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年金幫唔到  759淪老人偷竊樂園 [壹週刊 - 1415] __,759,M1,

偷嘢白髮婆婆在759阿信屋閒逛期間,以閃電手迅速將價值約十九元的海鮮拼盤放進衣衫內,動作乾淨利落,該店老闆表示,偷竊者近八成是老人。壹號頭條年金幫唔到 ...


偷嘢

白髮婆婆在 759阿信屋閒逛期間,以閃電手迅速將價值約十九元的海鮮拼盤放進衣衫內,動作乾淨利落,該店老闆表示,偷竊者近八成是老人。

壹號頭條

年金幫唔到  759淪老人偷竊樂園

老有所養,是一個值得爭論的話題,那到底由誰去養,靠每個人自己年輕時儲蓄,還是社會承擔老人部分退休後生活,一直沒有最後答案。

但現實問題是,不少老人年輕時從事基層工作,頻頻換工缺乏儲蓄,老來又無子女奉養,落得身無分文臨老「唔過得世」。

政府此時推出年金計劃,望每個老人投資一百萬元,每個月可取回五千多元生活費。

但又有多少個老人拿得出一百萬元去投資,就算拿得出一百萬的,又有多少人願意放在政府手中,十五年才賺取五萬元回報?

對基層的老人而言,年金計劃更是遠在天邊的事情,因為他們每天都為下一餐如何解決而煩惱。

本刊走進舊區的老人世界,看到一幕幕人在黃昏後的悲慘生活,有七十多歲老人為了吃一盤十多元的冰凍海鮮,而大膽去 759阿信屋偷竊,阿信屋負責人承認,店內偷竊案近八成都是這些老人做的。

無膽去偷的,就只有吃別人剩下的食物,或者去執拾過期食物,甚至去行乞,尊嚴盡失的去倒數人生最後歲月。

想辦法幫幫他們吧,別忘了二十年後,香港每三個人就有一個是六十五歲以上長者。

執二手食物

婆婆在大坑西邨麥當勞內,食用其他客人剩下的薯條和汽水。

在 759阿信屋零食店內,一名白髮蒼蒼年約七十歲的阿婆,正四處張望。

這間阿信屋位處深水埗區的石硤尾邨,是屬於香港典型的貧窮區,這裡住了很多窮困老人,當中不少更是年老無依,失去工作能力兼沒有儲蓄,靠微薄的生果金過活,每日吃不飽,在悲慘中度過人生最後十數年。

想吃點好的,但她實在沒有能力,只能像電影《孤星淚》中的角色那樣去偷食物,藉以填肚,或回味年輕時吃過的味道。

想吃一點海鮮

她一臉疲倦地在店內轉了一個圈,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其間她看中一包價值約十九元的冰凍海鮮拼盤,突然眼神發光左右看看無人,她大起膽子掀開上衣,以閃電手法將海鮮盤塞進褲內,然後再用上衣遮掩,整套動作乾淨利落,看似已非第一次犯案。

隨後阿婆又恢復一臉疲倦模樣,彎着腰步履蹣跚轉向門口離開,店內職員不多也各有各忙,沒人留意阿婆已得手。

她離開阿信屋後,隨即轉向街市閒逛,趁無人留意時,又偷走在海鮮檔的一疊免費膠袋。

其後,阿婆又轉往大坑西邨一間麥當勞快餐店,她先問職員要了一杯免費熱水,然後在快餐店內來回踱步留意四周。此時她將目光瞄向有人剛離開餐枱,餐枱上放有食剩的薯條和汽水,她施施然坐下,狼吞虎嚥地將薯條塞進嘴內,食得津津有味。

當察覺坐對面的學生也離開,她懶理其他食客的目光,一下坐過去把吃剩的食物也塞進口,絲毫不浪費任何食物。

取免費水

另一婆婆因家中無錢交煤氣費,每日只好到便利店取用免費熱水。

行乞

這名行動不便的婆婆放下尊嚴,整晚站在港鐵站出口向人乞討金錢買食物。

偷竊者八成老人

就店鋪被盜竊的情況,記者向 759阿信屋創辦人林偉駿查詢,他一聽記者描述即嘆氣,直認長者在他店內偷竊問題嚴重, 759阿信屋開業七年,當中達八成的偷竊案疑犯均是長者,而附近一帶舊區,各分店內老人偷竊問題都突出,犯案者多是六十歲以上。

