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不懂撒嬌的 K場 Mall姐 [壹週刊 - 1421 - 財經] __,M1,

Cherry(左)及Gloria(右)接手打理家族生意,不時有商有量,甚至回到家裡仍繼續傾公事。財經人物不懂撒嬌的K場Mall姐在電視劇《不懂撒嬌的女 ...


Cherry(左)及 Gloria(右)接手打理家族生意,不時有商有量,甚至回到家裡仍繼續傾公事。

財經人物

不懂撒嬌的 K場 Mall姐

在電視劇《不懂撒嬌的女人》中的 Mall姐十分強悍,經常黑口黑臉鬧下屬,控制慾超強,令人望而生畏。現實中,掌管五間餐廳的博美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羅雪儀( Cherry)卻剛柔並施︰同事有錯,她會即時直接指出,「唔啱就係唔啱」;把事情交給同事負責時,則放手讓他們發揮。談吐斯文的 Cherry直言這都是老闆兼爸爸羅傑承的教導,她六年前加入集團,在餐廳由低做起,侍應、印 menu等工作,統統做過。

原本是律師的妹妹羅欣儀( Gloria)亦在兩年前加入,性格開朗活潑,目前負責公關及市場推廣,「可能一星期諗一百條橋俾 Cherry,佢只 OK一條,所以我要不斷俾橋,有時都有挫敗感。」不過見到每次推出的產品大受歡迎,很多人在 Facebook、 Instagram拍照、打卡,她都有成功感。

「快」、「新」二字經常掛在兩姊妹口邊,兩人拍住上,難免有時會擦出「火花」,但「知道大家底線,呢一刻嘈完之後,隔半小時就無事。」姊妹同心,其利斷金,她們更希望明年可將旗下品牌擴展至世界各地。

羅傑承長女 Cherry自小愛飲飲食食,畢業於瑞士酒店管理學院,曾在日本、澳門等地的酒店實習,十分清楚自己想走的路。她打骰的博美餐飲旗下有五間餐廳,除了最為年輕人熟悉的 K場 RedMR外,還有大官廳、 The Tonno、上海佬及來佬餐館。愛吃喝,有學歷,並不代表可以即時坐正。初初加入博美時, Cherry隱藏太子女的身份,由侍應開始做起,餐廳每個崗位做幾個月,了解當中運作︰「佢(羅傑承)成日同我講,如果你唔了解一間餐廳或公司運作係點樣,將來行的路會更加辛苦。」

近年羅傑承看到 Cherry的進步,做事有板有眼,於是放心將餐飲業務交給她打理。 Cherry亦不敢怠慢,每天早上未到九時就返到公司,與各部門主管開會,討論日常營運事項,跟進最新情況。到午餐及晚餐時間,通常去巡餐廳,下午茶時間及晚飯後會去 RedMR。她笑言︰「唔係『巡』佢哋,係『探』佢哋,有時會買嘢食上去鼓勵吓佢哋。」每個月業績達標的店鋪,該店員工亦會得到額外獎金。

羅傑承與前妻育有兩女一子—— Cherry(右)、 Gloria(左)及 Kenny(中),三姊弟感情很好。

雖然 Cherry及 Gloria工作繁忙,但二人都會抽空陪爸爸羅傑承出席慈善晚宴。

曾日試四十道菜

愛吃的 Cherry當然會烹調,但現在「食多過煮」:「坦白講,我性格比較急。試過一日試勻晒成個集團嘅嘢食,試咗三間餐廳、一間 RedMR,每一間大約有十道菜,全部有食,有俾意見。」一日試四十道菜,完全看不出眼前瘦削的她如此「大食」!女士總愛美,所以她勤做運動如跑步、行山來 keep fit。跟廚師溝通,推出新菜式亦是她的工作之一,旗下餐廳的廚師大多很年輕,而且一開業就合作至今,跟她甚有默契,十分了解她的要求。她不諱言,女性「入熱廚房」亦有優勢,「我始終係女性,行落去同佢哋傾偈,佢哋都會對我溫柔少少,係唔同嘅。」

主打中菜的中環大官廳是集團最新的餐廳,開業兩年, Cherry解釋是希望每位顧客都有「大官」的感覺。她喜歡中菜,同時明白飲食業競爭激烈,除了食物質素要高,還須不時加入新元素,才吸引到回頭客。「金龍吐珠」就是大官廳的得意之作,是一個如人頭般大的炸煎堆,靈感來自月亮,「我哋傾,不如加燈泡,令佢發光,好似真月亮咁。上年父親節,我哋都試過喺上面加鬍鬚,效果幾好!」負責度橋的 Gloria說得眉飛色舞,提到不少人為此拍照、打卡,她感到十分開心。

