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四神女 [壹週刊 - 1430] __,M1,

Dolphin說自己最愛的作品,是一張全藍色的畫。藍色象徵大海和天空,予人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初次看見那張作品,就有感緊繃的靈魂和肉體終獲得自由。壹號 ...


Dolphin說自己最愛的作品,是一張全藍色的畫。藍色象徵大海和天空,予人一種自由自在的感覺,初次看見那張作品,就有感緊繃的靈魂和肉體終獲得自由。

壹號專題

四神女

本港去年女性人口超過 364萬,男性逾 337萬,女多男少,男女比例愈趨失衡。而本港去年有超過 24.3萬名獨居女性,較 2001年激增逾 91%。

更多港女也擺脫傳統角色,不再視相夫教子努力讀書工作是人生唯一目的,甚至開始思考人生,人和自然的關係。

當中部分人因此愛上神秘主義,追求神異學說,港女、文青女外,原來還有一種叫神女。

本刊接觸到四名神女,曾經,她們四位都是普通的女性,過着平凡的日子。

現在,她們堅稱自己相信開竅,追從天命,拋開過去,猶如重生。「天命」,意思是上天的旨意、人的自然稟賦與天性。

《易經》也有云,五十而知天命,「知天命」即領悟到自己此生負有天降的使命,必須得完成。她們四人未到天命之年,卻早頓悟,三十歲就看透世事放棄原本事業,並相信上天以某種方式向自己下達了旨意,於是跟從天意,追求夢想。不信的,會覺得她們古靈精怪神神化化;相信的,則認為她們清靈脫世,神女也。

不過無論如何,她們說,自己只是嘗試活出真我。

我們也不必深究她們所言有無科學根據,而是看看一批現代港女,如何拋開物慾,轉而追求精神層面滿足的現象。

她們到底追求什麼,大家給點耐性看一看,嘗試去了解。

靈魂畫師 讓靈魂說話

Dolphin患有先天性髖關節脫臼,自幼就要經常接受手術,是醫院的「常客」。

多年以來,她也活在痛楚和終身殘廢的陰霾之中。她在家人呵護下小心翼翼地長大,憑着努力和意志,抑制着病魔,成功考進了香港科技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畢業後如願以償地得到一份讓同學稱羨的穩定工作。除了得到那個病,她的人生似乎一帆風順,但是她沒有特別快樂。「無論在工作上表現得有多出色、會有成功感,但心裡也總覺得缺了些什麼,每天都不想起床上班。」

跟所有 OL一樣,她回憶在商界打滾的那段日子,偶爾外出公幹,偶爾通宵達旦,偶爾腳患來襲,營營役役,生活忙碌卻空虛。三十歲那年,她開始發現物質生活愈豐富,對現況的不安就愈加強烈。她不明所以,決定要去尋根究底,看看有什麼方法讓自己重拾快樂。

紙上亂畫接通靈性

已是一子之母的 Dolphin,某天帶兒子去上遊戲小組時,看見兒子拿起顏料在紙上塗鴉,在凝視着各種顏色互相交錯的那一刻,她對藝術的熱情忽然「叮」一聲被喚醒:「我終於記起,我在畫畫的時候是最快樂的。只是中學選科,因為選了『飯碗』,就被迫要放下畫筆,慢慢忘記了畫畫。」她才明白,原來畫畫才是她的「命中注定」。

同時她開始接觸身心靈成長課程,並透過畫畫的過程,在作品中感受神秘,情形有點類似中國古代的扶乩寫字,在畫像中感受自然界隱喻。

透過創作,她說能擺脫對社會地位、金錢、物質的追求,把生活昇華到心靈、精神層面的探索。

她說關於修煉心靈的思想,並非一種宗教,簡而言之,是把古往今來眾多哲學、玄學與靈修傳統的精華,共冶一爐,着迷不只她一人。

為了追夢,她向不同人推廣這信念,甚至放棄自己的工作。記者問她放棄原有安逸的生活,還不見得能有成果,值得嗎? Dolphin的答案是「我願意」,毅然放棄辛苦建立的事業,重新拾起畫筆,由零開始去發展自己的藝術和靈性事業。

