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法國女諧 [壹週刊 - 1432] __,M1,

在巴黎第三區的HotelJules&Jim見面,老闆還準備了房間給Sony換裝。然後轉角又是Sony常光顧的服裝店。壹些事壹些情法國女諧Son ...


在巴黎第三區的 Hotel Jules& Jim見面,老闆還準備了房間給 Sony換裝。然後轉角又是 Sony常光顧的服裝店。

壹些事壹些情

法國女諧

Sony Chan這洋名,大概你會想起不知何時聽過;要是給你這提示:他/她帶領法國電視節目上眾多嘉賓主持,大唱「還願你跟我盡情擔遮扑振英」,洗盡了港人面書的版,你該不難拼湊出對他/她的印象。法國演藝界內的亞洲人面孔寥寥無幾。從電台小節目做起,再成功轉戰熒幕的華人,更只有 Sony一人。

寫「他/她」,因為 Sony從不諱言自己的男兒身、女兒心。

愛美愛打扮愛名牌的 Sony,早於十七歲便以「她」示人。

十一歲隨父母移民法國後,她的珍藏讀物是《穿 KENZO的女人》,跟錢瑪莉一樣, Sony讀過番書,做過時裝買手,還通曉中、英、法文;現在是法國藝人及諧星。

除了「非男非女」的形象,她的毒舌和誇張打扮,也令法國人另眼相看,「鍾意我嘅 fans覺得我好抵死、好頂癮,亦都有人好鬼死憎我。」即使不明白她的法式幽默,聽到以下這番話,就會明白這人詞鋒有多銳利,「我有小小貼士想俾我哋嘅新特首林鄭,佢成日著長衫(旗袍),你知唔知其實佢有苦衷?因為佢想親民啲!大家覺唔覺得佢十足美心皇宮嘅侍應咁?」

憑着一首諷刺港共政權的改詞歌曲在香港竄紅, Sony本來在香港某電視節目有機會亮相,最後該節目卻因為「政治因素」被抽起,令她深感無奈。步入不惑之年,但遠在九千六百公里外,亦感受到做藝術也會有政治壓力。決定不聊政治, Sony就在面書上大談時裝穿搭和法國文化,教網民講地道法文。

最近林鄭出席電影首映禮,一身鮮紅蕾絲裙到場,熱愛時裝的 Sony透過 WhatsApp點評,形容林鄭一身少女打扮充滿「震撼性」,「好少見佢咁嘅打扮!」又言:「佢對腳又唔係太粗,佢嘅年紀嚟講,對手露出嚟大家都可以接受。問題係咁少女嘅裙,唔襯佢個頭。佢個頭係典型小學訓導主任嗰啲樣,其實同呢啲少女 feel嘅嘢,係完全無關囉!」

由「 Slash」到明星夢

前年在法國電視節目上唱衰 689後, Sony在香港一夜爆紅。(網上截圖)

記者和攝影師遠赴法國街頭為 Sony拍照,不但惹來途人目光,也有人耳語說:「 Je l'ai vuà France 2!(我在第二台見過她!)」縱然說得一口流利法文,華人要在法國電視登台,又談何容易?

小時候是西灣河街坊,小學放學後就和同學結伴,去太古城中心的 Sanrio看 Hello Kitty和 Little Twins Star;有時做功課也要做到十一、二點。直至家人生意失敗,一家人移民法國小鎮,重新開始。

成為藝人前, Sony畢業於建築系,為了陪伴居於香港的外公而回流。找不到建築師工作,惟有以自由身接室內設計項目和翻譯,就跟現在的「 Slash」一樣。不久後在報紙上看到招聘時裝買手,要求巴黎香港兩邊飛,貪靚又會法文的 Sony二話不說就去應徵,輕鬆拿下這職位。

但是她始終對舞台念念不忘,深知香港不能實現自小以來的明星夢,被裁員後便回歸法國,從電台小角色做起。

法娛圈的獨一無二

雖然林鄭一改穿旗袍的慣例,但一身少女紅色蕾絲裙加黑絲,不但嚇倒港人,連 Sony亦覺得充滿「震撼性」。(《蘋果日報》圖片)

