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中港男女互呃實錄 [壹週刊 - 1423] __,M1,

坦承貪圖女色才跟對方結婚的陳伯,力斥內地妻子阿珍過橋抽板忘恩負義,獲得居港權後便失蹤兼提出離婚。不忿被撇的陳伯,說到激動時不斷指手畫腳。壹號頭條中港男 ...


坦承貪圖女色才跟對方結婚的陳伯,力斥內地妻子阿珍過橋抽板忘恩負義,獲得居港權後便失蹤兼提出離婚。不忿被撇的陳伯,說到激動時不斷指手畫腳。

壹號頭條

中港男女互呃實錄

網絡潮語流行「呃蝦條」,網民心領神會,意指港男用盡方法去氹女人,務求把對方氹到上床為止,得到對方身體滿足自己性慾。

而不少北上娶老婆的港男,也被偏激的網民諷刺有「呃蝦條」之嫌,因為在港找不到老婆,北上找女只是求身體滿足。

事實上,有部分條件較差的港男,為了能夠成功娶得內地女子做老婆,不惜誇大自己條件,訛稱自己住私樓任職高層月入數萬,又或者是富二代有財有勢,但實情可能是住公屋失業要申領綜援。

他們總是覺得,把內地女人騙來香港結婚後,就算被知道真相也不怕,因為「米已成炊」。

世上無免費午餐,你精我亦不笨,部分甘願離鄉別井嫁到香港來的內地女子,她們亦有自己的盤算,年輕廿歲仍肯下嫁,為的是一張香港身份證。

有些人希望能獲得居留權成為香港人,能夠明正言順在香港打工賺錢展開新生活,有些甚至只想把跟前夫所生的內地子女帶來香港,嫁什麼人也可以,反正大家沒想過一生一世,只求眼前。

於是乎,中港婚姻一直不被外界看好,除了因為文化背景不同外,不少中港婚姻的結合,男女雙方都可能各自有着自己的目的,你呃我騙機關算盡。

他們走在一起,沒有愛情感情,只是一場互相利用的遊戲。

亦因為存在了不正常的因素,中港婚姻亦湧現大批假結婚的例子。

同時,自香港回歸後,中港婚姻佔整體婚姻近半,而本地的離婚數字也幾級向上跳,近廿年離婚數字,比再之前廿年激增四倍。

中港男女來港結婚後,可申請公屋,離婚後又各重配公屋,資源就永遠不夠。

來自大陸河源市紫金縣的阿珍年約四十多歲,跟陳伯年齡相差二十多年。

數據不會騙人,而且愈看愈心驚。

香港大學經濟學講座教授王于漸,四月發表研究報告指出,香港由一九七六至九五年,合共有八十萬對新人結婚,有八萬多對離婚,當中六萬多對新人離婚後再婚。重點來了;九六至一五年隨後的二十年,累計婚姻總數為八十七萬多宗、然而離婚卻急增到三十二萬宗,再婚則增至二十五萬,兩者都比上一個二十年增加了四倍或更多。

根據統計處資料,近廿年婚姻數據中,有接近一半都是中港婚姻。

你呃我騙結婚

今年情人節當日,陳伯收到律師樓職員送來的離婚協議書,原來妻子阿珍已向他提出離婚。

七十二歲的陳伯以前做水貨客,每月收入約一萬元。一一年時,他在上水認識了一名比他年輕二十多年,持旅遊證件來港名叫阿珍的同行,竟撩他結婚。「係佢主動向我搭訕。」

不久阿珍向他說:「有冇人選可以介紹俾我結婚,身體健康就得。」陳伯知道阿珍渴望嫁來香港,是想獲得居留權。他自己也另有盤算,跟前妻離婚了多年,老男人也難找新女朋友,他也渴望再有性生活,於是他自薦做「新郎」。

就這樣,兩人一拍即合結了婚。

為性娶內地女

陳伯的住所十分簡陋,兩夫婦分別睡在大廳的上下格碌架床。

為了解阿珍背景,兩人僅相識數天陳伯便跟她回家鄉河源紫金縣辦理證件,阿珍還向他展示去世多年的前夫死亡證。一個月後,兩人在沙田婚姻註冊處登記閃婚,「只係求其食餐飯就算。」

坦白說,明知兩人沒有愛情,但陳伯仍向記者堅稱這不是買賣式假結婚,「如果我為咗賺錢假結婚,我八年前跟前妻離婚後已經可以,點會依家先假結婚,我只想有個女人做伴。」說到底,這段婚姻兩人各有目的,但都不是因為愛。

登記註冊後,兩夫婦蝸居在天水圍二百呎的公屋單位,室內只有一張碌架床,他們分別睡在上下格。兩人雖是夫妻,但實情卻是另一回事。阿珍要求陳伯每月給她三千元,作為每月來港跟他同眠的「服侍費」,「佢唔係好願意服侍我,出街同朋友飲茶亦都唔會叫我,唔會介紹朋友俾我識,好似怕我影衰佢。」阿珍甚至不願意歡好,陳伯當然不悅。

