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甘比生父公屋爆料 妻離女散 [壹週刊 - 1415] __,甘比,M1,

直認是自己親手趕女兒離家的陳遂明,在破舊的銀包內一直保存着已泛黃的全家福,淡然承認十多年前就已跟她們緣斷,再沒聚頭。封面故事甘比生父公屋爆料 妻離女散 ...


直認是自己親手趕女兒離家的陳遂明,在破舊的銀包內一直保存着已泛黃的全家福,淡然承認十多年前就已跟她們緣斷,再沒聚頭。

封面故事

甘比生父公屋爆料 妻離女散

近日華置前主席劉鑾雄,高調大談成功秘史,旁邊站着的,是現任太太陳凱韻(甘比)。兩人拍照時互相依偎,一臉幸福。今日的甘比,也是坐擁五百億身家的「女首富」,但對於過去,她絕口不談。雖然經常見到甘比媽,及甘比三姊妹高貴地展現人前,但甘比生父的身份,總是諱忌莫測。

本刊循多方調查,發現甘比父親陳遂明,仍住在當年一家五口同住的大圍公屋。甘比父與甘比關係已非常疏離,但有留意女兒的一舉一動,尤其女兒與大劉結婚的消息:「開頭以為同大劉個仔(劉鳴煒),原來係同大劉!」甘比父又拿着舊照片細說,整合了女首富前半生的故事。家徒四壁的甘比父,未有父憑女貴,女兒已拒絕來往。他輕揉鼻子,眼帶點紅地說:「個原因可能係個老豆無用,費事影衰佢。」

記者走入甘比父現住的數百尺公屋,發現到處都封滿塵,房間內傳出陳舊潮濕味道。他直認:「佢哋走咗十幾年,我都無郁過啲嘢。」甘比父指着細房中的碌架床,指甘比家姐瞓下格床,甘比及細妹瞓上格床。床邊仍貼上甘比最愛的 Pingu貼紙,及三姊妹的貼紙相。

甘比父既沒有郁動過房間的東西,一家五口的家庭照,亦仍然放在自己銀包內,即時拿出給記者細閱。可惜的是,這裡景物依舊,但人事早已幾番新,照片中天真爛漫的二女甘比已成為坐擁五百億的香港女首富,再也不是隨意把企鵝 Pingu胡亂貼滿房間的少女。

床架上貼滿了二女甘比最愛的企鵝 Pingu貼紙,而女婿大劉的私人飛機機身,同樣貼滿 Pingu為搏甘比一笑。

妻女離家後,陳遂明一直保留着屋內擺設,以往大女睡在下格床,甘比和妹妹則一同睡在上格床,房間左下方的位置本應放着一台電腦,惟女兒搬走時把它一同帶走了。

照片中的甘比姐姐陳詩韻(後排),用小手搭着母親(中排左)的膊頭,而妹妹陳諾韻(前排左)與甘比(前排右),則笑容燦爛地依偎着父親陳遂明(中排右),可見一家曾經溫馨。

去年尾,甘比與大劉在新婚後曾帶着女兒劉秀樺到中環參加除夕派對,衣著高貴華麗;可惜的是陳遂明對女兒的近況一概也要透過新聞得知,更指從未見過女婿及孫仔孫女。(《蘋果日報》圖片)

仲大我六年

屋內裝修由陳遂明當年一手一腳打造,惟昔日的五口之家只剩他一個

獨居,家中冷氣機更早已壞掉,未知炎夏可如何度過。

甘比父與甘比四母女早已關係破裂,甘比父也只能從新聞中知道甘比現況。對於大劉這名女婿,他竟然有微言。「如果開頭我知,一定反對!嫁俾個大我六年嘅人,都黐線嘅!佢(甘比)又唔係無質素!」女婿大劉今年六十六歲,而外父陳遂明原來只有六十歲。「我最初仲誤以為佢嫁大劉個仔,但原來係大劉!」甘比父語出驚人,他坐在殘殘舊舊的沙發上,坦蕩蕩解說家人之間的關係。「好多嘢我都唔知情,大女結婚、二女結婚、三女結婚,都無通知我。」

同屬潮州人的他指,甘比無論與大劉相識相戀到成婚,也沒向他交代一聲,連孫仔孫女也沒見過一眼,只是從網上得知二人長相。「大時大節都無搵㗎,同埋佢哋全部都轉晒電話,聯絡唔到。」

