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1日 星期四

也無風雨 也無情 彭秀慧 [壹週刊 - 1418] __,彭秀慧,M1,

豪語錄也無風雨 也無情 彭秀慧如果年齡是女人的秘密,彭秀慧倒是坦蕩蕩。舞台劇《29+1》○五年首演,轉眼十二年。彭小姐也順理成章,進化成29+1+12 ...


豪語錄

也無風雨 也無情 彭秀慧

如果年齡是女人的秘密,彭秀慧倒是坦蕩蕩。舞台劇《 29+ 1》○五年首演,轉眼十二年。彭小姐也順理成章,進化成 29+ 1+ 12,「我從來都唔驚三十歲,三十唔係我嘅大限,但的而且確有人覺得係。」

所以此劇歷久不衰,單在香港已八度公演,累計觀眾超過四萬人次。如今拍成電影,勢必夭中更多中女的死穴。未知會否有慶功宴,彭秀慧已吞下乾燒伊麵打底:「人人都覺得套戲對我好重要。係好重要,我本着所有希望去做好佢。但佢係咪我嘅全部?唔係。」「我一早就預咗呢套戲係可以失敗嘅。當然,我唔想佢失敗,但冇嘢係必贏。由 day 1開始搞 production,我已經同自己講,你終有一日會損手爛腳。當嗰日嚟到,就唔會咁難過。」

走過烽火大地才不敢樂觀?彭秀慧的藝途也算穩步上揚,但秀慧的人會自學期望管理,「人大咗,先明白經歷係好嘢。好嘅意思,唔一定係好開心,而係你會從中學習,捱過一關,再繼續行。我做咗呢個古仔十幾年,最大嘅得着都係咁。也無風雨也無晴,呢個係一個境界。」

娜姐

在劇場看過《 29+ 1》的都知,兩個多小時又喊又笑的獨腳戲,非尋常中女所能應付。但彭秀慧自信滿滿,「呢刻都仲得嘅。」比起劇場,片場歲月更不饒人。通頂一晚,如老三秋。與她筆下擁着披肩和暖水壺的中女形象,格格不入。但在拍攝期間,彭秀慧直踩二十小時後仍然金睛火眼,令接載她的司機嘖嘖稱奇,「導演通常一上車就瞓,點解你咁精神?」「啱啱拍完,好難會好眼瞓㗎喎。」「咁你都幾捱得。」

無睡意,可能只是 hyper過後未回過神來。無法再扮演三十歲,卻是事實。《 29+ 1》電影版,彭秀慧繼續自編自導。她在舞台上分飾的兩角,由周秀娜和鄭欣宜擔綱。男人視周秀娜為幻想對象。女人呢?幻想自己變身成周秀娜的,肯定佔少數,「好笑㗎,有人同我講,周秀娜喺屋企,點都著件性感少少嘅睡衣啦?」結果埋沒了娜姐的波濤洶湧,「我希望觀眾睇到佢另一種美。呢個古仔冇可能係男導演拍㗎,嘿嘿。」「我都唔知係咪太自大,或者自視過高。我想人哋係因為呢個古仔入場,而唔係其他。」

早幾年,人人把「增值」掛在嘴邊,𡃁模也要進修演技。彭秀慧因此收了若干徒弟,周秀娜是其中之一。後來𡃁模大都淪為失蹤人口,惟周秀娜成了女主角,「我同佢一路係學生、老師的關係。我見到嘅,只係一個人,而唔係一個性感 icon。」「好多人都唔信,其實周秀娜好內斂、好怕醜。可能佢影相時會好自信,但演戲時,佢都有冇自信嘅時候。我就好似媽媽咁,俾信心佢。」

欣宜

娜姐、欣宜分別飾演林若君、黃天樂。前者是急驚風、事業型;後者任由青春在黑膠唱片的旋轉中流逝,而不覺心痛,「好多人細個時都係黃天樂。比好多同齡女性,我嘅林若君係遲啲出現。」「我廿幾歲時係一嚿飯,浪費咗好多時間、模糊地過。到好大個先懂得感受自己嘅存在。」

