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6日 星期四

「慈母」多敗兒 [壹週刊 - 1410] __,M1,

坦白講「慈母」多敗兒林占士,七十二歲,退休警司,曾任警隊內部紀律聆訊主審官,更曾在六七暴動前線抗擊左派人士。退休十幾年,但依然對服務三十載的警隊着緊, ...


坦白講

「慈母」多敗兒

林占士,七十二歲,退休警司,曾任警隊內部紀律聆訊主審官,更曾在六七暴動前線抗擊左派人士。退休十幾年,但依然對服務三十載的警隊着緊,更因「七警案」走上街頭。但同行者的表現令他詫異,警隊高層的反應更令他大失所望。香港警察能否繼續做「頂天漢子」?

七七年,香港貪污成風,由救火到睇醫生都靠錢疏通。但嗰時打開報紙,只會見到呢個差人被拉、嗰個警官被查,好似成個社會都針對我哋咁,班手足梗係唔服。有日佢哋決定去警察遊樂會集會,要成立一個組織,團結起嚟。我冇去,因為我要留喺荃灣警署候命,如果有咩失控,變咗非法集會,就要我去處理。我同隊員講:「你哋一陣面對嘅,可能會係自己手足。」手掌係肉,手背都係肉,大家心情好凝重。好彩最後冇事。

估唔到,四十年後,同一地方,又有半隊警察集會。呢次我都冇去,唔係因為我怕事,只係唔想見到大家用錯方法幫同僚。

判嗰七位同事有罪,我相信冇咩人會非議,佢哋確係做錯。警察要保護其他人同自己,甚至乎保護嗰個人,當然有權使用武力。但我哋嘅宗旨同守則,就係目的一達,武力就要即刻停。唔可以採取報復性武力。

不過一判就兩年,我當差咁耐,好似未見過同一罪名判得咁重。法官話警察打人,而警察本身代表法律,要判得重,我唔反對;但如果係襲擊警察、「襲擊法律」嘅人呢?好似又輕判咗,實在難令我信服。所以判刑幾日後,我都要上街遊行,撐吓同僚。

現場唔少新、舊同事,但有部分人實在好唔理性,講晒粗口,話法官係狗,講好多唔文明嘅說話鬧司法制度。如果你俾個牌我話「天地有正氣」, OK,我覺得幾啱。但你俾啲「貓貓狗狗」我,我唔會揸,因為唔係我信嘅嘢。我信嘅係合理、合法咁執法。如果盲目咁支持,對雙方都唔好。

行過先發覺呢啲示威根本唔係我想像咁,所以幾日後個「會員大會」我都唔想再去。我只係關照吓班舊同事,同佢哋講:「我唔希望呢個集會變成爛仔聚會,講啲貶低自己警察嘅嘢。」結果出嚟,大家都有眼睇啦,確係有些少失望。

不過嗰班高層,先最令我失望,淨係一味話要支援班手足,從來都冇諗過要有教訓。好似個仔犯咗錯,老豆話得啦,唔使怕,我哋賠錢得喇,你冇事。咁咪縱壞佢囉。

以前喺灣仔當更,有個同事太俾心機去查案,走去「撩」嫌疑人信箱,被人睇到報警,拉返自己差館。我哋惟有落案控告。雖然手足們都有為佢私下籌錢,我仲幫佢搵律師。但幫之前我真係有摑佢兩巴,問佢點解咁蠢。

從錯誤中學習,呢點係一定要講,然後先幫佢,咁先係「恩威並施」。

撰文:關冠麒

攝影:李育明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