Gloria指希望將 RedMR打造成開派對、聚會的好地方,而不是單純 K場。場內亦設有在世界各地受歡迎的投杯球( Beer Pong Game),讓客人互相較技。

灣仔 RedMR位於杜老誌道五號,樓下是酒吧 The Tonno,二樓是中菜餐廳上海佬,全都是博美餐飲旗下食肆。

Cherry每天早上八時多就返到公司,並與各部門主管開會,了解最新情況。

棄律師當公關

點子多多的 Gloria在英國修讀法律,畢業後曾在律師樓工作。不過她希望趁自己年輕,嘗試不同事物,在家人的鼓勵下,回來打理家族生意,「爸爸當初覺得『行行出狀元』,你放棄咗律師,其實無咩大不了。一個廚師都可以做到米芝蓮,可能公關都有好好發展。」當中跌跌碰碰少不免,「我可能一星期諗一百條橋俾 Cherry,可能佢只 OK一條,所以我要不斷俾橋,有時都有挫敗感,但 OK。 Marketing就係要不停俾人 ban,才知道要什麼。」有時靈感女神收工後才到訪, Gloria都會在家中,敲 Cherry房門,跟她討論新構思至入睡為止。雖然是兩姊妹,但傾公事難免會有「火花」,幸好大家由細玩到大,知道彼此底線,「這一刻嘈完之後,隔半小時後食 lunch就無事。」 Cherry亦慨嘆︰「成日都講點樣可以工作(生活)平衡,我覺得係無平衡,尤其是香港,好多時要快。」

起初 Gloria以為市場推廣很簡單,但發現要做到大家思想一致是需要時間。然而,團隊合作久了,現在由想法到執行,已可以快到僅需一個月時間。就如最近 RedMR添置了可流動的 DJ booth,讓客人可在房中打碟,由她提出到正式登場,只花兩星期。做事快狠準,皆因以前曾經太慢而被其他競爭對手「搶飲頭啖湯」。

Cherry(右)對飲食有一定要求,心急的她曾一日試四十道新菜式。

林作(右一)與 Gloria(左一)同樣在英國修讀法律,二人閒時會與好友吃飯相聚。圖中的大煎堆就是大官廳著名的「金龍吐珠」。

天時暑熱,又是 Gloria坐遊艇出海的時候。

嚴格老闆 有趣慈父

在羅氏姊妹的帶領下,擁有四百名員工的博美餐飲每年都保持增長,去年亦增長百分之五。在香港站穩陣腳同時,明年她們計劃將品牌擴展至世界各地如歐洲。訪問期間,她們亦多次感激員工的努力,又形容營運餐廳就如踢足球,需要前鋒、中場、後衞及守門員互相補位和配合,「得一個人係搞唔掂。」得出此比喻,是受熱愛足球的爸爸薰陶,兩姊妹自小都愛睇波。

在公司,她們都稱呼爸爸做「老闆」。 Cherry說老闆非常嚴厲,開會時,他會直接講出一個人對或不對,「真係一針見血,可能一般人會接受唔到。」但後來 Cherry明白到無論對或錯,都要立刻同人講,不要拖泥帶水;但授權同事處理某事項時,就放手不要干涉,「可以有個 timeline, guide住佢,中間睇佢做成點。」

在 Gloria眼中,老闆辦事細心縝密,「我有時都會做好多活動,佢細緻到每一樣嘢,佢都知道幾多錢、喺邊度來。」這亦令她仔細留意每個細節,當被問到活動每個地方,她都可以給予意見或解答同事疑難。

提到在家中的爸爸,兩姊妹都笑得合不攏嘴,不約而同讚他十分有趣,並疼愛她們,「成日會講笑,好開心!我哋會一齊玩,佢會同我哋啲朋友一齊玩,一齊唱歌,打成一片!佢會識我哋啲朋友,更有朋友結婚時,邀請佢去。」訪問當日距離父親節仍有數個星期,但她們已為亦父亦友的爸爸安排好慶祝活動,相當孝順。公司有精明能幹的女兒睇住,加上 Cherry明年即將出嫁,相信羅傑承肯定喜上眉梢。

主打港式懷舊菜的來佬餐館去年邀請了胡楓(左一)、羅蘭(右四)及 Joe Junior(右三)來慶祝五周年。

纖瘦的 Cherry主要靠做運動 keep fit及減壓,除了行山、跑步,她亦熱愛玩刺激的活動如攀爬瀑布。

RedMR會定期裝修房間,希望客人每次光顧都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圖中為以白色做主題的房間。

撰文:黃嘉慧

攝影:葉漢華

攝錄:廖健昌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