說實話,記者不太理解背後的理據,但見她確是深信無疑。

一張畫紙、一支畫筆、幾瓶水彩顏料,就可讓 Dolphin完全放鬆自己,忘卻俗世紛擾。

Dolphin介紹 Soul Painting的課程,旨在以顏色和畫筆去傾聽身體的聲音。每一張畫的色調、構圖、花紋,都透露着繪者的「心底話」。

靈魂畫師的世界

今年,她的畫室終於成立,她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個「靈魂畫師」( Soul Painter),定期開班教授其他港男港女,以所謂 Soul Painting的動觀方式,透過靜心、冥想和彩繪,讓人經歷自由的創作過程。

「作為媽媽,我很多時都覺得很大壓力,幸好之後學會了透過顏色去使自己開心。顏色也有能量,畫畫時我的五感都能平靜下來,這時才是真正與自己的內心溝通。你想要怎樣的生活,或想知道什麼答案,就去問自己的內心吧。」

如何問內心? Dolphin解釋,會進行 Soul Painting。一開始先進行靜心,平靜自己的心境,然後再抽「天使卡」,為畫作定一個命題,例如「愛」、「勇氣」、「自由」等。這時可在心裡默唸相關字眼數遍,進行靈魂連結,之後就可以開始創作。閉上眼睛,慢慢呼吸,在空白的水彩紙上,隨意抽出不同顏色的水彩,任意將其滴在畫紙上。「你心靈想說的話,會透過顏色的走向、融和、形態、軌跡向你表露。」

Dolphin舉例說,她的學員有一次畫了一幅紅黃綠的三色畫,看上去就如紅綠燈一樣,紅色主調反映現實,說明該學員常常給自己亮紅燈,總是擔驚受怕,停滯不前。畫中有一個紅色車輪,輪中有一個紅暈,透露了她心中其實渴望繼續往前,而紅暈就像她的心,被圈起來囚禁着。

解讀過後,學員就懂得要放開自己的內心,勇敢前行。

她的解釋很玄,但記者有一點肯定,透過專心繪畫,人一定會得到平靜。

瑪雅曆法師 時間藝術

我們現在所使用的西曆,一年以三百六十五日計算;而在瑪雅曆法中,會使用圖左的瑪雅日曆——卓爾金曆。

「很意外地,要放棄建立多年的事業,並沒有很困難,也沒有經歷什麼掙扎。在尋找自我的過程中,我了解到生命的意義在於活出自己的本質。現在賺的錢少了,但生活質素比以前提高了很多,生活變得簡樸,不用再花筆錢去吃喝玩樂,每一天也能很快樂。」 Dolphin在總結自己的經歷時如是說。瑪雅曆法師 Gloria也感同身受:「當你真心在追求人生目標,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Gloria畢業於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之後修讀澳洲戲劇教育碩士,先後在幾個著名劇團當全職演員,三十歲以前都在推廣戲劇教育。作為一個舞台劇演員,她在台上的舉手投足都散發着一股自信、光芒四射。可是,卸下戲服之後,面對沒有劇本的人生,她卻感到迷失。「我很迷失,怕失敗、怕別人對我的看法、怕沒有進步,我總覺得超越不了自己。」 Gloria分享自己迷失的過程。

直至四年前,她偶然遇上一名來自塞維利亞醫師、《宇宙曆》一書的作者,深受啟發,自此放棄演藝事業,踏上了學習瑪雅曆法的路。「月球環繞地球一圈需要廿八天,它在這一軌道上每年繞行十三次。」她學習的是「十三月亮廿八天曆」,它會在不同周期給予人一個新的能量指引,用來感知所有事件。

