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江湖 兒女情 [壹週刊 - 1424] __,M1,

一臉憔悴的盲亨感到心痛,回到女兒墮海的地點接受訪問,他坦言仍未接受女兒離世的事實。每當說到女兒生前的點點滴滴,盲亨不禁悲從中來,也覺自己對子女有虧欠。 ...


一臉憔悴的盲亨感到心痛,回到女兒墮海的地點接受訪問,他坦言仍未接受女兒離世的事實。每當說到女兒生前的點點滴滴,盲亨不禁悲從中來,也覺自己對子女有虧欠。

人在江湖

江湖 兒女情

父親這角色,不會因身份而有不同。

即使是在黑道打滾的江湖惡人,歷盡種種風風雨雨江湖爭鬥,在外如何窮兇極惡,面對子女時一樣舐犢情深。始終,他們回到家也是一個普通的父親。

只不過江湖人有着特別的人生,他們的子女情,可能也比較不同。

江湖父親對子女的愛,也可能比較含蓄不太明顯。

但說到底,每個父親都疼錫自己的子女,無論任何情況都可以無條件地默默付出。

半年前愛女在海中失去性命,水房猛人盲亨一直受痛苦折磨,他說是一生最痛,坦言仍未接受女兒離世的事實,腦海中每天仍泛起女兒的身影。

談到女兒自出生身體有缺陷,經歷多次手術受盡皮肉痛苦;女兒失蹤期間他發瘋的四處尋找,到殮房認屍的絕望心情仍未釋懷;自己大半生在江湖打拼而對三名子女都有虧欠。說着說着,一向強悍的盲亨也眼泛淚光。

有兩子兩女的勝和前坐館沙田 Me,認為江湖人生活顛倒太多應酬,要做一個好爸爸並不容易,他慶幸子女都能夠諒解他的處境。而自己選擇了江湖路,明白到這條路崎嶇難行,所以他對子女管教會特別嚴厲,希望他們能夠好好讀書,不要行差踏錯。

澳門賭業猛人洗米華的兒子周柏豪,自幼由嫲嫲照顧成長,嫲嫲身兼父職,將他湊大。

數年前嫲嫲患上肺炎離世,當時在英國的柏豪傷心不已。

雖然與父親洗米華相處時間不多,但柏豪仍十分欣賞父親做生意的智慧和風格。

兩人看似疏離的父子情,其實盡在不言中。

江湖人的兒女情,有血有淚有溫柔。

盲亨老了很多,站在女兒最後消失身影的海邊,他痛苦得面容扭曲。

綽號「車神」、縱橫半生的江湖猛人盲亨(原名詹昌盛,五十九歲),本有兩子一女。長子詹家圖(三十二歲)為首任妻子所生,次子詹日昇(二十二歲)和幼女詹詠嵐(十五歲),則是第二任妻子所生。

難過的父親節

放下江湖紛爭,「車神」盲亨(左一)也有慈父的一面。

年前跟子女慶祝生日拍照時,露出幸福笑容。

可惜,幼女詠嵐去年十二月突然失蹤,數天後被發現離奇浮屍青衣碼頭海面。警方其後拘捕她的二十歲男友林嘉偉,懷疑他與案件有關。被告原被控一項誤殺罪,今年四月被改控謀殺罪,案件正排期審訊。

這個父親節,盲亨坦言很難受,「以往嘅父親節,我都有三名子女,兩子一女,依家少咗一個女,覺得欠缺咗啲嘢,覺得好傷感難過。」經歷喪女之痛,眼前的盲亨顯得一臉憔悴。他說家中的電視機,每天不停播放女兒的照片。而朋友亦造了一個印有女兒照片的人形攬枕送給他,作為父親節禮物。

過了半年,盲亨說仍未接受女兒離世的事實,愈來愈痛。「每一天個女都喺我腦海中出現,今時今日都無法忘記呢件事。心情好差,精神都差咗好多,瞓唔到覺,每日想住個女。有時諗吓諗吓,真係想跟埋個女去。」訪問地點就在女兒墮海的青衣碼頭,他望着大海,雙眼泛出片片淚光。

最疼錫幼女

盲亨女兒墮海,其後警方到現場重組案情,大批警員在場戒備。

三名子女中,盲亨不諱言最疼錫詠嵐,因為她的頸椎先天有問題,「我覺得佢比其他小孩子較慘,因為佢做過幾年手術,捱唔少皮肉痛苦,我覺得應該俾多一點佢,彌補上天對佢嘅唔公平。」女兒甫出世便有缺陷,但盲亨從沒怨天,「上天注定俾我呢份禮物(女兒),就算唔好我都要接受。」他慶幸,女兒也能樂觀面對。

