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芙蓉山風暴 佛門動用黑勢力搶 10億骨灰龕金礦 [壹週刊 - 1431] __,M1,

竹林禪院現有萬多個骨灰龕位,分別屬於表一和表二。保守估計,這萬多個骨灰龕位,價值達到十多億元,實在是一個驚人的金礦。封面故事芙蓉山風暴 佛門動用黑勢力 ...


竹林禪院現有萬多個骨灰龕位,分別屬於表一和表二。

保守估計,這萬多個骨灰龕位,價值達到十多億元,實在是一個驚人的金礦。

封面故事

芙蓉山風暴 佛門動用黑勢力搶 10億骨灰龕金礦

出家人四大皆空只是理論,出家人畢竟是人,現實中佛門中人比俗世更亂,前有艷尼釋智定擾亂佛門清規,今有芙蓉山上佛寺,陷入利益爭奪。

佛門中鬥爭,更引來黑衣大漢衝入大殿,還有人自稱 14K成員。

荃灣芙蓉山的竹林禪院,於上世紀一九二八年,由俗名龐日東的融秋和尚創立。

禪院佔地逾四十萬呎,是香港最大型佛廟之一。香火燒了接近九十年。

竹林禪院一向由一個名叫「曼華堂」的慈善團體負責管理運作,禪院內所有大小事務,都由「曼華堂」的六名委員決策作準。換言之掌控了「曼華堂」行政權,便等於控制了整座竹林禪院。

融秋和尚的後人,沒有成員加入「曼華堂」,所以龐家在禪院中,沒有任何實權,但卻掌握控制寺院銀行戶口的財政大權。

前年開始,竹林禪院逐漸出現暗湧。有「曼華堂」的委員不理反對,多次引入內地和尚僧侶,禪院又突然滿布閉路電視,氣氛變得異常緊張。

今年初,情況愈趨惡化。竹林禪院無故湧現大批惡形惡相的神秘黑衣男子,潛伏禪院每個角落。

更離譜的是,一批自稱黑幫 14K的古惑仔,更大搖大擺衝上山出言恐嚇。

種種舉動,明顯是衝着龐氏後人而來,企圖將龐家趕走,獨霸禪院一切。

原來,竹林禪院有萬多個骨灰龕位,保守估計,總值達到十多億元,是一個驚人的金礦。

外界估計,有人不惜動用黑勢力,將竹林禪院弄致烏煙瘴氣,甚至要趕絕龐氏後人,就是要搶奪這塊價值天文數字的骨灰龕肥肉。

龐氏後人無奈之下,向本刊求助,希望律政司能介入事件,將竹林禪院改由政府管理,以免被人吞併佔有。

佛門清靜地,懷疑因為有黑勢力入侵圖謀瓜分利益,變得一點也不安寧。

上週四中午,荃灣芙蓉山的竹林禪院,發生襲擊傷人案件,大批警員接報到場。據悉,竹林禪院是由一個叫「曼華堂」的委員會管理運作,其中有人自去年底引入一名叫果恆的內地和尚,並計劃推舉他任方丈後,禪院多個角落都安裝了閉路電視,氣氛詭異。

閉路電視紛爭

自去年底開始,有「曼華堂」委員下令在竹林禪院多個角落安裝閉路電視(黃圈),令佛門清靜地變得氣氛緊張。

當日有住在禪院內的尼姑發現,女賓浴室外竟然亦被人安裝了閉路電視,尼姑們對此大感不滿,於是通知竹林禪院創辦者後人龐孟婷,「由於事件引起好多尼姑不安,事態嚴重,所以我哋決定以創辦人後代名義,召開緊急會議解決事件,但下令安裝閉路電視嘅人就無出席。」 Sabelle(龐之洋名)向本刊說。

由於事件關鍵人物果恆大師,多日反鎖自己在方丈室, Sabelle擔心其安危,於是召來消防員撬門。撬門期間,果恆又突然從後門走了出來。其後,一名聲稱是果恆大師保鑣的關姓男子( 60歲)出現,並態度惡劣的推跌 Sabelle的一名友人,他其後涉嫌襲擊他人被捕,荃灣警區重案組正跟進案件。

