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當虛擬變成真實 [壹週刊 - 1428] __,M1,

大學畢業又是中文老師,但卻投身的士行業。白告坦言,的士令他眼界擴闊。今年書展,他更初次露真身,以作者身份示人。新聞耳目當虛擬變成真實近年,網絡文學愈來 ...


大學畢業又是中文老師,但卻投身的士行業。白告坦言,的士令他眼界擴闊。今年書展,他更初次露真身,以作者身份示人。

新聞耳目

當虛擬變成真實

近年,網絡文學愈來愈得到主流文學界的認同,網絡連載的故事多如繁星,讀者亦轉向網上世界,找尋他們有興趣的小說散文。

中國網絡文學更是「勁賺錢」,內地的網絡作家收入更驚為天人,作家收入排行第一的唐家三少,收入逾 1億元。網絡文學大行其道,近年香港亦有大量網絡作家,他們名不見經傳,背景亦不特別,但因為一篇殺食文章,在網絡世界狂吸 LIKE,更成功出書,殺入書展。

將虛幻的文字變成實體的,包括的士司機所見的真人真事、飛機航班上的所見所聞、每日與陌生人偶遇的對話、以四大天王為藍本所寫成的武俠小說、網絡熱話 ptbf所創作的故事和窺探暗網的網絡奇談等等。然而實體書本所收的版稅,根本不足以養家維生,堅持出書,只因各有一個夢。

的士的私密空間

筆名白告,是《我的你的紅的》作者,真身是兼職的士司機。不過他的外表一點都不似司機,每次開工都是西裝加上皮鞋。他於大學修讀中文,畢業後成為補習社老師,人工不俗,偏偏有老師唔做,走去揸搵食車,「收入唔錯,彈性又自由,當在香港過工作假期。」

乘客經常當司機隱形,暢所欲言,「的士是香港人生活一部分,喺車廂發生咩事,咩階層都會有。」遇過太多意想不到的事,令他決定記錄下來,放上專頁分享。曾經一篇講述在職媽媽在車廂中泵奶,錄得超過 1600多個讚好。

曾為中文老師,他想將有意義的故事分享,「我們知社會上有咁的人,但親身接觸就很少。」很多意想不到的故事發生,「有一家人喺殯儀館上車,一開口就講分錢,問層樓點算。」揸夜更的士的他,亦見過傷心時刻,「人生中唔會有好多事要趕去醫院,的士就好多。喊住叫你開快點,自己都想有咁快得咁快。」他亦見過很多偷情的故事,「多到唔想再寫。」全書輯錄超過五十個故事,全為他在車廂中的所見所聞。

網絡吸 Like賣廣告,吸金力比出書強,白告卻決心出書,更為新書寫稿,準備超過一年時間,「出書唔係夢想,但係一個指標。」他又認為網絡作家,身份空泛,而書本作家,身份才夠堅實。他預計實體書不會賺錢,只當為專頁賣廣告。

網絡文章是免費,而實體書卻要真金白銀,讀書亦因而卻步,作為作家的他很感慨:「香港文字唔值錢,你有冇給予它價值?」他又指,大家寧可花百多元搭的士,亦不會去買書。書本如 CD一樣,網上下載的很多,「無人買 CD,點解仲要出?因為是歌手、作詞人對專業的堅持。」他希望大家會買書,不是硬銷自己,「好多作者都追夢寫字,大家仍想睇故事,而不是得電視膠劇。買書,係對作者、文字的支持。」

《我的你的紅的》

作者:白告

Facebook專頁成立: 2016年 2月

讀者人數:約 12,000人

成名作:在職媽媽泵奶辛酸,獲得超過 1,600 Likes

空少的辛酸

傭仔成為空中服務員後,重拾自己畫畫的興趣,自由自在地創作。

空中服務員也是一個多人留意的行業,大家總愛聽機上的八卦。二十六歲的空少傭仔,大學時修讀設計,自小便很喜歡畫畫。畢業後他即投身設計行業,做過社福界的助理、開過自己的公司,他發現生活十分刻板乏味,「慢慢地興趣變成了工作,而工作令你沒有了生活,你喜歡哪一樣事情,興趣都會變得很沉重,令人失去了熱愛。」

