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王喜愛恨志雲 [壹週刊 - 1419] __,志雲,王喜,陳志雲,M1,

豪語錄王喜愛恨志雲怎聽都像情人在說情人。陳志雲說:「我最欣賞王喜是他很不公道。他關心的人,好似唔太啱,他都撐佢啱。」我們通常欣賞一個人公正公道,幾時寧 ...


豪語錄

王喜愛恨志雲

怎聽都像情人在說情人。

陳志雲說:「我最欣賞王喜是他很不公道。他關心的人,好似唔太啱,他都撐佢啱。」

我們通常欣賞一個人公正公道,幾時寧願他/她偏心?大概是關係到某地步——你不會希望伴侶對位位都博愛無私吧。

王喜便嫌志雲太博愛:「曾經每晚 send六十次短訊向你噓寒問暖,到頭來話冇你電話的人,跣完你利用完你,同佢食飯,仲要你埋單!?」這更像賢妻嘮叨丈夫別受豬朋狗友所騙。

妒忌嗎?王喜答:「我不妒忌,係。」

本來只知他倆是好友,但七年涉貪風暴(就是志雲口中「好似唔太啱」的事),王喜不問案情便提出賣樓助打官司、擔遮擋雨(並非比喻),而罵過橋抽板者亦非無的放矢,乃真有其人的部分迷雲黨黨員;感情至此,已不能用朋友足以形容,正如上述,豬朋狗友何其多。

至少是友達以上,做不成戀人的知己。

同理,世間老夫老妻固然相知,但這下午一場對談下來,「相嗌唔好口」的火花更多。

行到水窮處

每逢《豪語錄》雙人訪,總想弄成對談(筆者可以旁觀慳番啖氣),甚少如願。今次好了,王陳都做過 DJ,自動波,筆者終於樂得「坐看雲喜時」。

雲:王喜做 DJ好得人驚,因為真。我剛入商台(九二年)就要處理他節目《妖獸都市》接獲投訴,結果都被罰款。

遺憾了,純潔的友誼原該無分階級,他倆卻一開始便上司與下屬。王喜又怎看純粹作為行家的韋家晴(陳早年播音之藝名)?

喜:鬼識韋家晴!我沒聽過韋家晴節目,後來網上聽番,都唔淨係撚聲——演聲嘅。

雲:王喜夠真,所以我在 TVB建議他主持《城市追擊》,可惜他做得不太好。

喜:因為我不能講自己不相信的說話。例如篇稿內薛家燕、鄭裕玲寫着都呼名喚姓,唯獨沈殿霞寫「肥姐」,我本身贊成叫姐親切啲,但同一段新聞應該公平,點解唔劃一「家燕姐」、「嘟姐」?我照稿讀,但條氣唔順。

雲:我也推薦王喜拍台慶特備節目《冰天動地》之類,那才九十年代,已觸及環保議題。方小姐嫌我台慶講到世界末日咁,但她沒阻止我。後期我更想探討死亡,引申積極面對人生,當然,隨着我離職而沒搞成。

王喜激進,志雲懷柔,但同樣有態度。朋友以至上司下屬關係(包括方逸華),總是舊的好。如果旨在兜個圈讚王喜大公無私,很巧妙(正如最近找他演話劇《雷雨對日出》的熱血礦工),卻尚有下文。

即使他不為我做什麼,

我都會用最好方法去愛護他。

愛你唔公道

雲:我最欣賞王喜是,看來好似很公道,其實很不公道,他份人朋友永遠是朋友,朋友唔啱佢都撐佢啱。

幾年前《豪語錄》王喜坦言,從未問過陳志雲有否貪污。

喜:朋友不需要判官,我試過,是需要安慰,不用問錯對。

雲:而且王喜呢,喜慶事不見他出現,有什麼喪事、探病就撲出嚟。

喜:梅艷芳那次,我一晚載五轉寧波車(密宗高僧)往返養和醫院。是家訓教落,朋友好時別黐太埋,費事以為有所圖;逆境,就第一時間去幫囉。

但王喜之於志雲太突出了——一、擔遮擋雨;二、揚言賣樓資助。

喜:東區法院過第一堂,他早上 set好頭,儀容整齊些,輸人不輸陣;好衰唔衰落雨,落車爭幾步路,功虧一簣淋散髮型便可惜,於是我開遮啫。不驚天動地的,打官司大家知需要錢,那時我賺錢能力仲算強,樓價又未咁癲,俾完律師費再買過再供過而已。

筆者志在現場睇睇志雲的反應。

結果他冇乜反應。

七年來每次上庭陪伴,演技再好都不可能。

沒想過報恩

雲:我從冇諗過要報答王喜,因為我不覺得王喜想有回報。即使他不為我做什麼,我都會用最好方法去愛護他,是很自然的事。

喜:等如過年收完禮物要「責」禮,推來推去好煩。方法上,防止賄賂條例又嚟嘞!