例如在七月廿八日至八月九日這個周期,其能量指引是「白色世界橋」,代表相等、機會、死亡。白色世界橋的一邊是通往死亡,另一邊通往機會,意即恐懼能引領我們看見出口。恐懼是指引我們前行的明燈,就如死亡其實象徵重生。「在這十三天裡,要有意識地留意自己是否被某些恐懼所制約,當你敢於看見的時候,路一定為你而開,而且是通往重生之路。」

簡而言之,曆法中,就是指在不同時空下,人的心靈受到不同影響。

順應事物自然

這些顏色不同的圖騰,稱為「波符」。每一天也有獨特的波符,象徵着不同的能量指引。

時間與心靈有何關係? Gloria解釋,每段時間都會影響我們對世界的看法和感知,同時影響着心靈和意志。現在我們所認知的西曆,是由人類創造出來的統一規限,非自然而生。人工和機械化的生活使人變得遲鈍,且對世界之自然變化變得毫無感知。「瑪雅曆法通過計算自然周期生活,將能使我們的心靈變得豐富,所以我們能夠返回到一種精神與自然和諧的生活方式。」

這種思想,又類似於老子所倡的「無為」思想,順應事物自然。

瑪雅曆法令 Gloria重新認識自己,重新認識時間。曆法教曉她,人生本是富足豐盛的,而人生在世,應該去發掘生活原有的美好,而非拼命去填補你所認為的不足和缺陷,沒有慾望就沒有痛苦。「瑪雅曆法會讓你跟宇宙不同的循環重新連結,夢想和目標會在自然的流動中,輕易達成。像我辭去了工作,專注去研究曆法,機會會自己找上門,有人找我開班教學,有人主動說要租場給我。對所走過的路,現在的位置,要走的方向,都恍然大悟。每天隨着瑪雅曆法的力量流動,對過去的不再執着,對未來不再恐懼,原來時間就是當下。」

順其自然,就是其思想中心。

瑜伽師 女神之舞

Janice左手按着的是喉輪,主宰一個人的溝通、表達能力和創造力。

Janice曾經也像 Gloria一樣,少女時深感迷失。小時候文靜內向,不敢和別人交流,甚至連自己的想法也毫不了解。大學時期,她首次接觸瑜伽、現代舞和形體劇場,才大為感動,發現原來自己也可以透過身體來表達所思所想。畢業後,她成為了學校的全職戲劇老師。可是,在別人眼中的「鐵飯碗」工作,對她而言卻是極其刻板的生活:「曾經做老師是我的夢想工作,人工高又多假期,但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的性格不應該從事這樣朝九晚五的規律工作。」

直至近年,她接觸了蓮花譚崔瑜伽,頓然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跟其他神女一樣,她辭去教職,一心尋夢,專門教人做譚崔瑜伽:「我感覺拋開了過去很多枷鎖,感到能活出自己獨特的人生使命!」

蓮花譚崔瑜伽是一種體感治療,這種演化自古印度瑜伽術的瑜伽,旨在配合特定的手印及梵文真言,以四十九個體位來鍛鍊人體七個脈輪(七個能量中心)。按她所指脈輪是身體中匯聚能量之地,人體的七個脈輪位於身體的不同部分,互相呼應互動。

Janice相信,人體的各種精神問題、生理問題的根源就是失衡的脈輪。譚崔瑜伽每個體位也可以喚醒脈輪中生命之氣的流動,用作平衡與刺激身體及大腦的不同部位,調節腺體和賀爾蒙系統。

「做譚崔瑜伽,就是和自己相處的過程,會感受到好溫柔的能量。」現在的 Janice形容自己像是換了另一個人似的,不再花錢買化妝品、不再需要費神打扮、不再去迎合別人、不再情緒波動,猶獲新生。「我的人生使命就是要讓每個人記起內在獨特的寶藏和智慧,並活用日常生活中,帶來屬於自己的豐盛。在追尋着夢想時,每一天都是繽紛的,因為我知道每一個小時都是在實現夢想的一部分。」

