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毛孩悲歌 煉獄繁殖場棄狗潮 [壹週刊 - 1417] __,M1,

非法狗場的狗被困在生銹的籠內,空間僅夠牠們轉身和伏下,令牠們的四肢長期不能伸展。部分狗籠更是長期放在露天地方,好天曬落水淋。壹號頭條毛孩悲歌 煉獄繁殖 ...


非法狗場的狗被困在生銹的籠內,空間僅夠牠們轉身和伏下,令牠們的四肢長期不能伸展。部分狗籠更是長期放在露天地方,好天曬落水淋。

壹號頭條

毛孩悲歌 煉獄繁殖場棄狗潮

「零繁殖、零買賣」是動物保護組織一直宣揚的理念。政府於一二年提出備受爭議的《公眾衞生(動物及禽鳥)(售賣及繁育)規例》(《規例》),當中容許市民申請牌照後,在住宅單位內繁殖狗隻出售。經過四年所謂「諮詢」,但又未經立法會討論的情況下,政府漠視反對聲音,於去年刊憲,並於上月正式實施。

根據漁護署數據,本港現時只有十五間持牌繁殖場,而每年平均有一萬一千隻狗經由持牌寵物店出售,但當中只有二千多隻是來自進口及本港持牌繁殖場。換言之,餘下的全部來自無牌繁殖者。

由於以往住家繁殖場並不需要申領牌照,無良寵物商人便以住家之名,肆意繁殖並出售狗隻圖利。有動物組織人士估計,全港有數十個以「住家繁殖」名義營運的大型繁殖場;而在新《規例》實施後,他們都會被迫結業。

上月,不少動保團體都接收到被繁殖場遺棄的狗,絕大部分都是瘦弱見骨、子宮潰爛、皮膚紅腫、四肢變形、全身沾滿屎尿……對於《規例》生效後引發的棄狗潮,漁護署竟完全沒有措施應對;可憐的毛孩,下一站,能有幸福嗎?

「我會用四個字嚟形容︰『人間地獄』,我覺得我眼前嘅唔係動物嚟。」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公共關係經理鄭錦珊( Zoie),曾多次以義工身份參與拯救行動,親眼目睹過數以百計的狗隻,被困在所謂的「住家繁殖場」,被不人道對待。

全身長滿腫瘤、乳房腫脹得如掛上數個網球的芝娃娃,就算如何發出痛苦的呼叫,仍被迫交配繁殖;脫毛嚴重而且皮膚潰爛的貝靈登爹利犬,因沒有配種「對象」,隨時會被放入垃圾袋內丟棄;甚至有松鼠狗左前掌斷裂見骨,無良的繁殖場負責人竟仍說:「佢食得玩得,仲生緊 BB,唔需要帶去診所。」

剛剛從繁殖場拯救出來的北京狗患有嚴重白內障,雙目近乎失明,而皮膚問題亦相當嚴重。

由繁殖場飼養的貝靈登爹利犬「布布」,剛被救出時因為指甲過長插進肉內,連走路也血漬斑斑。

繁殖場內的芝娃娃即使乳腺瘤大如數個網球,負責人仍無意帶牠去接受治療。

猶如人間煉獄

狗場環境之惡劣,任何人走進去也是一步一驚心。「啲籠全部都係爛晒,佢(狗隻)可能每一個簡單嘅動作,例如伏喺度想休息吓,(鐵枝)隨時會插到佢個肚。我哋見到唯一陪住佢嘅,係一個生晒銹,滿布青苔嘅水兜,裡面一滴水都無。」 Zoie指,狗場內環境擠逼,為了盡用空間去繁殖更多狗隻,狗籠疊起來,上層狗隻的排洩物直接跌落下層、甚至下兩層的狗身上。狗隻在籠內不停踱步,發出微弱的叫聲(因為聲帶被割),自殘等精神錯亂行為,更是十分常見。

在一次 Zoie有份參與的新界狗場救狗行動中,狗場負責人容許義工帶走那些被形容為「甩皮甩骨」、沒有利用價值的狗。義工問負責人如何打理場內過百隻狗的衞生,負責人就在眾人面前,打開大水喉,將水直接射向瑟縮籠內的名種犬。

多年來,這類掛着「住家繁殖」名義的繁殖場,一直無法無天經營。直至上月,新修訂《規例》正式生效,訂明出售狗隻人士,包括在網上平台進行買賣,必須領有牌照或許可證,亦即是,住家繁殖也不獲豁免。新規例下,有三個種類的牌照和一個種類的許可證,而繁殖者須為所有作繁殖用途的狗隻進行登記,同時要提供足夠的空間予狗隻活動,漁護署會收集登記母犬及幼犬的 DNA樣本作抽樣化驗。

