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日 星期六

外父提攜成珠寶大王 轉戰地產變大亨獲封「沙膽彤」 __,

外父提攜成珠寶大王轉戰地產變大亨獲封「沙膽彤」昨晚(9月29日)病逝、終年91歲的新世界發展(017)名譽主席鄭裕彤,年輕時有「澳門駙馬爺」之稱,這是源於他的發跡是外父周至元提攜,將周大福金鋪託付他發揚光大。在周大福打工五十年的董事、現年86歲的何伯陶,曾在接受訪問時憶述,周至元與鄭父(又名豬叔)是同鄉兼老友,「周至元中白鴿標(彩票)發達,戰前在廣州已經有五、六間金行。而豬叔也在廣州經營三益綢緞鋪 ...




  • 其他影片:>>






  • 外父提攜成珠寶大王 轉戰地產變大亨獲封「沙膽彤」
  • 昨晚(9月29日)病逝、終年91歲的新世界發展(017)名譽主席鄭裕彤,年輕時有「澳門駙馬爺」之稱,這是源於他的發跡是外父周至元提攜,將周大福金鋪託付他發揚光大。

    在周大福打工五十年的董事、現年86歲的何伯陶,曾在接受訪問時憶述,周至元與鄭父(又名豬叔)是同鄉兼老友,「周至元中白鴿標(彩票)發達,戰前在廣州已經有五、六間金行。而豬叔也在廣州經營三益綢緞鋪頭,大家是對面鋪,因而認識並相當投契。」雙方太太同時有喜,二人指腹為婚。周至元其後到澳門發展,而鄭父留在廣州。

    一九三八年日軍侵華,時年十二歲的鄭裕彤,在父親安排下從鄉下走去澳門,到未來外父的周大福金鋪打工。鄭裕彤曾於受訪時表示,「時鄉下食都幾乎無得食,我阿媽好慳,食番薯咋。去澳門咪做後生咯,咩都做。」周大福位於新馬路四層高唐樓,地下為鋪頭,樓上為宿舍。外父周至元出名「惡死」,有「轟炸機」花名,就連彤嬸也說:「佢好惡,見到佢都匿埋。」周至元待未來女婿一樣嚴厲,但鄭裕彤卻得戚的說:「我無做錯事,佢無鬧過我。」

    早年,由於鄭裕彤十分熱衷金鋪業務,又主意多多,經常跑到其他鋪頭扮客抄款,甚得周至元歡心,不久由後生升至樓面。何伯陶還記得鄭裕彤躲懶招數,當年資訊不發達,每間金鋪都要輪流每朝到商會,拿報價單向行家派發,「輪到周大福報行情,彤哥見金價與昨日無變,就丟晒報價紙條落海算數。」彤叔也說:「同一個價就唔使派啦。」

    拼搏的鄭裕彤,早年曾安排太太返順德居住,而自己則留港開創事業,住在文咸街三十二號宿舍一個床位。其後香港生意逐漸穩定,才把太太接來香港,租住北角英皇道一百七十一號三樓單位。

    一九五六年,周至元把周大福股份,轉讓給鄭裕彤。其實周至元有三子七女,長子樹森在美國讀建築,次子樹堂移民加拿大,幼子樹榮在澳門做貿易生意,三兄弟對金鋪都不感興趣,周至元唯有把周大福留給女婿。周至元次女周淑姿曾在澳門表示:「當時爸爸叫樹森接手做,但他不肯,堅持要做建築,其餘弟弟年紀還小,所以把鋪頭交給彤哥。」

    就在他持有周大福股權這一年,該店首創四條九(即含金量 99.99%)足金,較當時三條九金(即 99.9%)含金量更高,何伯陶說:「每賣出一兩金,都要蝕幾十蚊。」鄭裕彤說出原委:「你估我真係蠢咩?蝕底即係數,今次我蝕底俾你,你會記得我,下次會幫我講好說話,就有效好多。」周大福千足金推出後,當鋪及行家都爭住要,大收免費廣告功效。

    繼金飾打響名堂後,鄭裕彤主攻女人至愛——兼營鑽石。六十年代的香港,唯一擁有De Beers(戴比爾斯)鑽石入口牌照的,就只有廖桂昌,其他人無法經營。於是鄭裕彤諗計,於六四年索性到南非買下一間有De Beers牌照的公司,令周大福黃金、鑽石兩瓣通吃,高峰期更包攬全港鑽石入口量三成,而他亦贏得珠寶大王稱號。

    其後,鄭裕彤由金業轉戰地產,第一鋪是於五二年興建跑馬地藍塘別墅。當時他還帶三弟裕培、何伯陶一同去收樓,三個地產初哥,烏龍百出。鄭裕培曾回憶說,「係佢(何伯陶)手多多去亂扭個水喉,搞到我成身濕晒。」六五年,已然發跡的鄭裕彤,由北角唐樓搬上白建時道八號居住。當時,他見周大福業務已上軌道,於是向周大福管理層表示,自己日後會專注做地產,珠寶生意由他們管下去。

    六七年暴動,樓市低迷期間,鄭裕彤以低價購入不少市區地盤,「我驚咩呀!衰極我都有塊地手!」七○年,鄭裕彤與景福珠寶老闆楊志雲,萬雅珠寶老闆冼為堅等行家,成立新世界發展,由鄭佔五成七做大股東。翌年,新世界斥資一億三,向太古集團買入尖沙咀海傍藍煙囪地皮,發展成今日的新世界中心及麗晶酒店(現稱洲際酒店)。每次提起這個項目,鄭裕彤都有說不盡的故事,「當時我諗,呢個地方就代表香港,船入到維多利亞港一眼就望到,點都要整靚佢。」

    鄭裕彤能發展藍煙項目,成為地產大亨,原來與生銀行創辦人,善伯何善衡有莫大關係。七二年,新世界上市前曾多次配股,集資籌建新世界中心,其中生(代理人)有限公司,便注資千三萬,入股百分之八點五。七二年十一月,新世界上市,生銀行成為新世界的主要來往銀行,而何善衡於七二年起便擔任新世界主席達十年。鄭裕彤曾表示,「佢德高望重,做主席最為適合,生對新世界都好支持,不過如果信用不佳,人家都幫不上。」

    早在周大福期間,他已與善伯認識。那時周大福設鋪皇后大道中一四八號 B,對面的一百八十一號,正是何善衡創辦的生銀號。周大福老夥記鄭本,指彤叔與善伯十分好傾:「我同生有來往,經常走過對面鋪存錢、找換,善伯都有過來我鋪頭坐。」得到生泵水,新世界中心順利在八○年落成,成為尖沙咀區地標。鄭裕彤意猶未盡,八四年與貿易發展局,合作發展灣仔會議展覽中心。當時正值香港爆發九七前途危機,只得他願意參與這個涉及二十八億元大型項目。

    八六年英女皇訪港,特別為這項工程主持奠基儀式,鄭裕彤成為大贏家,「做都係,好似一場賭局,一定要有眼光,都是憑經驗累積,唔係讀書得返來。」由於他每每大膽投資,外界冠以「沙膽彤」稱號,「我都唔知人為什麼安個咁名俾我!」他不解的說。
    彤叔與誠哥,殿堂級華資孖沙。
    鄭裕彤、鄭家純、鄭志剛三爺孫。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