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1日 星期四

強人是妳 [壹週刊 - 1450 - 專欄] __,M1,

情陷夜中環強人是妳史無前例地在英美澳紐加瘋傳的一篇世界級潮文,觸動了萬千女士的心靈。「潮文」在西方社會是一件極度罕見的事,因為短文從來不是他們的主流文 ...






情陷夜中環

強人是妳

史無前例地在英美澳紐加瘋傳的一篇世界級潮文,觸動了萬千女士的心靈。「潮文」在西方社會是一件極度罕見的事,因為短文從來不是他們的主流文化,更莫說是一篇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虛構故事。這篇潮文叫 Cat Person,刊登在上星期的《 New Yorker》,故事純粹是一男一女由相遇到上床的敍述,卻道出了女性何以會在沒有任何威脅之下也會跟一個男人發生不是出於百分百自願的性行為。

我不是要借題發揮,或想透過文章就個別的性侵事件加入任何意見,尤其是看完這篇 Cat Person之後,我更加覺得站在任何一方發表想法也是不中肯的。陶傑做對了還是做錯了?陶傑做得最妙的是,當全世界一面倒相信並同情某一方的說法之時,他以他的影響力提醒大家,喂,唔好單憑女方講一句就定咗男方嘅罪,咁樣唔單止唔公平,仲有違法律精神嘅本義;陶傑可以三思的地方是,應不應該如此簡化兩性之間的關係,即係佢覺得總之女人發出一個或一連串「喜歡你」的 signal,然後男方在作出一步再進一步的行動時,只要女方沒有明示或暗示不願意,就代表女方是十分樂意地接受了男方的 advances,而不接受就是有心玩嘢,或者扮嘢。

Cat Person帶出的其中一個警世訊息是,男人眼中一些很順理成章的事,在女人眼中可能是以千分之一秒作單位的一連串感覺與感受的起伏和波動。男人「情」到濃時,只會愈來愈濃,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動物式慾望;但女人情到濃時,「原來」也可以因為一秒鐘的不如意而在心理或心靈上作出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簡單來說,男人只有 sex、 good sex或 super good sex,因為對我們來說,只要那剎那的興奮來到了便是 sex。女人呢?除了 good sex和 super good sex,她們有更多 bad sex和 terrible sex的經驗。

但千萬不要誤會, bad sex的定義不是「沒有快感的性經驗」,也不是痛楚的性經驗、當然更不是指強姦。所謂 bad sex,就是你原本不想發生,但最後也同意發生的一次「性」。沒有人恐嚇你,也沒有人威逼你,更沒有人利誘你,純粹是出於自願跟着便很快後悔,但最後覺得快快草草了事比即時逃離現場更「容易處理」的一次性,就是 bad sex。

我不能說男人永遠不會明白什麼是 bad sex,但 bad sex的受害者很多時都是女性,原因是男女追求性的出發點不同。男人幹這回事就純粹是因為男人渴望性,但女人很多時是因為想得到認同、感情、甚至乎注意力才幹這回事。如果男人都係唔明,其實即係飲一杯齋啡嘅道理。有啲人飲齋啡,因為佢哋飲完齋啡會好舒服,例如我,幾乎係一種癮頭;但有啲人飲齋啡,完全唔係因為佢哋鍾意飲,而係佢哋覺得,喺人哋面前飲一杯齋啡係一個成熟嘅表現,係男性化嘅象徵,係畢彼特式滄桑嘅性感。佢哋唔鍾意飲,但為咗一啲口福以外嘅回報,佢哋飲,甚至乎說服自己鍾意飲。女人與性,有時候就是等於一個不喜歡齋啡的人和一杯齋啡的關係。 They do not mind, but they do not hunger for it, although somehow they think it is worth it,就是這般簡單。

Bad sex的導火線當然不只這一條,而 Cat Person讓人反思的地方,是一種更原始的兩性之別。也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界定的一種不明文規律,亦不是僭越到偉大不偉大的討論範圍,而是一講到性,女人已經習慣了用自己的不適去成就男人的舒適。陶傑縱使是位懂得憐香惜玉的才子,但可能在這方面也沒有我鑽研得這麼深入。「不適?係咩?冇女人同我講過喎。」老老實實,你覺得如果有女人真係鼓起勇氣同你講,喂,你頭先嘅表現好差,我真係冇 feel,你估你會點?輕則老羞成怒,揼晒地發晒脾氣,重則?有啲男人脆弱起上嚟,真係會因為一句「你唔係好掂」,而走唔出呢個心理陰影,足足成年抬唔起頭做人。

有些女人是出於尊重而沉默,有些卻是因為害怕。作為男人,或許你未必為意,我們一旦在床上,其實是會不自覺地進入一種「嗱!如果你做做吓唔做我會超級躁」嘅精神狀態,所以女人就算在過程中突然之間不想繼續也不敢宣之於口。女人在床上的怯懦,有位加拿大小說家歸納得十分有趣:「男人怕女人恥笑佢哋;女人怕男人殺死佢哋。」男人精神上的脆弱,有時候比女人的肉體更脆弱。

看完一篇 Cat Person,我們又可以做什麼?曾經有位男士在面書寫過一段話,很值得我們參考。他說他已離婚,但每逢前妻生日,也會一早起床,帶同鮮花、蛋糕、禮物,叫他的兩個孩子送給媽媽。除此之外,這個爸爸更會跟兩位小男孩一同煮早餐給媽媽吃。朋友問他為什麼他依然要對這個女人這麼好?他的回答是:「我有份繼續湊大呢兩個仔,我點樣對佢哋媽媽,將來會好影響佢哋點樣睇一個女人、對待一個女人和愛一個女人。」

這個爸爸的結論很簡單: raise good men, raise strong women, the world needs them, now more than ever。

葉朗程︰一個自稱 IFC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鍾意就快D Share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