當時航空公司請人,他一面試就成功入行,至今已經兩年。起初,傭仔對航空公司感到很新奇,於是便在 Facebook開設專頁,以插畫去記錄每天工作遇到的趣事。網名自稱為空中飛傭,皆因他過着空中飛人的生活,工作是服務客人,故自嘲為「飛傭」。

默默耕耘竟吸引了不少粉絲,甚至有出版社向他招手,「這個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的機會,想不到畫畫都有這樣的機會,好像慢慢就有了目標。」傭仔表示為了趕進度畫畫出書,跟朋友見面的機會減少,「有時要管理一個專頁,都要有所犧牲。」更試過因為工作飛往外地,本應可以跟同事一起外出遊玩,但因為要畫圖只好躲在酒店房間裡畫個不停。

人紅自然是非多,公司同事發現傭仔的身份,他坦言會怕別人對自己有誤解。曾受過別人的閒言閒語,被誤解他是為了出名而畫畫,感覺很難受,「我們覺得自己不是公眾人物,或者不是一個明星,但是因為可能一個特殊的才能而有些少名氣。」不少粉絲更直言想在航班上與傭仔碰面。對傭仔而言,他明白粉絲希望見到他真人,與他合照留念,但作為一個空中服務員,他選擇保持自己的專業精神。「上到飛機,我也有我需要做的工作,例如是照顧好每一個客人,確保他們的航班安全。」

傭仔一直以來都沒有以真身露面,他坦言是因為工作時要跟同事合作,若果被粉絲認出,可能會影響工作進度,怕為同事帶來麻煩。不過他認為未來以真身跟讀者接觸,是有需要的一個步驟。

《空少傭乜易》

作者:傭仔

Facebook專頁成立: 2015年 7月

讀者人數:約 26,000人

成名作:曾獲得 2,400 Likes

與陌生人的對話

首次出書的梁焯霖,坦言對新書沒太大期望,「或者到時我企喺書展,問吓他們點解會拎起本書,當係傾吓偈。」

「唔好意思,我可以同你傾偈嗎?」意想不到的開場白,改變了梁焯霖。 80年梁焯霖,曾是廣告公司及電影《點五步》剪片和演員,生活了無新意。他曾到外國旅行時,發現當地人很熱情,反而香港卻是非常冷漠,對陌生人不願多說兩句,故產生了找陌生人聊天的計劃,亦成了《陌樂偈》。

他發現每個人的生活就是不停低頭撳電話,「點解大家咁鍾意在網上搵留言,但唔鍾意同活生生的人傾偈?」他在上年年底,每日走到街上,找尋陌生人去傾偈、搭訕。當他完成了第一次的對話後,他興奮得打下第一篇文,並放在網上與大家分享,「朋友間反應不大,反而是朋友的朋友,陌生人回響更大。」他又指,很多人放下戒心後,會將內心的世界講他知,同時令他經驗不同的人生,「每日傾一個,一年就聽了三百六十五個古仔。」每場陌樂偈,不會有既定的對白,任由發揮。書內記錄了三十二個真實故事。

「鍾意寫作的人,曾經都係愛閱讀,睇書。」自幼愛睇書的他,覺得閱讀令他愛上文字,亦令他愛上書本。「因為書令我們鍾意寫作,所以我們更想自己可以出書,係一個情意結。」在出版社的邀請下,他決定將文章輯錄成書,圓滿自己的夢想。

網絡文章為吸引讀書,作者會刻意隔行或用短句,但是他認為文章應有段落,所以他花功夫去執,又請了插畫師畫畫,為的就是希望讀者,睇得舒服,「不論是故事或心得也好,是作者花了很多心機,搜集資料而結合成書,有前文後理。」

「很多人玩 Facebook或 IG,很多都是垃圾資訊。你永遠都唔知下一秒會睇到些什麼,但是忍不住喺度睇,睇一些自己唔係真係想睇的東西。」如果網絡取代書本,是很可惜的事。

他對新書沒有太大期望,「預了無錢賺,因為大家都知係少人睇。」不過他認為是值得,因為文字是有價值,「電視有日都會淘汰,因為有網絡。但是文字是不會,因為文字同影像係唔同,想像空間多很多。」出書不是為賺錢,只為作記錄,「相信好多作者都係,覺得出本書唔係為錢。如果只單用金錢去衡量,就一定係唔值得。」

