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用心去愛 [壹週刊 - 1419] __,M1,

因為聽力上的缺陷,由懷胎到誕下兒子,再到日常生活,Winnie都有很多憂慮。今年是她首個母親節,抱着七個月大兒子包包,能聽到他的喊聲,令她感到無限欣慰 ...


因為聽力上的缺陷,由懷胎到誕下兒子,再到日常生活, Winnie都有很多憂慮。今年是她首個母親節,抱着七個月大兒子包包,能聽到他的喊聲,令她感到無限欣慰,亦明白到母親的偉大。

壹號專題

用心去愛

母愛,不需言明,不會計較,從沒怨言,用心去愛,默默的付出……。

由誕下子女一刻開始,所有母親都會本能地擔起這個一生的責任,養育他們成長,教導他們做人。在漫長的人生路中,無論有任何風風雨雨、困難與波折,母親對子女都是無私的奉獻和支持。母親對子女,就是這麼清楚簡單,只希望能夠盡力用心地愛。

這個母親節,訪問了三對母子。他們來自不同背景,生活在不同的階層,有着不同的故事,有親生有後母,但他們同樣擁有溫馨感人的母子情,彼此用心去愛。

失聰媽媽 Winnie,懷胎時已忐忑不安,擔心兒子聽覺也有問題,擔心自己聽不到孩子的聲音。兒子出世後,又因為自己的缺陷,照顧兒子時頻頻出現疏忽險釀意外。因為過於憂慮,自己更患上抑鬱症。面對種種困難, Winnie聽不到,卻用心去感受,最終還是克服過來。在微弱的外界聲音中,她覺得兒子的聲音是最動聽的。

因不獲商場續租,而備受市民關注的深水埗雪糕母子,在雪糕店背後,兩人亦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母子情。他們來自深水埗的低下層,兒子自幼體弱多病,一次患病入院,母親為方便照顧兒子,甘願在醫院門外睡了三日三夜。兒子希望來世能掉換角色,讓他來照顧母親。

即使非血脈相連,後母和繼子之間,也可以有着深厚的母子感情。澳門賭業猛人「洗米華」的兒子周柏豪,跟後母 Heidi的關係,如同好友般用心去交往,大家無所不談。這對非一般的母子,感情比一些有血緣的母子還要好。

Winnie誕下兒子包包後,在產房時雖然錯過了他的第一次喊聲,但護士把兒子放在她身邊時,那種喜悅卻一世難忘。

聽不見兒子的哭聲,但她能感覺到。

因為年幼時發高燒, Winnie在三歲時變成嚴重失聰,要靠助聽器才能接觸這世界。雖然身體有缺陷,但無阻她對兒子的愛。兒子若有若無的叫聲,她覺得是最好聽的聲音。

因為失聰,她的言語能力也大受影響,雖然說話不清,但她說自己的故事,記者卻都能聽清,而且句句觸動心靈。

擔心兒子也失聰

聽障問題無疑影響日常照顧 BB的能力,不過 Winnie堅持餵母乳,她說想給兒子最好的,亦可以跟兒子關係更密切。

年多前結婚,在生育問題上她要考慮的比其他人多,「始終自己聽力有問題,會擔心 BB喊時自己聽唔到,照顧上有困難。」思前想後,終決定想要孩子,因為相信自己不是天生弱聽,不會遺傳。「我同老公聽到懷孕消息好開心,但又擔心將來自己會好難同 BB溝通。」

雖然明知自己不是遺傳問題導致失聰,但仍擔心遺傳給孩子,「超聲波可以檢查 BB心跳,四肢係咪健全,但查唔到 BB聽覺係咪正常。」懷孕期間, Winnie心情一直忐忑不安。

去年十月兒子包包出世。在產房的 Winnie沒有戴耳機,聽不到兒子誕生時的第一次喊聲,覺得有點遺憾。翌日, Winnie心急地戴上耳機跑到哺乳室,終可聽到兒子的哭聲,緊張的情緒一下子散開成無數的鮮花。「嗰一刻好感動,佢眼定定望住我,好似知道我係佢媽媽,好奇妙。」可能,這就是母與子血脈的感應。

兒子哭了聽不到

孩子出生後, Winnie時刻都會留意,兒子對聲音是否有反應,「醫生同 BB做全身檢查,當檢查佢耳朵時,我心跳得特別快,好緊張。之後醫生話正常,我立即鬆了一口氣。」孩子不是失聰,有正常的聽力, Winnie終放下心頭大石。

當了母親,才明白照顧小朋友一點也不容易,尤其是她有聽力問題,「真係好困難,頭四個月除咗陪月姐姐外,大部分時間都係自己湊,因為老公工作都好忙。」有幾次太累睡着了,兒子哭了一小時她才知道,「我當時真係好嬲自己點解會瞓着。」新手媽媽,總會手忙腳亂, Winnie知道自己聽力差,就只能更加用心去愛,不時提醒自己要加倍小心。