老公出糧就出現

向晴軒接收過不少嚴重家暴個案,有受虐者產生幻聽幻覺的情況,甚至萌生過自殺念頭。

當時,阿珍持探親簽證來港,每次可逗留九十日。不過,陳伯力斥阿珍為人蠱惑兼算盡,因她會夾好時間,每逢月尾陳伯獲發綜援金和傷殘津貼時,她才會來港探「老公」和索錢,「佢好現實,每個月只會喺度住幾日。二十八號來,月頭攞完錢就走。佢嚟香港三個月,前後只喺我呢度住十日,其餘日子話去親友屋企住,呢啲係老婆咩?」陳伯又埋怨稱,阿珍就算來到也不會為他做飯,「佢成日話要幫表姐煮飯出咗去。」

每一年,陳伯都有跟阿珍返回內地辦理申請移民來港手續,「每次佢叫我返去,態度都特別好。」

去年三月,阿珍終得償所願獲批單程證,「佢來到香港後,第一時間開銀行戶口,仲話喺觀塘搵咗份清潔工,但實情做咩我真係唔知,淨係知同佢飲茶期間,佢電話響個不停,肯定係契家佬。」陳伯一直懷疑阿珍紅杏出牆。

阿珍做了香港人後,陳伯說她開始變臉,經常不回家在外留宿,「我當然嬲啦,擔心會戴綠帽。」去年十月,兩人為這問題發生激烈爭執,陳伯連番質問,阿珍反駁稱:「你干涉到我嗎?」

陳伯聽後火遮眼,扯着阿珍頭髮打她,女方亦不甘示弱腳踢還擊,更即場報警,「佢做戲似模似樣,喺走廊大叫救命,鄰居咪報警囉。差人嚟到,佢又拒絕驗傷及去警署落口供,擺明玩嘢。」

精心部署反面

陳伯形容這次「反枱」計劃是阿珍精心部署,刻意叫警察到場,自此她就離家出走一去不返,數月後阿珍單方面提出離婚。今年情人節當日,有律師樓職員上門向他呈交離婚文件,離婚理由是「陳伯經常毆打她」。

「呢個女人太過分,喺公安局辦證就叫我老公,喺香港就叫衰公。打狗要睇主人,攞咗單程證就過橋抽板,根本係騙婚。」這段婚姻,根本是互有目的。記者問他這段無愛婚姻,他憑什麼要阿珍留下來?「我有間屋有瓦遮頭,有政府津貼,乾淨企理身體健康,自己行得走得。」陳伯現時靠每月四千多元綜援和傷殘津貼過活,他有白內障,視力有點模糊。

這種不正常的婚姻,在中港婚姻中比比皆是,離婚是無可避免,但陳伯對此仍是深深不忿,他覺得自己蝕底了,「金錢同戴綠帽,男人最忌就係戴綠帽。」

為子醫病嫁來港

阿萍被前夫禁止外出和結交朋友,他為了控制阿萍的出入,從沒給她家中鎖匙,她每一次回家都要拍門。

找到另一個案,這次是一個大陸新娘的故事。

「如果唔係為個仔,真係唔會嚟香港。」年近五十歲的阿萍(化名),為來港醫治兒子疾病,也是無愛從廣西嫁來香港,更遇上一個疑心極重的火爆丈夫,結果悲劇收場。

阿萍早年在廣西曾結婚,育有一子一女,其後離婚。○五年時,當時六歲的兒子驗出有心漏病,貧窮的阿萍經朋友介紹認識到一名香港男子,「鄉里都話香港好,阿仔嚟到可以醫好個病。我都知佢唔係愛我,只係想搵個女人照顧佢。」為了兒子,阿萍也不介意他比自己年長二十多歲,亦不在乎各有目的,決定嫁來香港。

結婚後,阿萍不時以雙程證來港照顧丈夫,亦算盡了為妻之道。一三年,阿萍和兒子的單程證批了出來,於是她帶同兒子住進丈夫在黃大仙的一百呎公屋。但她形容夫婦關係疏離,二人沒有溝通,彼此之間更沒有信任。

丈夫疑神疑鬼

阿萍看着前夫的照片時,承認自己對他十分痛恨,不想再和他有任何關係。

阿萍指丈夫學歷低任職保安,她來港不久突然辭職,申領綜援過活,原來丈夫要看守着她,擔心她「勾佬」,「佢冇錢俾我,我哋點生活呀?」為了生計,阿萍替人照顧小朋友,做清潔,甚至做過地盤雜工。但丈夫佔有慾強,總是懷疑她每次外出,都是跟男人見面,「有時到咗屋企都唔想返入去。」

