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4日 星期四

夫妻檔靠 AR喜帖起家 月賺 13萬 [壹週刊 - 1433 - 財經] __,M1,

Roy(左)及Coby(右)在婚禮採用別出心裁的AR喜帖,因而開拓商機,雙雙辭職創業。他們坦言開業初期經濟壓力大,但因看好AR發展,決意一起在這條創業 ...


Roy(左)及 Coby(右)在婚禮採用別出心裁的 AR喜帖,因而開拓商機,雙雙辭職創業。他們坦言開業初期經濟壓力大,但因看好 AR發展,決意一起在這條創業路走下去。

壹盤生意

夫妻檔靠 AR喜帖起家 月賺 13萬

結婚是人生大事,不少準新人也會在籌備婚禮時大花心思,務求讓自己及賓客也一生難忘;於三年前結婚的羅偉城( Roy)及柯芯妍( Coby)也抱有同一想法,「第一件事是想型,另外看賓客名單時,有九成人是不認識,會否有機會讓我們在 big day前可以『打個招呼』?」於是他們想到製造「 AR( Augmented Reality擴增實境)喜帖」。

最初只是打算為自己婚禮及賓客帶來驚喜,之後因為好評如潮,成為一門生意,並把業務擴展至為機構設計 AR及 VR( 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方案( solution)。面對 AR及 VR大行其道,行業競爭加劇, Roy和 Coby異口同聲說,他們是設計公司,不是一間科技公司,這是他們的優勢。然而,另一他們沒有宣之於口的是兩夫婦的分工和默契,相信也是其他公司難以比擬的地方。

二十個場景 城堡最受歡迎

Roy在結婚前已對 AR及 VR等技術有所認識,而 Coby讀設計,所以他們只花了幾個月時間研發「 AR喜帖」。乾坤在於由 Roy研發的應用程式,只要下載及開啟程式,並把鏡頭對準真實喜帖。程式作出識別後,畫面便會出現一對新人,在華麗的城堡及璀璨的煙花等 3D虛擬場景下,親自向你公布婚訊,並邀請你出席。拿着手機繞着喜帖轉時,會見到場景的三百六十度面貌,包括背面,十分有趣。

「 AR喜帖」有二十個場景,除了城堡,還有課室、沙灘、巴黎、希臘、機場等地方。 Coby表示,場景是根據潮流而設計,「例如嗰排興衝上雲霄,我們就推出機場的場景;之後又有『那些年』,就推出課室場景。」 Roy在一旁附和說,課室場景受不少客人歡迎,尤其在校園邂逅的新人,不過最多人選擇城堡的童話式布景。整個服務價格由三至四千港元不等,包括一段約一分鐘長的短片,但不包括設計及印刷喜帖。公司還有提供具 AR功能的結婚相簿,只要開啟程式,把鏡頭對準特定的相片,畫面便會顯示新人在結婚當天的片段。這一本會播放短片的電子相簿,售價約四至五千港元。

業務擴展至 AR及 VR方案 佔九成生意

在婚禮推出「 AR喜帖」後, Roy和 Coby接獲不少親友查詢。令他們感到雀躍的是,「 AR喜帖」可以增加喜帖原有的意義及價值,「因為很多時候我們收到請帖後,第一件事是先把餅卡拿出來,再取出回禮利是,張帖就放埋一邊了。但回想我們結婚時,其實花了不少時間去設計喜帖。」 Coby補充,「現在一張卡,竟然是朋友分享給朋友,然後朋友的朋友原來就有需要,整個 network擴大,改變整個產品的價值。」他們認為當中有商機,於是辭職創業,成立工作室「 Creote Studio」。

夫婦二人初期以製造 AR喜帖為主,開業首年已達致收支平衡,後來「 Pokémon GO」熱潮令人們開始關注 AR應用,於是公司擴展至為企業設計 AR及 VR方案,現佔九成生意。把業務重心慢慢由 B2C移向 B2B, Roy和 Coby直言還因為製造喜帖辛苦,「尤其結婚的客人,他們的要求是頗高,二十四小時會在不同時間,以不同方式聯絡,凌晨兩、三點會 WhatsApp你,期望你可以立即回覆。」 Coby接着舉例指,「可能他看了片段,想問可否『整高啲』、『執瘦啲』。」

現時公司設計的 AR及 VR方案主要分為兩大類,第一是作市場推廣或展覽用途,主要是把產品形象及具體化,呈現於客人眼前。例如他們曾為某電腦品牌的新型號產品作推廣,只要把鏡頭對準宣傳單張,整部電腦便會立體地呈現在手機或平板畫面上,「可以讓人 visualise整部電腦的設計、外貌,透過 AR可以一比一模擬放在工作桌面,看看是否一個理想的尺寸。」

