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4日 星期四

全球通緝 郭文貴獨家爆料 公安國安控制香港內幕 [壹週刊 - 1417] __,M1,

郭文貴坐擁過千億財產,流亡美國後,因大爆中共高層權鬥內幕,被國際刑警通緝,令他成為全球新聞人物,美國之音早前中斷他的直播採訪,導致軒然大波,幾名專訪人 ...


郭文貴坐擁過千億財產,流亡美國後,因大爆中共高層權鬥內幕,被國際刑警通緝,令他成為全球新聞人物,美國之音早前中斷他的直播採訪,導致軒然大波,幾名專訪人員更被停職趕出大樓。

封面故事

全球通緝 郭文貴獨家爆料 公安國安控制香港內幕

郭文貴是一個傳奇,也是一個超級難纏人物。

他可以使到整個中共政治局常委頭痛,從而出動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紅色通緝令」,更勞動外交部向美國國會施壓,腰斬他在「美國之音」的爆料節目,傾全國之力對付一個人,惟他而已。

他曾自稱家族基金控制國外二百八十億美元和國內一千二百億人民幣資產,而且一生奢華享受,名車、私人飛機及豪宅數不清,他一人單挑中共,聲稱是要「保命、保錢、復仇」。

「美國之音」節目被腰斬後,他在媒體消失,本刊找到他,他轉而大爆香港人關心的猛料。

郭文貴出身基層,學歷低,靠三寸不爛之舌遊走官商界,按中國官方說法,他賄賂大陸國安部副部長、河北和河南兩省的省委也要聽其說話,憑這三股力量支持,他曾橫行中國呼風喚雨。

東窗事發後,他要「著草」到美國,從中國流亡到海外的貪官或經濟罪犯比比皆是,偏偏他流亡得非常高調,還不怕被滅口,大爆中共內幕。

他最近爆出兩大震撼世界的新聞,一是大爆國家主席習近平竟不信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更暗中派有中南海大內總管之稱,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去調查王岐山家族和政法委書記孟建柱。

第二是爆出海航集團不為人知的關係,郭文貴在節目上指出王岐山妻子姚明珊,和她的姨甥姚慶持有海航股份,王岐山的岳父是中共元老姚依林,曾任國務院總理。

節目進行一半,據說中國外交部強烈要求而終止直播,加上外交部證實國際刑警已發出紅色通緝令,郭文貴變成全球通緝犯,此舉反而讓郭文貴聲名大噪,中國快將舉行十九大,中共權鬥激烈,大家都關注郭文貴會否繼續爆料。

本刊獨家找到郭文貴,他自稱與內地國安和公安部高層相熟,還大爆公安和國安經常跨境在香港執法,包括上門搜查兼拉人回國,對肖建華和李波「自願」北上大陸,郭文貴嘲笑早已發生無數次,只是港人大驚小怪。

還有他繼續大爆中資集團在香港高價投地,實情是「滲沙子計劃」,希望以大陸人溝淡香港人,更希望中資能掌控香港經濟民生,郭文貴說:「控制房地產市場,就控制香港生死。」

這位重東北口音的超級富豪,還嘲笑香港富二代、富三代都要巴結京官,尋求他們的庇護,實在「太可憐了,也太自私了,不顧香港人整體利益!」

連串爆料語不驚人誓不休,本刊要求他提供證明所言非虛,他卻表示手頭當然有料,但他會稍後親自向世人展示云云。

信不信由你,但基於他長期跟國安部的密切關係,以及中共對他的過敏反應,他的說話,大家都想聽聽。

據稱郭文貴持有十一本護照,包括美國、英國,他更在 twitter稱擁有中東阿布扎比酋長國的居留權!據知郭文貴甚至有香港身份證,外傳改名為郭浩雲,他於二○一一年透過 BVI公司,購買南灣道 20和 22號超級豪宅,有報導郭文貴的兒子郭強曾出入大宅。

去年他的大宅被踢爆僭建,本刊上星期六到場觀察,發現大宅仍進行工程,記者向工人和保安查詢郭的家人是否在內,不過保安人員阻止記者採訪和拍攝。

郭文貴在網上持續發表自己近況,包括開名貴跑車出入,每日跑步等,似乎完全不在乎中共打壓。本刊透過 WhatsApp接觸到郭文貴,他的頭像是與達賴喇嘛合照。

本刊要求視像採訪,他最終只以電話錄音方式接受訪問,被問他手上有什麼實質材料,他大賣關子說:「我會在一定的時間,對香港的事情我要發大聲,不是小聲,就像國內的事情,要發聲就要發大聲。」暗示隨時會爆更多料。

郭文貴爆料指,孟建柱和傅政華操控幾千名公安國安在港活動,而郭有如此消息,或因為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是他的秘密好友,現卻因為他落馬受查。

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

政法委書記孟建柱

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

猛料一:國安公安長期在香港辦案

(壹:壹週刊 郭:郭文貴)

壹:你說公安、國安在港跨境執法,具體是怎樣?

