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9日 星期二

【聯合失誤】專科睇漏病歷無開抗病毒藥 高永文稱今日方知事件 __,高永文,

【更新:高永文回應】鄧桂思早前因肝衰竭急需換肝,其女兒更因未達合法年齡未能捐肝,幸最終獲有心人捐出肝臟保命,但暫仍命危。身兼九龍東醫院聯網總監的基督教 ...


【更新:高永文回應】

鄧桂思早前因肝衰竭急需換肝,其女兒更因未達合法年齡未能捐肝,幸最終獲有心人捐出肝臟保命,但暫仍命危。身兼九龍東醫院聯網總監的基督教聯合醫院行政總監徐德義證實,鄧桂思因甲型免疫球蛋白腎病病情未有改善,專科醫生今年1月開出高劑量類固醇治療,但未有發覺鄧本身是乙型肝炎帶菌者,無同時開出抗病毒藥物,最終鄧桂思4月因急性肝衰竭而要換肝。院方高層為未有及時發現鄧有乙肝病史和及早通知家屬鞠躬道歉。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傍晚回應稱,是直至今日才知道聯合醫院發生涉及鄧桂思的醫療事故,強調醫管局必須成立獨立委員深入調查事件起因,釐清醫院責任,調查方向必須包括整個事件的處方手法。徐德義稱,鄧桂思去年7月因高血壓向內科求醫,經診斷證實她患上腎病,其後病情未有改善,到今年1月她在內科專科覆診時,由專科醫生開出高劑量類固醇潑尼松龍(Prednisolone)治療,到2月再覆診病情稍有改善,另一名專科醫生決定繼續用類固醇治療,但就將劑量調低,不過兩名生都未有注意到鄧本身是乙肝帶菌者,未有同時開出抗病毒藥物恩替卡韋(Entecavir),結果鄧4月初因急性肝炎入院。徐承認,臨床部門早於4月1日已內部覆檢鄧的門診記錄,到6號時已發現兩名專科醫生開漏抗病毒藥物,但到鄧其後求肝、到接受由鄭凱甄捐肝後醫院都無公開事件,直至鄧的家人19號向院方查詢治療情況,醫院才向家屬交代漏開藥物一事。徐拒絕評論是否因為無處方抗病毒藥導致鄧出現肝衰竭,僅稱「同家屬溝通係慢咗、唔足夠,有改善空間」,又指院方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跟進事件。內科及老人科部門主管龔金毅就指,向病情無改善的腎病病人處方高劑量類固醇屬標準治療方法,又指根據記錄,專科醫生處方前有向鄧解釋類固醇的副作用,但無法解釋為何醫療記錄早於2008年已寫明鄧是乙肝帶菌者,但兩名醫生今次都「睇漏眼」。記者多次追問兩名涉事專科醫生的資歷,院方原先都拒絕回應,到最後才稱兩名醫生都是有10年資歷的專科醫生,因已成立調查委員會跟進個案,二人暫未被停職。至於為何拖延至今才公佈看漏病歷和開漏藥一事,徐德義就稱院方重視事件,承認今次處理有改善空間,與家屬溝通不足,故有必要向公眾交代。據了解,鄧桂思現時情況危殆,一直在深切治療部留醫,同期換肝的病人已離開深切治療部返回普通病房留醫。鄧桂思出現嚴重細菌感染,在血液內培植到細菌,感染的細菌是念珠菌,醫生已處方抗生素無效,但醫護人員仍沒放棄盡力治療她。消息指,因鄧桂思做活肝移植手術時同時進行肝臟血管的搭橋手術,其後病情惡化,先後兩次再做手術,身體非常虛弱,她當時已受真菌感染,之後要做屍肝移植手術,但至今新肝運作未如理想,身體更見虛弱,令她真菌感染情況更嚴重。43歲鄧桂思上月1日突然在家中嘔吐,同日入住聯合醫院,確診患上急性肝衰竭,至5日轉送瑪麗醫院,其後陷入嚴重肝昏迷,轉至深切治療部,急需換肝續命。但由於鄧的兩名女兒仍未達法定器官捐贈年齡,及丈夫亦患有高血壓,未能捐活肝救命。鄧的長女尚欠3個月始滿18歲的合法年齡,當時她希望酌情讓她捐肝。幸最後獲有心人捐出肝臟,其後鄧桂思需第二度換肝,至今仍未脫離危險期,雖其肝功能運作良好,但鄧的肺部受真菌感染,肺組織受破壞,日前要換上「人工肺」才能維持血含氧量。

聯合醫院高層為兩名專科醫生無察覺鄧桂思原是乙肝帶菌者及無同時處方抗病毒藥物,鞠躬道歉。(馬泉崇攝) 徐德義承認早於鄧桂思4月1日因急性肝炎再度入院時,已發現專科醫生未有向她處方抗病毒藥物,但聯合當時未有公佈事件及向家屬交代。(馬泉崇攝) 龔金毅(左)稱向鄧桂思處方類固醇的兩名專科醫生都有10年資歷,事後並未停職。(馬泉崇攝)
經歷兩次肝移植後,鄧桂思目前情況仍然危殆。

來源 source: http://s.nextmedia.com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