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被遺棄的大澳 [壹週刊 - 1441] __,M1,

在大澳三涌橋頭有一電錶房,不僅漏水、還常常跳總掣,嚴重時更會冒煙,有爆炸危險。壹些事壹些情被遺棄的大澳大澳是香港人放假輕鬆的地方,當中有最受歡迎的中華 ...






在大澳三涌橋頭有一電錶房,不僅漏水、還常常跳總掣,嚴重時更會冒煙,有爆炸危險。

壹些事壹些情

被遺棄的大澳

大澳是香港人放假輕鬆的地方,當中有最受歡迎的中華白海豚,遊客熱捧的鹹魚和蝦醬,大澳被喻為「香港威尼斯」,但歡笑背後,每逢風災豪雨,大澳居民便有苦自己知。渠道淤塞,水淹商店,大澳街道變成一片泥濘,垃圾堆滿街上,問題持續了十多年,仍未解決。

香港今年共發出五個八號或以上颱風,大澳首當其衝,其破壞力驚人,居民叫苦連天,記者走訪災後的大澳,當地居民和商戶捉住記者呻,有伯伯指水浸電錶房,隨時有爆炸危險,生活在惶恐中,亦有蝦醬廠、海味鋪指水浸導致大停電,貨物報銷損失慘重。

居民愈講愈㷫,插爆政府大白象工程,三年前花了一億五千萬元建水閘,但一個十號風球,大澳依然變成一片澤國,電錶房漏電,居民指地政署、中電互相卸膊,無部門處理。

大澳恍似被遺棄的離島,但幸好大澳居民沒有自棄,發起自救行動,一於自己的大澳自己救。

一片狼藉

週日的早上懸掛八號颱風「卡努」,大澳市面一片死寂,沒有商戶營業,也沒有遊客。

其實,經過八月颱風「天鴿」一役,大澳飽受風災蹂躪,道路上堆滿浸泡過的壞家具和電器,清也清不完的垃圾混合海水,發出陣陣惡臭。

颱風「卡努」襲港,幸好並非正面吹襲,但大澳嚴陣以待,民安隊在街市街對出空地集隊,準備橡皮艇,隨時拯救有機會被困的居民。一眾市民商戶都做足防風準備措施,把所有家具和貨物墊高,緊張地看着天文台風暴資訊,他們知道湧浪隨時侵襲大澳,隨時要「擸家當」逃走。





颱風「天鴿」威力驚人,有些浪湧更接近四米,令大澳變成澤國。





週日,颱風「卡努」襲港,民安隊在街市街對出空地集隊,更準備橡皮艇嚴陣以待。





大澳鄉委會主席劉焯榮力撐排洪水閘「有用」,他開設的二合士多就在永安街,稱颱風「天鴿」吹襲下絲毫無損。

電錶房冒煙

表面上大澳做足準備功夫,自從二○○八年的颱風「黑格比」重創大澳,當時山泥傾瀉導致陸路交通停頓了十三天,斷水五天,其實大澳一直沒有改善電力設備。

年屆八十的伯伯,不願上鏡和透露姓名,住在大澳三涌橋頭一間電錶房附近,該電錶房漏水、常常跳總掣,嚴重時更會冒煙,有爆炸危險。

「每逢打風落雨,總會擔心電錶房會唔會出煙。」老伯沙啞聲音說。

石屎搭建的臨時電錶房,約建於六八、六九年,豈料一用就用了接近半個世紀。其實大部分棚屋的電錶,是直接接駁到住戶的門口,由中電供電到住戶,不受雨水、天氣影響。唯獨依然用水泥電錶房的十數戶居民,五十年來沒人跟進。

八月二十三日,十號風球「天鴿」吹襲,電錶房嚴重水浸,伯伯猶有餘悸說:「噗一聲,煙就冒出來,好多黑煙冒出,嚇到我當時好驚。」

險象環生,一旦漏電、觸電,後果更不堪設想,伯伯指電錶房不時跳掣,影響用戶,造成不便。他說:「有時真係會咁諗,如果當日『天鴿』水浸、甚至燒咗成間電錶房就好,到時一定有人嚟處理!」現時電錶房仍千瘡百孔,有一熱心市民見電錶房穿窿,他就爬上去用水泥修補「頂住先」。