另一類是跟企業培訓相關,例如他們曾為一間公司的職安健訓練設計 VR方案,「員工戴上 VR眼鏡後,見到的場景是日常工作的環境,有風煤樽,可以進行燒焊工作,但如果用家在燒焊前沒有檢查喉管有否穿,或檢查壓力指數,我們有一個 simulation(模擬),當用家開始燒焊時,便發生爆炸,他便第一身感受到爆炸,希望提高其安全意識。」方案價格視乎客戶的預算,及需要的人力成本,由二、三千元至七位數字不等。截至目前,今年公司每月平均盈利達到十三萬元。

AR喜帖二十個場景的設計由 Coby負責,除了城堡,還有課室、沙灘、巴黎、希臘及機場等地方。拿着手機繞着喜帖轉時,會見到場景的三百六十度面貌。

公司現時會為商戶設計 AR、 VR項目,包括為客人構思在維修方面的 AR方案,協助員工快速重設機器或系統。

只要開啟相關應用程式,並把鏡頭對準真實喜帖便會出現 AR效果。 AR喜帖本來是公司核心業務,但近年因為 Pokémon GO熱潮令 AR技術普及,業務重心逐漸由 B2C移向 B2B。

搞講座推廣 AR

現時客人不乏大公司、大品牌,但 Coby說「 Pokémon GO」出現前,他們也曾經在招攬機構客戶上遇到困難,「最初有試過 cold call(電話銷售),但當時香港沒有太多人認識 AR及 VR,當我們致電這些公司,他們會話『咩 R?』,跟住就話唔需要。」他們認為,即使向潛在客戶發送電郵,客人也不會明白,所以他們與商會及不同機構舉辦座談會,向商戶介紹 AR及 VR的發展,及展示技術在不同行業的用途及價值,「如果我們想要行得更前的話,便要在香港帶動不同行業去接受這件事,而首先是要讓他們認識 AR和 VR。」

今天 AR、 VR技術已成為不少行業的新寵兒,競爭也較以前激烈, Roy和 Coby則表示,市場大部分 AR、 VR公司以科技公司為主,而他們的定位是設計公司,會較着重整個方案的設計、美感及像真度等元素,有一定優勢。另外,有別於坊間提供「套餐」的做法,公司會針對企業的目的及需要,「度身訂做」 AR及 VR方案,「最近我們有一個客人,想做一個 AR推廣活動,宣傳一套劇集,他的要求是要同套劇集是有關係,但點做佢話我唔知,你幫我諗啦。由頭至尾,計劃書、遊戲玩法,有什麼跟劇集有關,所有元素我們也會幫他構思。如果是其他公司,客人可能要好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再跟公司表明,公司再報價。」

「雙劍合璧,天下無敵」,最大的優勢可能是兩夫婦的合作及默契,從他們在訪問「你一言、我一語」可見一斑。而 Roy在訪問尾聲也有讚太太,「某程度我和 Coby,作為生意拍檔,是一個幾好的 matching(組合),原因是她有設計及市場推廣的背景,而我是偏向技術及營運方面,整件事係好 balanced。」緊接的又是 Coby的補充:「咁樣已經是幾個部門!」

公司的 AR、 VR方案主要分為兩大類,一是把產品具體化呈現於客人眼前,作市場推廣及展覽用途,另一類則是跟企業培訓相關。

公司曾為客戶設計 VR職安健訓練,員工戴上 VR眼鏡後,會看見日常的工作環境;如果員工開始燒焊工作前沒有進行適當的檢查,便會出現爆炸的模擬場面。

創業錦囊

Roy和 Coby參加香港設計中心「設計創業培育計劃」,辦公室跟其他培育公司位於黃竹坑的一幢大廈內。

Roy認為,設計產品或服務時,不能閉門造車,反而要推出市場,測試用家反應,了解他們真正喜好。他們便曾經透過參加展覽,收集潛在顧客的意見,「之前有一些我自己喜歡的東西,原來出到市場,別人是不喜歡,例如喜帖有一個沙灘場景是好正,感覺溫暖及有活力,但出到去,眾多場景中,客人最唔想睇是沙灘場景!」他又指,不必太介意成功及失敗,如果測試後反應好,會知道如何繼續,但如果反應一般,甚至是不好,至少知道如何改進。

開業資料

入貨:$5,000

宣傳:$50,000

儲備:$45,000

總金額:$100,000

營業資料

營業額:$300,000

租金:$5,000

人工:$120,000

宣傳:$25,000

雜費:$20,000

盈利:$130,000

( 17年每月平均)

撰文:王敬蓮

攝影、攝錄:梁正平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