回憶往事,他指:「最細個女(諾韻)讀書最叻,其實三個都叻。」他從來不用擔心女兒成績,而乖巧的甘比十六歲時曾到麥當勞打工,幫補生計。「以前佢哋四母女會喺廳度打牌,最細嗰個好嗲,會叫我出手幫吓佢。」

有本事咪好

據知,當年性格火爆的甘比父,因家中瑣事趕走甘比,而其他家人亦陸續離開,只由他獨守眼前公屋。問到甘比父有無一刻怪過家人對他不瞅不睬,他本來語夾粗言穢語,後來從怒火中慢慢平靜下來,眼望遠方道出:「唔會,佢哋好咪得,我都為佢(甘比)感到自豪㗎。」對於女兒成為女首富,他又說:「有本事搞到咁咪好……我唔會問佢哋攞錢,做唔出。」

做過運輸工人、麻雀館管理及酒樓的陳遂明,相對於甘比,現時生活極為貧乏,與手拎 Hermès袋的甘比形成強烈對比。他指了指煙灰缸,帶點無奈地說:「有時真係窮到煙都無錢食。」更指家中不少電器早已壞掉,全靠親妹不時出錢照顧。

他與甘比媽的夫妻情雖早已斷了,但甘比媽也絕對有義,這個大圍單位由她以個人名義持有,陳遂明一直住在其中沒有搬走,而他再窮困也不用交租。他指:「總之水、電、煤氣費同管理費就佢(甘比媽)交,係咁多啦。」現時無業的他,閒時只打散工,生活費上時而手緊,家中只有公仔麵及罐頭作儲糧。曾經長時間在旺角麻雀館工作的陳遂明,稱因為每天「朝十二晚十二」的上班時間,而與女兒關係疏離。「出份糧,我俾晒阿包(甘比媽花名),自己只用花紅,其實仲想點?」

雖然單位不用交租,水、電、煤氣費均由甘比媽負責,但陳遂明指仍要為每月的生活費煩惱,通常以公仔麵充飢,如果煮豬肉的話則會分數日來吃。

屋內的廁所地板早就生銹成漬,陳遂明指早前鄰居裝修,更曾令天花石屎剝落。

對比生父仍住在大圍公屋內,甘比早就飛黃騰達,與大劉同住在超級豪宅高士美道二至三號。(林志謙攝)

甘比媽雖母憑女貴,但打扮樸素,現居在以八百二十萬一筆過購買的鰂魚涌康怡花園。

一家睇《新半斤八両》

問到有無更多家庭趣事分享時,他指印象最深刻是一家五口睇電影《新半斤八両》,及後突然搖搖頭,並語帶激動,說起令溫情一去不復返的「小事」。回想起家庭決裂的原因,他瞇起雙眼沉默了數秒:「其實都係小事,係我趕佢哋(女兒)走,走走吓連老婆都走埋。」

「我喺屋企,最細嗰個會話我阻住佢讀書,甘比又會因為屋企有嘢爛咗而對我動火,我話佢哋讀咁多書都無用!嬲得滯咪趕佢哋走。」他指大女詩韻是首個搬走,後來是甘比與細女諾韻離開,最後是妻子。「我哋兩公婆換衫,佢都驚嘅,我就知有問題。」

他找出與甘比媽的結婚照片,從頭憶述往事;紅色喜字下的相簿,正正滿載了夫妻間最溫馨的時光。「我同阿包(甘比媽)以前一齊喺新蒲崗嘅電子廠做嘢,十五、六歲開始拍拖,佢以前係『 wet』妹嚟,係跟咗我先修心養性咋。」相戀數年,二人約二十歲時結婚,起初於慈雲山與陳遂明家人同住,後於顯徑邨築起五口蝸居。他指着凹凸不平的地板說:「屋企都只係我自己一手一腳裝修,嗰陣邊有錢!」

去年曾見一面

甘比父陳遂明是家中獨子,另有姊妹,母親最愛錫的就是他,生前住黃大仙,更會不時走來照顧三名孫女,幫全職工作的甘比父母分擔一下。「對上一次見甘比,係去年我媽媽走嗰陣,佢(甘比)有俾到百五萬我,叫我幫佢搞好個身後事。」他再解釋:「其實都唔叫有見,同佢哋幾個無眼神接觸。」貌合神離,雖然三名女兒有留下守夜,但他認為女兒們理應坐在親屬列之上,對此他明顯耿耿於懷。似乎甘比父雖然與甘比四母女已沒有來往,但切肉不離皮,其中經歷的愛,恨及感情,並不容易割斷。

