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紳士 林作 [壹週刊 - 1423] __,林作,M1,

林作棱角多,在華人社會難上位。「所以薄熙來絕對去不到頂,又或者薄瓜瓜在英國咁威水,但我一早說他回到中國做不到任何事。薄瓜瓜我特別有興趣,因為中學(Ha ...


林作棱角多,在華人社會難上位。「所以薄熙來絕對去不到頂,又或者薄瓜瓜在英國咁威水,但我一早說他回到中國做不到任何事。薄瓜瓜我特別有興趣,因為中學( Harrow)、大學(牛津)他都是我師兄。」

非常人語

紳士 林作

英國大選保守黨失利,外相約翰遜( Boris Johnson)有望當首相。

約翰遜樣貌似特朗普,言行似林作,都幾得人驚。

林作說:「背景上也和我有些相似,讀很多名校,讀很多書,個頭又很亂,有時講嘢比較爆,很惹火。」

二人都是一身棱角,通常這種人的路比較難走。「你說起這點令我想起我和沈旭暉有過幾有趣的對話,他認為每個社會都經歷人才上的不同階段,英國去到下一個 cycle可能會見到類似 Boris的人上位。」

先有特朗普,後有約翰遜,世界瘋了。「他在一些民調是英國最受歡迎的政治家,香港未到,但我和沈旭暉都相信香港會去到那個階段,我覺得喜歡我、觀眾有這種品味的時間會來臨。」

題為英式紳士,除了約翰遜,他還自比英國演員 Hugh Grant,阿 Hugh最出名是當街嫖妓被捕,讀者可以期待林作也有這一天?「我覺得我是頗為家庭式的男人, Boris Johnson其實很喜歡留在家,不是鍾意沙沙滾的人,亂說話與專一沒有衝突。」

相約林作訪問,最初他反應冷淡,記者開出才子角度才打動他,後來他大我三百萬,想講紳士。究竟何謂紳士?他說:「紳士不是表面舉止,而是骨子裡的,我覺得我有,譬如我很 believe in games being fair,公平競賽,我非常非常痛恨 cheat地贏在起跑點。」他不做大律師,改當英文補習老師,忽然滿口雞腸。

據他說,大狀界毫無公平可言。「以我所知這一行所有人都唔妥所有人,如果有位可以入隔籬那人,你都想,因為全部不是襟兄弟,而是競爭對手。一個大律師總是說另一個大律師壞的說話,不會說好話。你問我壓力有沒有,壓力不是來自大律師之間的閒言閒語,純粹是競爭關係, A接了這單 case, B便接不到。」公平競爭有何不妥?「 No no no,這行好唔公平,裙帶關係很嚴重。」

律師大抵都想贏官司,總會找成數高的大狀吧?「何謂成數高?沒有數據,沒有人拿張成績單出來,你以為是足球比賽摩連奴有張成績單?沒有。很主觀,很人夾人,我鍾意你,輸我都鍾意同你一齊輸,我就用你。你條數同我易計,你秘書把聲我鍾意聽。好了,去到我們這些徒弟、𡃁輩,你師父同我好熟,你師父叫我照你,我個女同你好 friend。」

林作幾位師父廣結善緣,澤披門徒?「我的師父並不是最有關係人脈的,他們本身可能做得幾好,但是要帶挈晚輩,我自己覺得一般。」

加上出面黃金遍地,林作便放下大狀身份,闖蕩江湖。他家底豐厚,才冒得起這個險?「我和一個窮人作出的選擇一模一樣。留在大律師這行的人都是有錢仔,他不需要擔心家境,所以繼續留下,我不是,我很希望所有使費我自己負責,媽媽不用任何負擔,所以我很急着搵錢。我正因為這麼坦白,之前又俾人罵。我有錢,不擔憂收入又俾人罵,我因為等錢使,所以出來撈咁多唔同嘢,更加被人罵。」

