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7日 星期六

寶珠憶任白往日情:仙姐會幫任姐挽手袋 __,仙姐,白雪仙,

寶珠重提任白舊事,彷如隔世「任白」兩大愛徒陳寶珠、梅雪詩(阿嗲)將於7月再響鑼鼓第三度合作演《蝶影紅梨記》,日前兩人接受電台訪問,談及當年師父任劍輝和 ...


寶珠重提任白舊事,彷如隔世

「任白」兩大愛徒陳寶珠、梅雪詩(阿嗲)將於7月再響鑼鼓第三度合作演《蝶影紅梨記》,日前兩人接受電台訪問,談及當年師父任劍輝和白雪仙被公認是一對神仙美眷,寶珠姐跟阿嗲也直言羨慕。曾移居加拿大的寶珠姐更曾目擊任姐和仙姐去旅行時有多恩愛,寶珠姐說:「仙姐對任姐嘅照顧,真係無微不至,尤其係睇見佢哋到溫哥華去旅行,仙姐會親自幫任姐挽手袋,變咗好似工人咁,任姐咩都唔使拎,飯後仙姐又會遞上牙籤,任姐晚上一肚餓,仙姐又會親自下廚為任姐煮消夜。任姐亦好依賴仙姐,佢哋真係好sweet!」阿嗲表示:「我好羨慕佢哋有一個互相了解嘅伴侶,呢樣係好難得。」

任姐辭世對仙姐打擊大

談及1989年11月任姐突然因病辭世,寶珠姐表示當年她身在加拿大,而阿嗲則目擊仙姐幾乎崩潰,阿嗲說道:「呢件事對仙姐嘅打擊好大,佢成個人變得好頹喪、呆咗咁,又唔食飯、一句話都唔講,成日坐喺屋企唔講嘢。當時,感覺根本唔係我哋所認識嘅仙姐,我睇住咁樣嘅仙姐維持咗好多年,覺得好心痛。幸好,仙姐有好多好朋友一直陪伴佢,每晚都會等佢瞓咗先離開。」及至90年代尾復出,寶珠姐回流香港,才多了機會陪仙姐散心,亦經常到仙姐家中,與她打麻雀耍樂,她說:「我同倫永亮都陪過仙姐打麻雀,我哋志在消磨一下時間。」問到仙姐對任姐的離世到今天是否已經釋懷,阿嗲坦言:「我覺得仙姐仍然唔係真正嘅開心,不過多得仙姐身邊有好多年輕嘅朋友陪伴佢,佢哋都好尊重同愛錫仙姐,令佢心情變得開朗。」

唔介意「執阿刨二攤」

2014年,仙姐號令寶珠姐及阿嗲為任白慈善基金籌款演出《再世紅梅記》,促使寶珠姐及阿嗲首次合作演粵劇,但當年有指仙姐頭號愛徒龍劍笙(阿刨)以病為由臨時辭演,促使仙姐一怒之下「陣前易角」換上陳寶珠。寶珠姐坦言從不介意被指「執阿刨二攤」,她說:「我唔介意!係開心都嚟唔切!阿刨因身體唔舒服辭演,換上我嚟做,我好開心。我一直好希望可以喺任姐仙姐嘅任白基金之下,以徒弟嘅身份來參演,我已經期待咗好耐,仙姐問我做唔做,我話:『做!』有沒有信心:『有!』所以我一秒鐘都冇考慮就應承咗。」

壓力大到喊

不過,寶珠姐雖然師承任白,但十多歲時已轉往專注電影發展成為紅透半邊天的「影迷公主」。重新兼全身投入演粵劇,她坦言答應仙姐後,臨開鑼鼓前才知驚,她說:「答應仙姐時係勇字當頭,但愈近演出就會想『死喇!』係冇諗過會驚,當時每個人嘅焦點都係我,會考慮我:『掂唔掂㗎?』係自己畀自己好大嘅壓力,愈嚟愈驚,綵排又喊,返到屋企又喊。後嚟,得到好多朋友嘅支持同鼓勵,畀到我好大嘅正能量先有信心。」阿嗲亦大讚寶珠姐是個很勤力的演員,願意為演出而作多次的綵排。至於今年7月寶珠姐和阿嗲再度合演唐滌生另一名劇《蝶影紅梨記》,二人坦言面對仙姐嚴謹的要求,的確感到有壓力,但仍然很享受與仙姐排練的過程。


來源 source: http://hk.on.cc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