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翠華怪職員 橫行將軍澳 [壹週刊 - 1391] __,M1,

本刊多次目睹這名任職翠華餐廳的外賣員工,開工期間搜掠停泊在將軍澳新都城巴士總站內的電單車。城市打游擊翠華怪職員 橫行將軍澳有誰會想到,一個任職餐廳送外賣的員工,表面上正常無異,背後竟然是一個專向停泊在路邊電單車下手的偷竊慣匪。最恐怖的是,他幾乎每日工作期間,都會出動犯案,令人防不勝防。人口達四十萬的將軍澳區,供電單車停泊的車位嚴重不足,於是不少人都會隨處停泊。其中新都城巴士總站更是重災區,站內隨處 ...


本刊多次目睹這名任職翠華餐廳的外賣員工,開工期間搜掠停泊在將軍澳新都城巴士總站內的電單車。

城市打游擊

翠華怪職員 橫行將軍澳

有誰會想到,一個任職餐廳送外賣的員工,表面上正常無異,背後竟然是一個專向停泊在路邊電單車下手的偷竊慣匪。最恐怖的是,他幾乎每日工作期間,都會出動犯案,令人防不勝防。

人口達四十萬的將軍澳區,供電單車停泊的車位嚴重不足,於是不少人都會隨處停泊。其中新都城巴士總站更是重災區,站內隨處可見違例亂泊的電單車,至少有二十多輛。近月來,這裡的電單車接連被人偷走車上物品,車主都大嘆無可奈何。

經過連日暗中追蹤,本刊終揭開這名電單車竊匪的身份,他竟然是附近翠華餐廳工作的全職送外賣員工。他幾乎每隔兩小時,便會來搜掠

這裡的電單車,無論是碎銀箱的硬幣,還是車頭的小燈飾等零件,他都會照偷。本刊就曾目睹他多次搜掠,更曾偷走車主的太陽眼鏡。

而這名電單車竊匪,更疑有「特殊癖好」,經常拿着自製的古怪吸食工具,在公眾地方大啖大啖的吞雲吐霧,行為舉止十分不尋常,街坊亦不勝其煩。

本刊其後向這名翠華送外賣員工質問,他極力否認偷竊和吸毒。

由於事態嚴重,翠華集團已就事件報警。

近月來,將軍澳新都城巴士總站經常出現一名形跡可疑的男子,不斷在站內來回踱步,又對停泊在這裡的電單車細心打量,好像企圖打什麼壞主意似的。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該名男子竟然是翠華餐廳員工,因他穿上餐廳制服,應該是負責送外賣的。

巧合地,最近停泊在這裡的電單車,接連發生盜竊事件,「我架車俾人偷咗十幾蚊碎銀,聽其他車主講,都試過中招。不過由於損失唔多,所以大家都冇報警。」不願上鏡的車主阿明向本刊稱,懷疑該名鬼祟的外賣男是慣匪,專向該處的電單車落手。

上週初中午時分,記者去到新都城的巴士總站視察。只見巴士站內,泊了大約二十輛電單車。雖然是違例停泊,但由於沒有阻礙途人和巴士出入,所以一向甚少被警察抄牌。其後,一名男子駕着電單車到來,他就是阿明所說的外賣男。因他穿上翠華餐廳制服,電單車亦印有該餐廳字樣,看來是剛送完外賣。

身穿制服的外賣男,淡定地走近電單車細心打量,尋找目標下手。

就算司機做足保安措施使用車冚,外賣男仍會揭開車冚大肆搜掠。

身形瘦削似道友

該名外賣男年約五十歲,身形瘦削膚色黝黑,樣貌有點似道友。只見他泊好電單車後,就不停來回踱步,視線一直望着其他電單車,好像在尋找獵物似的。

其後,他又神情閃縮地左望右望,確定附近沒有途人後,竟然伸手打開別人電單車的碎銀箱搜索,應該是看看車主有沒有留下硬幣。他亦十分狼胎,搜完一輛沒有收穫後,竟然肆無忌憚地再搜另一輛,其手法十分熟練,看來是做慣做熟。

他一共打開了五輛電單車的碎銀箱,沒有收穫後便駕車離去,之後返回工作地點,即新都城二期商場地下的翠華餐廳。

記者發現,當不用送外賣時,外賣男都會在餐廳內幫手執頭執尾,有時又和同事說笑聊天,沒有異樣。但有誰想到,這名表面上勤奮的送外賣職員,背後竟然是一名涉嫌偷竊的小偷。

這名涉嫌多番偷竊的翠華外賣員工(箭嘴),在餐廳時經常和同事有講有笑,又會幫手執頭執尾,一點也不似小偷。

涉嫌專向電單車偷竊的男子,就在新都城二期商場地下的翠華餐廳任職外賣員。

有人望住照偷

沒有外賣送時,外賣男可能又心癮起,徒步走去巴士總站「巡更」。他再次逐輛電單車搜索一番,看看有什麼東西可偷。當時,附近的小巴站正有數名乘客排隊等車,他們都有留意外賣男的舉動。雖然有人望着,外賣男依然毫無顧忌,繼續大肆搜掠,可謂膽大包天。

這時,外賣男突然面露笑容,原來他在其中一輛電單車發現一副太陽眼鏡,他拿起來看一看後,立即快手將它放入褲袋,然後急步離開。

記者跟隨其後,看到他行回餐廳的路上,不時將「戰利品」拿出來慢慢欣賞,好像很滿意這次「收穫」似的。

記者一連多日在餐廳外暗中視察外賣男的舉動,發現他真是一個「慣匪」,因他大約每隔兩小時,便會賊性大發,走去電單車位置搜索一番。由於餐廳很難直接望到停泊電單車的位置,所以即使他頻頻出動,餐廳職員仍然毫不知情。有時,外賣男連停泊在行人路的單車也不放過,翻看單車的籃子和椅底,看看有什麼東西可偷取。