本刊向地政署、中電查詢電錶房規管情況,但截稿前仍未回覆。

廢爆一點五億水閘





政府二○一四年以一億五千萬建設防洪水閘,高三點八米但全長只有二百二十米,被居民鬧爆「嘥錢」、「好廢」。

政府二○一四年以一億五千萬建設防洪水閘,原意是保護永安街和太平街,以防止海水倒灌和渠務淤塞引發水浸,但被居民鬧爆「好廢」。

大澳華商會的總務主任劉敬彰表示,對這個造價高達一億五千萬的水閘感到愕然和失望,指水閘只能保護到兩條街,絕大部分的居民都無法包括在內。他說:「有水閘同無水閘嘅水位可能相差兩呎,因為水被水閘擋了,自然會從其他地方走,所以令另外的地方入水的速度加劇了。」

大澳永續發展教育工作室的謝先生同樣表示,水閘令水湧向其他地方,加重其他地方的災情,「現在所謂小修小補的工程,只會令沒保障的地方惡化,而且高度永遠無法追上風暴潮。」

居民指起水閘浪費金錢,唯獨大澳鄉委會主席劉焯榮撐水閘「有用」,他指出:「呢個大潮(十號風球「天鴿」吹襲),起初天文台估計只有三點六米水位,但結果十號風球當天水位超過三點八米以上,有些浪湧更接近四米,大澳全面都水浸。」他開設的二合士多就在永安街,「好彩有個水閘,今次店面一啲也沒浸到。」他強調水閘是有作用的,但並不全面,希望日後能改善。

商戶損失慘重





商戶損失慘重,超過六十間商戶受水浸影響,損失包括貴價海味,平均每戶至少有兩萬元的損失。

大澳華商會的協助受影響居民,在登記風災援助住戶中,普通居民及商戶佔三百八十戶,六十六歲以上獨居或兩老住居佔二百四十戶。超過六十間商戶受水浸影響,浸壞雪櫃九十二部,其餘損失包括貴價海味、貨品、機器如煮食爐。大部分商戶需要停業兩至五天,最高損失金額為十五萬元。

大澳兩間位於石仔埗海邊的大蝦醬廠,損失慘重,包括三十桶超過一百公斤的蝦醬以及其機器。而棚屋有損毀要維修的約二十三戶,情況最嚴重的一戶棚屋屋頂被整個吹走。

「天鴿」風暴潮導致大澳嚴重水浸,善後工作被大澳居民轟「三無」:「無計劃」、「無協調」和「無支援」。

八月水浸後大澳各處出現垃圾山,堆放在民居旁邊,臭氣熏天,正如澳門的情況。居民狠批食環應變能力差,劉敬彰怒斥:「沒有特別加派人手,處理突如其來大批垃圾,他們根本沒能力處理。」

最終促使一班「睇唔過眼」的大澳居民,自發清理垃圾,劉敬彰於是聚集四五十個義工,加一些機動車,四出在大澳清理垃圾。「大澳其實大部分都是長者,佢哋無能力清理垃圾,或者要很長時間才可回復到日常生活。」事隔一個多月,仍要義工到長者家中送二手電器,以及清除垃圾。

零配套

「每次風災或惡劣天氣下,特別是颱風天,香港政府付出很多人力物力,消防員、民安隊、警察等,很多部門來『招呼』大澳。事後總有很多補救工作,既然知道每一次水災都會有如此情形出現,為何事前不多作準備?」這是不少大澳居民的心聲。他們促請政府當局全面檢討水閘之功效,盡快改善,以應對日後的風災。

過去政府投放資源,只着眼改善旅遊設施,方便旅客。大澳一方面要接待源源不絕的旅客,但卻欠缺足夠的配套。例如遊客過多對居民來說造成很大的滋擾,民生小事如出入交通也欠奉,大事如大澳居民要享用室內的康樂設施,最近也要去到梅窩和東涌。

大澳給遊客消費,但居民難以受惠,遇到風災或黑雨來襲,大澳依然是一個不堪一擊的孤島。





經颱風「天鴿」一役,大澳道路上堆滿浸泡過的家具和電器,垃圾混合海水,發出陣陣惡臭。





居民狠批食環在風災後的應變能力極差,一班「睇唔過眼」的大澳居民,自發清理垃圾。

撰文:文倩儀

攝影:韋 平、海江田

news@nextdigital.com.hk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