雲:王喜肯如此說,是我最大安心。我沒用王喜錢(事實證明財力雄厚兼且官司終極勝利),難道我回報他金錢嗎?得人恩果千年記,但朋友不應計算。世俗眼光之所以世俗,只因你在意。

且讓我們繼續世俗——很難說王喜沒得到着數,如上文,志雲不只一次提拔他了。

雲:我從不提拔人,啱用就用。今次舞台劇,我(男主角)建議袁立勳導演考慮王喜。袁導演不喜歡藝人緋聞,王喜冇緋聞。

喜:事情(指官司)並非草草了事,七年才畫上句號。起初去完廉記四十八小時,上雅麗居(志雲寓所)得我和苑瓊丹兩個藝員,是否在落注他中唔中呢?謠言他復職王喜便有視帝攞,但他很快又離職。好現實,服裝間掛衫的竹頭最近走廊方便男主角,最篤篤是特約演員「自己揀件啦」嗰種,我就由竹頭排到竹尾,只有他復職那段短時間獲得正常對待。而一二年, TVB不再和我續約。

雲:未必有因果關係的。

喜:或者人家等咗好耐呢,由天堂去地獄,化妝、劇務的面口唔同晒,對我是很好試煉,從前嗌「喜哥」的,原來心裡唔想嗌。

筆者忍不住插問——究竟 TVB適不適合王喜?

雲:王喜適合做 TVB,最多係 TVB唔適合王喜。他適合任何機構,只要那機構是認真、想做好的。 TVB是否認真呢?起碼我有份參與時它都認真。

上次扮完莎士比亞,今次陳再演劇作家曹禺,王喜則果然做他心目中的熱血礦工。

處長們

隨便揀一張迷雲黨合照,非關 off record事。

世態炎涼,閱世夠深得當官了——網民豈不選了他倆為「候任」官員嗎?戲夢人生了,因為《烈火雄心》,王喜「獲選」消防處長,其實他入行前做過的是警察。

喜:消防公眾形象好,接觸市民比警察少,接觸便救苦救難。警察面對的通常是糾紛、兩難。我做不成消防因為近視,放棄當差因為自覺不能令所有人開心,但由此說警察不及消防員,是不公平的。

志雲「獲選」廣播處長比較實在,他承認曾推辭獵頭公司邀請。

雲:一班朋友在私人群組討論,廣播處長,低級咗啲,在外國人看來以為好勁,管晒全港廣播業,其實是個電台(港台)台長。

他一早做凸了,無綫總經理、商台 CEO再改任首席智囊。

雲:王喜適合做保安局。

喜:自從有了洗頭艇說法好難做,好難解釋,同《城市追擊》一樣,我不能講自己都不相信的說話。

陳美齡都可以做教育局長······

雲:別說「都可以」,係一定可以。陳美齡一定做得好過吳克儉。

Check短訊

由此認定他倆完全合拍?拗撬多的是呢。王喜施恩不望報,但會。

喜:凌晨兩點問你凍唔凍(指後來因官司變臉者),非奸即盜,你又覆!?

王喜並非 check電話的男友,應該是志雲自行向他通報。

雲:我從來清醒,在某崗位工作,即使噓寒問暖也是工作上交代。王喜提的現象當然有,但不多。

喜:咁乞人憎,一個都夠。一陣 off record俾個 list你吖(對筆者說)。

雲:我不想離世時帶着怨恨,大家有緣分,人生短暫。

喜:人生短暫,更要善用資源!

迷雲不迷暈

王喜執着得不似佛門弟子。說不咬絃,王一向崇信密宗,陳由天主教徒變慕佛者(即曾經啱嘴型)再變基督徒,茹素多年最近才開了葷。名副其實同枱食飯各自修行。

王喜說:「體現同與不同。他飯前要祈禱;我都要唸經。他會吃新鮮即殺的,我只吃『三淨肉』,但不會藐。」

陳志雲說:「問自我感覺良好為什麼不推介給朋友?等如『生果機』好用""」

王喜接口:「原來用『三叔』也互通 WhatsApp喎。」

今後迷雲黨會點?

陳志雲戲言:「惟有留待從政用了。政綱就是如何迷暈(今次係暈),像陳美齡出書『 40個迷暈方案將快樂帶給群眾』,哈哈。」

難怪兩位「處長」不從政,求同存異,像手機原該溝通到就得,勉強劃一,惟有迷暈般採用愚民政策了,豈是君子所為?

撰文:余家強

攝影:葉志明

攝錄:羅錦波、胡春輝

化妝: Babe@bird(王喜)、 Tiffany Fong(陳志雲)

髮型: Amen@Max Beauty(王喜)、 Michael Lam@Beijing hair culture(陳志雲)

場地提供:唐人館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