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色字頭上七把刀 女學護又有新歡 被插人夫:我無恨佢,我覺得佢有精神病 [壹週刊 - 1393] __,M1,

裁決前四日的星期天,簡媛茌與經常護送她出入法庭的James,在銅鑼灣逛街拍拖,但James對本刊聲稱,二人只是普通朋友。新聞追蹤色字頭上七把刀 女學護又有新歡 被插人夫:我無恨佢,我覺得佢有精神病人夫秘戀女學護,遭妻揭發後聲稱會分手,卻藕斷絲連。女學護指人夫令她懷孕,又發現他有第四、第五者,最終「情急判斷下」怒捅他七刀,上星期被裁定蓄意傷人等罪成,還押小欖候判。審訊期間,人妻強調信任丈夫為人,胞弟 ...


裁決前四日的星期天,簡媛茌與經常護送她出入法庭的 James,在銅鑼灣逛街拍拖,但 James對本刊聲稱,二人只是普通朋友。

新聞追蹤

色字頭上七把刀 女學護又有新歡 被插人夫:我無恨佢,我覺得佢有精神病

人夫秘戀女學護,遭妻揭發後聲稱會分手,卻藕斷絲連。女學護指人夫令她懷孕,又發現他有第四、第五者,最終「情急判斷下」怒捅他七刀,上星期被裁定蓄意傷人等罪成,還押小欖候判。

審訊期間,人妻強調信任丈夫為人,胞弟受訪時又強調哥哥「根本唔係婚外情,係佢(女學護)表錯情。」

不過,本刊取得當初人夫追求女學護時親筆撰寫的情信、親密合照及短訊,內容肉麻露骨,人夫更於信中表明:「我唔理結果會係點,而我亦已經有離婚嘅打算,我好想為妳任性一次。」

偷食證據確鑿,但人夫接受本刊獨家訪問,卻自稱從無偷食,又反指今次無帶眼識人,非常後悔,更拋下一句︰

「我受咗咁多刀,其實我真係冇憎恨佢,我當佢係精神病……」

這宗孽戀傷人案,上週四在區域法院裁決,廿九歲女被告簡媛茌,獲悉四項蓄意傷人及一項刑事恐嚇罪成後,無露出失望表情,只呆望着前方。坐在公眾席的簡父簡母,難接受女兒要入獄,簡父最初仍保持冷靜,及後按捺不住,掩臉失聲痛哭。

主動幫陌生男記者點煙

簡媛茌多年前曾任私影模特兒,拍下不少性感照。

七刀刺傷人夫後,簡被網民起底,指她曾做援交及私影,記者查證她確曾參與私影。性格外向主動的她,煙癮甚大,記者第一次在法庭外遇見她,她正在煲煙,面對記者這名陌生男子上前攀談,她竟主動幫忙點煙。

翻查資料,簡媛茌目前仍是人妻。○八年時,年僅廿一歲的她跟年長六歲的技工康永然結婚,四年後便分居,卻一直未辦理離婚手續。

本案由今年九月中開審,在審訊期間,一名叫 James的男子,幾乎每日保護簡進出法庭,為她開路。他獲悉裁決後,一直盯着犯人欄內的簡。二人曾對望數秒,但簡並沒以表情或動作給他任何回應。

仍是人妻 偕新歡公園談心

James向本刊聲言,跟簡只是好朋友,而自己亦有伴侶,不過事實並非如此,在裁決前的週末,本刊便目擊二人手拖手在銅鑼灣購物,表現冧爆,似乎並未有受案件影響心情。

當日下午,二人在銅鑼灣手拖着手逛街購物,親密非常,一逛更是幾小時。入夜後,二人更到了上水一個偏僻公園談心。

據簡母透露,女兒青春期開始談戀愛,父母一直教她如何處理感情問題,惟她丈夫騙取簡父母金錢,事件令簡大受打擊,於是寄情工作。由於簡對醫護行業有興趣,於是報讀護士課程,去年一月結識了本案男主角鄭柏堯。據簡母形容,女兒今次「墮入感情陷阱」,暗指鄭並非好人。