老人偷竊到底是因為肚餓還是心癮,林偉駿似乎也不清楚,只是表明自己打開門做生意,一經發現有人偷竊就會報警處理,沒有求情及放生機會,否則會助長其他人高買風氣,「當然最後警察如何處理,落案與否我都會尊重,我所知近日有位三次在店內偷竊的長者,就被判監禁六個月。」

他趁機讚揚警方特遣隊查案有效率,店鋪中的一半盜竊案,其實是由警方巡邏時破獲,「差人曾經發現一位長者家中,竟然有齊整條街不同店鋪的贓物。早兩日,又有個六十歲男人,來偷了包價值七元九角的粟米條,那只是零食呀,究竟係病態還是真的生活所需?」

林偉駿看來有點生氣,他說部分老人喜歡順手牽羊,而且無羞恥心,偷竊行為也破壞社會秩序。「我唔係話佢哋恃老賣老,但佢哋有時候好精靈,被捉到時仲兇番你轉頭,所以職員就算發現都要有耐心,等他們離開店後才上前截查。」

他認為政府已有足夠能力和渠道協助長者,應該不會有捱餓問題,不過也有可能一些長者為了尊嚴而卻步,不願意主動去找社工提供免費飯食,林建議區議員可主動幫忙,由他們向長者作出輔導及宣傳協助途徑,例如其實區內有「免費飯盒派發及食物銀行」等資訊,這或者有助減低長者高買情況。

膽子大的老人,吃不飽就會去偷,更多膽子小的老人,只能透過行乞或者捱餓去度過每一天,政府推出的年金計劃跟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身上幾十塊錢都沒有,何來資格有一百萬去投資年金。

婆婆家中放滿她執拾回來的雜物,冰箱、熱水爐和時鐘均壞掉了,跟舊傢具恍如時光停留在七十年代,床褥布滿厚厚的污垢,沒有床單和枕頭,禦寒被鋪也欠奉,婆婆解釋無力曬晾被鋪,索性不用,過着老無所依的悽慘生活。

冰箱壞掉多年,婆婆透露夏天來臨時,冰箱內的蟑螂會四處走動,連橙也咬爛。

老人愈來愈多

深水埗的黑夜,有不少老人在街上流連,打算拾一些可變賣的東西回家,但大多空手而回,神情落魄。

政府二○一五年的扶貧報告中,貧窮人口達二十九萬人,相比二○一四年增加了一萬三千人,隨着人口愈來愈老化,跌入貧窮線內的老人每年只會更多,政府也估計二十年後,香港長者人數達到總人口的三分之一。

而窮困老人的特徵,多是年輕時在基層工作,老來又無子女奉養,退休後身無分文,連每日三餐都無力自給自足。

社區組織幹事吳衞東指出,獨居一至二人的貧窮率是最高,「窮困老人增加原因是人口不斷老化,香港長者退休沒有保障,僅靠儲蓄過活,一旦不夠儲蓄就會進入貧窮線。」他舉了一個例子,一個做清潔工十五年的長者,退休時強積金戶口只有約六萬元,根本無力生活下去,更不要提有能力投資了,就算有錢在身的長者,也擔心老來有各種病痛和應急需求,把錢存在政府那裡完全沒有安全感。

深水埗作為全港貧窮人口最多的地區,直至黑夜,仍有很多長者在默默掙扎求存,他們有清潔街道、收集垃圾、紙皮和汽水罐,也有擺賣雜貨攤的。對於年老沒有工作能力的貧窮長者,這都是賴以維生的工作,他們要考量的並非是否參加年金計劃,而是如何讓自己每一天吃得飽,穿得暖。

放低尊嚴 老來行乞

上週三晚上九時許,記者發現一名年近七十歲的老婦在深水埗港鐵站出口行乞,其間不斷輕聲問途人,「俾幾蚊婆婆買飯食啊?」她沒有放出缽子也沒有伸手乞求金錢,只是以弱小的聲音作出請求。她一直眉頭深鎖,在出口前躊躊躇躇欲言又止般,她選擇性地向年輕人開口索取金錢。

