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像個男孩 張可頤 [壹週刊 - 1421] __,張可頤,M1,

豪語錄像個男孩 張可頤《不懂撒嬌的女人》似曾相識?除了因為黑面女人/妖艷賤貨總有幾個在附近,另一個原因,是類似的人物設定,在港視劇《來生不做香港人》早 ...


豪語錄

像個男孩 張可頤

《不懂撒嬌的女人》似曾相識?除了因為黑面女人/妖艷賤貨總有幾個在附近,另一個原因,是類似的人物設定,在港視劇《來生不做香港人》早已開到荼䕷。分別一:中港矛盾在大台的演繹下,是 34D攻陷「 A cup之城」、與政治無關;分別二:《來生》的女魔頭,叫張可頤。

吾生也晚,未趕上張可頤和宣萱一時瑜亮的年代。視后們早過了遲到批踭鬧不和的年紀,最近有閒情看電視嗎?「我未睇呀,唔敢 comment。講錯咗就……哈哈哈。」《撒嬌》所講的不外乎是「女人要搵老公、唔撒嬌永遠不會成功」。嫁杏無期但挑通眼眉的張可頤,怎會需要受教?「夫妻關係好唔好、淡定唔淡,就好似粒糖咁,係甜係酸係苦?只有自己先知。但係張包裝紙永遠都係好靚。」

言下之意,是嫁得出也未必好,「有就有,冇就冇。而家呢個狀態係最令我舒服嘅。」能保持這副皮相,若是男人,最擔心應該是北上登台會被大媽飛擒大咬吧?「男人永遠係擺愈擺愈有味道。」「但我心裡面係一個男仔。 I'm more like a tom boy。」

男人緣

人類對自己的評價很不靠譜。性感尤物喜歡以「男仔頭」自居、偽 ABC偏要自認是「鬼妹仔」。娛樂舊聞說張可頤患有女人通病——遲到,更曾多次被合作對手公開指責。雖然八卦花邊有以訛傳訛之虞。訪問當日,負責聯絡的公關朝早九時來電,大派定心丸:張小姐已抵達現場,準備化妝 set頭。早上拍攝實在有風險。雖說執相技術一日千里,但一位對自己有要求的女演員,絕不會想以睡眼惺忪、一臉浮腫示人吧。

情非得已,因為張可頤的日程密不透風。是日完成 N個訪之後,又要漏夜北上拍劇,「今次拍戚其義的長劇,遇番家英哥。我同家英哥係喺《新上海灘》( 96年)時認識。 Can you imagine《新上海灘》?」她跟羅家英話當年:「細個嗰時呢,我哋一齊打牌、去邊度食嘢……」「咩細個?」「咁我嗰陣真係好細個嘛。」其實張可頤出道時,羅家英早已沒有頭髮,轉眼二十年。

另一邊廂,她拍劉德華監製、霍氏投資的迷你劇《香港華爾街》,重遇吳鎮宇,「無論隔咗幾多年,遇番嘅感覺都係一樣,好開心!我都係同男仔玩得埋啲。」「我識咗三十幾年的朋友都係男性,圍內食飯講女人,我都聽晒。 in the way我都幾了解男人。」吳鎮宇是當年她在《難兄難弟》的對手之一。女主角當然還有宣萱。花旦之間難以成為莫逆,是因為物傷其類?「女仔的思想太過迂迴曲折。我好粗心大意,溝通時會好攰。

入地獄

宣萱憑《撒嬌》再受注目,張可頤難免會被問到是否要食回頭草,「 TVB有搵過我。不過撞咗期,無可奈何要 turn down。」「我去 HKTV時,佢哋(記者)已經成日問我會唔會返 TVB。地球係圓嘅,作為一個專業嘅演員,有好嘅劇本、條件容許嘅話,我睇唔到咩原因要 say no喎。」講誠意畢竟空泛。當年在大台捱出大病、因為甲狀腺炎和情緒病被迫停工兩年的張可頤,何必再入地獄?畢竟已經四十有八,「呢個要等經理人再深入啲探討吓。」人長大了,說話便圓滑審慎。