郭:香港的同胞實在太老實了,香港現在有很多內地來的國安、公安長期在香港辦案、偵查。我知道最起碼在華潤大樓裡面,在銅鑼灣,還有在火炭裡面(有常駐辦事處),我知道最起碼有三百多人長期駐香港執法,他們經常去搜家、敲門,到銀行裡面查資料,跟蹤,這已經到香港執法了。

呵呵,外面的媒體說馬建(前國安部副部長)在香港太古城的兩套房子,說是我給他買的,那兩套房子,被人打開門進去搜查過很多次,你去想一想,那個門打開是香港警察嗎?肯定不是,是誰呢?肯定是從大陸來,大陸來的警察到處敲門搜家。

我未到美國之前,我過來香港,我經常跟這些人見面,有北京公安局,有安全部的,包括總參二部的情報人員,最起碼有幾千人在香港活動。

(本刊就郭文貴此爆料,曾向本港警方查詢,公安和國安人員有否在香港搜證執法,香港警方直至截稿未有回覆)

壹:怎樣看肖建華在香港四季酒店「被帶走」回內地,以及銅鑼灣書店事件?

郭:香港幾年前已經有人被抓回去,我太清楚了!因為安全部的人在香港,很多我都認識,他們幹太多了,綁回去的,只是肖建華出名,銅鑼灣事件我不驚訝啊!銅鑼灣事件是一個陰謀,上層政治鬥爭的陰謀,根本當你香港人的法治,不當是一回事。

你想一想,肖建華辦公室搜查,還有他的電腦被拿走,這是誰幹的啊?都是大陸警察來港幹的啊,那香港警察不管的啊!

香港人還滿大街遊行說:「反對在香港越境執法。」他們早就在你家臥室裡執法了,我感到很悲痛的是,香港警察都知道這件事情,而且他們掌握了很多有關香港政府官員,在北京認知的一些把柄,這才是恐怖,這才是真正的恐怖。

為保出入平安,郭文貴買入 Benz防彈房車。

郭旗下名車很多,不少價值過千萬港元。

二○一一年郭文貴以八億八千萬買入南灣豪宅,大宅仍進行工程,不見有他的家人出入。

猛料二:中資高價買地是「滲沙子」計劃

郭文貴乘坐私人飛機出入英、美多個國家,並自拍發布網上炫富。

壹:中資海航近一年在港高價搶地,去年天價投得啟德地皮,市場嘩然。

郭:在香港買地,不是搞發展去了,這叫做「滲沙子」,第一個多派移民過去,把香港對掉以後就沒本地人,多大陸人。

第二是經濟滲沙子,所有房地產大佬地產家族,你們將沒有發展機會,只有大陸控制整個房地產市場,控制房地產市場,就控制香港生死,他可以讓你跌下來,讓你們的房地產下降百分之五十,香港人都會跳樓跳海去了,也可以漲到讓你買不起,房地產是一場政治陰謀。

他們(海航)買地的錢,未來一半的錢是從香港的銀行借貸出來的,香港銀行還不了錢,不就是跟內地銀行綁架了嗎,讓它大到不能倒,最後香港的金融被綁架了,老百姓也不敢和它鬥。

未來的香港,會有非常大的災難,經濟上、政治上還有國際聲譽上,會出現巨大的事件。

壹:海航集團跟王岐山有什麼關係?

郭:有王岐山撐腰,王岐山是股東,不然誰有本事從中國帶幾個億錢?怎麼可能呀?肯定是不正常,當然王岐山家族是它(海航)的股東,是它的老闆。

過去你會相信,王岐山書記和他的家族會這樣做嗎?沒有人會相信,香港都在孟建柱書記(編按:中共政法委書記,控制公安、國安、檢查院等系統),在他徹底控制之下,他想幹什麼便幹什麼。

本刊曾問郭文貴有什麼證明海航與王岐山的關係,他卻沒有提供任何確切證據。

猛料三:香港富豪巴結京官,太可憐了!

壹:你認識香港的富豪嗎?

