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三世桃花 劉美君 [壹週刊 - 1429] __,劉美君,M1,

豪語錄三世桃花 劉美君不用三生三世,她的桃花早已十里咁長。卅年前出道,看不出已為人母;卅年後的今天,看不出她做了嫲嫲。由此角度,則什麼歲月流逝都毋須惋 ...


豪語錄

三世桃花 劉美君

不用三生三世,她的桃花早已十里咁長。

卅年前出道,看不出已為人母;卅年後的今天,看不出她做了嫲嫲。由此角度,則什麼歲月流逝都毋須惋惜,只像喜劇。雖然經歷過兩次婚姻失敗,笑言現況感情黃色警號,原因竟然是五十二歲仍燃燒浪漫,不甘穩定。

但,真如此簡單嗎?劉美君說,對孫仔有種說不出的親密,比當初自己生育更震撼,會錄起 BB心跳聲每晚聽,甚至提起便想哭。

「彌補?」筆者一語道破。劉美君點頭:「就是俾兒子不足,現在還俾兒子的兒子。」

歌后愛即興,我點唱這首《事後》:

懷念你在我之內,全部為你張開,死去活來。

明明在談親情,劉美君奇怪我忽然轉台(雖然她特別多情色歌而且會繼續唱),我解釋:「你不覺得這幾句歌詞亦可以形容分娩過程嗎?懷胎十月、生得死去活來。」

劉美君笑得花枝亂顫,再沒一絲祖母的嚴肅了。「人家說女兒是爸爸前世情人;我話孫仔才是,我叫他『寶寶』,他唔識分也叫番我『寶寶』。」

這是三代人的情話。

主題曲

劉美君愛 Jazz即興,出新碟開演唱會從不練聲,非關牙擦。「唱歌於我是情緒抒發,情緒不應太重複,會滑牙的。」

她連愛情也不甘重複。名曲何其多,筆者點唱這首——唔算大 hit,但命題已儼然成為本地成語:

瀟灑自個瀟灑,隨便各自各好嗎?

誰願無數眼四面掃射來……

——《各自各精彩》

作為娛樂記者最借用,舉凡夫妻、情侶關係若即若離,外人難以理解又怕寫錯時,我們常常以「各自各精彩」來形容。

「茂仔(填詞人周禮茂)好嘢,出發點是人原該如此,我有我做,那時剛巧離婚(第一次),於是 double meaning。」

劉美君不怕「無數眼四面掃射來」,「我就係怪。」並非隨口說說,引言寫她出道三十年,乃以首張大碟計,其實早在八一年劉德華處女作《江湖再見》她是女主角,上溯還做過可口可樂廣告童星。一般認定因早婚懷孕而焗住暫停,但她八七年大紅後,八九年又啤出二女,她真不志在。「我出道早,產品卻不多、疏,唯一解釋是我怪。」

我累唔少人,我是誤導性很高的女子。

與林憶蓮認識於少女時代。

早宣情祖孫情

也不算怪,有失有得,心願提前達成。「我由婆婆湊大,婆婆是我全世界,到她不在,感覺失落了, until我一樣做 grandma,那種大到溺愛才回來。」

五十二歲抱孫三歲早不早?如果長子像她,本可更早呢。「兒子在美國大學畢業,便要和初戀女友結婚,『我想快些做 daddy。』我話:『你看不到媽媽我當年的辛苦,你俾啲時間海闊天空吧。』於是他周圍見識、發展事業(從事財務);事隔八年他才再提出:『我想攞媽媽 blessing,我想下個月搞結婚。』對像仍同一女仔,我無話可說了,聽到哭起來。兒子循規蹈矩,我冇的他全部有,我真幸福。」

Prudence夠坦白,做嫲嫲更是「溺愛」,這很易懂,因為不用負責任。

她吃吃笑了:「是,新抱都奇怪,寶寶入我懷內便不哭。我認我大細超,錫大仔,第一胎經驗最深刻(正如「懷念你在我之內」),我曾帶子洪郎般帶埋兒子上《勁歌金曲》,但到他讀小學不可能,我仍忙,畢竟疏忽了;現在是 Karma(因果),湊孫是補償給個仔個仔。兒子不埋怨,只看着我會心微笑。」