法國人對當地亞洲人的印象不外乎開餐館、開洗衣店、勤力賺錢、說話不多等等,要成名,讓法國人接受亞洲人也可以做藝人、搞創作, Sony的策略就是要「誇張」。言談誇張,打扮也要誇張。「佢哋見到黃種人,個腦會諗到乜先?我俾個 example你,成個法國電視台、所有電視台,冇一個黃種人。」直至最近,才有名亞洲面孔的女生上節目教煮 fusion菜。 Sony稱,自己是當地娛樂圈中唯一一位亞洲人。

「有時我會醜化自己,我會特登扮到好似好唔識嘢,或者做啲好暴發戶嘅行為。因為佢哋法國人個腦入面,對我哋黃種人就係咁睇。我就要做啲嘢,去諷刺佢哋呢個錯誤嘅睇法。」電視清談節目的情節,或是電台稿,不少也是 Sony自導自演。明白內裡意思的觀眾覺得她「抵死」、「頂癮又搞笑」,若有人不明白? Sony笑言:「(佢哋)就好鬼憎我,有啲法國人真係好鬼憎我,佢哋直情覺得,嘩!呢個就係典型中國人最鍾意就係買衫,著到自己懶靚。」

從不否認自己貪靚,更經常出入名店, Sony認為打扮也是一種投資,「我覺得呢個場合我需要呢件衫,呢個我唔慳得,你明唔明?例如一個大型節目,係有 sponsor,但係如果你著 sponsor嘅衫,你同隔籬啲同事咪差唔多款囉?」網上的照片和短片,極少見她以相同裝束示人;買了新衫新鞋,又會立刻上載照片跟粉絲分享。

「鬼仔心散我就𤷪」

Sony自認是購物狂,買衫不惜重本,不過她每月的置裝費就秘而不宣。時裝店 L'HABILLEUR就是她常到的店鋪之一。

不是要顛覆法國人對亞洲人的所有刻板印象,但起碼要展示,創作不是「白人」的專利。雖頻頻上電視和主持電台節目,但編劇費才是 Sony收入的主要來源,「呢度你寫一啲搞笑嘅環節,或者劇本,全部會計番晒版權費。」

用廣東話教網民說法文,又在巴黎教法國人說廣東話,她說早於在香港居住的十一年,已經塑造了她的港人特質,而且現在還會發噩夢,夢到小學上課時突擊測驗。

在法國工作十多年,她仍然未能接受外國人寓工作於娛樂的習慣。「啲鬼仔好鬼死心散㗎嘛,一路彩排一路睇手機,一陣間又溝女,一陣間又蹦蹦跳打個筋斗,我就𤷪晒嘅。」她心目中的香港人做事認真,還有輕微「磨爛蓆」,「一路做嘢、一路開心、一路笑、一路遊戲嗰啲,我唔識㗎!做嘢就做嘢,食嘢我都可以 skip。」

現實中的錢瑪莉

除了衣服,飾物也要浮誇。攝記亦讚 Sony一雙纖纖玉手保養得宜。

十一歲當年移民法國,就像跟香港「閃分」,沒有網絡、沒有智能電話、沒有 facebook的年代, Sony跟香港的連繫彷彿只剩下跟外公通長途電話,和幾本哥哥從香港帶走的珍藏書。

如果近年女強人的代表是「 Mall姐」,七、八十年代的女強人就是《穿 KENZO的女人》中的錢瑪莉。「呢本書係講一班七、八十年代喺中環返工嗰啲好巴屎閉嘅單身女人。講佢哋喺香港呢個咁繁榮嘅地方,點樣浮沉、點樣搵錢、點樣搵老公、點樣增值自己、點樣迎接將會嚟到嘅九七,諸如此類。」當年《號外》的專欄「穿 KENZO的女人」被集結成書,多年來 Sony仍對此書珍而重之。

