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直擊黑社會搶百億舊樓維修 [壹週刊 - 1425] __,M1,

強制驗樓計劃在一二年開始實行,樓齡達三十年或以上的私人樓宇業主,接獲屋宇署「驗樓令」後,便要開展驗樓和維修工程。這個每年生意額達數百億的市場,惹來黑幫 ...


強制驗樓計劃在一二年開始實行,樓齡達三十年或以上的私人樓宇業主,接獲屋宇署「驗樓令」後,便要開展驗樓和維修工程。這個每年生意額達數百億的市場,惹來黑幫干預操控。

壹號頭條

直擊黑社會搶百億舊樓維修

市建局資料顯示,本港現時約有二萬一千幢樓齡逾三十年的住宅或綜合樓宇,估計此「高齡樓群」到二○四六年,會增加至約四萬幢。大廈強制驗樓和維修,是一個天文數字的金蛋。保守估計,每年可達數百億元生意額。

各黑幫社團,早已對這塊肥豬肉虎視眈眈。

近年來,不少私人屋苑都爆出天價維修費,原來,他們都可能是被人圍標抬高價錢。

而在圍標集團背後,不少維修承辦商都是與黑幫社團合謀。

黑社會,已全面入侵全港舊屋苑,企圖操控大廈維修工程。

其中強制維修重災區深水埗,區議員承認區內的大廈維修工程,已被不同黑幫「戙晒旗」霸佔。他們基本上跟驗樓顧問公司以及維修承辦商都是同一夥,千方百計掠水斂財,維修工程費用隨時被推高一倍。

孤立無助的小業主,只能乖乖奉上血汗錢。

黑社會要操控大廈維修工程,首先要入侵屋苑的業主立案法團。

他們或會利誘法團成員,又或威逼恐嚇,甚至假冒大量業主授權書,務求左右法團的投票結果,總之就是無孔不入,小業主根本避無可避。

深水埗樂年花園本月初舉行業主大會,商討更換屋苑律師議案,計劃跟房協的管理費官司和解。

和勝和猛人四眼柱率領多名門生「踩場」,氣焰囂張地指罵在場業主,並發生激烈衝突。有人估計,黑幫是想藉着訴訟搵着數兼控制法團,為日後大廈維修鋪路。

只要居住的大廈樓齡超過三十年,就要強制驗樓和維修,古惑仔就會找上門。黑社會,的確「關你家事」。

黑社會入侵屋苑法團已達失控地步,本刊獲得兩段短片記錄以下事件。

和勝和猛人四眼柱,本月初率領多名門生,到深水埗樂年花園的業主大會「踩場」,更與在場業主發生激烈衝突。

勝和猛人踩場

本月初,深水埗樂年花園舉行業主大會,勝和猛人四眼柱率領多名門生「踩場」,他更氣焰囂張地爆粗指罵在場業主。

「聽唔到,你聾㗎, X你老母呀。」短片中,穿白衫的四眼柱,氣焰囂張地爆粗指罵在場業主,他的門生亦隨即衝上前推撞其他人,「打女人,報警呀。」現場情況十分混亂,有女住客被推撞後大聲求救。而另一短片,看到多名軍裝警員到場,並將其中一名涉嫌搗亂的男子制服地上,「大家唔好行入去,警察做緊嘢㗎啦。」警員不斷叫現場業主保持冷靜。

由房協策劃重建的樂年花園,早前要求房協分擔大廈多年來的管理費,房協已就事件入稟高等法院。有樂年花園住戶表示,當晚的業主大會是討論更換屋苑律師議案,新一屆法團和部分業主,都趨向跟房協和解,以免花費龐大律師費,「一開始就用咗八十幾萬,咁搞法唔知要用幾多錢。」不願上鏡的業主黃先生說。

為操控維修鋪路

警方在一三年九月推出「復安居」計劃,打擊三合會以非法手段參與大廈維修工程圖利。深水埗東蘭閣去年九月舉行業主大會時,便有反黑探員到場監視。

黃表示,當晚「踩場」的黑人物,持有部分業主的授權書,「授權書點得嚟,大家心知肚明啦。」他說這班人在現場不斷搗亂叫囂,明顯是企圖阻止議案通過,「可能有人希望法團繼續打官司,從訴訟中搵着數油水。」黃又說黑社會如可以操控法團訴訟,將來大廈維修亦很自然落入他們手中。

警方回覆稱,當晚警員到場後,拘捕三名涉案男子,其中一人被捕期間反抗,最後被警員制服地上。經初步調查後,相信部分被捕人士有黑社會背景。被捕三人已獲准保釋候查,案件列普通襲擊及拒捕,交深水埗警區刑事調查隊第三隊跟進。

據悉,深水埗的大廈維修,由和勝和、 14K和水房三個社團瓜分,其中勝和猛人四眼柱,一向十分活躍,「佢同一個叫肥成嘅勝和大佬拍住上,好多大廈維修,都係佢哋幕後操控。」江湖人阿安說。