甘比媽揸實發跡公屋

擺脫出身階層成功向上爬的甘比,現時常手挽着動輒要數十萬的 Hermès手袋,父親對於女兒發跡表示:「佢係有本事嘅。」(《蘋果日報》圖片)

出身於單親家庭的甘比,由甘比媽含辛茹苦養大。本刊翻查土地註冊處發現,甘比媽手上持有兩個物業;○一年,甘比時任娛樂記者,其母以十五萬六千元,於大圍顯徑邨購入一個高層單位。該單位價錢雖平,但也向滙豐銀行做足九成九按揭,連利息每月還款約一千一百元,還款期為二十年。不過,這單位已由甘比媽讓出給甘比父居住。

其實甘比媽買顯徑邨單位的第二年,甘比就結識了大劉,命運從此逆轉,但該單位一直到一三年才正式贖回。至一五年年尾,甘比媽以八百二十萬購買鰂魚涌康怡花園一單位,記者曾經捕獲她進出該屋苑,並在相關樓座逗留,估計她現時於此居住。兩次買賣相隔十數年,相異之處在買入康怡花園時,是一筆過付清,明顯豪氣得多!

發奮讀名校

甘比姐陳詩韻(左)及妹妹陳諾韻(右)因甘比得勢,而得以進入華置擔任執董,生活從此無憂。

草根味濃的甘比,在家中排行第二,上有姊姊下有妹妹,甘比最初與家人居住於屬徙置大廈的慈雲山邨樂平樓。該邨於一九六四年落成,一度為全香港擁有最多樓宇的屋邨,共有六十二座樓宇,當年邨內童黨問題嚴重,最為人熟悉的莫過於是有「慈雲山十三太保」之稱的朋黨組織。極具香港特色的慈雲山邨最終在九十年代宣布清拆重建,而樂平樓則在九三年正式拆卸。本刊曾希望找出甘比所屬小學,惟發現當年邨內小學大多已拆卸重建,現時學校多建於甘比成長之後。

要擺脫低層往上爬,發奮讀書是最老土卻又最低成本之法,而甘比也不甘示弱,成功考進地區名校保良局第一張永慶中學。該校位於傳統屋邨群當中,屬 band 1英文中學,現時在黃大仙區排名第二,全港排名四十六位。其多年來人才輩出,除了有現任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及金融管理局副總裁阮國恆外,會考 9A的巴士車長梁領彥及歌手鄭希怡均是甘比校友。據知,決心努力向上的甘比預科成績不俗,本應有望繼續升學,卻因家境問題而放棄,轉而加入《蘋果日報》減輕家中負擔,成為只有一萬元月薪的娛樂記者,由識字轉攻為去識人。

去年四月,甘比曾罕有地在其 Instagram貼出一張與母親的童年照片,為關注乳癌等議題作宣傳,甘比對姊妹及母親一直照顧有加,傳媒也經常拍到其母幫忙湊孫的溫馨情景,惟對生父卻絕口不提。多年來外界一直盛傳甘比三姊妹曾與母親及繼父居住過大圍顯徑邨,但甘比曾透過傳媒放風,指甘比媽媽與生父離婚後並沒再婚,只集中全力照顧三名女兒。相反生父多年來也沒照顧過她們,而母親曾出手接濟前夫。甘比父沒有照顧甘比,但甘比離家後做記者認識大劉,命運逆轉,也算是成就了一個「女首富」的傳奇。

問到有何說話想同甘比講,陳遂明曾一度眼泛淚光感慨地說:「可能係我無用,佢哋咪唔認我,佢生活好就得。」

甘比媽(中)結婚後隨即三年抱兩,誕下大女陳詩韻(左)及二女甘比(右),而女兒小時候的長相也跟母親有七成相似。

甘比媽(左)與陳遂明(右)相識於工廠,女方於十九歲之齡下嫁只有二十歲的男方,可惜未能白頭到老。

撰文:黃綺敏

攝影、攝錄:關永浩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