入地獄也得有所求。現實是《撒嬌》收視有廿、五六點,已經要開香檳慶祝。○三年張可頤憑《九五至尊》攞視后,大結局收視達四十六點,三百萬觀眾坐在公仔箱前看她表演。就算食回頭草,也不可能回復當日風光,「我覺得我係幾好彩。細個入行選港姐、到而家大個,我一直都做到我想做嘅嘢。個天對我都唔錯。」

《來生不做香港人》劇照。《撒嬌》以 4K畫面為賣點,其實港視劇集早就以超高清拍攝。

台上風光,台下被團團簇擁。在娛記們你一言、我一語圍攻下,年少氣盛的張可頤輕易交出「郭可盈沒有代表作」、「佘詩曼下年努力啲」等 sound bite。

○三年攞視后、翌年拍《金枝慾孽》,群雌粥粥,張可頤的風頭仍一時無兩,直至○五年患病豹隱。

張可頤和宣萱當年憑《難兄難弟》大紅。但一劇豈能藏二旦。

九四年選港姐。為乜當年的泳衣咁高衩?

甲狀腺炎藥物的副作用令張可頤變成發水麵包。

雪卵子

知足常樂。她不急於嫁人,但身邊總有人替她着急,「媽咪成日話:你快啲搵個人安定下來。我話,我安定咗好耐啦。」自從一一年與任職金融界的男友分手後,張可頤單身至今,「我相信個個女仔都會諗過(結婚),尤其是廿幾歲時。」「我都有迷惘過。係咪三十五歲就要雪卵子?」當年她剛與陳容森分手。以為三十五歲是女人大限,一晃眼連四十五都過去了,「我發現有啲嘢係勉強唔到。加上我嘅宗教話,安排咗俾你嘅,你唔需要刻意去搵。」

「結唔結婚,終歸都係睇你嘅性格適唔適合。你可以坐定定喺屋企湊仔嗎?定係要四出奔跑嗰種女人?想全世界都需要你嘅,咁咪服務社會囉。」張可頤好明顯屬後者,那是被高壓訓練出來的結果,「以前喺 TVB拍嘢,一日拍十六、七場戲,場場都需要你。燈光梳頭服裝導演副導個個都問:可頤,得未?」在剛開始受力捧的日子,她試過同時踩兩套劇。別人放飯,她要換衫去隔籬廠繼續開工。一去到,就聽見導演在吼:「全廠等你呀。」「隔籬廠都未放,我連食飯時間都冇。」忍不住在化妝間爆喊。

然而一旦習慣了「被需要」後便難以回頭。近年她開辦創作坊,親自分享情緒管理的經驗,「我都希望用自己嘅影響力去回饋社會。藝人或者知名人士做推廣,容易被大眾接受。佢都拎情緒病出嚟講喎,都唔係咁羞恥啫。」

俾心機

張可頤即將上映的新戲叫《女人永遠是對的》,講一眾女人去參加友人的婚禮,誰知新郎逃婚,衍生出柴娃娃的故事。現實是,張可頤少有參與姊妹淘的鬧劇。吳綺莉曾是她少數的閨中密友。當年吳入院生女,也是由張護送,「好多年冇見了,自從佢去咗上海,就冇搵大家了。」這些年吳綺莉過得不如意,做朋友的該噓寒問暖?「其實我都有留意佢嘅新聞。藝人的家庭事通常被放大、誇張。俾番啲空間佢會好啲。」「諗番都好感觸。真係要俾啲力、俾啲心機,去維繫當年的好朋友。」

亢龍有悔。但張可頤喜歡控制大局的的性格,始終不變。菲林年代,她要求在相機旁邊放一塊全身鏡,好讓她實時看到鏡頭內風景。現在當然不需再大費周章,影完一 shot,立即查看便是。然後她會召喚化妝師補粉、繼而指點拍攝的燈光角度和背景,直至拍到她滿意的效果,才舒一口氣,「影靚相真係要俾心機。」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感情比拍照不是更需要俾心機經營?

撰文:蔡慧敏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髮型: Louis Tse@ POPEIGHT

化妝: Chris Chan

服裝: Lanvin、 Bally

鞋履: Giuseppe Zanotti、 Jimmy Choo

場地: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