另外,警員又在果恆的背囊內,竟然搜出四罐奶粉、有壯陽藥之稱的秘魯人參瑪卡( Maca),和大批針筒,實在匪夷所思。

14K古惑仔出場

今年農曆正月十五開始,竹林禪院突然出現大批神秘的黑衣人,進駐禪院每個角落。據悉,他們大多是退休警員。

但事件還未完結,當晚 Sabelle等人留在竹林禪院,與力撐果恆大師的「曼華堂」委員王美珍理論閉路電視事件後,打算離開時,被一名自稱有黑幫 14K背景的男子阻攔。未幾,三輛私家車抵達現場,跑出十多名殺氣騰騰年輕古惑仔,「班古惑仔個個兇神惡煞,除咗包圍我哋,仲不斷爆粗同影我哋相,好得人驚。」 Sabelle其後聲稱報警,才得以脫身。

原來,接近九十年歷史,被列為香港三級歷史建築物的竹林禪院,半年前開始有黑勢力入侵,大批神秘黑衣人潛伏禪院範圍內,不斷騷擾龐家的人和善信,令竹林禪院變得冷冷清清。

龕位值逾十億

每逢龐家後人去到竹林禪院,這班身形魁梧的黑衣人便會出現,並會用手機拍下龐家後人的一舉一動。

龐氏第三代後人 Sabelle說:「基本上出家人又少,老人家又少,都有些特殊原因,好似正在被人清場。」而有佛教人士估計,有人垂涎禪院內合共萬多個(表一和表二)的骨灰龕靈位。這批龕位,保守估計價值十多億元。

竹林禪院由俗名龐日東的融秋和尚,於一九二八年創立。竹林禪院仍保存「堂口制」,根據寺院管理制度,設有兩個圖章(俗稱玉璽),一個用來去銀行提款(現有九千萬存款),另一圖章則用來簽署政府文件,都是由龐家掌管。另外,禪院又設有一個名叫「曼華堂」的委員會(現有六名委員),負責禪院日常的行政運作管理。

銀行戶口原則上是屬竹林禪院,龐家則手持提款圖章,但動用款項,則必須經所有委員和龐家同意,而禪院日常支出則依靠香油錢和善信捐獻。

過去沒有龐大利益,禪院管理尚算風平浪靜,但涉及未來更大型的骨灰龕位生意,有大量收入或頻繁資金調動時,龐家手持圖章便變得「阻手阻腳」,於是有人希望龐家交出印章。

保存堂口制

「堂口制」屬以前的大清律例,禪院也一直沿用此例,但並不受香港法例所承認。「曼華堂」受法律承認,是因為禪院其後註冊了成為慈善團體,而「曼華堂」正是其代表。

由於龐家沒有成員加入「曼華堂」做委員,所以在現今法律下,他們在竹林禪院並沒有實權。不過龐家持有的,是「堂口制」的兩個圖章,「我媽媽住喺竹林禪院,呢半年來不斷受到恐嚇,要佢交出圖章。」 Sabelle說。

為何龐家不加入「曼華堂」呢?「其實之前好多和尚同方丈,都不停勸我哋加入,但其實曼華堂章程寫明,一定要係出家人先可做委員,所以我哋就無加入曼華堂。」

Sabelle表示,「曼華堂」最高峰時有十一名委員,他們都是出家人,委員之位都是傳給徒弟。到了現在第五代,不少委員因沒有徒弟,圓寂後不能傳位,委員數目愈來愈少,「之後有委員傳位俾親戚,本來答應會出家,但上任後無咗件事。」

果恆大師本是內地和尚,一五年來港時只持有內地證件,但去年底重臨竹林禪院,聲稱自己已是香港人。

上星期,竹林禪院發生襲擊傷人事件,警察和消防員接報到場。而被支持出任禪院方丈的果恆大師(白衫),在現場接受警方查問。

引入內地和尚

○二年十二月時,當時「曼華堂」只剩下五名委員,便邀請當時在廚房幫手、名叫王美珍的女義工加入,並成為委員,結果惹來一場爭拗。「當時見佢都幫咗幾個月,又對一班出家人噓寒問暖,所以就邀請佢出任委員。」