錢瑪莉在書中被前男友大罵:「我同你的皮鞋、手袋、汽車、衣服、 suntan lotion有什麼分別? Can't you see? I am just one of your accessories!」同樣在事業闖出一片天, Sony對男友,相信從未把他當作一件飾物。

何須分男女

拍拖十六年,跟男友第一次相遇,是在公寓門外。直至 Sony數月後是時候搬走,男友才決心表白。「我聽佢講第一眼唔知(男兒身),後來佢同看更傾,定唔知點樣知道咗。看更好八卦㗎嘛!知道咗之後佢又覺得可以認識咗個人先,或者可以做普通朋友,慢慢佢就覺得我性格好啱佢。」談起廚師男友, Sony說喜歡對方的純良、細心,也喜歡他一手好廚藝,即使上班煮了一整天的菜,仍然願意為她切菜、料理、擺盤。

坦誠面對自己的性取向和身體, Sony一直慢慢以行動向家人出櫃。從小身邊的密友都是女性;喜歡玩 Barbie和 Hello Kitty;十七歲起留長髮,父母只問:「做咩仲唔剪頭髮?」 Sony只是側側膊說:「唔剪住喇……遲啲先」至今,父母亦未曾過問她的女性打扮或交男友。

「其實我覺得,呢啲所謂咁樣就係男、咁樣就係女,我唔係咁樣睇嘢囉。我覺得最緊要係做自己、舒服。」言談間, Sony不時提及家人對自己的支持和關懷,造就了她今天的自信。黃皮膚,在白人的世界登台需要信心;男兒身,以女裝示人,更需要自信。

對於性別問題, Sony一直說「不用留手」,而她的回答不只是防衞,更像進攻,「就等如,好似薛家燕咁有粒癦,如果你死都形住,好唔掂喎大佬。你又要去割,一陣又 laser又發炎,搞你一餐懵又要使錢,係咪先?但係如果你無嘢嘅,咁咪變咗你個 trademark囉?」

樂觀便無敵,上學時期同學對她的嘲笑,她說早已採取「鴕鳥政策」,全部記不起,「我覺得你總有嘢俾人話,話你肥又得,話你醜又得,話你屋企有錢得滯你係富二代又得。睇吓話你邊樣咋嘛!」話畢,拿起酒店餐廳為她特製的雞尾酒,淺呷一口。

請 Sony教有關林鄭的法文,她說「奶媽」的法文是「 nounou」,如果幫外公翻譯成中文就是「怒怒」。

雖然《穿 KENZO的女人》的主角「錢瑪莉」並非真人,但從 Sony身上似乎看到錢瑪莉的影子,起碼兩人對時裝也很有要求。(網上圖片)

港女黑面 法女句句有骨

無論舉手投足、打扮和樣貌, Sony就如一般貪靚的女性。難怪男朋友

一開始也以為她是新的女鄰居。

有特製雞尾酒喝,因為 Sony和酒店老闆是老友。一句說話,老闆就借出餐廳拍攝,連換裝的房間也為我們準備好。

Sony熟悉法國文化,又有法國男友相伴,那麼……法國男人都是傳說中浪漫非常的嗎?她說:「每個人對浪漫嘅定義都唔同。」

她又告誡港女不要動輒「黑面」,「你一黑面就係同對方講:『你做錯咗。』但係一個男人,佢都唔會想覺得:『吓!我今日又做錯?乜原來我隔日就做錯一啲嘢?』我覺得咁樣好冇情趣。」她提醒不要以「做人好真」為藉口,要顧及對方感受。

法國人對小事不執着,不過原來法國女士也不能小看,雖然不會黑口黑面,但是卻句句有骨,「法國女人個心理戰同你鬥起上嚟,你真係頂佢唔順。法國人嘅語言其實好多 layer,佢無形中嘅有骨,如果你法文好,真係聽到你背脊骨落。」 Sony解釋。

「浪漫生活冇一個形式,只係個氣氛浪漫,有生活情趣。」就是她為「浪漫」所定的一個總結。

撰文:劉卓瑩

攝影:劉瑜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