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IT男製共享汽車 app 時租$280揸走靚車 [壹週刊 - 1436 - 財經] __,M1,

Lawrence與車廠合作,購入市值七十多萬的RangeRoverEvoque作出租車用,他就指車廠願意提供購買優惠,故成本沒有想像中高。Startu ...






Lawrence與車廠合作,購入市值七十多萬的 Range Rover Evoque作出租車用,他就指車廠願意提供購買優惠,故成本沒有想像中高。

Start up擂台

IT男製共享汽車 app 時租$280揸走靚車

早前租單車 app GoBee.Bike弄得滿城風雨,但獲阿里巴巴等機構注資達 900萬美元,可見共享平台仍然有價有市。除了單車之外,其實亦有共享汽車平台,在內地更有「共享法拉利」等噱頭,吸引潛在用戶。

曾接受 Startup擂台挑戰的 IT男許家駿( Lawrence),上年研發美容院 app狂冧一班 IT零蛋港女老闆使用。但不夠一年,公司就獲投資者注資,並轉型至智能聊天機械人程式。拍檔留守舊公司,他就決定分道揚鑣研發新 app。

不久 Lawrence就獲車廠 Land Rover邀請,與新加坡人 XT合作搞租車 app。他用了半年時間成功研發系統,只需用 app就可以將汽車開鎖,大大減省租車需要到指定地方拎匙的麻煩。隨即開發租車 app「 COVE」,專攻中高檔租車市場。

新 app上架半年,最平時租 280元「全包宴」租靚車,項目更獲冠君產業信託 CEO支持,安排共享車到旗下商廈使用,現時共有兩架在市面流通。但香港早有租車 app「 Carshare.hk」,成績未見突出,但 Lawrence似乎充滿信心,目標是年底可以提供十五至二十輛共享車,有上次做 Startup經驗,今次能否成功?

我點 Sell?時租 280元租靚車





App的操作簡單,在地圖找到車輛位置就可以查閱可租出的時間。

翻開同為租車服務的「 Carshare.hk」網頁,不難發現大約數百元就可以日租車輛,但細閱下就發現,交收地點、油費及保險費都要額外收費,亦要直接聯絡車主交收。 Lawrence就指,「 COVE」最大分別就是,公司放租的車都是自己購買,免卻交收麻煩:「我之前發現,如果由其他車主放租,因為好多時佢哋都會週末想用車,想租嘅人好多時都搵唔到車,而自己買埋架車就唔會有呢個麻煩。」他指出,由於成功研發系統,令整個租車過程全由 app內控制,完全不需人手操作:「如果一般租車的公司,你要先去到店鋪預約,之後拎車匙,然後再檢查身份證,再去檢查車輛,我哋只須用 app就可以完成。」

整個租車步驟十分簡單,首先用家最少要 25歲以上,最少有 2年駕駛經驗。用戶就須在 app內上載身份證以及駕駛執照,待核實後就可以到地圖尋找那一個位置就有車可租。到約定時間,用戶就可以到停車場由 app解鎖車輛,使用完後須泊回原處,再結算收費。 COVE業務發展經理 Michelle表示:「所有收費已經包括油費同保險,途中有咩意外保險公司就會負責,其實如果係小的損傷我們都會預料到,當然不幸撞咗,就要即刻報警同埋 call我哋熱線處理。」為了保障公司利益,每輛車都安裝了 GPS,公司可偵察車輛位置。

Lawrence解釋,由於保險公司對不同人駕同一輛車的保險相當陌生,很多公司都不願承保,最後找到一間願意接受,保費卻比一般車保高得多:「我哋可以用唔同牌子嘅車,但保險公司都會好 concern咩人會揸,曾經諗過買其他名貴跑車,奈何保險公司唔肯承保。」

