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港鐵縱火:港鐵縱火:人黏人着火燒 勇漢菊花茶撲救 __,港鐵,

鄧廣坤雙手受傷。(蘇仲賢攝)在廣華醫院留醫的32歲男傷者鄧廣坤,雙手受傷,他憶述昨晚事發經過時仍有餘悸,表示當時靠左邊站着,起火後場面非常混亂,被人逼到右邊,與其他人一齊向車尾方向其他車卡走。但火勢太大,冒出大量濃煙,他只能稍為向後後退,站到距起火位置約3米外。他指:「好彩有人識打開列車車窗抖氣,但因為人太多,就算真係有人識攞滅火筒,亦唔係容易」。鄧身穿牛仔褲、恤衫及一件外套,外套黏住其他人的衫一 ...


鄧廣坤雙手受傷。(蘇仲賢攝)

在廣華醫院留醫的32歲男傷者鄧廣坤,雙手受傷,他憶述昨晚事發經過時仍有餘悸,表示當時靠左邊站着,起火後場面非常混亂,被人逼到右邊,與其他人一齊向車尾方向其他車卡走。但火勢太大,冒出大量濃煙,他只能稍為向後後退,站到距起火位置約3米外。他指:「好彩有人識打開列車車窗抖氣,但因為人太多,就算真係有人識攞滅火筒,亦唔係容易」。鄧身穿牛仔褲、恤衫及一件外套,外套黏住其他人的衫一同焚燒,他隨即取出一包菊花茶將火淋熄,同時協助另一名中年女子淋熄火。

鄧於銀行工作,他昨晚下班後在中環乘地鐵回家,縱火疑兇則在金鐘站上車,當時車廂逼滿人,大家肩貼肩,好似沙甸魚咁逼爆。他指:「疑兇上車時撞咗我一吓,所以特別『睥咗佢幾眼』,我企喺佢右邊。疑兇就企喺駕駛室門外,貼住道門企,無特別舉動。」

當時鄧無留意疑兇有自言自語,但他指:「佢突然喺孭喺胸前嘅背囊攞出一個膠樽,然後大叫『去死喇』,跟住就點火,車廂即刻好混亂,啲人大叫,又叫救火。……至少見到2人着火,但好多人啲衫都係咁燒。」鄧稱,可能有人曾嘗試阻止,但他強調:「倒水點火都係一、兩秒之間,可能有人見到到想阻止,但嚟唔切。」他懷疑疑兇縱火早有預謀。

車門打開後,他與其他人立刻逃離車廂,他坦言:「回頭見到2個火人癱咗喺地下唔郁得,感到相當震驚。當時未見有港鐵職員救火。」他回憶稱,當時自己好驚,與其他人一起走上大堂,由於有感於如此大的突發事件,救護車未必可迅速抵達,因此自行乘的士到醫院求診,他其後獲悉,自己是第一個到醫院的傷者。

鄧又謂,他雙手受傷,右手是只幫身旁女女士拍熄外套火導致,鼻子則甩皮,但他不擔心雙手掌的傷勢,因為脫皮後應該無大礙,反而最擔心是其鼻會留下疤痕。他認為,慘劇最大責任是疑兇,怒斥:「冇佢就唔會發生咁嘅事」,又指事發時情況混亂、好擠迫、火勢猛及太突然,乘客未受過專業訓練,根本不知如何在車廂尋找滅火筒。

今次事件中,鄧覺得:「在香港,人與人之間嘅關係OK,乘客互相扶持,有人冷靜打開窗,有人用水協助着火乘客,冇發生『人踩人』已經係好好彩」。他又稱,昨晚雖無發噩夢,但起床後感到「好唔舒服」。他解釋:「唔係生理不適,而係心理,因為啱啱仍係一個活生生的人,但一陣間已成身着晒火」。他坦言感到不舒服,惟暫時毋須社工協助。


來源 source: http://hk.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