記者步近出口,婆婆就小聲問到,記者問她吃過飯了沒有,她回應:「未食飯啊,呃你做咩啫?」記者於是給了她二十元買食物。接過二十元,婆婆連連點頭道謝:「多謝你啊!」

深水埗的市民大多不理會她的乞求,直行直過,期間只有一名南亞裔人和自由行旅客給她金錢。行乞婆婆停留近一個多小時,就步履蹣跚地下樓梯乘港鐵離開深水埗。她腳上的鞋明顯大幾個碼,並不稱身,而且左腳行動不便,走起路來一拐一拐的,要以枴杖和手推車支撐着行走。婆婆並非回家,而是轉戰到葵芳地鐵站繼續行乞。然而,在葵芳的情況截然不同。短短一小時,婆婆得到很多熱心市民的幫助,有近十名市民給予她金錢,亦有市民到鄰近的包點店購買飯盒轉贈予她,她將接獲合共四個飯盒和不少乾糧放進手推車中,站久了或許肚餓,也拿起飯盒吃兩口充飢。

行乞婆婆接近凌晨十二時才動身離去,沿路還不停向路人索取金錢作車費,「可唔可以借十蚊俾我搭車返屋企?」行動不便的她步行近二十分鐘到巴士站,沿路也有數名市民給她車錢,婆婆乘巴士在葵盛東公屋高盛臺下車。

記者上前了解,婆婆表現相當慌張及連聲否認:「我冇問人攞食物啊!我喺地鐵站冇得罪你啊!」

記者釋出善意表示只想關心和幫助她,她馬上保護自己:「唔使你幫!你唔好理我啲嘢!」

年老孤苦無人養

站了一整晚,婆婆仍未吃晚餐。所以當她收到熱騰騰的飯盒,就忍不住吃兩口充飢。

孤苦老人的個案,在舊區街頭幾乎俯拾皆是。

每晚在深水埗北河街熙來攘往的大街,八十歲的駝背何婆婆緩緩步行,衣弊履穿,穿上不適合她的尺碼膠涼鞋舉步維艱,手握兩個空水樽及一個飯盒,走進便利店,先向職員點點頭,她將預先準備的空水樽在水機盛滿熱水,然後返回位於欽州街的唐樓單位,婆婆獨居五樓,由於無電梯,每次顫抖着花盡氣力上落樓梯,回家後要先坐定喘氣。

單位面積約三百呎,家貧如洗,擺滿婆婆執拾回來堆積如山的雜物,枱上放有很多一卷卷細小廁紙,都是在公廁取回來的。

雪櫃、電風扇和熱水爐全部在十幾年前壞掉,婆婆指每當夏天到來時,雪櫃內的蟑螂會四處走,咬爛水果;時鐘也壞掉了,永遠停留在幾十年前的六時正,家中舊傢具也恍如時光停頓在七十年代。床褥布滿厚厚的污垢,沒有床單和枕頭,禦寒被鋪也欠奉,婆婆解釋:「洗完被鋪都無力曬晾,索性唔用。」她這樣過着老無所依的生活。

廁所的熱水爐荒廢多年,在嚴寒天氣下,婆婆只能簡單抹身,沒有洗澡;狹小的廚房連最基本的煮食爐具及煲也欠奉,故此婆婆每晚均前往便利店提取免費食水,亦曾遭過職員白眼,「職員好差,見我攞水就關掉水掣,令我無法斟水,要改去另一間先得。」

每天吃二手飯

何婆婆每月提取約千三元生果金,節衣縮食下靠執紙皮維生,「我行動慢,唔夠人搶,執紙皮平均有幾蚊,好景時會有廿蚊,但有時好陰公,放在路旁會俾人偷走。」

操勞過後只能賺取丁點金錢,換取生活所需,為了節衣縮食,婆婆會左摷右翻垃圾桶,執被丟棄的半盒二手冷飯,「我以前唔敢食,但見到啲流浪漢食咗都咁大隻,睇見啲人食兩啖又唔要,好浪費,所以先執嚟食,就算見到人飲一兩啖汽水就唔要,我都會執嚟飲。」幸運是婆婆遇上社工,帶她前往惜食堂提取免費飯盒,至少可解決兩餐溫飽。

何婆婆以前是跟親姊一家同住單位,親姊去世後,遺下婆婆獨居,婆婆年輕時營營役役做清潔工,後來嫁予任職海員的丈夫,丈夫二十年前去世,育有兩女一子三孫兒的她,對子女的職業卻一無所知,子女沒有給予家用,只在農曆新年給她幾百元,老來一直身無分文。「仔女鍾意點就點,無謂逼,就算請你食餐飯都係咁過活,賤有賤命。」天生樂觀的何婆婆唯一抱怨是「急症室要收費」,所以每當患病時,只塗上義工贈送的藥油「治療」。