郭:認識太多了,香港的富豪都去北京巴結官員,祈求他們給予庇護,但是你不要忘記,他們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已。

香港富二代、富三代都對老百姓很誇張,態度一直很傲慢,但一見到大陸官員,就蹲在地上什麼都不是,你沒有尊嚴的生活,是不是很可憐?

香港的富豪我認識多的是,過去的富豪多麼受人尊重,現在大家都為了自己,都低下頭來,太可憐了!

本刊一再查問富豪的名字,郭文貴沒有回覆。

對前景感到暗淡的香港人,認為一國兩制不能實現,香港慢慢成為大陸一個普通省市,近年不少港人有移民聲音。郭文貴早就移民外國,他卻反諷香港人。

郭:你們要移民,往哪裡移民?你的家都被人家搶走了,你卻要逃跑,你不保護你的家園,你們還要跑,香港人的思維很有問題,動不動就移民,那叫逃跑,不是移民。

三月人大會議,習總與王岐山有說有笑,殊不知郭文貴爆出習總暗查王岐山。

有指郭文貴已放棄中國國籍,擁有中東阿布扎比酋長國的居留權。

超級富豪

郭文貴爆料關係圖

二○一五年郭文貴因秘密警察頭子「好友」,前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貪腐落馬受查,於是離開中國,流亡到美國居住。其間他依然保持奢華生活,他常在 twitter、網上「晒命」,不斷出 post張貼他的名車和英美兩地的豪宅,郭文貴自稱擁有二十九部名車,其中包括 McLaren P1、 LaFerrari、 Koenigsegg CCX、 Apollo,每部閒閒哋都過千萬,奢華生活令人咋舌,為了自身安全, Benz更為他訂造防彈房車。

他在 twitter自稱在紐約曼哈頓有三間房屋,其中一間以八千萬美元購入的,豪宅內設有健身室,他自稱每星期要健身六天,每天兩小時,每次出 post都是汗流浹背,上衣濕到凸點。

但郭文貴今年只是五十歲,據二○一四年胡潤百富中國富豪榜,他以一百五十五億元人民幣排行第七十四,但他接受其他傳媒訪問時,曾說自己家族控制資產超過三千多億港元。

致富之道靠把口

郭文貴年屆五十身形仍很 fit,他經常運動健身,暗示自己戰鬥力頑強,隨時繼續爆料。

郭文貴祖籍山東,自幼跟隨父母在吉林生活,所以他的普通話很重東北方口音,初中畢業後,他便出外打工,十七歲便跟十六歲的少女岳慶芝結婚,育有一子一女,兒子郭強和女兒郭美都替父親處理業務,郭美在美國就讀電影系,曾為張藝謀的電影擔任副導演。

像郭文貴草根農民出生,學歷不高,竟然搖身一變成為世界超級富豪,各種傳媒有眾多報導,而名嘴蕭若元在他的網上節目中就分析,郭的變錢手法相當高明。

本刊求證過蕭若元是否認識對方,蕭表示主要也是綜合各方面報導和資料進行分析,他指出,二○一○年郭文貴發展北京房地產項目「盤古大觀」發達,對於郭文貴能一次過拿取農業銀行數十億元貸款,他也嘖嘖稱奇。

蕭若元分析:「郭文貴當時賬戶內,一千萬也沒有,還被人周街追裝修費。」須知道向銀行借三十二億,並非小數目,銀行有很多防範和規定。

於是郭文貴預備了很多文件。「第一要做一份財務報表給農行,要顯示連續三年都有錢賺,然後要有假的稅務證明,要有稅務局證明他真的有納稅,然後將項目估值多少錢。」

最終農行批出了三十二億元貸款,當時銀行不會直接將錢交給郭文貴,而是發給負責工程的公司,「貸款不會給郭文貴去裝修,而是貸款發給公司作工程款項,郭文貴於是找了一間(城建五),屬於國企的建築公司,做了一張假合約承包裝修。監理署做假文件,虛報工程進度。」

但工程是虛報的,郭文貴要有發票證明建築公司有「開工」,「發票要用中央發票,起初他們無辦法開到三十五億元發票,因為當中的稅款很高,最後他們居然做到假發票。」

反目成仇成禍根

而內地也有報導指三十二億元貸款,郭文貴用十六億元收購「民族證券」股份,六億多元通過地下錢莊流入香港,以及購買南灣豪宅。後來國家審計署發現借貸有可疑,郭於是提前還清款項,事件不了了之。