劉美君還透露,九月將再添孫女——但性感歌后怎教人做淑女?推算十數載後,孫女懷春年齡……

「到時我六十幾歲囉!」劉美君爽脆接口道:「我思想開通、內裡保守。外表無所謂,女仔都貪靚,我還可以分享經驗呢,以前我那輩女星怎穿也罷,有幾何失手?不明白現在的新人為何成日走光,根本欠缺美感。」

與兒子合照(右)和與孫合照,秋月春風就此等閒度。

歌書郵票簿

她有幾桃花?據說,每個出現在歌詞的男子名字都真有其人!經典如《午夜情》更由劉美君親撰:

Jay一張醉臉傻癡癡, Jay不喜說話像冬天……

她這天哼完笑道:「韓文原曲有 Jay這個音嘛。」那《異鄉邂逅》呢?直頭是她在獨白加料「 I miss you Mike」。

「 Mike是在紐約的錄音師,那時我懷孕,錄完便要走,於是我加上這句送給他——如果真係 Mike都好勇,鍾意個大肚婆?

「但他聽到好冧。我累唔少人,我是誤導性很高的女子,稍欠定力的男仔易愛上我,並非真,貪得意。」

公開的,只兩段婚姻和現任男友。

「我老公(導演黃泰來是長子和二女之父)依然浪子、大俠,朋友鬧他仲叫我老婆,他答:『我得一個老婆。』現在作為孫兒的爺爺,更加常常家庭聚會。」

劉美君是有分寸的,對第二任丈夫(幼女之父)親疏有別。「分別不在我,是我要 respect他不願多提; Taylor則可以講。」

至於現況……

「好了一陣,開始出問題,未能停留在超級好的頭兩年。我喜歡戀愛,希望火更燃燒,是否要接受如此這般一生呢?我唔識答。

「每段婚姻都大約十年,今次八年了,結不結婚已不關事,黃色警號啫。」

懷第三胎與第二任丈夫,親疏有別,樣子要打格。

首任丈夫是導演,劉美君因而唱了不少電影主題曲。

社工

這份坦率,無愧她擅唱小三歌、歡場歌,因為從不以道德高地自居,而是平視角度;甚至遭電台禁播,例如《事後》大膽露骨(雖然筆者穿鑿附會成生育)、《我估不到》直寫偷食導致丈夫出走和情夫自殺(請 Google歌詞)。

「我不是情婦,但投入過。你唔好理,總之有些事情發生,讓我去了解。

「由細到大我鋤強扶弱,為什麼情歌一定要白雪公主?誰去關懷弱勢社群?走在街上,歡場女性會上前多謝我。」

而現在,她代表着年長婦女即使兒孫成群一樣有享受男歡女愛的權利。「到中環一樂食燒鵝,店員 look up to我,說我帶給她們希望。其實她們比我年輕,加油!」

Yeah,收工仍可去附近蘭桂坊𠝹仔。

她是文藝女子

談起舊歌的前衞,筆者衝口而出:「《霓虹鳥》預言咗老泥妹」她笑我俗不可耐。

看霓虹鳥迷惘的眼內,

印着無數路牌,

卻未能夠飛出千里外,

憤怒誰會了解,

每晚夜分別都不太大,

看着時間活埋。

對,反叛少女有型有款。劉美君說:「我抗拒潮語,你剛才用『𠝹仔』太核突,我寧願認保守,『溝』已經盡邊,你寫『邂逅』好了。我做歌的使命是痛都要美感。」因為她常常參與創作,絕對有資格講。你看她大碟起名《夜有所思•日有所夢》,頹廢自有頹廢美。

係都要隨口噏爛笪笪拆穿,則世間沒有好東西;來思考、委婉一些可以嗎?

所以我們需要文藝。

寫在紙媒倒數前。

撰文:余家強

攝影:黃志明

攝錄:葉志明

髮型: Gary Sun@Hair Corner

化妝: Kris Wong

場地提供:港島海逸君綽酒店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