黑社會入侵大廈法團操控樓宇維修,與此同時,江湖盛傳,中聯辦為滲入社區,亦出手干預各屋苑的業主立案法團人選。

中聯辦干預法團

勝和猛人四眼柱(粉紅衫)近年活躍深水埗,壟斷不少大廈的維修翻新工程。

本刊在深水埗區了解黑幫操控大廈維修時,有參與法團事務的委員透露,不少大廈和屋苑的業主立案法團人選,都可能獲得中聯辦的支持,「尤其係深水埗呢種舊區,居民年紀較大,好多法團嘅主席,甚至委員,都係親建制人士。」不願上鏡的昌叔說。

昌叔表示,以往中聯辦都是透過同鄉會組織滲入社區,近年為了更直接控制地方力量,會透過不同途徑支持親建制的居民,進身大廈屋苑的業主立案法團,令他們在居住的地方有一定權力,「根本就等同大陸嘅『街道辦』,安排自己人監察社區每個角落,幫中聯辦收集地區消息,又或選舉時更容易收集票源。如果唔係,建制派點會配票做得咁成功。」

支持親中人士參選

「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發言人、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亦證實,中聯辦的確有干涉各區屋苑事務,特別是一些大型屋苑,「因為大屋苑有更多選票。」究竟中聯辦如何搭上不同屋苑的居民呢?林說中聯辦不會直接出面聯絡,他們會透過地區的建制派區議員,又或派出地區人士「摸底」,再支持一些人參選法團。

中聯辦干預民居的業主法團,黑幫又千方百計搭上屋苑法團,企圖控制大廈維修項目。政治和黑社會兩股勢力,正踩入不少人的家居範圍,情形就像大陸的街道組織,有控制城市每一戶人的可能。

同時,大廈維修工程利益十分驚人,黑社會亦因此緊咬着不放。

深水埗樂年花園早前的業主大會上,勝和猛人四眼柱的門生衝前推撞在場住客,場面混亂。

多名軍裝警員接報抵達現場,合力將一名涉嫌襲擊他人的男子制服在地上。

黑幫插旗霸維修

「反圍標大聯盟」發言人、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稱,黑幫會使用利誘或恐嚇手法令屋苑業主就範,交出維修工程合約。

「無論如何,我覺得大廈維修係一塊肥豬肉,會係一個好大嘅罪惡根源,金額太大以數百億計,而且長做長有。」深水埗是強制驗樓重災區,民協深水埗區議員梁有方表示,初步估算單是這區有數百幢大廈,墮入三十年樓齡網,維修市場十分龐大。

由於維修工程利潤驚人,梁承認黑社會操控情況嚴重,「根據術語深水埗已『戙晒旗』,即係一批有江湖背景人士,已劃分咗唔同嘅位置。呢度係某社團負責(維修),其他社團就唔可以走入嚟。」他指出不少承建商或驗樓顧問公司,都有黑幫背景,「佢哋用黑社會手段同行徑去做正當生意,就係進行壟斷。」

由於黑幫要壟斷維修市場,一些正當公司亦受到影響,「例如深水埗美寧中心,已夠三十年收到維修驗樓令,業主大會原本公開招標聘請咗一間驗樓顧問公司,但該公司其後接到恐嚇電話,所以唔敢接啦。」

維修費推高一倍

東蘭閣住戶表示,去年十一月時,有惡形惡相的男子上門收管理費,街坊大受滋擾。

梁表示,一般十二層高、每層兩個單位的舊式大廈,正常維修費大約四至五百萬,樓層和單位愈多維修費便更高。但當有黑社會介入後,價錢便會被推高,「明明係十蚊嘅東西,佢哋為咗有肉食兼分錢俾其他人,就可能將價錢推高一倍,或最少都多七、八成。」他不開名舉例,早前有個屋苑要維修,價錢竟高達二億多元,「犯罪集團竟然可以分千幾萬俾法團主席,再分二千幾萬俾其他人,可想而知犯罪集團從工程項目賺幾多錢。」梁更稱,有些人為求賺到盡,更不惜偷工減料。

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亦認為,大廈維修生意額豐厚,「全港市場每年一定過一百億,甚至高達二百億元。」他說現在的中型屋苑,維修費閒閒哋要一至二億,大型屋苑高達數億,「全港數以百計屋苑或大廈每年都要做維修,條數真係好驚人。」

利誘兼恐嚇

深水埗樂年花園早前的業主大會,受到黑幫人物騷擾搗亂,業主立案法團其後發出通告,譴責暴力行為。

黑社會要操控大廈維修,第一步要先踩入屋苑法團。

林卓廷稱,他們會派人買下或租用屋苑單位,從而搭上法團委員,「大家熟落之後,就會請飲請食,邀約返大陸和過澳門賭錢。摸清委員底細後,會利誘佢哋交出維修合約。」

若果利誘行不通,黑幫便會用恐嚇手段。每當有業主大會討論維修合約時,黑幫會派出大批古惑仔到場,趁機恐嚇不聽話的業主,「會講我知你住邊,知你個仔喺邊度返學。」林說有業主稱,有不明身份人士在居所外守候,跟蹤他們返工地點。