《陌樂偈》

作者:梁焯霖

Facebook專頁成立: 2016年 12月

讀者人數:約 8,000人

成名作:不簽大台的香港小姐,獲得超過 1,000 Likes

靠四大天王上位

尤奇身後的紅館,正是書中每位樂壇巨星,發光發亮的地方。

提起香港四大天王,腦海中總會浮現九十年代最受歡迎的歌手張學友、劉德華、黎明、郭富城。如果把四大天王與武俠小說結合,再寫成洋洋字海,再獲出版社賞識結集成書,大概就只有他——尤奇。

他是一個外表普通不過,典型朝九晚六的上班族。八十後的他已婚,育有一對子女。筆名尤奇,只因他本姓尤,認為自己由細到大都有很多奇怪想法。熱愛武俠小說的他,把金庸、黃易、古龍的武俠小說都讀過一遍,喜歡寫作的他,腦海裡一直盤算着要寫一些武俠故事,出書更是尤奇的夢想。

適逢高登熱潮倒退,尤奇過檔到連登,展開武俠故事連載。太太是最早知道他寫小說的人,其他家人、朋友竟然不知他愛寫作,「他們(父母)是看見網上的報導,有親戚問他們,他們才知道的。」女兒更在連載期間出生,當時他比較忙碌,他感謝太太當時的體諒和支持。

把四大天王跟武俠小說結合,原來是因為黃家駒的一句:「香港只有娛樂圈,沒有樂壇。」他認為九十年代的樂壇是最輝煌的時期,「那個時期,香港樂壇出來的藝人質素其實很高。」他有感貶低了香港樂壇一些出色的歌手,於是把九十年代的歌手化身武俠小說人物,透過自己的一字一句,描述出歌手們的個人特色。

尤奇花盡心思把女神陳慧琳寫得優美一點,書中形容「上慧下琳」外貌氣質皆清麗脫俗。「未必是大家心目中的形象,有時都很矛盾。」只因尤奇眼中的陳慧琳,早已跟新一代人眼中的人妻陳慧琳不再一樣。而這片香港樂壇最美好的一切,都停留在令人懷念的九十年代。

有些小說作家,在小說爆紅後,會選擇當全職作家。尤奇坦言自己並沒有此打算,他讀物流高級文憑畢業,但亦自覺學歷不夠便進修商科學位。他跟普通香港人一樣現實,只因商業社會,不容許我們發夢。當一個全職作家,冇能力養妻活兒。

《當世四大天王︰黎郭劉張》

作者:尤奇

成名作:曾獲得連登討論區 2,711正評

做金庸的男人

不想沉溺網上的留言筆戰,金仔決定用故事傳遞內心訊息。

網絡小說也不乏「應市」之作。今年四月,有網民在連登討論區上載一批少女相片,聲稱她們是「 ptgf(兼職女友)」,掀起討論熱潮。

筆名「做金庸的男人」的劉晡照(金仔)也於此時寫下《是咁的,我嘅職業係 ptbf(註:兼職男友)》(《 ptbf》),講述名為「金仔」的 ptbf與客人、「同業」及親人間的故事,期望讀者深思「做人緊要過做咩工」,更出版成書。

故事以 ptbf為題,但金仔稱自己認識的人當中,沒有人從事有關工作,情節純屬「創作力量同幻想」,讀者卻沒有因此嚇了一跳,倒有不少沉醉在金仔營造的悲傷氛圍中。不過金仔說,自己並沒有非常絕望、傷心的經歷,沉重的感覺是放大失戀、親人離世等身邊小事的情感得來。

世上作家多如繁星,金仔以金庸入筆名,既是以對方為榜樣,也源於母親對愛寫作兒子的一句話:「香港有幾多個金庸呀?」今年在浸大中國研究系畢業的他,坦言自己創作「隨心、冇 planning、想做就做」,連載中的故事不會限定每天出多少篇,有時間又想多寫幾句就會下筆。家中睡床是安樂窩,也是他的創作基地,金仔躺在床上寫故事,家人卻以為他在做廢青。

