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插花變賣婚紗 女強人:一人獨撐 27年 [壹週刊 - 1438 - 財經] __,M1,

陳小姐說自己因車禍破了相,相勸良久,她才願意以側面示人,這張相亦要以一紗相隔。第壹盤生意插花變賣婚紗 女強人:一人獨撐27年一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第 ...






陳小姐說自己因車禍破了相,相勸良久,她才願意以側面示人,這張相亦要以一紗相隔。

第壹盤生意

插花變賣婚紗 女強人:一人獨撐 27年

一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第二十八期,財經「原富篇」中首次刊載了「壹盤生意」,其間「壹盤生意」記載着各行各業的老闆們於金融風暴、沙士等逆境期間如何掙扎求存,隨後經濟復甦又如何突圍而出百倍擴張。

回顧當時首次受訪的《第壹盤生意》,是位花店老闆,多年前已經轉型婚紗生意,自言性格孤僻不懂與人相處,多次因為與拍檔意見不合分手收場。現時一人獨撐生意,原來她已無心戀戰,打算把生意轉讓給朋友,回內地過半退休生活。

第壹盤的生意,是於屯門區的情軒花廊,當年這間鋪的的開業成本,包括鋪租連按金、花材、裝修等雜費,不過是大約三萬元。老闆陳麗玲說當年只要能插得一盆靚花看門口,自然生意滾滾來,與香港繁榮的經濟一樣:「當年普通插一盆花我都收一千,朋友開張要再靚啲我收二千添,老實講當時生意好好做,我收個學生教插花每個月都收佢八千蚊!」

$188婚紗直銷





這件鎮店之寶,是她經澳洲的朋友任總買的,賣一千六百多元,她說只微賺數百元。

主角陳小姐已經快「登六」,不再經營花店,她目前在旺角銀城廣場做婚紗直銷,「我好專業,真係好專業,有某個名人二代結婚,穿著嗰件婚紗起碼幾十萬,同我之前設計嘅,相差無幾。」

「香港都無邊幾個識做婚紗,啲新娘著件婚紗出嚟,個胸圓嘅扁嘅,都唔挺,你條腰要收入去,唔可以一條直線咁,個胸墊都會影響,平胸墊會頂到個胸變平。」她多次強調自己很專業,何解要屈在銀城廣場的樓上鋪,平賣百多元一件的婚紗呢?她解釋自己怕人,加上不懂與人溝通,所以主力做設計,每年才開一次直銷,「去年《東張西望》嚟訪問,條龍排到樓下,我已經好驚,一開門啲人湧入去,我話唔賣唔賣」陳小姐把手伸得筆直,用力搖着,重演她當時激動的情緒。「所以我後來搵咗朋友幫手,我坐埋一邊叫啲新娘自己揀,又限每日只做三十個客。」

靠碌人情牌

但以往的陳小姐似乎交遊廣闊,並非眼前這個會因太多客人湧至而崩潰的人。大概九三年,她結束了經營五年的花店,「嗰時大陸啱啱開放,我識好多台灣廠家,開始幫大陸人運原料入大陸,又有幫佢哋設計婚紗,送埋落香港做批發,太多時間唔喺香港,所以無再做花店。」那時她開始批發婚嫁服飾,每天送貨去專賣婚嫁用品的太子金都商場,不過有個內地新移民婦女很快以低價搶佔這個市場,加上九七年金融風暴,批發往金都的生意大減,她便直接以平價直銷搶生意,「我幫大陸廠做設計,我設計婚紗好快,一個月可以設計到五十件。佢哋就免費送啲婚紗俾我,所以可以做到百幾蚊一件囉,我都無成本。」

現時店內除了零成本的一百八十元婚紗,還有價錢高一點,三百八十元及六百八十元的婚紗,是由與她相熟的台灣結婚百貨公司「力源」取來,「台灣力源嘅郭總當年佢喺大陸遇過麻煩,得我雪中送炭。所以依家我同佢攞衫,佢話你賣咗先俾錢啦,賣唔去唔使俾,我賣平咗佢哋都會收番平我。」店內還有一件 Demetrios的婚紗作為鎮店之寶,「任總當年喺清華大學畢業,身無分文落嚟香港做婚紗,我俾地方佢住,鼓勵佢去打外國市場,經常幫佢安排飯局識人,仲搵方法塞錢俾佢,好似話五百蚊俾你爸爸買糖啦。」後來他成為 Demetrios高層,令陳小姐可以「碌人情牌」,以低價買入小量 Demetrios婚紗。





當年的壹盤生意,以文字為主,起題亦有花心思,食正九○年人大會議正式頒布《香港基本法》。





陳小姐說她的珍珠鏈是她的廠商朋友替她做的,打磨、穿孔所得的珍珠末亦會送給她。

人生轉捩點

這段轉做零售的時間,令原已不懂與人溝通的她更拒絕與人接觸。她當時需要找拍檔合作,可惜每次都分手收場。「有個女人賣鹹碟嘅,我覺得一個女人咁好可憐,就叫佢不如同我合作。租咗北角馬寶道一號二樓全層做,生意上咗軌道之後,有一次我上廣州攞貨,返到嚟全間鋪清空咗,佢搬咗去城市花園做。我不停鬧個看更,佢話陳小姐,佢都係老闆,我阻唔到佢搬貨呀。嗰次損失咗二十幾萬,啲貨我未俾錢,我打俾廠家朋友時我不停喊,但好彩有啲朋友話拎咗嘅衫唔使俾錢。」

之後到佐敦偉晴街東山再起,這次不是拍檔出問題,而是與拍檔的姪女有磨擦,她一氣之下便退出,「𡃁妹唔識,做唔成生意,但我好專業,啲客嚟到我話咁著,咁襯咪得囉,嗰陣半個月都做幾十萬生意,做得算幾大。我同佢講做唔成生意應該檢討自己,唔係話啲客。之後我親耳聽住佢同佢舅父講,我哋都做到生意啦,使乜陳小姐喎!」自此之後,她沒有再找拍檔合作,一年只做一次直銷,其餘時間專心設計。去年更開始於內地生活,「上年直銷有個淡水女仔,邀請我返去,我返淡水睇過環境、氣氛覺得都可以,就返過去,我依家都成日喺淡水。」她自言不會討好人,所以至今也孤身一人,「人哋都有姨媽姑姐,我唔想累咗對方全世界都唔要!」她已經打算結束香港這邊的生意,回內地淡水繼續設計婚紗、鑽飾,過半退休生活。





這些首飾,陳小姐說是施華洛世奇水晶,她經中國的總代理平買,所以售價亦十分便宜,若是合眼緣、聊得來的新娘,更會免費送給她們。





陳小姐現時主要做平價婚紗,她多次強調是所有貨品全新,手工精細,只希望新娘能夠以低價買得心頭好。

首五盤生意去向





自由麵食四兄弟,因細佬九六年自立門戶爭出位而反目,這張於○二年拍的照片因而三缺一。

經過二十七年,頭五期的壹盤生意,另外的四盤生意,分別於尖東半島中心的鮮搾果汁店、中環環球大廈的古著服裝店、荃灣千色廣場的自由麵食、四處遊走的收買佬,只有自由麵食碩果僅存,其餘的已經結業或改名,未能找到。

謝家四兄弟合辦的自由麵食,主打雲吞麵,於深水埗、灣仔、紅磡等地有過分店,但現時只有灣仔一間繼續經營,開創的分支權記雲吞麵,規模較大,於港島區有五間分店,惟未能聯絡上他們。

撰文:孫樂祈

攝影:梁正平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