愛,自然有其過人之處。

王穎妤與純官的長子鄭澤弘,一堂濃眉極像父親,因此深得爺爺彤叔歡心。

在王穎妤的畫廊中,展出大兒子 JP的一幅《蟻人》畫作,畫中主角蟻人(左)與大反派黃衫俠(右)對視,鬥爭意味濃。

露吊帶絲襪

王穎妤以雪白皮膚及美好身段見稱,並先後成功奪得大劉及純官之心,甘拜於她石榴裙下。

渴望攀上上流社會,王穎妤習慣食好住好,兼打扮富貴,以往她上法庭,總是一身名牌裝束、佩戴名貴珠寶。當年王穎妤雖長期穿著律師袍,但難掩其雪白皮膚及姣好身材,更重要是她懂得以「若隱若現」之態吸引純官注意。○三年,王穎妤擔任新世界代表律師,處理與新鴻基集團前主席馮永祥的錢銀爭拗,在法庭不時認真地跪低跟純官「咬耳仔」,「佢一踎低,就露出著喺入面條吊帶絲襪頭,若隱若現,好性感。」當時在場的女士,睇到凸晒眼,相當佩服。而她無論男女老幼身份,亦一律報以燦爛甜笑,態度友善,非常識做人。

王穎妤「升呢」後,其中強項便是有途徑買限量版手袋,例如她可直接買到 HERMES,而不用在長長的 waiting list排隊,這使她能在名媛界立足。據純官的朋友透露:「有啲富豪有錢唔識使,冇品味,冇內涵。但係王穎妤對衣食、名牌好有研究,佢去到任何國家任何地方,都會帶你去知名食府食好嘢,帶你去邊度遊玩,佢講到背景,好有文化,令富豪覺得使錢使得好過癮、好值回票價。」

他又指:「純官星期六會去皇朝會打麻雀或賭啤,君悅、皇朝會同會景閣相通,純官打完牌,便會去中間相通嘅兒童遊樂場,同兩個小兒子玩,大婆問起咪話去咗打牌囉!」

一家是非多

王穎妤的大本營在會景閣,與父母同住。王穎妤父親為前香港高等法院法官王見秋,他曾任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但上任僅兩個月,就被揭發任法官期間,曾透過王穎妤收受四張由劉鑾雄贈送的頭等機票,先後到內地、歐洲及美國旅行,再向政府申請旅費津貼,結果因涉嫌詐騙津貼遭廉署調查;他亦被指住在大劉提供的豪宅。多番醜聞下,王宣稱「受傳媒逼害」請辭,而時任律政司黃仁龍在三年後以證據不足為由,不予起訴。

王見秋報住元朗錦綉花園,翻查記錄該獨立屋由太太方文德於八十年代購入。記者上週六前往該址,屋內花王指:「王生搬咗啦,依度只係用嚟度吓假……佢好好人㗎,成日同人講個仔係醫生,有咩病痛都可以搵佢。」其長子王紹文,的確是著名風濕專科醫生,現於尖東企業廣場十二樓「醫薈坊」掛單接客,另外是物理治療中心「體健坊」股東。其公司曾報新世界大廈地址,去年成立的「香港專業人士聯會」,他擔任副主席,成立當天邀得全國人大代表及建制派人士出席,如梁愛詩、曾鈺成等。王家好友指這個兒子讀書叻,不用父母掛心。

相反,王家長女、亦即王穎妤姐姐王婕妤,卻不被睇重,因她只是事務律師,不及妹妹大律師的地位,父母皆引以為傲,在朗豪坊辦公室獨資成立律師事務所,近年擔任酒樓股譽宴( 1483)的獨立非執董。其早年主力證婚,於本年初捲入吸血財務中介的騙財糾紛,被多名受害者指責沒有作應有的法律提醒。近日記者再到其辦公室查詢證婚套餐,王婕妤親自出來接待。她衣著樸素,樣子較憔悴,並指:「現時公司業務比較繁忙,少做了證婚。而家我哋做樓宇買賣同其他商業草擬文件嘅多。」記者指她名字似曾相識,她大方指:「呢排有好多新聞,係呀,王穎妤係我妹妹。」

