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唔想打死一世工  90後開台打機賣 GAME月賺三萬 [壹週刊 - 1415 - 財經] __,M1,

現時阿Q(左)與三名女員工一起工作,負責接單及安排路線送貨,另外兩名男員工負責送貨。他與女員工打機時,亦相當肉緊,毫不留情。壹盤生意唔想打死一世工 9 ...


現時阿 Q(左)與三名女員工一起工作,負責接單及安排路線送貨,另外兩名男員工負責送貨。

他與女員工打機時,亦相當肉緊,毫不留情。

壹盤生意

唔想打死一世工  90後開台打機賣 GAME月賺三萬

香港出名行頭窄,家長心目中子女可成功入大學讀「神科」,子女打機一向被視為「嘥時間」,但近年不少電競比賽獎金豐富,加上周邊商品長賣長有,市場龐大,「玩物喪志」早已過時。

今年二十三歲的「機迷」譚兆泓(阿 Q)早在中學時已看清即使能上大學,都是「打死一世工」的事實,立心自行創業,上年樹仁大學 final year時,籌備開設網店 HKQ gamers,決心在網上賣遊戲機及光碟。他先到腦場任職 promoter,建立人際網絡,之後用兼職錢買遊戲光碟,邊玩邊「儲貨」,利用二手遊戲為自己的網店建立聲譽,之後更模仿「達哥」開台打機,多方面宣傳自己網店。

現時網店開業快近一年,每月已吸引四千名熟客。其中特別版遊戲碟、遊戲周邊商品最賺錢。最厲害的是近日熱賣的任天堂遊戲機 Switch,大鋪玩具反斗城推出後一個月都只能入五十多部,而阿 Q早着先機,先行購入二十部吸客,成功為網店打響名堂。現時店鋪月賺三萬。收入不比專業人士差,但阿 Q指收入多少並非最重要,最重要是天天能繼續打機:「唔好成日諗返 office工,日做夜做搵得萬零兩萬蚊,先至無前途!」

《 Horizon:Zero Dawn》珍藏版附送的主角公仔,市面上幾乎斷貨,店主作珍藏之用,為非賣品。

訪問期間,阿 Q應攝影師的要求「開台」打機拍攝,短短五分鐘,已吸引十多人同時觀看,更留言:「今日做乜咁早開台?」記者見他玩遊戲時十分投入,玩上難度較艱深的遊戲「仁王」時,不斷與觀眾討論「打佢啦」、「太耐無玩、唔記得啦」、「拎道具啦」。「打氣聲」此起彼落,攝影師表示拍攝已完成他亦不為所動,直至成功過關。「每晚俾個時間自己輕鬆吓,又可以介紹吓邊隻好玩,邊隻中伏就唔好買,睇我打機嘅人多數都係啲客。」他表示。

實體店炒價劣行創商機

阿 Q指出,相對不少新 game,一些推出了一段時間的大作更為長賣,其中 GTA5(中)推出兩年多,依然有價有市($290)。

阿 Q直指,自己賣的遊戲不一定最平,「但肯定唔會要客食炒價」,他直指不少遊戲店經常坐地起價,辜負了一班 game迷,不少都轉到他的店購買,「我係一出新 game就即買嘅人,好似啲 game一出,中午十二點,可能賣緊四百蚊,我食埋個飯都已經加廿蚊,一收工七點,又加多廿蚊。」據了解,不少實體店都見遊戲暢銷,就會不斷加價至斷貨,更甚者即使之前顧客已落訂,亦會用種種原因向他們「施壓」加價,心急玩遊戲的機迷亦無奈接受。

內地人來港炒樓炒鋪風氣盛行,但阿 Q直指,原來他們連遊戲光碟也一樣「狂掃」,助長炒風,「好多時啲鋪頭話無貨,其實留俾大陸人買,因為佢哋一買就買好多隻。」他解釋,由於中國對入口的遊戲內容有嚴格管制,「血腥少少都唔得」,加上不少中文版遊戲只限港台出售,造就他們來港掃貨。而遊戲光碟船期平均都要一個月時間,買不到就要等新貨或二手,令店鋪「長炒長有」。阿 Q坦言,自己開店原則之一就是堅持不「炒價」,「講到明係幾多錢就幾多錢,跟番代理商都有建議零售價,一知道幾時出就開 post問客要唔要,但係唔使俾訂金,有貨第一時間喺港鐵交收。」

避熱門商品減競爭

現時年輕人開網店,都是以賣食物、飾物、波鞋為主。不少人都以為現時手機遊戲盛行,加上網上娛樂眾多,賣遊戲機及光碟好似「 out out哋」。阿 Q則持相反意見,「以前細個玩 PS2,都無錢打機,到依家搵到錢,加上翻版少咗好多,打開機嘅人都會肯俾錢。」他指現時客人主要是剛出來社會工作的年輕人及家長,男顧客佔九成,「好似我咁,玩開大作嘅手機 game始終都滿足唔到,玩開嘅好難話唔玩就唔玩!」