患上產後抑鬱

○九年, Winnie決定在右耳做人工耳蝸植入手術。如果手術失敗,右耳便會永久失去聽力。幸好手術成功,令 Winnie戴上助聽器後,能聽到更多的聲音。

不過如何小心,意外都會發生,「有一次囝囝剛吃飽奶,唔小心嗆到,而我剛上洗手間。當時 BB出現嘔奶情況,我完全唔知道,因為當時我冇戴耳機。」幸好,陪月姐姐剛來到,步出升降機時已聽到 BB的喊聲,她立即趕快入屋抱起 BB,「好彩陪月姐姐快一步,如果遲一步都唔知會發生乜嘢事。」 Winnie當時嚇到說不出話來,更哭了三小時,感到十分悔疚。

從此之後, Winnie跟兒子獨處時,她都絕不會讓自己睡着,視線盡量不會離開兒子,哪怕只是一分鐘。可能因為常常擔憂,她的情緒出現問題,試過每天偷偷哭泣,又不想見人,最後患上輕微產後抑鬱症,幸得丈夫和家人支持,她才走出困境。

跟兒子一同學習

對於從未聽過的聲音,聽障人士需要時間去重新學習,就好像小朋友學語言一樣。兒子一天一天長大,慢慢學會發出聲音, Winnie都必須跟上囝囝步伐學習,否則便會錯過很多美好的時光,「我擔心佢講嘅 BB話我會聽唔明,會錯過好多嘢。」其次就是自己的發音,「我怕 BB唔識聽,所以依家我同 BB成日傾偈,等佢適應我嘅發音。」

「母親真係好偉大。」這是 Winnie對媽媽的心聲,因她明白自己的缺陷,媽媽養育她所付出的勞力和精神,比一般母親大得多。

雪糕母子情

Calvin跟母親的關係由兒時開始建立,雪糕檔令母子重溫舊事,黃媽媽一直在背後支持兒子,下班後會到店鋪幫手。

「呢個母親節真係好難忘。」七十多歲的黃媽媽與八十後兒子 Calvin,成為今年母親節的主角。母子兩人在深水埗西九龍中心經營雪糕店,因價錢太便宜得到不少街坊支持,但卻不獲商場續租。他們選擇在今年母親節當天結業,大批市民湧到現場支持。

因為之前報導,他們一夜成名,無數人來支持,這一個母親節他們更登上報章 A1頭條。

隨着雪糕店落幕,一切回歸正常後,黃媽媽跟淡然道出這段雪糕背後的母子情。很典型的基層故事,但卻令人十分感動。

醫院外瞓足三晚

Calvin母子的雪糕檔,在母親節當日結業。 Calvin早上先去買鮮花,下午再和媽媽賣雪糕,兩母子就在悲喜交集的心情下,度過這個難忘的母親節。

黃媽媽表示,自己年輕時在土瓜灣任清潔工,婚後與當保安的丈夫租住深水埗一個唐樓單位,四十多歲才誕下兒子 Calvin。但兒子體弱多病,還經常發燒,「佢細個一個月會燒一兩次,最高仲燒到一百零四度,小朋友發燒真係令我好驚,驚佢燒壞腦。以前個雪櫃放好多冰袋,又試過同佢抹火酒降溫,湊大佢真係好難。」

兒子頻頻生病,令黃媽媽印象深刻,「一歲時佢患急性氣管炎,氣促,飲唔到奶,又出唔到聲,我即刻抱佢坐的士去醫院。當晚阿仔要留院,我又唔可以喺病房陪佢,惟有喺醫院門外足足瞓咗三日三夜,當時真係好驚,不停喊,依家諗起都想喊。佢係我命根,有事點算?冇佢我都捱唔到今日呀!」

從未俾過零用錢

Calvin說自幼家境不好,很少會拍照,長大後才有機會帶母親外出。前年,他便跟母親同遊海洋公園。

因兒子體弱多病,黃媽媽曾擔心兒子養唔大,所以她只好貼身照顧兒子,「以前我喺土瓜灣打工,放工就親自帶阿仔同細女一齊回家。嗰陣時左邊一個書包,右邊一個書包,兩個都要拖到實,我唔可以離開半步。」養大一個小朋友不需四百萬,一顆慈母心已很足夠。

黃媽媽與丈夫兩人賺錢不多,家境清貧得連親戚朋友都看不起。雖然窮,但黃媽媽大讚兩名子女十分生性,「以前生活相當困苦,我從來無俾零用錢,佢哋亦唔會要求買東西。如果買咗零食俾佢哋,夜晚就要減一碟餸。」黃媽媽一家,是典型的低下層家庭。

雪糕情意結

Calvin年幼時經常生病和發燒,令媽媽十分擔心。 Calvin戴着的玉珮,是媽媽送給他的平安符,他說一世都會戴在身上。

由細到大,黃媽媽母子跟雪糕結下不解緣,亦是他們之間的約定,「以前無錢,唔可以買好貴嘅零食,我就同阿仔講,如果乖就買雪糕俾佢食,所以佢自細就好鍾意食雪糕,我都好鍾意食雪糕。」

長大後, Calvin自己做兼職賺錢讀書交學費,黃媽媽終於放下心頭大石,不過她透露有一件事她仍然擔心,「我現在都好怕佢氣管炎,所以我經常提佢天氣涼要著多件衫。」母親對子女的擔憂,總是沒完沒了。