二○一六年,一千四百人參與遊行,反對通過放寬動物繁殖的法例,要求逐步取締私人繁殖,終結動物買賣,可惜政府卻一意孤行。

Zoie批評新《規例》誤導市民,令人以為動物的生命可以金錢衡量。

無良繁殖場結業棄狗

這次的修訂對業界而言是當頭棒喝,漁護署表明會定期巡查,派員視察申請人飼養動物的處所,檢查設施是否符合牌照要求,亦增聘了七個職位,負責全港寵物店和繁殖場的發牌和巡查工作,甚至不時派員「放蛇」,嚴打非法繁殖場。在新《規例》下,任何人士如沒有適當牌照或許可證售賣動物,最高可被判處罰款十萬元;違反牌照或許可證條件則最高可被判處罰款五萬元。

漁護署指,新《規例》生效至今,未有接獲有關無牌狗隻繁殖場將狗隻遺棄的報告,而近月接收從主人交出的狗隻數字亦與去年同期相若。不過事實卻是,一場腥風血雨的棄狗潮早已掀起。不少無良繁殖場眼見新《規例》實施,紛紛抽身離場。

香港拯救貓狗協會創辦人謝曉梅( Linda)透露,單是四月份協會已接收了三十多隻被繁殖場掉棄的狗,比修例前多了兩倍,「非法繁殖場結業,咁貓狗嘅下場會係點?俾人遺棄街頭?人道毁滅?淨係四月,我哋已經收到幾個電話,話繁殖場結業要放棄啲狗狗,我哋好躊躇應唔應該伸出援手,因為過去一個月有人攻擊話我哋助長歪風,但如果你唔救、我唔救,啲有病又冇屋企嘅狗狗可以去邊?」

繁殖場環境衞生惡劣,不少狗隻要長時間困在骯髒的窄籠內,出生至今也從未洗過澡。義工們隨便在狗隻耳朵內一拑,便拑出一大堆活生生的牛蜱和跳蚤。

被折磨得甩皮甩骨的毛孩

上月初, Linda又接到神秘電話,電話另一端的男子說有八隻繁殖場狗狗要她收留,又恐嚇道:「你唔收我就掉咗佢哋。」雖然協會經濟拮据,但 Linda於心不忍,答應接收牠們。無良的場主不願讓 Linda等人直接到繁殖場接狗,只安排司機把狗狗載到某地點交接。

八隻毛孩本身是名種狗,分別為玩具貴婦、北京狗和八哥,但被接收時,牠們的情況只能以「不堪入目」來形容:臭氣難耐、滿身傷患、瘦弱見骨、皮膚紅腫潰爛、全身沾滿屎尿,結在又黃又厚的毛上,脊柱和顫抖的四肢變形彎曲、耳朵口腔全是污物。獸醫診斷這批狗狗均患有心絲蟲、牛蜱熱、腳部移位甩骹。當中一隻患有一級心臟病的玩具貴婦犬被送到獸醫處時,不幸返魂乏術,而其餘的狗狗在進行大大小小的手術後,已被送到協會休養,正等待領養。

Linda相信隨着更多繁殖場結業,未來仍會有一浪接一浪的棄狗潮,若情況持續,協會將不勝負荷,「我哋呢啲小機構有收容上限,而且經濟上都好困難,已經用咗五十幾萬去醫啲狗狗,若果一直咁落去,我想救都唔救得幾多。」她希望政府不要坐視不理,建議漁護署成立公營動物收容中心,收容這班可憐的毛孩。

另一方面, Zoie亦批評漁護署過往規管不足,即使巡查繁殖場或寵物店也會先跟負責人預約,故難以發現違規情況。對於這次法例修訂只是針對狗隻繁殖,其他港人常見飼養的動物如貓、兔、倉鼠等繁殖問題,未有被包括在內, Zoie直指香港寵物數量「已經過剩」,街上有不少流浪動物,坊間亦有大量貓狗正等候領養,「領養代替購買先係我哋嘅願景。」教育大眾「動物不是商品」,才可長遠改善動物福利。

拯救毛孩的醫療費用極為昂貴,香港拯救貓狗協會的 Linda說:「協會條數係負數,但冇辦法啦,都要死頂,自己出住先。」

被救出的毛孩暫棲身於寄養家庭中,毛孩終得以脫離狹窄的牢籠,享受自由。

繁殖牌照申請門檻低

立法規管無牌繁殖場,本來是毫無爭拗餘地;但《規例》最大爭議的,就是容許市民申請許可證後,在住宅單位內繁殖動物出售,猶如將動物私人繁殖及販賣合法化。

「依家嘅法例唔係保障動物,只係為咗控制社會衞生同秩序。」 Zoie批評政府修例後,寬鬆的發牌制度變相鼓勵私人繁殖,「佢依家立咗法,但係我哋見唔到佢發牌制度係點樣,發牌有冇上限、甚至(申請人)有冇專業資格,要考牌先可以做個 breeder。呢啲我哋全部都見唔到。」

申請門檻低,亦是條例的一大詬病。修例後,漁護署將繁殖及售賣狗隻牌照分成四類(見表),其中單次許可證申請費用只需港幣二百二十五元。漁護署雖然要求 A牌及 B牌持牌人參加有關繁育狗隻課程,但課時只有廿四小時,考核模式更只是選擇題。

撰文:劉卓瑩、張馨文

攝影&攝錄:莫智謙、梁譽東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