貧賤夫妻百事哀,有時缺的不只是錢,也有感情和文化。

其後,阿萍說丈夫的控制慾變本加厲,「我好似跟尾狗咁,咩都要聽晒佢話。」丈夫還禁止她外出和結交朋友,「佢話娶得你做我老婆,就要日日陪住佢。」為了完全控制阿萍,丈夫從沒給她家中鎖匙,要她每一次回家都要拍門,「佢話怕我偷嘢,或者帶男人上嚟屋企。佢領綜援㗎,有咩好偷?」每次出街,丈夫都會出言侮辱她,「你好似街邊企街嗰啲雞咁,你就好啦,一上落樓就有錢收。」為了兒子能夠留港治病,阿萍只好啞忍。

患抑鬱想自殺

和丈夫離婚後,阿萍租住劏房獨力撫養兒子,每個月的生活捉襟見肘,所以她寫了一份開支表,提醒自己控制開支。

長年累月下,阿萍的精神面臨崩潰狀態。她多次想過不要再回去那個連鎖匙都沒有的家,但家人勸她說:「唔忍都忍咗咁耐,就當為咗個仔着想。」但阿萍稱丈夫愈來愈過分變本加厲,除了出言侮辱外,更施以暴力,幸好她及時瑟縮在上格床躲開。

其後阿萍患上抑鬱症,甚至萌生自殺念頭,「有諗過喺屋企廚房開煤氣自殺,又有諗過喺十一樓屋企跳落去。」回想當日企圖自殺時,阿萍打長途電話和妹妹傾訴,才沒有做傻事,「如果我死咗,對仔女就無人照顧。」

一四年,阿萍終抵受不住丈夫的虐待,向社工求助,搬離家中再辦理離婚。阿萍說兩人不歡而散,從此再沒有聯絡。過了數年,阿萍坦言仍很痛恨這個男人,「見到佢會掉頭走,唔想再同佢有任何關係。」後悔嫁來香港嗎?她沒有正面回答,只承認廣西生活困苦,在香港生活的確較好。她現時最大心願,就是努力工作,儲多點錢,讓兒子過更好的生活。

或者,這種經歷也是一種代價。

內地女鬧港男作大

除了陳伯和阿萍這兩段失敗的中港婚姻,本刊又走到很多新移民的天水圍,訪問了多名嫁來香港的內地女子,她們認為中港婚姻存在種種問題,港男也要負上責任。

「娶太太前就話住私家樓,誇大每月薪金,直至老婆到港後先發覺完全相反,有人拿綜援,住劏房,甚至露宿街頭。」新移民霍太表示,一些到內地娶老婆的港男就是不誠實,喜歡誇大自己的條件。她認為國內女子普遍以為香港居住環境理想,希望生活得以改善才嫁來港,豈料來港後才發現受騙,「嚟到先知個老公拿綜援,又或收入微薄,間屋仲細得可憐,婚姻仲點會和諧。」

而另一街坊何女士亦聽過,有港男喜歡誇大自己入息來取悅內地女友,「佢哋話做散工日薪一千元,別人就以為月薪三萬元,每年三十至四十萬元,很開心,但點知成日無工開,女人失望然後離婚,變成好似女人唔啱,女人都係想搵個收入穩定嘅男人,鬼叫你做唔到咩。」

李女士認為雙方也有責任,男方想找個年輕女子,女方想找保護傘,不能全怪責男人欺騙。她指有朋友帶着孩子來港跟丈夫團聚,三個人入住公屋,為求調遷更大單位,兩夫婦再生小孩,可惜老夫少妻最終合不來分開,可憐孩子沒有完整的家,「朋友最終要領取綜援,呢區有好多個案都係咁,根本無一個係自己打工養育小孩。」

中港婚姻滲入了互相利用因素,亦衍生大批假結婚個案。由○八至一五年,入境處就對接近六千宗懷疑假結婚個案展開偵查,並拘捕了八千多人,當中一千五百多人被定罪。

天水圍是中港婚姻重災區,街頭隨處可見操普通話的新移民。

明愛向晴軒團隊主任兼註冊社工董欣炯表示,內地婦女佔現時服務的受虐婦女一半,當中有些更受虐多年。

回歸後中港婚姻變得普遍,中港假結婚個案亦愈來愈多。本刊曾「放蛇」調查,發現不少假結婚集團,就在旺角區的酒樓公然「見客」。

內地女對港生活有憧憬

李小姐稱有內地朋友的前夫,因有家暴及不良嗜好,最終選擇離婚,她認為每個中港婚姻的家庭背後,都有各自的困境和難題。

明愛向晴軒團隊主任兼註冊社工董欣炯表示,內地婦女佔現時服務的受虐婦女一半,當中有些受虐多年,苦無求助的渠道。他指內地婦女來港前對新生活有幻想,無奈現實生活有出入,因而產生家庭衝突。

而年齡和文化等差異元素,更加劇問題。社工曾接觸一個嫁來香港的女子,因丈夫常在餐桌前摑她,導致她對餐桌產生恐懼。該名婦女的精神狀態十分差,一想到吃東西就想嘔吐,亦不想見人,精神衰弱,日常生活吃喝睡眠也有問題。他又說不少嚴重的個案,受虐者會產生幻聽幻覺的情況,甚至萌生自殺的念頭。

撰文:艾馬、非從

攝影:王晴、海江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