本來一直相安無事,但在前年開始,情況出現變化,有「曼華堂」委員先後多次引入內地和尚到竹林禪院,聲稱是替善信消災作法。而其中一名內地和尚,就是果恆大師,「佢一五年都無身份證,但去年年尾再嚟時,就話已經係香港人,好離奇。」

禪院規定,所有入住的人,都要影印身份證,「偏偏呢個人就唔需要,更加無出示過戒牒,仲唔知點解可以入住大和尚嘅方丈室。」 Sabelle表示,禪院不少人反對引入內地和尚搞亂禪院寧靜,但有人一於懶理。

據悉,果恆是以前一名方丈在廣州收的徒弟,「當時方丈身體漸差經常生病,果恆就偶爾嚟香港照顧佢。」 Sabelle說果恆修行不高,屬於初學者,但有人竟然想擁立果恆任方丈,「方丈係全間廟中,佛法方面嘅話事人,但如果一個方丈根本德不到位(未夠資格),而被人擁立上去,就會變成傀儡棋子。」 Sabelle估計,有人企圖鞏固在竹林禪院的勢力,達到完全控制目的。

竹林禪院由俗名龐日東的融秋和尚創立,融秋其後在父親懇求下暫時還俗,誕下四名兒子繼後香燈。

Sabelle早前打算離開竹林禪院時,被十多名 14K古惑仔阻攔恐嚇。

神秘黑衣人

今年農曆正月十五時,竹林禪院更突然出現大批神秘的黑衣人,他們全部都身形魁梧惡形惡相,令形勢變得更加複雜,「我當日早上六點收到一名三十多年善信電話,話喺竹林禪院被一班黑衣人騷擾。」 Sabelle趕到後,看到禪院有十多名黑衣人,不停用手機拍下各人照片,更阻止善信入寺廟內參拜。

Sabelle立即報警,「警方同我講,呢班人係其中一名佛門中人請返嚟嘅,目的係要保護被力撐做方丈嘅果恆法師。」她其後找相關人士了解事件,怎料對方態度囂張,「基本上佢完全不回答,只係聲大夾惡咁趕我哋走,好似覺得我哋無資格同佢講嘢。」

王美珍(花衫)每次在竹林禪院出現,都有彪形大漢陪伴左右保護她。

王美珍現時持有三個物業,包括○四年以一千八百多萬元購入的畢架山一號一個複式單位。

阿媽嚇到入院

從廚房義工變成「曼華堂」委員的王美珍(箭嘴),每逢佛誕節日,她都會返回竹林禪院,以主人家身份打點一切。

此後, Sabelle每次和家人抵達竹林禪院,大批黑衣人就會出現跟着她們,又或圍着她們拍照,令她們心理壓力極大,「佢哋就係想令我哋害怕,唔敢再去竹林禪院。」 Sabelle的媽媽住在竹林禪院,早前就曾被人嚇至血壓急升至二百,要留院多日,「我哋年輕人都驚啦,何況佢一個老人家,又乜都做唔到,會覺得好無助。」

最恐怖的, Sabelle稱被連番跟蹤和恐嚇,「我經常出街時,會有陌生人拍我肩膊,有時會刻意顯露紋身,有時又會話點樣搶都會搶返嚟,又叫我注意全家安全,總之聽完好不安。」她曾報警求助,但因為證據不足警方無法跟進,「佢哋手法十分純熟,每次行動時,我哋都趕唔切拍片同錄音。」

手機被追蹤

上月初有人當街撒傳單追數,由於追債傳單上貼有一張十元紙幣,大批街坊見狀,紛紛蹲下身執錢。

對方十分了解自己行蹤, Sabelle開始覺得不對勁,於是找來專家檢查自己的手機,「專家查到我嘅手機 IP,有六條跟蹤線,好恐怖。但專家話報警都無用,因為好難查出幕後黑手。」