王氏父母憑女貴,近年不時出入高級場所。左起為王見秋、方文德及王穎妤。

王見秋所報的住宅位於元朗錦綉花園,據其花王所說,王近日甚少出現,只用作度假。

王婕妤為事務律師,打扮樸素,與王穎妤完全不同。記者當天到訪只見她與兩名員工,有點冷清。

家人各自搵食

王家親友指,王見秋一向偏愛穎妤,相反婕妤從小到大也不得其歡心,父親對王婕妤與警察結婚一事更大力反對,認為最高亦只有升到幫辦的女婿配不上王家「貴族」身份。認識王家的一位法律界人士說:「穎妤細個就已經好 cute,去到佢屋企會主動坐 uncle大髀玩,好嗲,好多嘢講,細細個讀書就好叻。」而姊姊較安靜,通常只是企埋一邊,「當年王見秋仲係高等法院法官,有份委任王穎妤為大律師,咁多年仲講起,好引以為傲。」

至於王家幼子王紹武,最獲母親疼錫,但讀不成書。據知他曾獲安排在新世界旗下酒店任前枱職員二至三年,現已離職。「佢最唔生性,後生時成日喺馬場黐人包廂坐,周圍問人借錢,幾千蚊都要。」○七年他與其他股東開設「六寶美鑽」,但○九年已要出動父親王見秋名義向他兩名生意夥伴追討一百萬元,其後公司解散。王紹武分別在上年及今年開設「 Fattycool」及「智薈第一」公司,本刊曾到紅磡的辦公室視察,未有人應門。而他報住位於深井的住宅,由兄長王紹文購入,居民指間中只有一名男子出入。似乎王穎妤雖然母憑子貴,但一人得道,並未有讓家人真正攀入上流社會。

王見秋家族

1. 前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及前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當年上任平機會主席僅三個月,便因收受頭等機票醜聞請辭。

2. 王見秋長子,著名風濕專科醫生,他出任董事的公司藍天使,所報地址是新世界大廈十七樓,此公司於一○年解散。

3. 王見秋二女,經營獨資成立的律師事務所,早年專擔任婚姻監禮人,現仍有親自證婚。

4. 王見秋三女,純官密友,誕下了鄭澤弘及鄭澤然兩子。

5. 王見秋四子,曾在新世界酒店擔任「前枱」,及六寶美鑽董事,因生意問題與拍檔鬧上法庭。現持有智薈第一等公司。

彤叔私人錢包勁過誠哥

彤叔生前除了搞地產、珠寶,並分批上市外,對酒店業務亦情有獨鍾,更以「皇冠上的鑽石」來形容自己對酒店的喜愛,認為「揸住嚿磚頭就不停收錢。」而這批酒店資產亦收在私人的周大福企業旗下,未有上市。一一年鄭家以 2億 2千多萬美元,收購酒店品牌 Rosewood,找來長女鄭志雯「打骰」,之後公司積極參與收購。一三年有意打包旗下君悅酒店、萬麗海景酒店及尖沙咀凱悅酒店上市,市傳集資額 78億港元,後因市況欠佳擱置。上年將一半權益賣予阿聯酋主權基金,作價達 185億元。

在上年中,周大福企業亦向新世界中國購入酒店管理業務,連同 Rosewood集團旗下的瑰麗酒店、新世界酒店及度假村、以及貝爾特( Penta)酒店,全球有五十多間酒店,遍布十八個國家,難怪有指彤叔的私人錢包,勁過誠哥!

撰文:梁延宇、黃嘉慧、黃綺敏、陳慧瑩

攝影、攝錄:財經組

插圖:詹震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