被插了七刀的鄭柏堯,胸口留下刀傷。據他弟弟所講,現時仍有永久傷痕。

根據當日警方拍攝的相片可見,事發後,簡媛茌雙腿都有瘀傷及擦傷。

人夫:無聊睇 WeChat識佢

鄭柏堯向本刊強調,自己從無偷食,又說簡媛茌誣陷他的人格,但他並沒憎恨對方,「因為你問我,我真係當你係一個 psychiatric(精神)嘅病人。」

三十七歲男事主鄭柏堯,是醫療器械銷售員,在 Olympus任職高級區域經理,向醫院銷售醫護用品。案件裁判前兩日,鄭柏堯接受本刊獨家訪問,他承認是因為工作不愉快,透過 WeChat認識簡,「無聊睇吓( WeChat)……咁啱認識到佢。」「我唔知啲嘢係咪咁啱,咁啱死唔去又係咁啱」對於因為這段孽戀而被刺七刀,他明顯心中有氣。

不過他卻聲言與簡並不相熟,更非婚外情,但由於工作性質相近,所以十分投契,故有不開心便會找簡談心,亦不時會上門為簡做家務。他形容對簡的行為只是「幫佢」,因自己太好人,「佢為人負面,自己比較有正能量,有能力就扶持佢。」

雖然口口聲聲並非婚外情,但他卻不時向簡贈送禮物,他卻解釋指︰「嗰啲係公司嘅贈品,我個個親朋戚友都有送。」不過,本刊取得當初他追求簡時,親筆撰寫的情信、親密合照及短訊,內容肉麻露骨。該封情信顯示,鄭以「傻豬 LAZY Girl」來稱呼簡,在信中鄭更寫上:「好希望妳可以俾個機會我做妳男朋友」、「我希望去學西餐,將來可以整西餐俾妳食,唔使你餓親」、「我發誓我一定會好錫妳」。

肉麻情信曝光

他亦向簡送花和戒指,以短訊冧她,曾於自己生病時稱:「我病好之後,你就走唔甩,我要錫妳一千次㗎。」

本刊向鄭遞上該封情信,他甫看後,表情極為尷尬,稱不作評論,之後又否認是由他所寫,「或者佢搵人寫,我都奈你唔何嘅。」不過當記者再出示其他證據,他即顯得急躁慌亂,更稱與簡只是不太相熟的朋友,「冇諗過佢會生安白造。」

對於簡指控他搵援交,他直指對方沒證據,更激動回應:「咁點解你唔 show出嚟呢?」更揚言自己亦掌握了簡的「黑材料」。

據鄭指,案發當晚,他一如往常,上門探望簡,但他形容,當晚簡是早有預謀設局害他,當他負傷爬行四百米逃走時,簡在旁「好似隻狗咁睇住你,其實佢當放緊狗之嘛」。

本刊取得鄭柏堯與簡媛茌熱戀時的親密合照,惟鄭竟矢口否認曾鬧婚外情。

去年初展開追求時,鄭柏堯親自寫情信冧簡媛茌。當記者攜信向他查問時,他吞吞吐吐一輪,口窒窒否認寫過這封信。

「可能個天覺得我唔應該死」

人夫鄭柏堯幾乎每天下班都是獨自回家,未有見到他跟妻子外出吃飯。

根據案情,鄭在去年一月認識簡並成為情侶。鄭妻揭發後,同年六月鄭聲稱斬纜,但仍經常去被告上水家中相聚。今年一月十二日,他又上門幫她做家務。據悉,當日簡發現鄭的手機儲有多個援交妹電話號碼及性感照,又懷疑他有第四者,於是質問他。

而在當晚,鄭臨走時,簡更突然發難,以不明液體淋潑他,再用八吋長餐刀刺他胸背數次。鄭負傷逃走,爬到四百米外泊車位,簡提出駕車送他返屋企被拒絕,又插鄭胸口。鄭形容無力反抗,二人上車後,簡致電鄭母稱:「我唔擔保佢齊全返嚟。」開車途中,她又停車刺鄭右胸,終令他重傷,身體有多處深達一至二點五厘米傷口,曾入住深切治療部,留醫十三日。