回想女兒當日失蹤情景,盲亨還是歷歷在目,「嗰晚我去港島區參加個仔畢業禮,當時已不斷拍照 WhatsApp俾個女,畢業禮完咗亦一直聯絡佢,但佢一直無回應。」那幾天,盲亨好像發了瘋似的,失去江湖大佬的惡男形象,到處乞求人給消息,託人上網尋女,他尋遍元朗屯門每個角落打探消息,希望能找回女兒,「搵咗三日,每天下午兩點起來,一直搵到凌晨四點幾,之後到黃金海岸,買罐飲品,坐下來想想有無其他辦法,檢討有無邊個地方遺漏咗。」

這些不是回憶,是每日不斷重複的折磨。

警方來電打定輸數

這半年來,盲亨經常獨自跑到青衣碼頭拜祭亡女,隔着時空跟她聊天。

盲亨肯定,女兒是和某人在一起,「我亦有派人四處搵佢嘅朋友。兩日後,就有消息話有人墮海,被送到醫院。」當時盲亨已感不安,其後真的接到警方電話,「差人話喺青衣碼頭撈起一具浮屍,同我個女特徵相似。其實嗰刻我個心已死,因為警方能夠搵我,已好大機會。」

翌日去到殮房,確認真的是女兒,盲亨情緒差點崩潰,「去到認到係我個女,嗰刻我激動得大力拍殮房玻璃,警察就叫我冷靜一點。其實我已經好冷靜,我仲未發癲。」最不想出現的一幕,終於發生了。

跟女兒玩飄移

女兒的喪禮上,橫匾寫上「永遠懷念」四個字,盡顯盲亨對女兒的思念。

這半年來,盲亨每有時間,便會獨個兒跑到青衣碼頭拜祭亡女,買些女兒生前喜歡的東西,跟她隔着時空聊聊天,「阿女呀,我早兩天都有來過同你講,你一直仲喺爸爸身邊,有爸爸保護你,去泳池玩都會睇住你,唔會俾人蝦。」

海面平靜,像銀幕背景浮現父女的開心片段,「你最喜歡跟我去遊車河,坐我嘅快車。」盲亨偶爾會去僻靜的地方玩飄移,讓女兒開心一番,「你未試過,當然覺得驚喜,你驚奇原來架車可以咁樣做哦。」盲亨駕車出名快,但女兒一點也不怕,「有人問你坐我車驚唔驚,你話一啲都唔驚,因為覺得爸爸駕駛技術好叻,充滿信心。」

盲亨告訴記者,兩父女以前亦不時外出「撐枱腳」,「每次帶佢她去鋸扒,佢總會刻意切幾塊俾我,我知佢想表達佢都好錫爸爸。當然我見佢咁生性,都會覺得安慰啦。」說到以前的點點滴滴,盲亨不禁會心微笑。

對三子女有虧欠

因為女兒詠嵐頸椎先天有問題,盲亨特別疼錫她,希望能彌補上天對她的不公平。

江湖人,不像一般人生活正常,多在江湖少在家。

盲亨大半生在江湖打滾,經歷不少風風雨雨,亦曾多次惹上官非進出監房,他覺得因此對子女的成長有一定影響,「對三個子女都有虧欠,會覺得有些時間停頓咗唔能夠照顧佢哋,失去一段同佢哋相處嘅時間,或者我要離開,又或其他事情。當我唔喺佢哋身邊,我幫唔到及照顧唔到子女,已經係一種虧欠。」

尤其對女兒,他覺得虧欠更大,「因為佢比其他人有點缺陷,更需要親人照顧。」他說自己一直也盡能力,給子女們最好的,希望他們可以開開心心地生活。

經歷無盡風浪,豪言天不怕地不怕的盲亨,直言女兒的離世,是他一生最大的打擊,「江湖上種種兇險,種種風風雨雨大場面,自己都經歷過亦撐得住。其實呢啲事對我來說微不足道,親人先係最重要。失去女兒,我覺得係最大傷痛。」

現在,女兒走了,就只剩下那甜蜜的回憶,和痛苦的未來。

不是太稱職

勝和猛人沙田 Me覺得現在做父親,不能再用以前打打罵罵那一套,一定要和子女多點溝通。他亦不希望子女學自己走上江湖路,所以對他們管教得嚴厲。

有兩子兩女(十五至二十歲)的勝和猛人沙田 Me,就說現在做父親,不能再用以前那一套,「要做到好似朋友咁,因為呢一代生活質素已唔同,佢哋嘅知識一定比我哋呢一代多,所以要盡量『聽、傾、講』,否則會令佢哋有事都唔敢講。」