古怪吸食工具

記者上前質問外賣男是否偷竊,當時他右手握着一支懷疑剛偷回來的電動燈飾,但他反駁是自己買回來的。

除了偷竊,這名貌似道友的男子,亦疑有另類「特殊癖好」。記者跟蹤期間,不時看到他從送外賣電單車的尾箱內,拿出一個古怪吸食工具。該自製工具是一個五百毫升塑膠飲料膠樽,樽身還接駁了一截吸管,有點像吸食毒品冰的工具。雖然不知道他用來吸食什麼,但噴出的煙味道奇臭,應該不是吸食普通煙絲。

可能由於吸食工具太「異樣」,外賣男每次「開餐」時,都會走到商場外的暗角位置。只見他將一些東西放進吸管,再用火機燃燒吸管頂部。

之後,他便會含着膠樽口大力吸啜,再吐出陣陣煙霧。連番吞雲吐霧後,外賣男神情一臉呆滯,情況如癮君子「上電」後似的。「有次行過聞到噴出嚟嘅煙,陣味好怪,同一般煙味好唔同,都唔知係唔係毒品。」附近街坊表示。

而街坊除了懷疑有人吸毒外,又不滿有人將這個吸食工具,與外賣食物一同放在電單車尾箱,「有次叫外賣,發覺食物味道好怪,我懷疑係吸收咗個工具嘅味道,好噁心。」

記者曾走近查看,發現這個工具的吸管滿布類似煙絲的東西,而膠樽又盛載了黑色液體,十分不尋常。最恐怖的是,外賣男有時「開餐」後,便會立即駕電單車送外賣到附近屋苑,「都唔知有無藥駕,諗起都牙煙。」

這個自製的吸食工具,原本是個五百毫升的膠水樽,並附設吸管(箭嘴),內裡全是黑色液體。

這名外賣男疑有「特殊癖好」,經常以自製的古怪吸食工具,躲在暗角吞雲吐霧。

碎銀不翼而飛

為了解區內電單車被偷竊是否嚴重,記者訪問多個電單車司機,他們均不約而同表示曾經「中招」。電單車司機 Dicky表示,一個月前泊車後前往晚飯,半小時後折返,已發現碎銀箱內所有硬幣不翼而飛,連同手把上電話座的膠粒也遭一併偷走,他氣憤地說:「百幾蚊嘅電話座根本就唔值錢,我估佢強行用暴力扯走,但裡面有電線就唔成功,最後發脾氣索性連膠粒都偷。無咗啲膠粒,即係要重新買過。」

Dicky又稱事後曾向附近的小巴司機了解,看看有否目擊事發經過,「有司機話確實見到一個男人靠近電單車,佢哋以為係電單車車主。」

而另一位車主何先生,則推測賊人很等錢用,「我估個賊好等錢用,佢唔會攞你好多嘢,夠食飯就算數。」何先生對此大感無奈,因為電單車隨街泊,很多事無法避免,「惟有放啲碎銀當交租,如果無錢仲大鑊,佢向你架車踢多兩腳仲傷,我都試過架車俾人燒,懷疑無嘢偷,賊人一時火遮眼啩。」

而車主黃先生就稱,上月其電單車手把上的電話座被偷走,他起初以為自己沒有用車冚,讓賊人有機可乘,但事實卻並非如此,做足安全措施結果可能也會一樣,「我之後有用車冚,一樣俾人偷嘢,好慘。」黃認為由於車主損失不大兼怕麻煩,大多數人都沒有報案,令賊人更加大膽。

看來整個將軍澳區,電單車內物品被盜情況相當嚴重。有街坊估計,外賣男偷走電單車的各樣零件後,會賣給附近的汽車零件鋪頭,賺取一百幾十的「上電費」。

否認偷竊吸毒

記者上週去到該翠華餐廳,打算質問這名外賣男為何要多次盜竊時,又撞正他正揭開別人的電單車車冚搜索,並企圖偷走一支電動燈飾。記者立即上前踢爆其惡行,但他竟然聲大夾惡地說:「睇吓之嘛,係咪掂吓都唔得先。」

當時,他的右手拿着一支小燈飾,但他否認偷回來,堅稱在鴨寮街以十元購買,並說:「買咗好耐啦,我鍾意幾時安裝都得。」雖然電單車是公司的,但他堅稱貪靚,所以買回來裝飾公司車一番。至於有街坊懷疑他吸毒,他對此極力否認,「我無不良嗜好。」

而本刊曾向翠華餐廳集團了解事件,翠華回覆指對事件高度關注,又聲稱員工若干犯偷竊罪行,集團將交由警方處理,並會配合警方調查。據悉,翠華已就事件報警,並將記者的聯絡電話轉交警方,方便警方調查。

將軍澳區議員林少忠指出,將軍澳區人口達四十萬,但警力卻嚴重不足,要求警方加強巡邏一些人流稀少的地方,「市民如遇到行為有異常嘅人,須倍加留意。」他建議電單車司機可加設防盜警報器,以阻嚇貪婪的鼠輩狗偷。

車主 Dicky(右)表示,停泊在巴士總站內的電單車常被偷竊,他的電單車曾被偷去硬幣和手把上電話座的膠粒。

翠華集團據悉已就事件報警,並將記者的聯絡電話轉交警方。

外賣男主要負責駕駛電單車送外賣到附近的屋苑。

撰文:艾 馬

攝影:王 晴、雄 大、金 文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