批評

自言不談理想:「陶傑最近來我的節目,說了一句說話,完全說中我心聲:『我想做成功人士!』如果成功人士要做主持,我就去做主持,成功人士要做先生,我做先生。」

廿七歲仔,何以動輒得咎?「憎人富貴厭人貧是現在香港的心態,我這種背景,無論我點做,好多人都會非常之針對,如果不在我這種人身上找到問題去批評的話,很多人會不快。我可否做得好些,比較討人喜歡,一定得,但是根本地我覺得是原罪問題。」

執業兩年便斬纜,分手何太急?「選擇問題,蓋茨都沒有讀完哈佛,他是不是太急?尤其長輩,我覺得說話頗為不負責任,很典型面對後生一輩的態度很過分:『你有了經驗成績才拿出來跟我說話!』即是說我到了五十歲才可以與現在五十歲的人說話,我唔係好明。」

這行前景,他看得很暗淡。「我認為新一輩沒有人做得到大狀,原因是以前有十個人入行,十年之後只剩下一兩個,現在一百個人入行,十年之後因為有太多有錢人,掛住頭銜也好,反正沒有其他事做,因此十年後還剩下五十個,而生意量一樣,五十個一齊死咁解。」

林作做大狀,只要求付出與收入相稱,他失望了。「這可能與屋企背景有關,你知我媽媽做生意,每天下午約人喝下午茶,我做生做死,似乎說不通。其實我頗為唔想講職業,講得多好像未過去,你不會想講你的前女友吧?講前女友好像念念不忘,問題是我很善忘。」

補習

他倒自己米,對學生說英國種族歧視嚴重。「我在講座很喜歡講留學差的一方面,我不喜歡人發夢,你以為去了第二度便是天堂,這個世界無天堂,去英國純粹是一個更真實,更有競爭性的教育學堂,讓你見識更多,更闊。」

OK、 OK,林作改當補習老師、電視節目主持嘛。香港天天有人轉行,卻沒多少個像他高調。「香港人的想像力很低,如果你不放下一些身份,他不懂想像你識得做其他嘢,所以要放低個身份去吸引人找你,所以最後比較高調地放棄是一個特別的動作,其實是想告訴人:『阿哥,我現在想做其他嘢,唔該搵我!』」

高調加盟某補習社,未做補習天王,先做了無間道。「早前有網台節目話我應該是受了中共指派加入補習界,因為見到大律師這行社會影響力大不如前,又或者容海恩這些契女似乎成效麻麻,因此轉路線,決定指派林作滲透教育界,影響後生仔,做契仔界游蕙禎這種年輕人偶像。我覺得很抬舉,阿爺都會睇得起我。」

人家十優狀元還未開班授徒,林作有何資格?「我中學與大學都在英國。我自己並不知道,我聽說全行沒有人能說純正的英式口音,單是這點,我知道學生已經(覺得)很吸引。寫作方面,讀書時我在大學寫很多論文,現在沒有大律師進入補習這一行,我有的寫文辯論經驗都是行內沒人擁有。單說 CV,單說資歷應該沒有人比得過我。」

有理由相信,這段說話會為他帶來穿心萬箭。「有時網上有人寸我經常 sell學歷,其實我很少炫耀自己這些,只是這些是事實,難道我讀牛津我刻意說我不是?這是事實陳述,你要當我晒命,我沒有辦法控制。 So much so that我的僱主跟我說:『你不夠 sell自己,不夠 show自己 quali出來。』如果我要做到這樣,我有少少樣衰,換過角度寸啲咁講:我使唔使?」

林作教英文,叫人留學英國,但自己沒有英國護照,記者怎樣開英式紳士角度?「我不需要你開紳士,你說自己是紳士,你便不是紳士。你不應該這樣開,你只可以說訪問裡面問到這些。」記者只好再想辦法包裝。「你包極都唔會靚」

撈家

多年辛苦讀法律,不做大狀豈不可惜?「一啲都唔辛苦,你叫我工作幾年更加辛苦,讀書很容易,只是你們覺得難。我咁樣人哋又話我寸。」

林作自言沒有理想,他想做成功人士,但成功不是理想。「我出來俾心機工作,希望闖出一番事業,不是其他人所想的二世祖,鍾意玩,花花公子,你話我聽有沒有第二個似我腳踏實地,出來勞勞役役,搵餐飯食。」

