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南亞人暴力升級 [壹週刊 - 1418] __,M1,

近日,全港各區接連發生南亞人打鬥事件。上週六深夜,深水埗鴨寮街又有南亞人爆樽打鬥。軍裝警員到場後,向現場人士了解情況。壹號頭條南亞人暴力升級大批酷刑聲 ...


近日,全港各區接連發生南亞人打鬥事件。上週六深夜,深水埗鴨寮街又有南亞人爆樽打鬥。軍裝警員到場後,向現場人士了解情況。

壹號頭條

南亞人暴力升級

大批酷刑聲請的南亞裔人滯港,而部分南亞人掀起街頭暴力潮,大有席捲全港之勢。

上週,全港多個地區接連出現大規模的集體打鬥事件,更有大批南亞人手持刀棍在街上橫行,嚴重威脅本地治安。

言語不通,使這班南亞人如同無王管,他們的暴力行動亦逐年升級,愈打愈激烈。由最初普通的拳來腳往,發展到街頭高調晒馬、數十人互相持棍追打,更有人膽大包天,公然拿着開山刀通街追斬敵人。

本刊調查發現,這班南亞人打鬥的主要原因,是爭奪本港低下層黃賭毒市場的控制權。

為爭奪地盤而出現利益衝突,包括重災區深水埗,不同族裔的南亞人,都垂涎回收生意這塊肥豬肉,千方百計爭位擺地攤做生意,回收生意只是表面,暗中卻是更多的罪惡勾當。

他們背後亦有本地不同黑幫操控,從而參與各種各樣的非法勾當搵快錢,賣賊贓賣毒品經營色情架步。他們當中多是正申請酷刑聲請的假難民,由於他們行事手法狠辣,成為一股新興的犯罪勢力。

有區議員表示,南亞人持續街頭集體打鬥事件,已對地區治安構成嚴重影響,導致人心惶惶,居民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要求警方加大力度打擊,杜絕再有這種無法無天的打鬥場面。

爭地盤爭利益,這班亡命的南亞人,不會理街上途人安全,隨時出現大廝殺。

本刊在深水埗訪問數日,已目睹幾場南亞人當街打鬥,目無法紀已到了失控地步。

上月尾的週六晚上,深水埗楓樹街球場內,兩幫為數約四十多人的南亞裔人,各持高爾夫球棍及玻璃樽發生集體打鬥。之後他們打到出馬路,殺聲震天互相追逐毆鬥,有人更拿起手推車掟向對方,場面混亂激烈,街上行人紛紛走避。

事後趕來的警方調查發現,涉案兩幫南亞人素有積怨,分別來自巴基斯坦和印度,之前亦曾發生多次打鬥。

揸開山刀逛街

本月初,大批南亞人在牛頭角晒馬械鬥,有南亞兵公然拿着長刀(黃圈)在街上行走。

兩天後,牛頭角定安街再發生南亞人集體械鬥案件。在附近工作的曾先生仍感害怕說:「嗰晚十點幾開始,已經有班南亞人喺後巷嘈交,因為好大聲,所以我哋聽到。」曾說起初只有十多人,但其後雙方各自「吹雞」,最終有約四十人聚集在大街,現場氣氛緊張,經過一番爆粗對峙後,兩幫南亞人最終打起上來。

而曾生的車上鏡頭,亦拍下恐怖一幕,「佢哋好多都拎住把刀,仲有人揸住把刀係咁搖。」畫面上清楚可見,十多名手持黑色開山刀的南亞人從後巷衝出來,他們經過一間車房時,亦無懼被人發現持械,大模廝樣亮出長刀。其後,他們殺氣騰騰的向對方追斬,有南亞人逃到後巷暫避。警方到場時,這班南亞人已四散逃去。「好明顯唔係因為小事嘈交,一定係因為爭地盤而發生利益衝突。其實都好得人驚,打起上嚟隨時殃及池魚。」

其實在三月尾時,大角咀已發生一宗南亞人打死人案件。一名三十二歲南亞裔男子行經詩歌舞街一休憩處對開時,突然被二十名南亞裔大漢用鐵枝襲擊,受傷男子留醫數天後不治。反黑探員事後拘捕多名南亞裔人,涉嫌與案件有關。

黑幫背後操控

有鴨寮街商戶向本刊表示,附近一帶經常都發生南亞人打交事件。

發生連串南亞人集體打鬥案件,不少市民都擔心情況會愈趨惡化,「依家好多南亞人,背後都有黑社會操控同支持,利用會廣東話的南亞人,再去控制其他人從事非法勾當搵快錢。當出現利益衝突時,咪開片爭地盤囉。」熟悉內情的深水埗「地膽」阿華(化名)表示,南亞人打鬥所用的武器,都是由本地黑幫提供。

