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賤狼前傳 口才訓練營 [壹週刊 - 1426] __,M1,

凌晨時分,大批年輕男女經過多個小時的訓練大會後,陸續離開中滙商業大廈的訓練大本營。壹號頭條賤狼前傳 口才訓練營今年三月,《壹週刊》踢爆網上社交平台出現 ...


凌晨時分,大批年輕男女經過多個小時的訓練大會後,陸續離開中滙商業大廈的訓練大本營。壹號頭條賤狼前傳 口才訓練營今年三月,踢爆網上社交平台出現 ...


凌晨時分,大批年輕男女經過多個小時的訓練大會後,陸續離開中滙商業大廈的訓練大本營。

壹號頭條

賤狼前傳 口才訓練營

今年三月,踢爆網上社交平台出現一班無良的「賤男呃女隊」,他們專向單身女士埋手。假裝溝女,再哄騙受害人買下巨額美容療程。雖然這班賤男沒有俊俏面孔,但個個都是身形高大兼模仿韓星打扮,加上他們對着不同的人便有不同面孔,不少單身女子因此被騙情騙財。

這班賤男並不是先天基因中便愛偷呃拐騙,原來他們都經過訓練改造,本刊發現他們來自太子一間名叫 Sure Excellent的公司,這裡專訓練「氹人專家」。

該公司打着做市場推廣的幌子,更會為參加者提供特殊訓練課程。其中一名曾被本刊踢爆的賤男,就曾在這間公司學藝,「賤男呃女隊」,原來有前傳。

這間傳銷公司的辦公室,每日都有訓練大會,其實是向參加者不停「教育」,要成功要升級,就要氹人買下昂貴教育課程,為達目標家人朋友也不可以放過。如簽不夠單,就自掏腰包買下課程。

為令參加者更易入局,「口才訓練營」的人更會塑造種種景象,扮關心扮知己,出入名店駕名貴跑車住千呎豪宅,千方百計要令參加者願意賣命。總之要令他們覺得,成功簽單升級,才算人生勝利組。

本刊訪問了兩名逃出「口才訓練營」的過來者。有人做了一年多,分到二萬多元佣金,但當中自己花了三萬多元購買普通的教育課程,根本上是負收入。最恐怖的是,他看到同伴為求升級,竟然跪地乞求父母付款簽單。又有人被種種美好景象蒙蔽,犧牲大學學位來替他們推銷,更差點跟家人決裂,幸好最後能醒悟過來。

Sure Excellent辦公室門口位置放了數張椅子,平日會有職員坐在門口把守,防止陌生人進入。

每天下午,太子彌敦道中滙商業大廈都十分熱鬧,不斷有衣著整齊的年輕男女進入大廈。其後,他們多數去了七樓,有些則去了更高樓層,其中一間公司名叫 Sure Excellent,專訓練人推銷英語課程。

典型推銷

「呢間公司表面上,就話幫美容同教育機構做市場推廣,其實類似傳銷公司。」熟知內情的 Alan表示,這間公司除會在社交平台聘請「職員」外,還會派人到 DSE試場外派發問卷收集個人資料,以花言巧語吸引尋找工作的畢業生加入,「佢哋會講到好容易賺錢,做幾年就可以上車買樓。」

曾到 Sure Excellent見工的 Alan稱,面試時已覺不妥,「講咗好多推銷概念,又上線又下線,但又話自己唔係傳銷公司。」而最令 Alan覺得有問題的,是職員竟然要求他不要將面試事情和內容告訴家人,「佢哋話要返咗工,接受完訓練先可以同屋企人講。」而這份工作沒有底薪,成功賣出產品就有佣金,「職員話多勞多得喎。」

刻意炫耀手中十多萬元的名貴手錶,令入世未深的年輕人甘願替他們搏命。(網上圖片)

訓練營的骨幹人物,不時在社交網站上載一些名車照片,令人覺得這是很賺錢的工作。(網上圖片)

辦公室保安嚴密

從外望進去, Sure Excellent的辦公室一片凌亂,不像一個正式工作的地方。

上週一連多晚,記者去到「訓練營」所在的中滙商業大廈視察,發現這間公司十分謹慎,所有人進入辦公室都要按門鈴,由負責人親自開門,陌生人一律禁止入內。有前學員稱,這間公司有時誇張到有保安員在門口把守。

根據公司查冊記錄, Sure Excellent的登記董事是一名叫吳欣倩( Karmen)的女子,記者多次前往吳欣倩於慈雲山的登記住址查詢,但並無此人。而從註冊資料追查,也看不出和所推銷的課程公司有任何關係。