成功冧掂發展商女高層





Lawrence花近半年時間研發讀取系統,令車輛不用鎖匙就可以用 app開門。

在香港,買車容易搵車位難,當車位被炒至天價時, Lawrence決定向各大發展商埋手,竟然很快就能達成合作。現時共享車分別於中環及將軍澳廣場提供服務,其中冠君產業信託( 2778)就率先允許他們的服務在花園道三號試行,其行政總裁及投資總監王家琦表示:「見到佢哋喺度宣傳共享車輛概念,我覺得有興趣,所以就埋去聽,初時佢都唔知道我係邊個,之後主動搵佢哋傾,好快就達成合作。有次我架車突然間用唔到,我一諗就諗起 Lawrence,即刻聯絡佢,因為架車就泊喺樓下,可以立即揸走。」但她指,由於朗豪坊的停車場較多人使用,要待反應好才考慮引入。

專家提問 其實賺唔賺到錢?

共享汽車理念看似十分理想,但執行時卻困難重重,早前就有報導指由於內地用戶缺乏公德,共享汽車變成「獨享」,更有人惡意破壞車輛、「車震」,在車廂留下安全套、衞生巾等。今次擂台請來「金融學士」葉浩文,他一開始不太看好這個市場, Lawrence又能否令他改觀?

葉:「金融學士」葉浩文  C: COVE

葉:當我想試用這個 app時,就要提供很多個人資料,我對你們不熟悉的時候,我可能會覺得為何要給那麼多資料。

C:其實就是因為保險公司的要求,以確保用戶的駕駛年齡及經驗都符合我們的條件。我們都會考慮可以先跳過這個部分,讓用戶先看看 app是什麼一回事,然後真正使用的時候才收集個人資料。

葉:我見到你們的生意模式,都要跟發展商或業主合作,提供車位給你們,會不會令到整個生意有很大的限制?

C:因為跟洽談發展商都需要一段長時間,以及始終我們是新公司,都未知我們做什麼,大家都抱着一個嘗試的心態。所以除了發展商,我們都會找車位業主,看看他們有沒有興趣將服務應用於他們的車位上。

葉:我見到你們整個生意模式用自己的資金購買車輛來提供租車服務,我見到車的價錢一點也不便宜,成本會不會很高?以及你們租車的價錢都不算太平,回本期會不會很長?

C:其實我們與車廠合作,她們都願意提供優惠價給我們,亦會物色一些優質的二手車或陳列車給我們用,價錢其實沒有想像中高。而我們計得到,只要使用率約百分之十四就可以賺錢。但要達到的話,規模就要再大一些,所以策略上首一年至一年半都不會賺錢,而資金來源主要是投資者的支持。





客人可先設定好日期、時間及攞車地點。





預約好時間後, app在預約時間就會通知客人到停車場攞車。





到達停車場後, app會提示用戶先檢查車輛,有問題的地方可先拍照傳給公司。





Lawrence(右)現時與新加坡人 XT(左)合作, Lawrence負責程式開發,而 XT則負責公司營運。

創業貼士 點先吸引到發展商合作?

大家不時會聽到,大發展商巨額投資初創例子,好像李嘉誠早前投資英國 VR技術,又投資電競行業。葉浩文就指,不少發展商以往都較少發展 IT科技,他們亦有意改變傳統形象:「好似 COVE咁,佢標榜唔使車匙就可以租車,呢種技術發展商本身無又覺得吸引,佢哋就會好有興趣。」

終極判決 理念好 執行難





葉浩文(左)指出, COVE的不經人手租車系統是最吸引發展商之處,惟整個商業模式太過受外來因素影響,要在香港成功發展有一定難度。

香港交通的痛點就是,很難找位置泊車、養車很貴,這個 app所解決的痛點是有的,但真正將這個模式放進香港,其實是很困難。例如他要跟發展商、保險公司、甚至不同用戶三方面合作才可以將這個生意模式推廣。

由兩架車到人們留意的程度,需時應該不短,以及要多方面的配合,所以我給六分。

撰文:梁延宇

攝影、攝錄:梁正平

ed_bn@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