另外,黑幫又會寄恐嚇信給業主,「內容會令人不安,例如話你老婆粗身大細,再多事就後悔莫及。」如業主仍不就範,黑幫會把行動升級,「例如㓤穿車呔,屋外淋紅油同塞鎖匙窿等,甚至會毆打業主及關注組代表。」林說有些業主報警後,警方只列作糾紛案處理,官府在遠拳頭在近,業主感到孤立無援,得罪不起惟有搬屋逃避。

假冒授權書

深水埗東蘭閣業主,早前懷疑大廈維修工程被人圍標。五月時,區議員梁有方(左一)陪同一班東蘭閣業主,到區議會請願表達訴求。(《蘋果日報》圖片)

「近年有唔少大廈出現假冒授權書情況。有啲明明唔係業主,冒充業主簽名,或利誘業主家人代簽。」區議員梁有方表示,黑幫亦慣常以授權書方法,務求令業主大會的議案獲得通過,「早前深水埗有一幢大廈好奇怪,業主立案法團搵嚟一批唔相關嘅紋身男人,走上去氹業主交出授權書,業主拒絕就惡形惡相,我覺得係恐嚇手段。」

梁又指現時不少大廈的業主大會,會出現一些貌似古惑仔的人士,其中深水埗東蘭閣便遇到這情況,「有一批紋晒身嘅非業主人士在場,所以當晚業主找來反黑組探員到場,但又因為證據不足,奈佢哋唔何。」

大龍鳳圍標

只要居住的大廈要強制維修,便有可能受到黑社會滋擾。本是正當的維修行業,變得愈來愈黑暗。

而黑幫最終目的,就是要取得大廈維修合約,他們會採取圍標。林卓廷表示,黑幫會拉攏多間維修承辦商暗中合作,一同向屋苑投標,每份標都開天價,就算最低價錢的標書,也可能比市價高得多,「例如何文田萬基大廈,最初喺二○一二年招標,當時有十四間公司入標,由最低五千二百萬至最高六千二百萬不等,業主因不滿天價維修費,成功推翻法團決定,再重新招標,終由另一間承辦商維修,價錢只需三千二百萬。」

另外,負責驗樓的顧問公司,亦不時會出蠱惑,「試過有顧問公司,離譜到影其他大廈破爛外牆,作為另一大廈嘅報告,企圖增加維修開支項目,好彩法團成員醒目發現事件,唔使花寃枉錢。」「反圍標大聯盟」的莊榮輝說。

兩黑幫打主意

最初的維修標書中,最低價也超過五千萬。

法團之後重新招標,只需三千多萬。

不少樓宇於大維修前出現各種疑似黑社會介入的事件,深水埗四十九年樓齡的東蘭閣,去年收到屋宇署的強制驗樓計劃通知後,警方向業主透露,有兩個黑幫打算從大廈維修中獲利瓜分約三千萬元。

「去年六月一個業主大會上,有五、六名唔係東蘭閣業主嘅人物出現,令我哋感受到有壓力。」住客沈先生其後致函警務處長,稱懷疑有黑社會滲入業主大會,反黑組開始跟進事件。自此,東蘭閣不時有惡形惡相男子出入,更不時以粗口喝罵街坊。其中一名叫阿 John的男子,是已故 14K油尖旺話事人鬍鬚勇的門生,「佢唔係住客,只係外母住喺度。佢外母八十幾歲,仲要推佢做業主委員。」佔旺期間,曾拍攝到阿 John帶隊到旺角驅趕佔領學生。

去年九月的業主大會,他們發現有大量懷疑冒簽授權書,通過了補選委員議案,「理論上,業主若簽授權書,相關業主係會收到收據,但全部都無收到,好多業主都好不滿。」今年初兩次業主大會,假冒授權書情況惡化,「八十幾份授權書中,有四十份係被冒充授權。其餘嘅聯絡唔到業主,唔代表餘下嘅唔係冒簽。」

業主請願自救

其中今年一月的業主大會,要投票選擇驗樓顧問公司,「其實商鋪業主揀咗邊間就係邊間,因為佢哋持有百分之五十業權。即使我哋好不滿,但無辦法。」驗樓顧問公司費用八萬多元,沈先生等人聯絡「反圍標大聯盟」了解事件,得悉以東蘭閣 A、 B座計算,正常的驗樓顧問費要十八至二十萬元,「唔明點解會咁平。」

東蘭閣部分業主愈想愈不妥,五月時到區議會請願,「我哋要告訴警方、民政事務署專員、廉署深水埗區聯絡組等,要求佢哋關注事件,因為東蘭閣極有可能被圍標。」

黑社會入侵屋苑法團操控維修,普羅大眾避無可避。不想被黑幫劏到一頸血,大廈業主一定要企硬立場,以免墮入圍標圈套。

撰文:時事組

攝影:攝影組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