竹林禪院有萬多個表一和表二的骨灰龕位,由於政府之前一直討論私營骨灰龕條例,所以竹林禪院兩年半前開始停賣龕位,「當時平均價大概係十二萬,依家應該升咗,可能涉及過十億生意。」骨灰龕位一向供不應求,甚至有人炒賣「陰宅」, Sabelle亦承認這是一塊肥豬肉,「如果以生意角度嚟講,會係一門大生意。」發生這麼多事,會否與骨灰龕利益有關?她無奈說:「唔敢猜測,亦唔想猜測,唔想知道。」

廚房義工上位

傳單上所印的女子樣貌及名字,均和「曼華堂」委員王美珍相同。

屬於慈善團體的「曼華堂」,在竹林禪院中擔當重要角色,所有行政運作,都由這個委員會決策。其中一名叫王美珍(五十多歲)的委員,更加是「曼華堂」關鍵人物。

○二年中時,王美珍來到竹林禪院的廚房做義工,她當時十分積極熱心,不時自掏腰包添置煮食器皿,「當時佢負責照顧一個叫光玄師嘅比丘尼,比丘尼當時已八十多歲,開始體弱多病,女義工經常向佢噓寒問暖,又會買食物同藥物俾佢。」數個月後,王火速上位,獲邀加入「曼華堂」任委員。

擁多個物業

龐家後人 Sabelle希望律政司能介入事件,將竹林禪院改由政府管理,以免被人吞併佔有。

貌似師奶的王,原來是「生意奇才」,她現時是六間公司的董事,其中三間是她在出任「曼華堂」委員後成立。其中一間於○六年成立的「歡喜心慈善會有限公司」,更在竹林禪院和其他地方做法事,藉此收費。

而個人物業方面,王現時持有三個物業,包括○四年以一千八百多萬購入畢架山一號一個複式單位,一一年以六百多萬購入登龍街一個商廈單位,又擁有大角咀一工廈全層八個單位,而這個工廈物業早前曾作加按。

這個佛門女義工,入了佛門後,竟如此富貴。

被人當街追數

接近九十年歷史的竹林禪院,被政府列為香港三級歷史建築物。

表面上身家豐厚的王,早前卻疑似被人當街追數。

上月初,兩名戴口罩男子在荃灣廣場及街市一帶,將大疊傳單如「撒溪錢」般飛擲上半空,傳單上印有一名姓王女子的面容及名字,寫着「假公濟私;貪贓枉法;偽佛教徒;欠債不還」等字眼,疑似「追數」所為。由於傳單上貼有一張十元紙幣。大批街坊見狀,紛紛蹲下身執錢。

傳單上所指的姓王女子,據悉就是王美珍,「有消息話,有人因為喺內地欠下巨債不還,債主委託和勝和一名大佬出面收數,至於點解欠債,就不得而知。」江湖人 Jacky估計,現在有人正心急如何「撲水」。記者多次致電王美珍了解事件,她都沒有接聽電話,其中一次有人接聽,但火速掛線。