後來郭文貴的民族證券與方正集團合併,方正集團的 CEO是李友,他們關係曾經要好,更一同乘坐私人飛機周遊列國,後來因爭奪公司董事職位而反目成仇。兩人關係破裂後互相爆料,郭被揭發跟國安部、以及跟河北河南兩省高層的權力網關係,而郭也反爆出,李背後的關係網,包括《財新》雜誌的總編輯胡舒立,以及其後的王岐山等權力關係網。

二○一五一月年李友因內幕交易被扣查,而李友被扣查後兩個月,《財新》雜誌刊出一篇「權力獵手郭文貴」報導,揭露他如何利用高官權力和關係累積財富,郭文貴反指財新傳媒總編輯胡舒立與李友關係匪淺,又指財新傳媒是王岐山陣營。

四月初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查實項俊波曾任農業銀行董事長,有傳當年曾有份批示貸款給郭文貴,亦因此而墮馬被調查。

爆料行動牽涉極廣,下至商人百姓,上至各部委高官,甚至去到中共政治局常委,整個事件變得極之複雜也高度敏感。由於郭長期在中共高層權力網中遊走,而他背後的靠山也逐一被捕,以致全世界對他的爆料更感興趣,也期望他有「更猛」的料會爆。

郭在之前的訪問中曾表示,爆料是為了「保命、保錢、報復」,他被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要脅家人和員工安全,去調查關於王岐山和孟建柱的貪污證據,在得不到對方滿足情況下,更被人步步進逼,為了絕地反擊而採取爆料行動,以求知名度大增,達到保護自己和家人安全目的。

郭文貴指公安、國安長期在香港活動和辦案,本刊去年曾拍攝到大批疑似公安人員進入香港保護張德江訪港。

郭文貴信仰很多元化,又會拜佛,又會在教堂祈禱。

賄賂國家安全部

前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曾任農業銀行董事長,有份批出三十二億貸款給郭文貴,他今年四月初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

據報導,郭文貴的保護傘是前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河北省委及政法委書記張越和河南省委常委王有杰。

根據中共官方發出的消息,馬建一五年被打貪後落馬,在一個視頻供稱○八年開始認識郭文貴,郭亦知道靠攏馬建,便能保護他的生意王國。

馬建被捕後在作供視頻中親口承認:「從二○○八年到二○一四年,我利用我的權力和職務上的便利在郭文貴個人問題和公司經營上給郭文貴很多幫助。」

例如於二○一一年郭文貴開發北京地產項目「盤古大觀」期間,因土地問題與人發生糾紛,他就是找馬建幫忙。甚至郭文貴想收購民族證券,他也是立即找馬建幫手,馬建向民航局施壓,表明郭文貴和國家安全部之間的關係,最終民航總局同意。

不過最絕的是,他利用「保護傘」特務系統去排除異己。前政泉置業執行董事曲龍曾是郭文貴親信,後來因生意糾紛,曲龍實名舉報郭文貴,郭文貴於是求助馬建和張越,他們利用職務剷除曲龍,並聯繫河北省公安廳,最後河北承德法院以非法藏有槍枝罪成,曲龍被判刑十五年,有報導指曲龍已被押解往北京,以助當局調查郭文貴。

中資積極買地甚至以天價投得啟德地皮,郭文貴指此乃「滲沙子」計劃,將香港人溝淡。

其實馬建前後收受六千萬元人民幣賄款,他自爆:「二○一一年前後,郭文貴為我在香港太古城購買了兩套房產,總面積將近是二百平方米(約二千平方呎),總共花了三千多萬港幣,雖然為規避風險,房產落在我一個外甥名下,但實際擁有者是我本人。」

他又舉例說:「我到香港的舊貨市場,買了一些舊鐘、花架等物品,當時我自己付款付了九萬多港幣,臨回來的時候,郭文貴助理趕了過來送我,放到我包裡有十萬港幣。」

馬建落網後,郭聲稱中央專案組多次派員來港調查,甚至進入太古城單位搜證,公然跨境執法,這事情連屋苑物業管理員都知道。本刊要求他提供太古城單位確實地址,以便進一步追查是否有公安人員來港入屋調查。

「那是馬建副部長的私人物業,我就不方便把地址給你了。」郭這樣回答。

整個訪問過程,郭文貴也似乎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他的手機只能接收 WhatsApp訊息而不能打通,記者有時深宵守候也不見他回覆,當記者最後提出要跟他再詳細訪問時,他又表示香港多間傳媒都在找他,他考慮一下,才回答是否進行更詳細訪問。

撰文:劉冰

攝影:攝影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