另外,該公司一名叫黃綺萍( Apple)的女高層職員,本刊得悉她原來是兩年前旺角鬧市割頸案的女事主。

記者曾致電 Apple住所查詢,其母親稱不知女兒當時為何遇襲,只知女兒當時任職傳銷,「佢依家無再做,佢啲事好少同我講。」至於女兒現在做什麼工作,黃母謂女兒沒有透露。

Sure Excellent登記董事吳欣倩其後回覆本刊稱,否認公司有洗腦式訓練,但承認黎子衡為該公司客戶前銷售代理。

賤男呃女隊前傳

Sure Excellent不時舉行團體飯局,該公司的登記董事吳欣倩(前排右三)亦會出席參與。(網上圖片)

而今年三月時,本刊曾踢爆一班專門在網上社交平台結識單身女子,再假裝溝女哄騙受害人買下巨額美容療程的「賤男呃女隊」。其中一名賤男黎子衡,原來亦是 Sure Excellent的前學員。曾在該公司受訓的阿偉,就多次看到黎子衡在這間公司出入。阿偉估計,有人經過訓練後,「學有所成」便出外搵飯食。

賤男在網上摸清事主身世後,就會用盡甜言蜜語,裝出一副很想追求事主的態度。由於事主都是單身,可能因為寂寞關係,很容易信任對方。在愛情幻象下,首次約會便被帶到美容院劏到一頸血,損失慘重。本刊記者曾接觸其中一名賤男,他相約記者見面,本說好是喝咖啡,但卻帶記者去了美容中心,要求記者購買美容套餐。當時記者拒絕後,賤男即發惡爆粗。

升級要簽單

二十五歲的阿偉,曾加入傳銷公司一年,為升級上位,不惜自費三萬多元買下普通的英語會話課程。

而太子中匯商廈的訓練營,為求售出課程,會向面試者吹噓有優良「晉升」制度。所有新人入職時,都是屬於下線。要升級,就要幫他們銷售教育課程,「簽到五張單就可升做經理( supervisor),五十張可升為顧問( consultant),如果簽得一百張,就可晉級為高級顧問( senior consultant)。」職員又說升級後會有下線跟隨,可瓜分下線的佣金,愈高級便有愈多下線替你賺錢, Alan說他們銷售的,都是一些普通的英文會話課程,但收費卻貴得驚人,每張單收費一萬三千至一萬五千元。

而為了令所有下線「成才」幫公司賺大錢,他們會向新入職者提供培訓,強調簽單目的並非賺錢,而是要幫助他人報得合適課程。

製造美好景象

兩年前的旺角街頭𠝹頸案,被襲擊的女事主黃綺萍,原來曾在 Sure Excellent任職高層人員。(《蘋果日報》圖片)

Alan說不少單純的年輕人,真的以為「前途光明」。為了升級,不惜向家人朋友推銷不必要的課程,「有人簽唔夠單,就自己碌卡買單湊夠數,賺唔到錢仲搞到負債纍纍。」

部分人最擅長製造一片美好景象。成員經常在社交平台,上載出入名店駕名貴跑車住千呎豪宅的照片。令參加者覺得,加入這間公司就食好住好。

本刊訪問了兩名過來人,踢爆這個受訓過程種種荒誕經歷。

有機會做高層

現年二十五歲,曾在 Sure Excellent工作一年多的阿偉(化名),承認自己曾經不能自拔,「佢哋講嘢好有技巧,好似希特拉演講咁叻。」他指公司的骨幹職員,說話均很有感染力,令參加者深信自己也能像他們一樣「成功」,「佢哋成日同我講,你好有機會成為高層一分子,令到我更加相信佢哋,愈來愈投入。」

另外,阿偉又說他們衣著打扮,刻意令一眾年輕下線羨慕不已,希望也變成他們那樣。「佢哋成日身光頸靚周身名牌,又戴名貴手錶,好多俊男美女。佢哋成日同班下線講:『左手伸一伸,貴過你全身』。依家諗番起,都覺得好造作。」

扮關懷備至

一四年本來就讀大學二年級的 David,不知就裡加入了傳銷集團,不但中途輟學,更差點跟家人關係決裂,幸好其後醒覺離開該公司,繼續讀書。

除了外表,他們又會玩心理戰,阿偉說他們對於加入公司的年輕人,十分關懷備至,由學業至家庭狀況都事事關心,「會覺得佢哋對你好好,嗰段時間真係好似多咗好多知己,呢個就係點解咁多人加入嘅原因。」在虛榮心和感受被關懷情況下,阿偉以為自己選擇了正確人生路,於是決定放棄正在修讀的副學士課程,全心全意投入傳銷工作。