做得紳士就要講社會地位,香港地大律師身份高,林作轉行,似乎降了 grade。「在英國讀書多年的人才明白社會等級的 distinction,做大狀的人不是背景最好, on the other hand,很多牛津、劍橋思想家他們的背景更高。我是用英國準則去看,所以我沒有降 grade的想法。」

節目主持、補習老師的社會地位如何?「我們的社會是 post-modern階段,香港更加沒有等級之分,有錢在香港就叫做有地位。在英國絕對不是這樣,英國好多有錢人頗為低等,如果以我背景拉到英國,我比較算是低級中上階層,英文叫 lower-upper-middle。」

究竟主持、老師的社會地位如何?「問題在於我不是太過被我所做的事定義我的社會地位,我出席一些場所的時候,至少我被投射的目光似乎不是與我所做的特別有關。」據他說,中產才介意地位問題。「中產才會這樣想,比較上流的人 don't give a damn!」

既然做紳士,又豈能是撈家,兩者怎能並存?「 Wow,我都未講 lower-upper-middle的典故!」林老師此刻開班:英國前財相歐思邦之父乃第十八代子爵,經營牆紙生意,原來貴族一樣要做,歐思邦便自稱 lower-upper-middle class。

林作說:「我媽好鍾意炫耀自己家勢有幾威,我太婆,即是她婆婆當年有人抬轎送到半山上學, so?我媽媽完全白手興家,我頂盡只可以叫富二代,在很多名人心目中我甚至不是富二代,身邊家境很好的人覺得我身上有種撈味,要出來搵飯食。我十分自豪,我真係要,你就唔使。」

有腦

撈還撈,始終是節目主持身份的問題,有人看不起。「我接觸很多比較傳統的 uncle、 auntie頗為看不起做幕前的人,我頗為倒轉頭鄙視他們,香港價值觀太窄,太落後,太膚淺,太井底之蛙。你看看英國做得最好的一班新進演員的背景,是香港很多律師醫生都比不過。 Eddie Redmayne伊頓、劍橋畢業,威廉王子同學; Benedict Cumberbatch是我間中學 Harrow;我其中一個偶像 Hugh Grant牛津畢業。」雖然 Harrow戲劇老師靠害,曾叮囑 Cumberbatch千萬不要演戲。

「我同意香港很多演藝界的人無料到,書又無讀過,諗嘢又唔識諗,但這不代表這行不能有一些有料到,美貌與智慧並重的人存在,而實際上我相信這種人長遠可以行得更加遠,你不需要歧視他的職業。職業裡邊有一些麻麻哋的人,哪一行都是,律師界都有很多爛仔, so what?不應該一籃子標籤所有人。」

林作身為香港約翰遜,出來搞局。「我的存在,如果可以令到更加多好似我這些真正有想法的人可以出來改變社會, why not?我想問,你想在新聞見到完全無腦、無思想、淨係得個樣、出來搏 like的人,定係你想見我出來,有話說,有嘢想影響你,你聽完返屋企諗吓的人,你想見邊個多啲?」

如此說來,林作好有腦,不如做 KOL,可他又看不起香港那種。「純粹網紅,網上呃 like,身材相靚,都叫自己 KOL。唔使有意見,唔使有評論,無嘢講,無諗法,純粹相片多 like。香港那種我不想做,除非給我收入。 Well, having said that,有香港 KOL公司,網上賣廣告的找我合作。」

這天節目訪問 cosplay團體,他奉陪扮女人,敬業樂業去到盡。不如扮狗?「有收視,無問題。」

林作好有腦?「這樣說吧,我想做一個有腦、有建設性、有思想、有獨到睇法的人,無時無刻都同自己講我要做這樣的人,所以在不同場合不同機會,我都希望可以拿這些東西出來,亦希望自己在這方面進步。」

撰文:陳勝藍

攝影:黃雲慶

攝錄:黃雲慶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