彭秀慧來自單親家庭,是獨生女,這點與欣宜接近。媽媽外出工作,她習慣獨處。家中冷清,好處是家庭擔子也輕。廿一、二歲便開始獨居,也不用交租,香閨漸漸成了友儕們的私竇,「打風落雨,放工放假一定嚟我屋企。」在演藝學院畢業後,加入中英劇團,大部分時間做主角,「淨係知自己鍾意演戲。但點解要演戲?用我嘅技能,喺呢個世界可做啲乜?以前唔會諗。淨係知道返工有糧出、放假去邊度玩。」「咁係咪唔得呢?好多人都過緊呢種生活。但突然有一下同自己接通:或者有啲嘢你好想做呢?」

她廿八歲辭職,後來獲香港戲劇協會的獎學金到巴黎進修,三十歲開始寫劇本。世上從此有了《 29+ 1》、《伊莎貝拉》(彭浩翔執導)以及一系列的獨腳戲,「唔使死嘅,不如試吓啦。所有嘢都係由『不如試吓』開始。」

《 29+ 1》舞台劇版的海報。

煙霧瀰漫、通宵捱夜,片場其實中女不宜。

《 29+ 1》發生在 2005,也就是彭秀慧本人三十歲的那一年。如果故事遲十年發生,林若君和黃天樂都不可能負擔得起屋租吧?「我嘅設定,黃天樂間屋是媽媽留給她的。」都說富二代才是王道。

單身

現實中的周秀娜,上有高堂下有弟妹。地產版經常影到她出入樓盤現場,只謂事業線中有黃金屋,卻沒想到她家中人口眾多。彭秀慧無甚經濟壓力,自然有遲熟的本錢,「我到三十歲之後,好想做好自己嘅工作,林若君的感覺才愈來愈強。」

不幸的是,林若君經過一百分鐘的忐忑後,還是與十多年的男友分手收場。彭秀慧算是淑女自道?雖然這結局在十二年前已敲定,「唔完全係我嘅自傳。到而家,我都冇試過十幾年雞肋式的關係。但一定係有經歷,先有咁到肉的創作啦。」幾耐冇拍拖?「呀……太過分啦呢個問題。」「我唔心急,但好奇。每次冇拖拍時,我都諗下一個我會鍾意咩人?或者咩人會鍾意我呢?你永遠都無法知道。我唔渴望,但唔代表我拒絕。」

戲中的女強人還有個「終極版」,叫金燕玲。單看選角,便知又是那種修煉成精,卻愛情無望的女子。這是彭秀慧四十初度補記的一筆,「寫呢個角色時,我明白我嘅人生重點擺喺邊。我甚至唔覺得呢啲係犧牲。重點係舒服、做你想做嘅嘢。」「所謂傳統家庭、一家四口,可能唔係唯一嘅答案。但我係咪抗拒?唔係。只不過唔同時候有唔同選擇。」

彭秀慧除了自編自導自演,也編舞。

除了《 29+ 1》,彭秀慧創作的獨腳戲還有《 Tiffany》,《月球下的人》等。

幸福

訪問在某樓盤的示範單位進行,新樓裝修自是美輪美奐。彭秀慧住慣鄉郊村屋,處身三數百呎的市區樓,感到局促,「我真係好幸福!屋企望出去,係海同埋山,完全無敵。」「有時去到朋友屋企,就算係非常高尚嘅住宅,我都感恩,因為我真係好鍾意自己屋企……」

有點誇張。情況就似闊太談起自己的老公仔女人生,是如何完美。可以炫耀的,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資產。彭秀慧擁有的當然不止靚景香閨。談起《 29+1》,她一樣雙眼發光,「昨晚優先場,有個七十一歲的婆婆,自己嚟戲院睇咗三次,覺得好 touching、講中佢嘅故事。」「好震撼,原來係咪七十年代出世、係咪聽張國榮,都唔緊要。真正 universal的,唔係嗰個年代嘅回憶,而係嗰種情感……」無論票房如何、感情有沒有着落,彭秀慧已經是人生勝利組了。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形象:黃碧珊

服裝: Alice+ Olivia

髮型: Jo Lam@ Queen's Private i Salon

化妝: Angel Mok

場地: Wheelock Club& Facesss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