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獨家專訪】萬子出山打喪屍 氣場鎮住白只張繼聰 __,繼聰,白只,張繼聰,

萬梓良近年甚少參與港產片演出,較近的電影作品經已是12年參演《懸紅》及13年參演《古惑仔:江湖新秩序》,今次跟一部由出品人至導演、演員及幕後都陌生的人 ...


萬梓良近年甚少參與港產片演出,較近的電影作品經已是12年參演《懸紅》及13年參演《古惑仔:江湖新秩序》,今次跟一部由出品人至導演、演員及幕後都陌生的人合作,原來背後有段故仔。萬子日前於觀塘接受訪問,談到為何相隔幾年才有一部作品,他哈哈笑說:「冇乜人請!」為何今次一部港產片《今晚打喪屍》能打動他呢?近年長居內地的萬子,有日收到邀請,原來是香港有電影出品人、導演及編劇有意找他演出,萬子說:「佢哋好有心,經好多人輾轉搵到認識我嘅朋友再聯絡我,咁我就約咗個時間返香港傾。」回港傾談當日,面對着一班素未謀面的幕後,萬子坦言對香港電影經已生疏,但傾談過程感受到他們對電影的熱誠,兼且原來面前的年輕人均是他的影迷,對自己以往作品有深刻印象,萬子笑謂:「佢哋好希望同我合作,最後我用咗去兩次洗手間時間去諗,然後返埋位就答應演出。但最重要係時間,因為近年健康情況唔好,有糖尿病。」萬子希望每個作品都能以最佳體力精神演出,不負多年支持觀眾影迷,所以每次要訂明工作時間,讓他準備今天是六小時還是十小時。首次接拍喪屍片,豈不是要經常進入瘋癲狀態不停走避?萬子透露自己戲份甚少需要走避,動作場口都集中在結尾場口,但都要跑了兩晚。憶起這兩晚演出,萬子指辛苦了戲中兒子白只及世姪張繼聰,他說:「嗰場戲喺街市拍,現場佈滿反應彈,所以拍攝時要一take過,導演嗌開始,佢哋兩個就扶住我跑,旁邊啲菜同食物就炸到亂飛,我夾喺中間,咁佢哋就幫我擋晒,尤其白只要保護爸爸就中得最多。」跟兩位後輩張繼聰及白只首度合作,萬子指由於大家都是King Sir鍾景輝的學生,所以一開始已經有共同話題,另外亦有留意兩人演出作品,而最有趣是第一日開工,當自己坐在片場等時,白只匆忙在身旁經過埋位化妝,當工作人員通知他萬子在場時,白只就立即起身到自己面前九十度躹躬再叫「前輩」,那刻就感覺這後輩非常有趣。戲中張繼聰跟白只是一對好兄弟,現實生活中兩人相識超過二十年,多年來有否試過跟戲中一樣要攜手合作克服問題?白只憶述大家修讀演藝學院時第一次合作,他說:「嗰次我同阿聰一齊飾演一頭長毛象,我哋一齊扮頭同埋尾,我都忘記故仔講乜,剩係記得好辛苦好焗,隻長毛象好似地氈咁舖實我哋。我記得有一場我一離開舞台我就暈,可能血糖太低好凍,然之後我同阿聰講,你瞓上嚟,我大字型咁瞓,佢就大字型咁瞓喺我上面,就咁救番我。」跟萬子合作,白只表示完全感受到甚麼叫氣場,最記得第一次對稿時,聽到萬子哥讀出對白時,便完全感覺到這便是戲,白只說:「萬子哥就似一個舵手,有佢帶領住,尤其我就有個跟住對象,而每一個鏡拍完都唔係望導演先,係望萬子哥先睇下係咪收貨。」阿聰指最深印象是一場萬子哥獨自近六分鐘的戲,現場環境又熱又焗,但從鏡頭中深深感受到演員在鏡頭前的力度,這已經不是演技,而是跟鏡頭融為一體,他說:「呢份態度令我立即學到,都真係遇到好攰時候都唔好爆話辛苦,耐心啲去繼續做。」原來在街市走避喪屍一幕有小故事,就係三人等埋位經已等到深夜好攰,但導演一叫埋位,萬子哥就捉住兩人大叫「畀個好嘅」,然後埋位拍,那刻兩人指感受到「成吉思汗」在旁。撰文:君喬

攝錄:Teddy

攝影:仇志德

場地鳴謝:TOWARD Studio

萬子對稿也非常認真,專業精神可嘉。 白只手中的雞蛋仔武器,相信是電影的重要道具之。
白只笑言被萬子的氣場壓倒,每拍完一個shot都看一看對方是否收貨。 阿聰從萬子身上學到演員的專業態度,獲益良多。
萬子感受到團隊的誠意,決定出山拍戲。

來源 source: http://s.nextmedia.com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