電影中的江湖人,一般很少照顧子女,沙田 Me又如何呢?「我一定唔係呢種,因為所有子女畢業禮,我都有參與。就算係運動田徑親子比賽,我都有跟佢哋參加。」但他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十分稱職的爸爸,「因為始終做生意多應酬,有時應承咗佢哋嘅節目,但可能生意上出現突發事件,就經常失約。」

曾經有一年兒子生日,本來計劃替他舉行生日會一起慶祝,「因為後來我喺韓國處理生意,返唔到嚟同佢搞生日會,嗰次個仔好唔開心。」他說現在一些不必要的應酬都會推掉,盡量爭取時間跟子女溝通,「陪佢哋唱歌打機,又或出去踩單車。」

對子女特別嚴厲

生意忙碌兼應酬多的沙田 Me(中),盡量都會抽時間跟子女相處。

江湖人生活顛倒,要做一個好爸爸,他亦覺得不容易,「時間分配難一點,我哋時間無規定,唔係朝九晚五,有啲做夜總會生意嘅,夜晚做到凌晨三、四點,返到屋企沖涼瞓覺,起身已係下午三、四點,所以見子女時間會較少。」

自己選擇了江湖路,這條路並不易行,他不想子女走自己的路,所以他對子女管教會特別嚴厲,「當然驚佢哋學壞,另外會想佢哋讀多啲書。因為自己細個時無好好讀書,長大先知道知識重要,所以之後喺澳洲有再讀書。要令子女明白一定要有學識,以後做乜嘢都有用。」

但這些年來,子女有否埋怨過自己走江湖路呢?「都無嘅,因為佢哋對呢啲事都唔太清楚,佢哋係混血兒(沙田 Me妻子是澳洲人),唔係太了解香港嘅所有傳統。」

嫲嫲湊大洗米仔

因父親洗米華忙於打理賭業生意,柏豪年幼時由身兼父職的嫲嫲湊大。說起往事,他想哭。

澳門賭業猛人洗米華的兒子周柏豪(二十一歲),年幼時父親忙於打理賭業生意,照顧兒子的責任,便落在柏豪嫲嫲的身上。嫲嫲身兼父職,將他湊大。

「嫲嫲一直都好錫我,其實係我阿嫲湊大我,因為老豆好忙。」洗米仔周柏豪直言在自己的成長中,嫲嫲一直在他身邊支持及照顧自己,而爸爸因為工作關係,甚少了解自己的生活。「嫲嫲會管我啲功課,睇我有幾多分,睇我有無欠交功課,好多體罰,佢同我姑媽一樣,都好錫我嘅,當我欠交功課,佢就會打我。(爸爸不阻止?)佢都唔知。」柏豪的童年,與嫲嫲相處時間最多,回憶亦特別深。

嫲嫲患肺炎離世

柏豪年幼時與父親洗米華相處時間不多,但兩人感情仍是十分要好。

說起嫲嫲,柏豪便滔滔不絕,「佢成日搞到我好嬲,成日俾零食我食,但佢會將啲橙同朱古力擺埋一齊,搞到我唔知點食,但而家都有啲掛住呢股味道。」一四年,嫲嫲不幸患上肺炎,「我最後見佢嘅時候,佢瞓喺 ICU,連住部機,淨係可以張開眼,想講嘢又講唔出,呢段時間佢真係好辛苦。」嫲嫲離開時,柏豪身在英國,「我好傷心,我喊咗幾個月,非常難過,我只有同英國朋友傾訴,佢哋都不停安慰我。」說到跟嫲嫲的往事,柏豪忍不住雙眼通紅。

雖然與父親洗米華相處時間不多,但柏豪仍十分欣賞父親做生意的智慧,「係佢嘅作風佢嗰團火,以及佢做生意嘅堅持。當人哋認為一件事只有單一方向時,佢就有唔同見解。佢有一句金句:『 99%人諗嘅嘢都係錯』。」柏豪承認,父親做生意的風格,對自己有影響,「覺得正確嘅,就會堅持去做。」

洗米華學英文

另外,平時樣子嚴肅的洗米華,原來做生意時十分喜歡創新,「佢出去開會傾生意時,我知道佢係好鍾意有創意、創新嘅人,呢一點我非常欣賞。」柏豪又大爆父親為了追求進步,近日正積極學習英文。

柏豪未結婚,但希望將來自己能做一個令兒子覺得驕傲的爸爸,「我會俾好多嘢子女試,俾佢哋搵一啲自己嘅興趣做,當我見到子女好專注去做一件事嘅時候,我會好感動,我會無限量咁支持佢,要佢無放棄嘅藉口,要佢明白,自己身上所有嘅嘢唔係應有嘅,佢要明白自己身處在幸福嘅世界。」

江湖路難行,江湖兒女情,也來得跟常人不一樣。

撰文:程志康、希文

攝影:韋平、王晴、海江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