不過,鄭在接受本刊訪問時,又再「加料」,透露當日簡駕車送他回將軍澳時,一度用疑似電槍夾他的鼻。另外,辯方在庭上指出,簡曾懷孕,鄭當時回應卻指:「唔係推卸,但唔肯定個 BB係唔係我嘅!」

經歷今次事件,鄭稱不夠膽再用 WeChat,「因為原來上網啲人係,某個程度,我可能都唔係真正認識嘅人,可能你識咗佢一年都好,你始終都唔知道佢入面原來係咁深不可測。」他認為自己大難不死,「可能上天覺得……可能係你都唔應該死呀,我唔知咩原因。」

女學護:誠實是最美麗的根源

「雖然我和鄭先生的關係違反了道德和倫理,可是我在相處當中,投入了毫無保留的真心。」簡於呈堂的求情信中道出感受。她說相信誠實和用心,「是人際關係最美麗的根源」,當發現鄭的不誠實行為後,選擇詢問他,但其反應令人始料不及,「我當時實在感到十分害怕和不知所措,在情急判斷下傷害了鄭先生。」

簡曾就讀的香港道教聯合會鄧顯紀念中學及護士學校同學,亦撰寫求情信指她本性善良,形容「是次事件箇中複雜,局外人實在不容置喙,可是當中深受傷害的,亦包括簡同學自己。」辯方形容本案是悲劇,源於一段錯誤感情關係,斷送簡一生前途,而干犯蓄意傷人罪可被判囚三至十二年,但沒量刑指引。

暫委法官高偉雄裁決時對兩人關係表示懷疑,但認為「即使鄭刻意隱瞞或淡化與女被告嘅關係,亦唔代表佢唔可信。」認為鄭的白色內衣全染血,車上有大量血漬,他被捅七刀後極度驚慌,記不清楚細節亦不出奇,裁定簡罪成。案件押後至下月一日,等候簡的背景、精神及心理報告始判刑,簡遭還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候判。

簡媛茌於裁決前四日,跟新歡 James手拖手逛街後,二人更在公園聊天。

鄭柏堯經常送禮物給簡媛茌,包括他公司的贈品。鄭受訪時強調:「我所有親朋戚友都收過。」

妻子、胞弟盲撐

審訊期間,人夫鄭柏堯妻子作供說揭發丈夫偷食,但已原諒他。惟鄭接受本刊訪問時,竟然推翻控方案情及妻子所講,指自己從沒有婚外情,更形容與簡的關係,「唔可以叫親密,或者咁講,我同佢只係普通朋友。」

據了解,他與妻子李珮文是中文大學化學系同學,五年前結婚,居於將軍澳都會駅。鄭妻庭上作供時表示,去年揭發婚外情後即時原諒丈夫,更形容他「太善良,成日幫人,好傻」,信任他認為簡曾自殺好慘,才去幫她。

除了鄭妻力撐外,鄭的胞弟接受本刊訪問時,亦直指︰「阿嫂係阿哥唯一嘅女朋友,感情相當好……佢對太太好,喺我哋眼中絕對係好 close,好融洽。」對於簡在庭上指,兄長找援交妹及有第三者,鄭弟強調:「呢啲一定係老作啦,我夠可以話佢叫鴨啦係咪?」

鄭弟直言,阿哥是「出於一份關心,去問候呢位眾多朋友嘅其中一位」,但他認為因為簡從未試過被如此關心,所以便出手去搶,「 even知佢有老婆都好,都要搶佢返嚟!」

鄭弟說,本案並沒有令胞兄與阿嫂的關係破裂,二人的感情反而更好︰「兩個仲一齊住,去多咗旅行。」不過據本刊連日觀察,鄭經常單獨外出,連週日下午都單獨到寓所樓下買外賣回家,未見過鄭妻出現。

撰文:李啟發、黃偉恆

攝影:翁少陽、莫智謙、郭永強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