天還未亮,一班長者已經推出重甸甸的舊物,擺好攤檔買賣。不少基層市民都參與其中,在這天光墟市尋寶。

在牛頭角天光墟擺賣的貨物中,記者發現竟有便利店棄置的過期食品出售,而且沙律捲餅和飯團等易變壞的食品均沒有冷藏保存,衞生情況成疑。婆婆整箱過期食品拾回來,以兩元出售。

賣過期食物

社區組織幹事吳衞東坦言曾遇見不少長者執食二手飯,感到很痛心,相比起在外國的長者可獲取相等於四成工資的退休保障,但香港的長者為社會作出貢獻,卻得不到退休保障,要執食二手飯或執紙皮過活,社會很悲哀。

觀塘也有不少貧窮老人,牛頭角下邨近年出現類似天光墟的檔攤。牛頭角下邨的天光墟由清晨六時開始,有近二十個檔攤擺賣,所有檔主清一色是長者。「過嚟睇吓啊!平啲俾你啊!十蚊件。」一名白髮婆婆正在出售便利店棄置的過期食物,當中有三文治、壽司飯團和沙律捲餅。這些過期而又需要冷藏的食物,是婆婆夜半收集得來,「每晚便利店都有一大紙箱食物掉出嚟,我執咗嚟賣。」

其間,一名中年屋邨女保安員蹲下來,拿起食物看了又看。食品的食用期限明顯已過,又沒有冷藏,實在不宜食用。但女保安員仍問價,白髮婆婆積極地推銷:「唔怕㗎!仲食得!兩蚊一件!」女保安員把四元交到婆婆的手上,買了一件三文治和沙律捲餅就離開了。

記者和這位白髮的吳婆婆聊天得知,現年八十歲的她丈夫剛剛過身,只剩自己一人。吳婆婆苦笑道:「我唔賣嘢就冇錢。」丈夫當年申請她來港,她已經四十九歲,由於不懂廣東話,年輕的時候有工作能力,也只能當清潔工,收入僅足以餬口。育有五名子女的她,只有一子一女不時來港探望,其他都在內地居住,所以起居飲食都靠自己,每天執些過期食物來賣,賺十元八元夠自己生活。

哪有錢去買年金

儲退休金方法大比併

說政府力推的年金計劃堅離地,最主要的問題是這些投資資金從何而來?要得到每月五千八百元的回報,就得投資一百萬元。不少長者也大呼沒有這個本錢去儲蓄和投資。「想儲錢?我一世人養咗幾代人,養父母、養子女、仲要養埋自己。」現年八十多歲的吳伯慨嘆生活艱難,現仍在街市兼職的他表示:「退休?我今日唔做都冇得食。」

他指這個年紀理應要退休的,但為了生活還是要繼續工作。他批評:「政府直頭當老人家係乞兒。」他形容一千二百元的生果金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但對很多長者來說是生活的全部。

另一位住在美孚新邨的退休人士,八十六歲王伯表示滿意自己現時的生活,但他也承認要安享晚年絕非易事。「冇咁嘅資金去投資,我哋嘅投資喺晒啲仔女身上。」他形容,長者的生活如果有子女經濟支持的,加上有千二元生果金,生活尚算可以。但如果沒有子女這樣的支援,他指以現時的物價,單單以生果金根本就不可以支撐過活。

政府年金不切實際

深水埗是全港貧窮人口最多的地方,除了有貧窮長者收集紙皮和汽水罐變賣,更有老人睡在冰冷的街上,無家可歸。

一些有能力儲蓄和有投資的老人,則對政府的年金更顯得沒有興趣,十五年只有五萬元回報,回報低得實在可憐。「我不如買盈富基金好過,十五年回報有幾十萬,而且個本金仲一路滾存。」

貧窮的沒有錢去投資年金,稍有錢的又不願手上資金被凍結不能應急,而手頭有閒錢的老人,又會覺得有更多更佳回報的投資選擇,故此政府的年金計劃,被不少老人評為「堅離地」。

撰文:艾馬、非從、王敬蓮

攝影:海江田、王晴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