金仔下筆看似隨心,題材及寓意或經過一番腦交戰。去年初,他的處女作《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人寫遺書》,主角職業如題,是為將自殺的人留下最後一番話,原來受學子輕生潮啟發。「嗰排成日都會見到啲人 share自殺新聞,下面有好多 comment,話『廢青又跳樓』、『抗壓能力咁鬼低』、『少少嘢就死』,我就覺得係咪睇幾句咁短嘅新聞報導,就可以知道晒自殺嘅人背後嘅內心掙扎同故事呢?」

緊貼網上討論脈搏之餘,各故事也以「救贖」為核心,主角在種種經歷中拯救自己,金仔也希望讀者能在故事中重拾希望,找到能救贖自己的人,又或者,使自己得到救贖:「呢個城市嘅人太寂寞,好似好多人好唔開心……如果你搵到個人可以完完全全咁拯救你嘅心靈,咁真係可以開心。」

《是咁的,我嘅職業係 ptbf》

作者:做金庸的男人

Facebook專頁成立: 2016年 5月

讀者人數:約 5,900人

成名作:《是咁的,我嘅職業係幫人寫遺書》,獲得香港金閱獎最佳文史哲書

恐怖著作 書展禁賣

新書《 Deep Web 3.0 File#生存奇談》,再次帶讀者走入暗網,窺探變態者的內心。然而受讀者歡迎,卻未能參與書展,只在樓上書店發售。

網絡作家紅極一時,即使多支持者,亦未必一定可以出書兼參加書展。於網絡起家的恐懼鳥,以 Deep Web(暗網)故事而成名,內容涉及令人不寒而慄的罪惡。

上年新作《 Deep Web 2.0 File#人性奇談》因欠膠袋密封及任何警告字句而被下架,內容極踩界,講到邪教、烹屍等情節,引起家長及教師關注及不滿。新書隨即被下架,亦在聯合出版集團旗下的「三中商」消失,只餘樓上的獨立書店,如樂文書店,找尋到其作品的蹤影。今年新書,一如以往,未能在書店上架。

筆名恐懼鳥的作者,李頌仁, 25歲,主修犯罪心理學,自幼已很愛奇怪的故事,「由細到大,我都好鍾意睇都市傳說或超自然傳說,初小到幼稚園已經會睇 UFO書。」然而他發現,甚少人會把不同的都市傳說翻譯成中文,而自己睇到的資訊愈來愈少,他於二○一四開始在網上蒐集和撰寫都市傳說,「其實大眾的熱情一直都有,只是少了很多資訊,所以不如自己寫,就開始了 Scary Bird。」

李頌仁大學時修讀犯罪心理,是興趣之一。他很想了解犯罪者為何會與常人不同,他甚至會走到犯罪現場和根據證據,推測犯罪者的性格及想法。他又指,香港很少情況會動用到犯罪心理學家,「幾年前,大角咀案,有後生仔殺父母再肢解的案件,我同朋友有去現場感受。」故令他會在網上找尋不同的案件作參考,「好享受推理的過程,很順手很易諗到他們的脈絡。」他又指,香港沒有職位專門研究犯罪心理,故希望將興趣投放在自己的作品中。

據網絡流傳指,在網上透過搜尋器搜索到的網站,只佔整個網絡世界不足 1%,其餘亦為暗網。暗網中包含很多驚為天人的片段及事件,揭露很多人性陰暗和醜惡。當中有篇提到《 Daisy Destruction》,指有戴面具的人虐殺小孩的影片,內容極為變態。然而,暗網世界,就如平衡時空,讀者既驚又好奇。

恐怖又驚慄的情節,令家長及教師紛紛替小朋友落閘,「其實當中無意識不良,反而提到拐童集團的運作,唔會因為我寫就唔會發生。」他又指,淫審署當時標籤了整本書,做法守舊,「就好似講到有血,就唔得。」

今年他更轉為全職作家,出版第三本作品,但是未能進身書展,「書展無得參加有點怪,也思索好耐,會唔會寫一本非 18禁的書,但為會展而遷就,過唔到自己那關。」他亦指,小眾書加上未能參展,對銷情都甚有影響。不過,最後他決定只寫他真心想寫而讀者又想睇的書,「出版社 OK,我都想再出。」

《 Deep Web 3.0 File#生存奇談》

作者:恐懼鳥

Facebook專頁成立: 2014年 7月

成名作:《 Deep web#網絡奇談》,翻印超過第四版。

撰文:黎雅婷、郭曉韻、鄭語霆

攝影:葉漢華、林金展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