做了一年多,阿偉只賺到二萬多元,但自己卻花了三萬多元購買課程「填數」,根本就是入不敷支。再加上看到同事為了簽單已經走火入魔,「毫無尊嚴咁跪低求家人朋友幫佢簽單,思想行為已經好極端,好恐怖。」阿偉這時開始清醒,發覺自己賠上了學業、親情和友情,他不想自己愈踩愈深,決定離開這個「訓練營」。

仍有人着迷

類似的事件存在已多年,亦被傳媒多次廣泛報導,為何仍然有人着迷呢?阿偉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年輕人渴望成功,但又欠缺向上流的機會,「佢哋成日話大學畢業生咪又係得萬零蚊一個月。所以,佢哋會不斷同你講社會上有好多方法同機會,唔使打死一世工,都可以發達同名成利就。」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往往因為急功近利而加入。

由朝到晚開會

早前踢爆的賤男呃女隊的成員黎子衡(左一)和黃祺昌(中),原來都曾在 Sure Excellent學「氹人口才」。

現年二十三歲的 David(化名),亦曾墮入同一迷陣,渾渾噩噩了個多月。

一四年時, David正讀大學二年級,主修管理學。當時,一名聲稱是他中學師兄的男子,在社交平台主動聯絡他,說要介紹他到傳銷公司做兼職,「我其實都諗住搵間市場營銷嘅公司做實習,我以為係做市場策劃,見與師兄投契,咪跟佢去做囉。」

David表示,他們所用的手段很另類,「每天由下午一點到凌晨兩點都開會,大中細會、會前會、會後會,不斷疲勞轟炸你。」而負責人一開始絕口不提賺錢,強調銷售美容療程和教育課程是可以幫到他人,而幫人會很開心。他又記得在公司培訓時,需要不斷叫口號,增加士氣,「台上面嘅人叫『大家好』,下面嘅人就要回答『好』。每逢講到啲咩有道理,一定要大聲回應『嗯,啱啊!』」社會經驗顯淺的 David,被群體壓力影響,然後真心相信可幫助他人。

同屋企人反面

民主黨區議員袁海文指出,傳銷公司主要對象是剛接觸社會的青少年,因為他們入世未深,容易被說服。

同時,在公司看到很多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都「身光頸靚」, David更加「心郁郁」想快點上位。「屋企唔係有錢,所以想快啲出嚟做嘢賺錢,想唔使靠學歷都可月入幾萬、十幾萬。」於是, David為做傳銷,頻頻缺席課堂和考試,最後更被停學。學業受挫,和家人關係亦決裂,「做呢份所謂嘅工,同屋企人幾乎反面,佢哋覺得我好似撞邪咁,價值觀過分正面,講啲嘢天馬行空。」

做了一個多月, David覺得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加上好友不停勸告,他始醒覺抽身離去。他慶幸沒有買下任何產品,沒有金錢損失,只是休學近兩年,影響畢業時間,「好開心係學校肯俾我再繼續讀,如果唔係我真係咩都冇晒。」 David最終延至今年才順利畢業,「希望所有年輕人要留神,唔好隨便回應陌生人嘅交友邀請,要有戒心,唔好太輕易信人,世上係無不勞而獲嘅事。」

民主黨區議員袁海文指出,「口才訓練營」主要的對象是青少年,不停向學員進行教育,教導他們以不擇手段方法賺取金錢和名車,撒手鐧是「扮關心」,「青少年可能心智唔成熟,無諗清楚行為會傷害別人,入職前以為 Marketing公司,結果愈踩愈深。」袁憶述一名大學生,因過分投入傳銷工作,甚至休學兩個學期,影響學業;過程中亦傷害好友,直至好友提出絕交才開始醒覺。

接獲大量投訴

本刊早前調查「賤男呃女隊」時,便發現其中一名賤男黎子衡(右),經常跟不同異性約會,之後便會帶對方到美容公司,游說購買巨額美容療程。

由去年十二月至今,袁接獲不少有關傳銷和中介公司不良經營手法的投訴,手法跟早前的「賤男呃女隊」同出一轍,中介人會透過社交網絡平台,甚至 speed dating主動跟受害人相熟,從而建立關係氹對方購買美容療程、英文課程或 playgroup等,「我留意到 playgroup收費達一萬八千元,但卻睇唔到具備好強嘅資歷認證。」

袁續指,中介人通常會扮演細心陪同苦主一起就讀英文課程,下堂後稱替對方保存書本,此舉其實是有蠱惑,「曾經有苦主向教育機構要求辦理退款時,卻被指要退回書本,但中介人卻一直保存,變相似人質一樣,導致苦主無法搞退款。」

撰文:非從、艾馬

攝影:海江田、王晴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