阿華又說,南亞人以前多聚居元朗或佐敦,近年熟悉香港環境後,便開始向各區遷徙,基本上香港人已避無可避。「部分南亞人膽正命平,俾少少甜頭就可收買,犯法嘢乜都肯做。」阿華表示,這班南亞人已逐漸取代本地低層古惑仔的工作,「例如色情場所的 keeper(主持人)、拆家、天文台(睇水)或運毒,依家好多都係由南亞人做,尤其係申請緊酷刑聲請嘅『假難民』,因為警方完全唔知呢班人嘅背景,樣貌個個又差不多,搜集情報有相當困難。」

巴基鬥印度

為打擊南亞人氣焰,上週一連多晚,反黑組探員到深水埗一帶進行反罪惡行動,截查街上的南亞人。

本刊調查後發現,發生多次南亞人打鬥的深水埗,涉及盤據該區的巴基斯坦和印度兩個族群,當中大部分都是持「行街紙」的,「巴基同印度佬一向唔妥,兩個國家都經常衝突,可以話是天敵。而且兩幫人爭地盤,關乎利益問題,所以咪成日開片囉。」阿華表示,兩幫人除了爭二手買賣市場外,還爭奪區內的黃賭毒非法勾當,「班南亞人分別加入黑幫和勝和、新義安及 14K,大家恃住唔同社團,當然多衝突。」

據悉深水埗的回收生意,以前是由一名叫肥華的本地古惑仔壟斷,其後一名叫「拉布」的巴基斯坦小頭目興起,帶着一班同鄉兄弟來爭地盤,由於他們人多勢眾,個個又大隻,很快便統領這區的回收生意,專做電器二手買賣。由於利潤豐厚,在這裡「打躉」的印度人也想做同樣的生意,有利益就有爭奪,兩幫人因此經常爭執,「每晚食環署職員收工後,巴基同印度佬就會霸位擺地攤賣貨。」

擺地攤賣賊贓

深夜時分,鴨寮街附近的牌檔收檔後,大批南亞人便霸位擺地攤,賣二手物件外,還出售賊贓。

利用回收生意做掩飾,這班南亞人同時兼營賣賊贓賺錢,深水埗也變成本港最大的賊贓銷售市場。「唔同道友或者爆竊犯,前晚爆格得來嘅賊贓,第二日即會喺深水埗地攤放售,例如偷返嚟嘅幾萬元名貴單車,唔通擺上網賣咩,一定係即場幾千元交收最安全快捷,好多香港人識窿路都會去尋寶。」

阿華形容,深水埗的地攤猶如一個賊贓散貨場,內裡什麼人也有,情況已達無法無天,所以每天都有南亞人搶着擺檔,「依家好多偷同搶返嚟嘅手機,唔會喺先達放售,因隨時被海關捉到,但深水埗地攤放售就唔同,海關仲未知呢種情況。」

鬥爭毒品市場

深水埗「地膽」阿華表示,道友只要做出這個手勢(紅圈),毒品拆家便會帶他們上毒品飯堂「開餐」。

賊贓散貨場也兼做毒品生意,南亞人不斷發生廝殺,亦因區內的毒品生意。深水埗,本來就是毒品溫床,毒品飯堂林立,販毒一直是黑幫主要收入。

深水埗區內的毒品市場,主要由和勝和及 14K操控。而黑幫喜歡僱用南亞人做毒品飯堂的 keeper(主持人),貪其大隻及警察無法辨認,又或利用他們做小拆家散貨及運送毒品等,「因為班南亞人好易氹,請飲請食俾少少錢就搞掂,加上佢哋年輕力壯,打交又夠狼死,好過用班企都企唔穩嘅道友啦。」

另外有古惑仔為使南亞幫更聽教聽話,會設局令他們染上毒癮,再如行屍走肉般徹底被控制。「班南亞人為咗吸毒,莫講話運毒,叫佢哋去劈友斬人乜都得。」為搵快錢又或得到毒品「上電」,不少南亞人甘願被黑幫操控,鋌而走險販賣毒品。「當中撈毒嘅南亞幫,好多都係持『行街紙』嘅假難民,因為警方無佢哋資料,好難跟。就算俾警察拉,最多咪棄保潛逃離開香港,遲吓又再偷渡入境。」

毒品飯堂林立

深水埗多癮君子,所以這裡特別多毒品飯堂。

阿華表示,單是大南街一帶唐樓,已經有十多二十間毒品飯堂,「毒品飯堂樓下,會有攤檔販賣『冰壺』和碎大麻機等吸毒工具。道友跟檔販打手勢後,就可以上樓『開餐』。」更離譜的是,有南亞拆家貪求方便,竟然就在人來人往的地攤公然販賣毒品,「啲冰毒暗中藏喺二手貨物內,警察都估唔到。當然,上毒品飯堂嘅價錢會貴啲,因為毒販要提供地方。」