事實上,現時網店較少賣遊戲光碟,他面對的對手主要是信和、黃金等實體店。訪問期間正值平日上班時間,但阿 Q電腦的 WhatsApp響個不停,最少有十名客人同時訂貨,他表示現時平均每日都有五、六十單,最多近三百單,由於客量大,要聘請兩個員工專門回答顧客問題。送貨方面,他在 facebook專頁會更新每日到各港鐵站的時間,亦會安排員工在港鐵站候命,方便客人隨時交收。

顧客之一的 CK就指:「本身自己想放 game, IG掃掃吓就發現呢間,之後就開始買埋一份,呢度最好就係送到去最近的港鐵站,出去買來回車錢都要十幾廿蚊啦。」他指阿 Q不時都會推優惠,「慳慳埋埋都食到餐飯。」

阿 Q自言父母一向對他較放任,對於他創業不以為意,經濟上亦沒有特別支援,唯一「靠父幹」,就是借用父親三百多呎的單位做倉。

每逢開台,戴起耳筒的阿 Q都相當投入,任何外來干擾都難以阻止他投入遊戲世界。

白做三個月建商譽

網店在上年六月開張,他自言開業成本全都是自己積蓄,唯一靠「父幹」的,就是將太子一個丟空的三百呎單位做倉,「我老豆做年宵,呢度都係用嚟放公仔,依家俾咗我用嚟放 game同做直播,但最衰呢度部成日壞,出入成日要行樓梯。」

他一開始以二手 game交易為主,他坦言頭兩個月幾乎「白做」,為的就是建立網店知名度。到了九月第一隻足球大作《 FIFA17》,成功吸引大批客人,「我就搞買得多有優惠,好多人夾埋十一個成隊波咁買,加上嗰時啲客好心急,而我送到去港鐵站就有優勢。」

阿 Q坦言,開業頭兩個月因業務太繁忙,沒有時間打機,於是他決定「寓工作於打機」,在網上開台打機,順道宣傳自己網店。他坦言:「我每一隻 game都知玩啲乜,個客問到好唔好玩都答到。」他續指,現時不少遊戲廠商都對不好玩的遊戲大事宣傳,令不少顧客不幸「中伏」,「開台就有呢樣好,等啲客睇過先買,就算訂咗見唔好玩想唔要,我都 OK。」他指,若客人購買遊戲後不幸「卡關」,他亦樂意於 WhatsApp進行協助。

現時網店主要由員工負責送貨,但當員工已下班,又有客人要求的話,阿 Q(右)亦會親自與客人交收。

網店的 facebook及 Instagram每天都會更新,阿 Q每天都會拍新照片出 post,以維持瀏覽量。

阿 Q開始為將於七月推出的《 Gundam Versus》訂貨,他表示已有過百人訂購。

「有咩工可以長期打機?」

不少機迷都慨嘆投身社會後,打機的時間少之又少,自言大學時經常通宵打機的阿 Q就指:「唔好成日諗住返 office工,我覺得無前途,搵得嗰萬零兩萬蚊就一世,咁搏一搏好過啦。」他指,由於現時訂貨及送貨都有員工幫忙,令他有更加充裕的時間打機,「試過做 live,一打就打足兩日,凌晨四、五點俾觀眾叫醒。」他自豪地表示幾乎沒有其他職業可配合他的打機時間,「純粹為咗搵錢嘅,做金融嗰啲更加多,但唔係自己興趣。」至於未來目標,他卻堅持做網店,「其實依家打機嘅人差唔多都會上網,客源都夠,反而想規模再大啲,好似上次賣 Nintendo Switch先入到二十部,規模再大啲可以入更加多貨,我都要同客講唔好意思。」

《 No Man's Sky》鐵盒限定版,附設獨家漫畫。($588)

《 The Last Guardian》玩法雖然不是人人喜歡,但大鷲與主角小男孩的靜態手辦雕像就獲不少機迷珍藏。(鐵盒版連遊戲、雕像、藝術設定集及 CD,$638)

創業錦囊

開網店請老人有着數

1.不要吝嗇請員工,自己一腳踢,公司難以發展。

2.未來香港人口老化,加上長者搭港鐵有優惠,成為將來送貨員的一大趨勢。

3.若客人已落訂,必須如期發貨,「無貨無論點都要搵到有」。

4.顧客「轟炸式」 message,都要盡快回覆,他解釋試過有些看似無聊的話題,最後可能是一筆大生意。

撰文:梁延宇

攝影、攝錄:廖健昌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