在進行蓮花譚崔瑜伽時,除了會做指定動作,同時也會唸梵文真言。這個體位主要鍛鍊喉輪,相關梵文真言為「我邀請並歡迎自身的創造力量進入生命中,並給予表達」。

Janice擁有一套蓮花譚崔瑜伽卡,上面印有四十九式的瑜伽體位,以及相應的脈輪及梵文真言。

靈魂出竅 宇宙隱秘

積淇說,以她的經驗,睡午覺的時候最容易靈魂出體。她讀書時期,就曾試過邊聽課邊睡覺,靈魂不小心地出了竅。

Janice因為喚醒了身體的潛能,開展了一場靈性之旅。而積淇則是因為一場又一場的可怕體感經歷,成為「神女」。

積淇聲稱自十四、五歲起,就經常感覺自己「被鬼壓」,睡到一半驚醒,發現腦袋清醒,但無論怎樣掙扎,身體也無法動彈;無論怎樣歇斯底里地呼叫,也無法發出丁點聲音。有時候,還會渾身起雞皮疙瘩,彷彿看到有黑影重重壓在自己身上或凝視着自己,聽到類似收音機的音頻,在耳邊呢喃嗦唸。一次機緣巧合下,她看了網上的出竅指南,跟着指示果然相信自己已成功出竅。「原來自己並不是被惡靈纏繞,鬼壓床只是靈魂出竅的前奏。」自此,她狂熱地愛上這神秘現象。

積淇更聲稱自己出竅時會獲得特殊能力:「靈魂出體時可以飛,穿過牆壁,有可能遇到另一個空間另一個世界的朋友,或遇見高等神靈得到啟示。」她解釋,所謂出體後,靈魂會進入非物質界,即是靈體和意識體的世界,在他們的出體經驗中,非物質界的一部分和現實世界重疊,例如可以見到自己的房間以及正在睡覺的自己。但當出竅者愈離開自己肉體的所在地,就會發覺所見的景物變得愈來愈陌生。有時他們也會來到未知的地方,如宇宙間的其他星球、天空之城等。小時候貪玩的積淇就曾經於出竅時,幻象中她甚至看見一名穿着長裙的陌生女子,想要作弄她,就把她的裙揭起。一瞬間,竟然有一位白眼珠的道士現身,警告積淇不要騷擾這裡的人。

自稱出竅得多,令積淇對世界有了不同的看法:「小時候覺得生活是為了讀書考試,讀完書就覺得生活是為了工作。努力讀書,考好成績,找好工作——似乎這就是現實世界的基本遊戲規則。但我為什麼被迫跟規則玩這個社會遊戲?世界的真實面貌是怎樣?我玩第二種遊戲不行嗎?」她發現想要的答案,全可在身心靈論說中找到,「雖然未必是正確答案,但至少可以令我檢討自己。」

就是這樣,她放棄參與社會遊戲,在○七開始主持網台節目,把身心靈資料滲入節目,推廣出去,一晃十年。「我不知道做節目推廣算不算是一個使命,但很確定這是我喜歡的工作。」

記者領悟——活在當下

採訪不同神女,記者並不能完全領略和同意她們所言的境界,畢竟有違科學。但靜靜地去聽她們解釋,她們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追求,感覺清新,也最少比只追求物質的港女更強。

理論深奧難明,不過放下手機離開屏幕,有時去想一想靜一靜,人至少會變得平和,也明白為何現在更多港女去迷上各樣神秘學說的原因,大家都想逃離這個沉悶單調的世界。

記者自己就領悟到,鐵並不需要變成銅,銅也不需要變成金,因為每種物質,都有它獨一無二的功能。她們所堅信的,並非人人能理解和認同,但至少她們沒有刻意改變自己,以迎合社會的期許,也不依靠過去或財富而活着。她們追隨天命,活在當下,活得快樂。

撰文:張馨文

攝影:石鎬鳴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