另外,鴨寮街內的遊戲機中心,亦是南亞人的搵食地盤,不少南亞毒品拆家,都會在遊戲機中心內散貨,「客人認貨唔認人,邊個有貨就幫襯邊個,好多南亞裔拆家為咗爭客做生意,有時就算同鄉都照打起上嚟。」在機鋪附近經營手機生意的 Marco說,這裡經常發生南亞人打交事件,真的是九反之地。

深水埗一些牌檔,會販賣俗稱「冰壺」的吸食冰毒用具。

深水埗一些遊戲機中心,是南亞裔毒品拆家散貨地方。

隨身攜帶斧頭

兩名南亞人早前在鴨寮街發生衝突,其中一名光頭男子竟然拿出斧頭(紅圈),嚇得對方跌在地上。

Marco表示,本月初曾見過南亞人打交時拿出斧頭,十分得人驚。「兩個男人喺便利店發生爭執,之後出門口大打出手。」他說,其中身材高大的光頭男子,突然從手袋中拿出一柄斧頭,並作勢劈向對方,嚇得對方跌低。「光頭佬收埋把斧頭後,就兇神惡煞咁叉住對方條頸,將佢押走。」 Marco覺得雖然未有釀成血案,但有南亞人竟然隨身攜帶斧頭作武器,情況令人憂慮。

翌日上址又有南亞人打鬥,據 Marco透露,多名南亞人因欠債問題,在遊戲機中心外先口角後動手,「最初一對一隻揪,之後兩個打一個,真係拳拳到肉咁打㗎。」警員到場前,雙方已四散逃去,「深水埗好似愈來愈複雜,時時刻刻都會出現打鬥事件。如果情況惡化,對生意一定有影響啦。」

街坊人心惶惶

南亞人在深水埗連番打鬥,民主黨區議員袁海文認為情況已十分嚴重,「當已經去到一大班人衝出馬路互相毆鬥,街坊都會覺得人心惶惶,出入都會擔心人身安全。」袁表示,去年深水埗的罪案數字中,一成是涉及南亞人,「南亞人所犯罪行,一成幾係打鬥,三成多係爆竊,其他仲包括涉及黑社會,賣淫同賭博。」

對於接連發生南亞人打鬥事件,袁認為很大可能是他們要爭奪非法勾當的地盤,如販賣毒品和賣淫業務等,「利益分配唔平均情況下,佢哋就用武力解決。」他又認為這班生事的南亞人,背後一定有本地黑幫支持,「好似租用唐樓單位作非法用途,一定係本地人去做。」本月中,深水埗區議會的撲滅罪行委員會將舉行會議,他說到時會向警方反映南亞人打鬥問題,「希望警方能夠加強軍裝警員巡邏黑點,又或加裝天眼,防止打鬥事件發生。」

促警方掌握情報

深水埗區議員梁文廣認為,警方應加強情報工作,掌握多點高風險南亞人的資料。

而另一區議員梁文廣就表示,知道有些黑幫會找南亞人從事非法勾當,如做打手和運送毒品,「特別係持行街紙嘅假難民,因為警方根本無佢哋資料,無咁易追查。」他覺得南亞人接連打鬥,已令社區治安開始失控,「街坊夜歸時都會擔心安全問題。」他促請警方加強情報工作,多點掌握高風險南亞人的行蹤,「傳統嘅巡邏已經唔足夠,警方應該主動出擊。」

這股南亞人暴力狂潮,的確已蔓延至全港多區。為爭地盤爭利益,他們隨時發生激烈打鬥,可謂人人自危。

這是香港的一個計時炸彈,遲早爆大鑊。

假難民問題嚴重

入境處在一五年接獲 5,053宗提出免遣返聲請、一六年有 3,838宗,而今年首兩個月為 377宗,四年來至今總數為 13,902宗,尚待審核仍有 9,265宗。

入境處在今年一月初時,對印度國民作出新措施,該國國民來港旅遊,須於網上辦妥預辦入境登記或過境不超過十四天,才可續享免簽證來港旅遊。由於有一半免遣返聲請人士,是以旅客身份來港,再向港府聲稱返國會受到迫害,當中三成為印度籍旅客,所以入境處覺得這針對性措施會有一定成效,倘若旅客填表時有心隱瞞,有可能被控以作虛假聲明。

而根據警方資料,過去三年至今,獲擔保外釋的非華裔人士(絕大部分為免遣返聲請人)因干犯刑事罪行而被拘捕的總數,由一四年 665宗,急升至去年的 1,506宗,當中以店鋪盜竊最為嚴重,其次是嚴重毒品罪行、傷人及嚴重毆打等。

撰文:程志康、艾 馬、非 從

攝影:海江田、韋 平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