翁靜晶:錢作怪

翁靜晶認為政府容許部分佛教廟宇售賣骨灰龕位,有可能成為黑幫垂涎欲滴的肥豬肉。她批評這些寺廟已變質,也是很多問題的源頭。

翁靜晶近年打假和尚讓人印象深刻,她本身是虔誠佛教徒和律師。

翁靜晶向本刊評論整個佛門現象,指佛教寺廟存放骨灰龕歷史悠久,但龕位不是給一般公眾人士使用,而是給出家人或是在寺廟內居住已久的修行者。

但政府容許部分佛教廟宇出售骨灰龕位,更成為黑幫垂涎欲滴的肥豬肉,翁靜晶認為這些寺廟已變質,也是很多問題的源頭。

翁靜晶說:「若是真正佛教崇拜地,他們不主張經營生意,因為參拜者會變成顧客,顧客立場與信眾立場會有很大的分歧。」

「根據佛教戒律是不可以經營俗務的,所有出家人不可經營俗務,俗務是指俗家人業務,經營是否違反戒律,這些都需要深究的。」翁靜晶補充。

盈餘要上繳

由於政府之前一直討論私營骨灰龕條例,所以竹林禪院兩年半前開始停售龕位。

翁靜晶形容為「錢作怪」,她說:「其實我會歸咎於香港華人廟宇條例不執法,法例講明每一年每間寺廟賺到的錢,盈餘應交給華人廟宇基金,讓基金幫助需要維修的寺廟。」

她指出寺廟盈餘本身不能滾存,但當局沒有執法,所以滾存了很多錢,內裡的董事、執事用自己的「方法」運用盈餘。

「所以你會見到很多出家人個個都揸名車,衣服袈裟用意大利四千元一碼的布,有人戴名錶,擁有很多物業。」

她又說:「這些都是因為華人廟宇條例不執法,當你有錢滾存買外幣買股票去投資,那麼便會有人去爭奪寺廟利益。」

黑工應市

骨灰龕龕位商機無限,除了買位費,買家日後更可能要交各項雜費管理費,如此龐大的商機,難怪惹來黑社會入侵。

翁靜晶對黑幫滲入見怪不怪,她說:「有出家人直情走出來話,我大佬係邊個邊個,係邊個黑社會,這全都是因為利益沒有管制。」

骨灰龕生意興旺,日後可能要更多出家人出席祭祀儀式,可能更多假和尚出現。

翁靜晶說:「做生意要為消費者提供相應服務,例如要有足夠出家人唸經、超度,以及往後的拜祭,香港出家人全部數埋只有二百多個,年紀也很大。人手從何來?突然間有這樣大的需求,邊度搵到出家人?所以為何有這麼多假結婚、黑工,這些都是骨牌效應。」

翁靜晶說政府不能對事件坐視不理,否則佛門只會愈來愈亂,變成斂財的工具。

有消息指,上月初「曼華堂」召開會議,有委員展示了一幅發展藍圖,計劃將竹林禪院大事發展,打造成一個主力發展骨灰龕的園區。亦有人預計,如果這個發展藍圖順利推行,有人會不惜一切聯同芙蓉山二十多間大小寺廟,圖謀一統芙蓉山骨灰龕生意。

創辦人融秋和尚 短暫還俗繼香燈

竹林禪院在上世紀一九二八年,由俗名龐日東的融秋和尚逐步創立。當年二戰爆發,發生瘟疫,融秋和尚開放禪院給孤苦兒童避難,並在山頭耕種。一九三一年以五百八十元買入芙蓉山第一塊土地,之後分批在芙蓉山購入合共二十七塊地,興建竹林禪院。

一九三二年,為了方便管理財政,融秋和尚成立曼華堂,交給一批俗家人管理,持有逾四十萬呎土地,但成員同時也負責竹林禪院的運作。他外出當廟祝籌錢,供養一眾孤兒。禪院的大部分土地,都有用途限制,僅可興建廟宇,只有小部分屬於農地。

一九三八年,融秋在父親跪地懇求下暫時還俗,與一名女子誕下四名兒子,龐光懷、宗懷、祖懷及獅懷。龐家現傳至第三代,融秋和尚孫女龐孟婷表示,其父親龐光懷大學畢業後,長時間在寺院幫手,負責一切對外事務,如跟政府交涉等,母親詹豐則負責禪院的賬目,而龐光懷在○六年病逝。二叔宗懷為退休公務員,一直單身,現時在竹林禪院幫手。三叔祖懷則於去年四月逝世。四叔與家族成員較為疏離,甚少見面。

半數龕場難獲發牌

《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於今年六月三十日生效,規定私營骨灰龕場必須領牌,才可售賣或出租新龕位。業界預料僅一半獲發牌,約有十萬個骨灰龕位受影響。

政府將私營骨灰龕場分為表一及表二,表一屬符合規劃、土地及建築物等法例的龕場,全港目前有三十個,業界料表一龕場較大機會獲發牌;表二則是涉違規的龕場,全港現時有一百二十三個,當中約有七十一個,地契已列明不准用作骨灰龕用途。

由於表二龕場數量龐大,政府為免條例生效後,有大量骨灰無處安放,故訂立六年寬限期,以消化存放於此類違規龕場的骨灰。

撰文:時事組

攝影:攝影組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