開雪糕店是 Calvin提議,黃媽媽二話不說支持。開店剛好一年,這一年來,黃媽媽早上做清潔,下班後到雪糕店幫手,日做十二小時,為撐兒子她從沒半句怨言,「唔辛苦,做得好開心,阿仔嘅事我一定支持,佢成日叫我唔好咁早開,怕我辛苦,但我又想快啲賣俾人食。有時夜晚返到屋企,阿仔見我腰骨痛,腳痛,就幫我按摩。」兒子的關懷,黃媽媽甜在心頭,大家的愛,都在不言中。

最好味的雪糕

至於 Calvin,亦說自己的童年,雪糕佔了很重要的位置,「細個媽媽話我乖就會有雪糕食,不過最深刻嗰次反而係我病,不停喊,媽媽為咗氹我,買了一杯雪糕俾我食,嗰杯係我食過最好味的雪糕。」看到他身上佩戴的玉墜, Calvin又細說一段故事,「呢塊玉係因為我細個多病痛,媽媽買俾我定驚,保平安。雖然唔係好名貴,但我由細到大都無除下來。」

媽媽對自己悉心照顧, Calvin無言感激,雪糕店更成為兩母子重溫舊事的橋樑,「呢間鋪我媽媽比我更緊張,佢一放工就過嚟,仲愈開愈早。每天到佢開檔嘅時間,我就會感到不安,怕佢一個人應付唔到,所以我收工就會馬上過去幫手。其實見到媽媽辛苦,我真係好心痛。如果有緣,下一輩子換我照顧她吧。」 Calvin說。

我們是好好好朋友

周柏豪直言近幾個月,平均每天工作最少十三小時,但母親節當日仍會抽空跟家人吃飯慶祝。

後母與繼子,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也可以有着深厚的母子感情,「我跟佢係好好嘅好朋友。」澳門賭業猛人「洗米華」兒子周柏豪,說出跟後母 Heidi(陳慧玲)之間的關係。對於親生母親,以及何時開始跟 Heidi一起生活,周柏豪不願多談,只說跟 Heidi的關係如同好朋友,無所不談,「我同佢乜嘢都會講,用 WhatsApp、 Skype聊天,無乜嘢特別秘密唔傾嘅。」

他笑稱讀小學時, Heidi更不時幫他解決功課的煩惱,「我當時對 art(美術)無乜興趣,勞作畫畫全都無興趣,所以成日都會叫佢幫忙,因為佢畫畫好靚,所以我就會叫佢教我點樣畫。」但實情就是, Heidi落手落腳畫畫,他則在旁邊看電視。可能,這就是他們溝通相處的方式,不像傳統的母子,但可以令大家走得更近。

Heidi曾反對輟學

周柏豪跟 Heidi的關係如同好朋友無所不談,兩人感情十分要好。

在英國讀完中學後,周柏豪決定放棄入讀大學,回澳門開展自己的拍賣應用程式事業。他回憶稱,當時 Heidi也有反對,「反對係有嘅,但佢同一時間都會明白我嘅想法。因為我哋會尊重對方,佢會知道我做緊乜嘢,大家會互相信任,呢樣係最重要嘅。」在這個人生歷程的轉變上,柏豪多謝 Heidi對他的支持。

母子間,總會有些難忘事,柏豪笑說自己年幼時,曾被 Heidi大整蠱,「有一次跟家人去浮羅交怡旅行,去到一個有好多猴子嘅地方,佢俾咗一包啫喱我,導遊叫我快啲收起包啫喱,否則猴子會過嚟搶。」上到半山時,柏豪不小心將啫喱掉在地上,他立即把它執起,但很快已有猴子把他圍着,「一隻、兩隻、四隻,好快就有一大群猴子。」

當時家人在另一邊,他自己一個人被猴群圍着,真的嚇得要死,害怕猴子會撲到身上來。最後,他將啫喱放在地上讓猴群拿走,他亦乘機離開脫險,「嗰次經歷真係非常深刻,因為當時好似就快死一樣,真係要多謝 Heidi,俾呢個經歷我,因為如果不是佢俾嗰包啫喱我,嗰群猴子就係圍住佢,所以非常難忘。」

去年母親節,柏豪決定盡孝心的同時,也整蠱 Heidi一番,「因為佢好鍾意食零食,上年我花咗五百蚊,買咗一大包零食送俾佢,但我就食咗一半先俾佢,佢就唔多滿意囉,哈哈哈。」至於今年母親節,柏豪就說會跟 Heidi及家人一起吃飯慶祝。

柏豪和 Heidi的母子情,沒有失聰媽媽的悲情,也沒有雪糕母子的辛勞,但源源不絕的關心,使三對母子都是一樣,彼此用心去愛。

周柏豪(左二)跟爸爸周焯華(左一)、繼母 Heidi(右二)及同父異母的妹妹 Virginia關係非常之好,經常一家去旅行。

除了做生意,周柏豪另一興趣是打籃球, NBA球星勒邦占士更是其偶像。

撰文:何紫、希文

攝影:韋平、海江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